傍晚6时,在泰国华裔较多的那空沙旺府一个偏僻乡村里,灯光四射,锣鼓开场,中国潮剧《洛神》正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演。

回忆起20世纪90年代刚来泰国演出时的光景,许庆安说,那时潮剧团有100多人,演出时常有上千名观众,而现在潮剧团只剩30多人,观众有时比演员还少。

和伊尔坤不同,9岁的泰国少年素帕空·尼绒让听不懂潮州方言,却在台下看得入迷。作为潮剧团的粉丝,他说:“台上的演员很漂亮,像天使。”

80多年前,“青囊玉楼春”潮剧团漂洋过海,来到泰国。作为泰国潮剧团中的翘楚,剧团曾受邀为泰国王室演出,也曾赴中国海南献艺。

许庆安说:“剧团名字中的‘青囊’是指演员的行囊。”如今,一辆卡车就能装满剧团的全部家当,从曼谷的永久戏台,到四处走穴的戏班,“青囊玉楼春”的变迁也折射出潮剧在泰国面临的困境。

潮剧的观众多为年长的泰国华人,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古老戏剧艺术的受众逐渐减少。泰国如今只剩约30个潮剧团。

“新冠肺炎疫情让剧团雪上加霜,曾经每年平均300场的演出,现在已不足百场。”泰国潮剧公会、“青囊玉楼春”潮剧团团长吴桂德说,潮剧不仅是源自中国的古老戏曲剧种,也是连接千千万万泰国华人的精神纽带,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坚持将潮剧发扬光大。

对于66岁的第三代华裔陈素鸾来说,这是她登台表演的最后一年。作为剧团最年长的演员,她8岁时因家境贫寒被父母送进剧团学艺。

未来,在泰国绵延百年的潮剧,将没入历史的年轮,还是焕发新的光彩?这是留给这一代潮剧人的命题。81岁的泰中戏剧艺术学会创始人庄美隆试图给出他的答案。

成立40余年的泰中戏剧艺术学会,正努力推动潮剧本土化发展。“我们一方面尝试将泰语融入潮剧表演,让更多泰国观众易于接受;一方面计划在曼谷建立中国戏曲学校,培养包括潮剧演员在内的专业人才。”庄美隆说,即使整个行业正在凋零,他也决心为后代保留这门艺术。

午夜时分,舞台上的灯光熄灭,许庆安脱下戏服,钻进两平方米的帐篷。几天之后,他将跟随剧团赶赴下一个演出地点,继续他的“潮剧人生”。(王 腾 宋 宇)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