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微博用户「SUM不二」发了《淑女的品格》的脑洞,故事围绕四个高知高收入的40+女性展开,没有以往影视剧里的婆媳斗争、小三出轨。美丽自由又有钱,女人至死是少年。

时年国内偶像剧流量剧大行其道,中年女性的角色大都还是婆婆妈妈那一套。放眼环境下,全球me too运动如火如荼,女性力量蓄势待发。

国产影视剧土壤里,塑造成功的独立女性形象,除了袁泉《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欢乐颂》里的安迪算半个。

想当初海清在First电影节喊话导演给中年女演员多点机会,言犹在耳,眼下中女重回视线开启霸屏态势,观众也对固化形象审美疲劳——

刘涛怎么总是女霸总啊!孙俪怎么总在升级打怪啊!宋佳女强人压着嗓子说话好难受!怎么袁泉都一个唐晶半永久了啊!

方欣(张含韵)是从小到大的漂亮女生,夏梦(王菊)是从小到大的三好学生,刘净(李纯)从小到大看似普通实则极有主见。

乍看之下,她们似乎跟其他国产剧里衬衫西装细高跟,神情冷酷面目模糊的「精英女性」出入很大,用放大镜找细节,发现那些悬浮剧,用的还是这套性格画像。

她们念书时成绩名列前茅,做人循规蹈矩乖乖听话,求安稳美满生活,若人生幸运,那么成年后虽然也被生活捶打,但终究得偿所愿。

而导致三好学生的不幸,常常是更强的胜负欲和攀比心,因为这种性格底色,她们要长期与自己、与所处环境、与周围眼光辛苦对抗。

这种人出场带着爽感,但由于我行我素,自带杀伤力,人们对她们的态度常常两极分化,要么喜欢,要么讨厌,模糊地带少。其中的幸运儿,杀伤力有观赏性而不具备破坏性,因此得到的爱比厌多。

而令人生厌的我行我素,是破坏性和观赏性兼备的。这种人目标明确,自我认知清楚,做事问需求而忽略道义,所以上升之路也背负骂名。

这类角色通常AB面集于一身,有多幸运,就有多哀婉。天赋异禀又自带缺憾,是古早言情小说里常用的路子。

《我们的婚姻》播出后,白百何叭叭叭叭怼老公怼面试官的样子,让人感慨「千万别和白百何吵架」的同时,也梦回《失恋33天》。

孙俪年轻时演《血色浪漫》《幸福像花儿一样》都是标准模板式的好姑娘,纵然后来变身大女主,保护善的底色,依旧是她所有角色最大的特质。

刘涛演的角色没有不努力的。袁泉的角色永远有一份淡定在。陈数的角色永远是优雅美丽的。吴越不少角色都是自我的人,蒋欣老是胜负欲强的辛苦人……

按理说人到中年,生活的宽度广度与年轻时不可同日而语,能展现的角度只会更多元,那为什么,「精英女性」青年时还爱很美味,到中年反而不香了?

必须要承认的一点是,角度越多,人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多,那么平衡起来难度就越大,处理不好,白月光成豆腐渣的概率也越大。

前者有《我的前半生》《流金岁月》《我们的婚姻》等剧,后两者联合创造了《欢乐颂》,简川訸的《相逢时节》最近还被说是正午第一烂剧。

你看王晶镜头下,小龅牙下巴后缩的邱淑贞是极致美女,宽眼距大嘴巴的别有风情,婴儿肥神情天真的李丽珍能被拍出,这些影像的输出,为女星们后来奠定风格打下了坚实基础。

还有徐克,林青霞清纯玉女形象在输出了十多年,到香港以后,愣是被他发掘出英气,打篮球出身的王祖贤人高马大,在他调教下也有妖的娇嗔与孱弱。

抛去这些天菜级别的选手,常年被嘲木头人的杨颖,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中演花魁,也被徐克调教得入木三分。

敏锐的眼睛欣赏各样的美,对男导演而言并非难事,但要做到像关锦鹏那样能用女性思维思考女性命运,真的不容易。

演员练练在剧中演男主前妻陈昕儿,是个很疯癫很烦人很歇斯底里的角色。练练谈到角色时,说剧本围读阶段,大家都觉得陈昕儿很难塑造。

她对角色的理解中,有一段人物小传——陈昕儿从小有个外号叫陈规矩,从小打到循规蹈矩,念书时是三好学生,毕业后找到好工作,遇到简宏成(男主),迎来了叛逆期,然后把自己的人生押注在这个人身上,离婚之后,失去的不止是一段婚姻,而是她定义的人生。

结果呢,观众只看到明面上鸡飞狗跳的苦,这个女人内心的压抑、对第一段婚姻长时间的委曲求全、圣母行为的合理注脚,全都隐匿不见。

泼妇是随时随地一点就着的泼妇,至于泼的形成,寥寥几笔介绍都没有。精英女性是时时刻刻的体面,面对丈夫出轨贪污要善后,却不讲清这个人善后的原因,好像一切理所应当。

《欢乐颂》《我的前半生》里也有同样的毛病,高知女性是不知情识趣且刻板的,安迪潜藏的花痴属性,唐晶的不坦然,以及职业道路中被男性不断指导,都让她们看似在场,但永远都在别人的主场。

观众初看,会被当年「精英女性」寥寥时期的突破性角色吸引,仔细推敲,发现她们在当下语境里尚且不能自洽,更遑论搞清从何而来,到何处去。

相比男编剧写的《盛装》里,女强人陈开怡(宋佳)谈恋爱都别扭的仿佛碰一碰手是被侵犯,女性编剧塑造的女强人显然有女人味得多。

但在更多进入魔改的作品里,父亲的不在场,原意是想表现出女性自立根深的强大,但事实上反而衬托出了一种无处不在的缺失。

亦舒原著《我的前半生》压根没有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师太笔下的罗子君未离婚时,是能帮丈夫操持各种酒会的人,统筹能力交际能力在大多人之上。离婚以后也是凭借自己活出样子,找到新的爱情,只是通知唐晶,自己人生进入了新旅程。故事全程是洒脱的。

罗子君从离婚自强的独立女性,变成了靠男人调教一步步升职的职场傀儡,而她的原生家庭,从母亲到妹妹,一辈子都在遇见渣男摆脱渣男寻找好男人寄托后半生的循环中。

这个家父亲的缺失,原本是想衬托单亲妈妈养活两个女儿的不容易,最后女性强大没显出来,倒是男性缺失带来的伤害俯拾即是。

《流金岁月》也一样,蒋南荪的妈妈小姨,一个为了摆脱原生家庭早早出国,一个为了摆脱原生家庭早早嫁人,小姨见到妈妈,第一句话是劝离婚,让人震惊之余觉得费解,强烈敌意站得住脚?

朱锁锁寄人篱下常年不见父亲,最后爱上与父亲差不多年龄的男人,被拒绝之后迅速嫁给同龄小开,然后开始新一轮男人在孩子成长中的缺席……

处处强调女子力,处处是父亲缺席留下的难弥补的缺憾。这让一个看似坚强的表象,变成了一戳就破的泡沫。

现如今,王耀庆带领着国产剧霸总,已经学会了在各种不择手段的当口,适当展露脆弱。谁说运筹帷幄的霸总不能卑鄙不能失败?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