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火的两部剧都和数字有关,《二十不惑》、《三十而已》,乱用汉语,是种潮流。前者讲初出茅庐的女大学生的职场困扰,后者讲30+女性的世俗忧虑。

比起一群女孩小打小闹,一帮轻征战家庭与职场的故事显然更有卖点,完美主妇顾佳,old money和new money、名牌包鄙视链,丈夫出轨了该不该离婚天天刷屏。

30岁女性又一次成了砧板上的鱼肉,田野上的韭菜,被各方剁割,东亚社会对30岁女性的恶意罄竹难书,讲社会现象容易泛泛而谈,��从电视剧入手,带大家品品ta们对30岁女人的想象。

女作家更多,张爱玲《小团圆》:一千多年前的月色,但是在她三十年已经太多了,墓碑一样沉重的压在心上。

金爱烂《三十岁》:二十多岁的时候,不管我做什么,都感觉只是个过程。现在呢,似乎一切都是结果,让人很焦虑。

换到电视剧里只多不少,不给过21世纪初有一部狂浪的女性剧。它打破了长久以来社会对30岁女性高高在上的,达成了一种完美的想象。

这是李樯完全照抄《sex and the city》攒的一个片子,窦唯配乐,四位京圈大姐大蒋雯丽、那英、梁静、罗海琼主演,讲述四个都市女性的感情经历。

毛纳是个独立时尚的服装设计师,美艳、仗义洒脱,抱着游戏爱情心态,与不同男人分分合合从不带一丝离伤,最后却仍毫无疑问地选择了婚姻。

四个女人总是相约在谭艾琳的小书吧谈论各种各样的男人。按她们的话说就是,女人谈论的是男人,热爱的是男人,厌恶的也是男人。

这些男人各具特色,有陈坤饰演的名人陆坤。廖凡饰演的出租车司机马小冬。郑钧饰演的地产商人刘磊。赵阳饰演的音乐才子言浩军。于小伟饰演的精英律师郑凯。以及头号男主孙淳饰演的IT老板伍岳峰。

故事的结局,毛纳在云南大理结婚,陶春不再埋怨与郑凯婚后无子继续他们的婚姻生活,黎明郎依然是我行我素,本来伍岳峰要来同潭艾琳和好,但是被谭拒绝了,她依然在等待真正的爱情。

不说先锋性,这种大胆和反思实在非常难得。2004—2020年间,国内出现了很多聚焦都市30岁女性群像剧,但似乎并没有超越前辈。

一层楼住着5个不同阶层的女性。高管安迪、富二代曲筱绡、hr樊胜美、土著关雎尔、小地方女孩邱莹莹,把20+、30+的女性糅合到一块,以为是一帮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女性搞事业的故事。

结果是安迪的玛丽苏爱情,曲筱绡X赵医生的琼瑶漫谈,樊胜美原生家庭の不幸,邱莹莹和渣男的掰扯,以及关雎尔的小学鸡恋爱谭。

2018年大火的《我的前半生》前半部分看着还挺像中国版《麦瑟尔夫人》,年过30的离婚女人如何搞事业风生水起,结果是和闺蜜抢男人?

《下一站是幸福》更加鬼扯,原本以为是30岁资深少女的恋爱成长,结果女主角贺繁星自封为“婊”,游走在年上霸道总裁和年下富二代的烂俗故事。

剧本策划非常聪明,借鉴了相当多自媒体和论坛上面的内容。先给你哐哐上三个不同阶层但在互联网上热度非常高的女性代表。

“沪飘”王漫妮,美貌柜姐,小资女性,想嫁有钱人,过着精致穷的日子(半佛仙人奢侈品那一期提到过这种人群)。

王漫妮CP,有钱长得帅的港男,高配王思聪,信奉不婚主义,至尊海王一枚,全球各地都有他的女伴。

除此之外,还加入了微博热搜经常出现的元素,什么奢侈品鄙视链、幼儿园入学奇葩规则、如何鉴别绿茶,片尾还夹带着摆摊卖煎饼俩的日常。九九八十一加起来,精准打击,总有一处能引起共鸣。

已婚的,觉得孩子上学真难,小三挖墙脚无耻,虽然我的包友、牌友但为了资源置换还是不得不和她们厮混。

确实是这几年女性群像剧的天花板了。豆瓣评分8.2(降到7.9),吹的媒体也很多,但东方播收视连《小娘惹》的一半都没达到,更别说之前同类型的《安家》了,是它被低估还是观众不识货?

王漫妮1w5的收入(这还没加她的各种提成)显然已经算不错了,但是却花7k租房,美其名曰喜欢阳台通勤近,给家里寄2k,然后哭穷,丧,自诩为沪飘,剧方还买了一个王漫妮是社畜缩影的热搜。

编剧用的大概还是2G网,快手反转小短片都不兴这么玩了。而且按照SKP人上人的鄙视链,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大姐可能都进不去店,保安会以为是送外卖的。

顾佳的太太圈残酷物语,太太们一个个跟二百五似的,顾佳辱骂了一下王太太是暴发户、low逼,王太太就帮她儿子上幼儿园带她进豪门富婆圈,这是什么反向霸道总裁文吗?——这个女人好单纯好不做作哦。

钟晓芹这条线婚姻关系还算真实,但是后面剧情发展是30岁职业社畜离婚后容光焕发,身边还有一个20岁的小狼狗各种献殷勤,前夫悔不当初开始追妻火葬场,编剧在做什么玛丽苏少女梦?

《三十而已》有异曲同工之妙,故事发生地也在上海,三个主角,一个是准上流阶级,一个是奢侈品柜姐每天跟上流阶级打交道,还有一个是漂亮可爱打扮一下跟20岁差别不大的上海土著。

去年的《小欢喜》同样讲中上层,但黄磊没强调阶层,宋倩四套学区房没炫耀爱马仕包包,刘静老公是区长也没叫季夫人,人有自己的职业。就老老实实拍扭曲的亲子关系和教育问题。

以及过度卖惨,国产编剧蛮贪心的,就是喜欢在一部剧里给你塞180集《今日说法》的内容,一个人身上必然要被安排上所有的人间苦难。

尽管这个世界上的痛苦各不相似,每个阶层都有每个阶层的烦恼,人们无法互相理解各自的痛苦,比如我纠结要不要省三个月工资买2万块的包和富婆纠结要不要买200万的爱马仕or250万的劳斯莱斯还是全都入了的烦恼显然是不同的。

家庭主妇哪儿是顾佳这种,花搞搞茶艺天天健身做瑜伽,大部分是既累死累活做家务照顾老小又要赚外快,可能还要被丈夫家暴。剧方买了一个“家庭主妇算不算独立女性”的热搜,主演童瑶转发“算”。

而漫妮这种所谓社畜,月收入1w5(仅仅是底薪),加上提成怎么着也有3w左右,谁要是说这个收入在上海是中下,拿着5K工资写着月收入5w人群焦虑的公众号编辑和编剧助理要打人了。

说白了,三个主人公压根不是大多数人接触的范围,编剧又多次强调了她们的财富储备和阶级属性,比她们惨,条件还没她们好的观众看着她们的“惨”就觉得:全是小布尔乔亚的烦恼。

都市剧的一大作用就是让人自我代入,但对这剧最能代入的人群,大概率分布在柜姐、土著、富婆以及臆想自己是新中产的年轻人(租朝阳区1号线块一顿的海底捞外卖,讨论当下最火的轻奢,全身穿戴30000+的家当,而存款为0)。

这种生活在都市的,尤其是大型都市里年轻的、掌握新技术的、受过足够高教育的,更重要的是拥有消费能力的女性,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独生一代。

对30岁这个主题理解实在太肤浅。英文名还叫“nothing but thirty”,英语战五渣的桃百度之后释义如下:

而且剧情讨论的还是婚恋和女性的关系,而不是女性和事业的关系,每个画面旁边还跟着一个硕大的医美App广告。

按理说,30岁只是个时间单位,并不是社会规则。这种类型的剧本应该表现的是30岁这个年纪的迷茫、豁达、成熟、拧巴、自由种种互相矛盾的情绪碰撞。

这几年国内虽然多了不少都市女性群像电视剧,但没有一部值得拿出来细品的,都是图一爽完事,你说悬浮人家自诩写实,你说要有深度人家反驳我们就一娱乐片不要细究。

遥想2004年的《好想好想谈恋爱》还是一曲都市女性乌托邦,中间全是一地鸡毛,到了2020年的《三十而已》有过之无不及,变成了残酷敌托邦。

觉着国产剧可以更接地气更关心一下中底层的30+女性。李姓男子前不久才说了:“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

不能因为后浪广告看多了,真以为自己就是那一小波幸运er了吧?别的不说,贫嘴张大民和闲人马大姐彻底从荧幕上消失了。

该做的是什么呢?是把1k–15k这个区间缩小,大家都成为人,而不是让15k不计一切代价爬到200k,做人上人。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