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晚,一路追看韩剧《二十五,二十一》(后称《2521》)的观众们,被大结局逼出了一脸的泪花和问号。

观众对HE有多期待?剧集接近尾声时,“火烧tvN(首播电视台)”的梗图刷了屏。最后一集结结实实打了所有人的脸之后,矛头又指向了编剧权度恩。

击剑选手罗希度,无疑是剧集的灵魂人物。一往无前、大大咧咧、为人坦荡,却也有些神经大条。为了坚持击剑的理想,不惜打群架、混夜店,只求被退学,以换得被动转校的结果,因而喜提“搞笑女”的称号。

她的善良和包容亦有目共睹。“偶像”高宥琳因为儿时的嫉妒对她处处打压,她仍坚持比赛的公平公正,尽自己所能去体恤、保护对方。

带她认识世界、坚定热爱的父亲早早去世,身为电视台主播的母亲因工作缺席葬礼,日常几乎没有一句软话。常年训练、没有朋友、孤独只能诉诸笔尖的罗希度,还能变成走到哪暖到哪的“万瓦小太阳”,这本就是过分理想的设定。

偏偏,男主白易辰一开始也是“理想年上男友”的存在。家道中落后,曾经的富家公子并未破罐破摔,即便面对讨债人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身处泥泞还要替他人忧心。

而在罗希度面前,他因对方给予的精神力量而坠入情网,却并不急于发展恋爱关系。女主初恋他笑看,女主出事他救场,连女主的遗憾也是他来圆梦,堪称“上帝视角”男友。

有玛丽苏,也有“反套路”。罗希度发现自己让白易辰错过了与其父见面的机会,急得穿着拖鞋追了两小时,差点崴了脚。满心感动的白易辰,没上演“背妻”戏码,却老老实实粘好了拖鞋,和罗希度“两人三足”走回了家,堪称剧中一大笑点。

罗希度与高宥琳是现实中的“仇敌”,却是互联网上的匿名密友。两人经历了相识前单方的默默守护、相识后双方的互不对付、误会解除后的无条件信任与支持,最终成为了情比金坚的击剑姐妹花。

即便剧集一开始便交代了罗希度的女儿姓金,列文虎克们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企图证实男女主隐婚的事实。

然而,正如影评人萝贝贝所说,就是这么一部可以被一再重温的年度好剧,还是在最后一集被硬生生拍成了《前任4》。

此前《2521》之所以能获得超九分好评,还因为它大有如法炮制《请回答1988》(后称《1988》)的迹象。

作为韩剧中经典的“父母爱情”范本,《1988》的豆瓣评分高达9.7,以1988年汉城(今首尔)奥运会为背景,讲述了双门洞五个孩子之间发生的友谊、爱情。

而在青春之外,有关工作与养育的艰难、亲子间期待的错位、对社会不公的反思,亦在传播角度贡献了不少金句。

这部剧播出期间,观众都陷入了“猜老公”的狂热。巧的是,女主德善在剧中与阿泽喜结连理,扮演者李惠利则在剧外与“狗焕”扮演者柳俊烈恋爱至今,两批CP粉都在不同程度上获得了满足。

同样以历史事件为背景,《2521》选择了IMF(1997年韩国金融危机)。剧集伊始,学校受IMF影响而裁撤击剑队,女主罗希度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但当她千方百计转校后,其他放弃梦想的选手给她腾出了入围国家队的位置,她又成为了时代的幸运儿。

作为IMF的亲历者,中年罗希度明知女儿在偷看自己的日记,却不予置评。当她看着戴口罩的学生们追逐打闹时,心里想的是:成长在疫情时代下的女儿,能否像过去的自己一样,用满腔热情去谱写青春?

在串起回忆与现实的过程中,女儿金敏彩是弹幕机般的存在,更是解开女主少年时困惑与遗憾的钥匙。

因为金敏彩,罗希度才得知母亲申在京当年并未捐出婚戒,也终于拿回了最后一本日记,能在心里与初恋和解。

罗希度的工作室名字是“2521”,墙上挂着的椅子是彩虹色排列,海报上出现了“金道熙”(韩语“希度”倒转)的笔名,白易辰私藏的照片出现在罗希度相册里,两人2009年电视连线时背景音出现喊“爸爸”的童声……

如果故事停在第15集,两人因异国而渐行渐远,都尚在可以理解的范畴。但原本一心为希度的易辰,不打一声招呼便选择留美发展。分手时依旧免不了“你不理解”“你没爱过”的互相指责,“灵魂伴侣”的人设塌得彻彻底底。

如果说,像中年希度的内心独白那般,这部剧的立意是旨在说明——身处动荡的年代,谈青春或爱情都太奢侈,保全自身的发展才是第一要务——那么观众对制作团队的不满,或许还能减少三分。

网传韩国网友评论:“搬出IMF的时代背景,说是讲述在那个时代失去梦想的青年们的故事,包装成治愈罗曼史宣传,却在因新冠肺炎而受苦的大众的伤口上撒盐。”

从小就遭遇了罗希度这个天赋型大魔王,第一次交手被杀得片甲不留。努力拼搏到顶峰相见的机会,对方却缺席了。多年后, 她成为了世界冠军,罗希度变成了她的小迷妹,可于她而言,这不啻为童年梦魇重现。

高宥琳嫉妒罗希度能被教练仔细调教,教练的答复是:“你们中有谁像她那样缠着我教吗?”/《二十五,二十一》

敏感自卑,经常抱着旧书包旧鞋子黯然神伤,却又不接受妈妈花钱给她买手机。不善抗争,面对前辈的欺侮,总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疲于内耗,往往用高台跳水来发泄自残的冲动。

击剑于她而言是一项才能,更是帮家庭解决债务危机的筹码。她爱父母胜过爱自己,宁愿背上“卖”的骂名,也要选择归化,用自己的本事“卖”个好价。

罗希度恐怕是高宥琳自卑人格的最大受害者。高宥琳畏惧对方的实力却不敢承认,甚至处处放狠话甩冷眼。

误会解除后,高宥琳终于放下心结,接受了罗希度的强大,也肯定了自己的价值。虽然两人并不愿意在媒体上被公开比较,但她们各自的成就,始终离不开对另一个人的仰慕。正如《我的天才女友》中莉拉对莱农说的那样:“如果你不够优秀,那么我又是谁呢?”

身为年级第一,放学回家不刷题,却做起了自己的地下电台。为了阻止老师对好友和同学体罚,她宁愿自请退学、赔上一年的时间,也不愿意向老师道歉。

宁愿付出十倍心血“打进全国八强”,只为获得转行做面包师的自由。即便胜利了也不愿再进一步,生怕占用了别人的机会。

年轻时被诬陷收取贿赂,事业一落千丈,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但这位曾经的世界冠军,还是在高中里乐呵呵地培训。

女儿经历了重大挫折,她一个电话没打。明知会和好友决裂,她依然坚持报道。从丈夫去世到刚喝完酒,没有什么突发状况是她扛不住的,只要坐在播报台前,她就是最专业的主播。

上位者有宋佳京与张熙恩,前者为了原生家庭嫁入豪门,从门户网站改革者变成财阀的爪牙;后者即为财阀本人,不在意新闻的取向,只关注是否站对了政党。

与之相反的是,主角裴塔美始终为理想而奋斗,坚持不破坏新闻伦理,为了捍卫原则,怒而揭开家的丑闻。女二车贤正义勇猛,会在电梯里痛击咸猪手,也不吝于在生活上帮助竞争对手。

权度恩在角色塑造上的合理之处在于,她希望女性能在不同的位置上展现魅力,但这并不需要另一方才能实现。既得利益者,多少有些强硬手腕。力挽狂澜者,始终葆有菩萨心肠。如此种种,关乎人性,性别并不是最大的干扰项。

为了“安排”男主白易辰入职UBS电视台,编剧给出的前提是:因人才招募困难,主播申在京要求将记者招聘门槛降低到高中学历。

但那是金融危机的时代,即便在今时今日的韩国,依旧有无数人挤破头抢一个体面的岗位,怎么还会出此“下策”?这也并不符合一个老牌企业的作风。

譬如,时代动荡对个人命运的影响、校园体罚取消政策在教育界带来的“余震”、大桥频频坍塌所影射的症结、911事件留下的对公共安全的反思……

但强行拔高的设定、仓促落幕的恋情,只成就了戏里戏外的镜面反射般的网暴“盛况”。编剧所期待的,借时代、职场、运动等元素来进一步升华偶像剧的愿望,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既然选择了偶像剧,观众注定是更在意观剧过程中的愉悦。上价值可以,但超过了愉悦感,就有可能被丢臭鸡蛋。

正如我们所见,“你做多我做空”的离谱金句,仍在今天上演。对于行业剧的受众而言,降维的折磨无处不在。

观众并不反对影视类型融合,只是厌烦了“不务正业”。偶像剧可以改写“无脑甜”的刻板印象,行业剧也可以沾点小清新小确幸。《2521》是一次不太完满的试验,但谁说这不是一种值得尝试的趋势?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