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俱吠陀》是一部引起现代国际语言学、神话学、社会学、神学、历史、文学、符号学等各方面关注的印度古籍。印度传统的诗学(即是文艺理论)中,戏剧理论比较丰富,且自成一体,在世界文论史上占有重要而突出的地位。

自19世纪中叶欧洲开始开展对它的校印本文和古注研究以来,《梨俱吠陀》这部3000多年前的古书即脱离印度传统神龛而走向世界。1848年它的法译本面世,1850年英译本、1876年德译本、1967年日译本、1972年俄译本先后问世,中间还有不少重译本。世界各国学者对它的研究与争论的兴趣日趋强烈。《梨俱吠陀》以颂神为主,而《阿达婆吠陀》则以驱邪为特色。《阿达婆吠陀》约形成于公元前500年,计730首诗,分20卷,是一部充满巫术咒语的古诗集。它浓郁的神话和宗教的气息,笼罩着古代印度人对自然和社会诸现象幼稚朴素的理解,隐匿着他们企图把握客观外界和逢凶化吉的善良愿望。

《阿达婆吠陀》以大量的符咒诗驱虫除害,驭使毒蛇猛兽,战胜仇敌、妖巫、恶鬼,祈求富饶、康寿、家庭和睦、爱情成功、旅途安全、赌运亨通、甘霖普降等等,甚至用来催眠求子、疗妒等等。以治病辟疫为例,咒语诗要咳嗽“象心中的愿望”、“象磨尖了的箭”,“迅速地飞向远方”。发烧、瘰疬、黄疸病、眼炎、秃顶、羸弱、骨折、蛇伤、中毒、 疯癫等等都有相应的符咒诗。

《阿达婆吠陀》中的咒语祛疾诗歌,幼稚天真,几近幻想,但又不全然是迷信。因为跟迷信宣扬屈从命运的主要特征不同。读《阿达婆吠陀》,读者或许会感到古代印度人的这样一种思想情绪:“人类对自然不是惊异和歌颂,而是想征服,加以控制和运用,反映出许多原始人企图用巫术咒语控制自然的努力”。

从历史发展的眼光看,古代巫术是现代科学的温床。“所谓巫术乃是原始社会中人对自然的一种控制方式,那时的人对于自然界规律只见到一点表面现象。人们企图影响自然以利自己,于是凭观察加想象发明了巫术,即依靠类推企图影响自然界。这是人类寻觅自然规律、企图运用自然规律以控制自然和改变自然的开始。尽管那时对自然现象的认识浅薄而且错误,想出来的方法荒唐可笑,这些行为所反映出来的思想非常幼稚,但这毕竟是一个开端。经过时间的淘汰,终于有些巫术试验居然最后否定了自身,引导到了科学。炼丹学是化学的前驱,占星术对天文学和历法有关联,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例子。科学出现,巫术也就消失了”。

《阿达婆吠陀》的诗歌内容,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古代印度民族的现实生活,蒙昧中凸现出他们禳灾祛疾的积极进取精神。从艺术上着眼,其中不少诗歌可说还颇有些诗意。

古代印度著名的剧作家迦梨陀娑、首陀罗迦、跋娑、马鸣、戒日王、薄婆菩提、毗舍传达多等人的创作,使前后的印度戏剧在成就上,臻于当时世界戏剧的顶峰。创作于公元2世纪前后的《舞论》是印度现存的最早、最有系统的文艺理论著作。《沙恭达罗》一剧被誉为印度最优秀的剧作,在世界上享有盛誉。跋娑(约3世纪)生平难以详考,但许多古印度名作家如迦梨陀娑、波那、檀丁、婆摩诃等在作品中都曾提及他的名字,给予他极高的评价。

1910年印度学者在南印度某寺庙里发现了取材史诗和《故事海》的13部未署名的剧本,认为是出于跋娑之手。这一重大发现引起了东、西方学者们的极大关注,展开了热烈的争论,迄今尚无定论。但据考证,其中至少有一部,即《惊梦记》不少学者认为是跋娑的作品。《惊梦记》直译为《梦见仙赐》,是13个剧本中最优秀的一部,被视为跋娑的代表作。优填王笃爱王后仙赐,不愿再娶。在优填王去国外求援时,宰相负轭氏、大将卢蒙温、王后仙赐出于爱国,合谋散布宰相与王后被火烧死的谣言,终于撮合了优填与摩揭陀国莲花公主的婚事,但优填王仍常常怀念仙赐。

某日,优填王探望有病的莲花公主,未见公主便躺在床上睡着了。这时,公主的侍伴仙赐也来探病,以为床上睡着的是公主,坐在床边等候,突然听见优填王在梦中呼唤“仙赐”,她吃惊起身走开,但被睡眼惺忪的优填王瞥见。弄臣说可能国王是做梦。后来,优填王在摩揭陀国的帮助下,由大将卢蒙温率军消灭了敌王,收复了失地,乔装侍伴的仙赐才恢复原妆,与优填王团聚。以历史的观点看,《惊梦记》是一出剧,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特别是对仙赐王后繁杂矛盾的心理刻画尤为突出。

《惊梦记》先后被译成英、法、德、意和不少现代印度语言,博得了东、西方学者的一致赞赏,不愧为古印度艺苑中一枝奇葩,应置于古典名著之列。马鸣(约公元1、2世纪)是位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佛教诗人,但作为剧作家,他迟至20世纪才为人所知。20世纪初在中国新疆发现了3部印度古剧作残卷,1911年由德国人刊行,其中一部《舍利佛传》的卷尾标明作者是金眼之子马鸣。

戒日王,名喜僧,他身为国王,爱好写作,有3部戏剧传世。《龙喜记》取材于佛经故事,写持明国太子云乘与一位美丽的公主结婚后,在海滨散步时见沙滩上龙骨狼藉,原来有金翅鸟在此地以龙为食。云乘为救龙宫的螺髻太子,舍身让金翅鸟叼去,全身血肉模糊而欣然不悔。金翅鸟受到感化后请来合理女神,女神用净瓶中的甘露救治了云乘太子,又将甘露洒在龙骨上,死去的龙都恢复了生命。

剧本表现出鲜明的褒善抑恶的思想倾向,佛教气息浓郁。戒日王的其他两部剧作《璎珞传》和《妙容传》皆以宫廷风流艳事为题材,成就不及《龙喜记》。薄婆菩提(约8世纪)的《茉莉和青春》、毗舍佉达多的《指环印》和那罗衍的《结髻记》等,都是古典时期较有影响的剧作。

首陀罗迦才华横溢,但生平材料阙如,仅在《小泥车》“序幕”中有所提及,如说他是“在刹帝利里最称尊贵,在情界中大具德行的诗人首陀罗迦王”,他的“举止沉着如同白象王,眸子晶莹好似饮光鸟,面庞儿饱满,闪烁着光辉,宛如中秋明月,体态儿丰腴,无可以比拟”。他“活了百年又十天,从容不迫地走入火焰”,他博学多艺,“果敢善战”,后将“皇位禅让给太子”,等等。这些描写,显然掺杂了后人的不少溢美不实之辞。

《小泥车》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表现民众起义的优秀剧作,以深刻地反映复杂的社会矛盾见长。该剧共分10幕,由两条平行而交错发展的线索推动情节的发展:一条是道德高尚的穷商人善施与名妓春军曲折的爱情;一条是牧人阿哩耶迦率众反抗八腊王的起义活动。全部事件发生在5天之内。10幕的内容分别是:寄存宝饰;博弈;夜游穿窬;春军赠婢;暴风骤雨;南辕北辙;牧人越狱;国舅杀人;刑部大审;团圆结束。

主要的情节发展,自序幕到第5幕,以善施与春军的爱恋为明线,以起义活动为暗线,叙述优禅尼城的婆罗门商人善施仗义疏财,家道中落,但誉满全城。……夜游与爱春的谈话,春军暗地里听得一清二楚,但她未加深究,反而成全了爱春与夜游两人婚事……恋爱故事在第5幕达到:春军在风雨之夜到善施家,揭开首饰盒被盗之迷,两情欢洽,共享鱼水之乐。从第6幕至第9幕,《小泥车》情节的明线与暗线互换位置,善恶斗争成为剧本的主要内容。

《小泥车》的剧名,出于剧中一件小道具:善施的儿子升军玩邻家孩子的一辆小金车被索还后,恋恋不舍,婢女瓠犀便仿小金车捏了一辆小泥车给他玩,但升军一定要小金车,春军见状便把自己的首饰盒子放在小泥车上,让升军去换小金车……

《舞论》是古代印度戏剧丰富的实践经验的总结,对印度戏剧美学的基本范畴如“情”、“味”等的研究特别细腻深入。古代印度最杰出的戏剧家迦梨陀娑名下有3部戏剧传世,它们以表现风流曲折的爱情故事见长。首陀罗迦是古代印度最著名的剧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小泥车》是驰名世界剧坛的一部经典之作。《小泥车》一剧未按传统习惯以男女主人公的名字作为剧名,而以小泥车这样的道具为剧名,别出心裁,颇耐人寻味。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