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在印度某处遥远的村庄修建高速公路,军方人员受雇赶走当地村民,却在无意中揭开了Betaal山的诅咒,释放出了东印度公司的不死军官和由他率领的英国士兵所组成的僵尸大军。于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这是Netflix最新发布的印度恐怖剧集《起尸鬼》的故事简介。这部“生”在印度的剧集,将于5月24日在印度首播。

《王国》第二季的余温未消,又一部僵尸题材的剧集即将上线。接二连三的动作,让Netflix在亚洲的“僵尸召集令”受到颇多关注。

有的人冲着“丧尸”而来,有的人被质感满满的预告片吸引。除了Netflix的招牌效应之外,印度剧也成为不断被提及的词汇。

有人戏称“咖喱味的僵尸正在路上,就是不知道半路会不会载歌载舞?”也有人表示“我喜欢上印度电影了,现在连剧也想要了,行不?”

事实上,自从Netflix、亚马逊、Disney+等流媒体启动印度市场争夺战之后,印度剧就开始发生了明显改变,并像其电影一样,不断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中国观众的视野。

这些剧大多以灰姑娘和豪门的纠葛为卖点,靠浅显而狗血的情节作为推动器,动辄数百集的体量,在印度本土收视奇高。

经国内引进后,这种荒诞不羁的风格也总能赢得一些电视观众的青睐,顺便给我们的童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华纳传媒CEO斯坦基曾说:“在亚马逊、苹果、谷歌、Netflix等巨头分立的时代,仅靠把内容分发给1/4的美国消费者已经不够了,这是一场全球的竞赛”。

毫无疑问,在线视频的用户数量以及平台的服务质量是流媒体决胜中的关键因素。而印度则完美符合了前者。

人口基数,是增加在线视频用户数量的天然优势。在进入中国内地市场遇挫之后,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无疑成为了国际流媒体眼中的香饽饽。

同时,由于中国低成本智能手机的涌入,印度的移动在线亿,并预计将在五年内实现翻一番,达到5.5亿。这一数字比美国在线%。

而由于印度的交通条件等问题,人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公交地铁上,使用在线视频便成为枯燥出行中的重要选择。

Nexflix的CEO里德·黑斯廷斯就曾在2018年高调表示:“我们接下来的1亿用户将来自印度。”有人则比他更激进:“在未来五年内,印度将成为流媒体宇宙的中心。”

实际上,Nexflix、亚马逊等国际流媒体巨头早已开始布局印度市场,而去年才上线的Disney+,Apple TV+也在上线初期,便不管不顾地闯了进来。

本土化战略显然是流媒体巨头的第一步。相信很多人都对印度的“三大信仰”有所耳闻:宗教、宝莱坞、板球。因此,想要进入印度,从“三大信仰”入手会事半功倍。

迪士尼较为淡定,因为它早早地收购了印度的第二大视频网站Hotstar,其拥有着未来几年内印度超级板球联赛的数字版权。今年4月,Disney+正式在印度上线,Hotstar随之更名为Disney+Hotstar。从体育赛事到自家的影视节目,迪士尼完成了引流。

几天后,迪士尼便在公告中宣布:Disney+截止目前已经累计拥有5000万用户,其中新增用户订阅中有800万来自印度。

《神圣游戏》聚焦印度经济发展背后的城市犯罪、、和间谍活动;《板球少年》迎合印度观众的文化喜好;《德里罪案》关注印度事件;《起尸鬼》则紧随亚洲丧尸风潮。Nexflix在不同类型中,均找到了讲好本土故事的方式。

除此之外,为了应对与亚马逊和迪士尼的竞争,同时考虑到印度用户的实际消费能力,Netflix在去年7月针对印度用户推出了仅限移动设备的订阅服务,每月收取2.8美元。这是它首次专门为一个市场“自降身价”,其原本的基本订阅价为7美元。

亚马逊的国际原创业务负责人詹姆斯·法瑞尔曾说:“我们不会在每个地区制作大量原创作品,也许最多是5、10或者15……这不是数量,而是质量。”

截至目前,亚马逊在印度的本土内容库中包含《请再来四杯》《有家室的男人》《米尔扎布尔》《边线之内》《天堂制造》等多部剧集。其中,《请再来四杯》被称为“印度版的《都市》”,因剧中超前的意识和大尺度的“开车”剧情广受观众追捧。

作为流媒体中的新贵,Apple TV +也在印度拍起了电视剧《项塔兰》(印地语中意为“和平之人”)。《项塔兰》改编自格里高利·大卫·罗伯兹的自传式小说,讲述他从澳洲看守最严密的监狱逃脱,偷渡至孟买后的故事。这本书不仅在国际上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在中国也有着大量拥趸,想必在上线后也有所声响。

流媒体为印度带来的显然不只是剧集上的“直给”。实际上,Netfix在亚洲内容的合作通常遵循的原则是“本土拍摄故事,Netfix把控技术”。

为了实现这一点,Netflix会在亚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后期制作研讨会,以此来帮助当地的影视人才熟悉国际标准和惯例。

除此之外,流媒体带来的财富和巨大关注度也吸引了宝莱坞的明星。作为宝莱坞的顶尖人才,这些人以往更多出现在电影银幕。比如,《神圣游戏》中的主角赛义夫·阿里·汗便是以电影演员的身份首次出演电视剧。

流媒体厂牌做先锋,巨额投入为后盾,并在制作上向国际标准靠拢,印度剧在流媒体的乱战之中驶入了发展的高速公路。

流媒体需要通过印度的本土内容打开市场,却不会将内容限定于印度。由于英语也是当地的一种官方语言,流媒体制作的印度剧往往在非印度地区也能收获不错的成绩。

当然,为了满足其他地区观众的猎奇心理,这类剧集通常会出现一些噱头。比如在《神圣游戏》中,印度已故总理拉吉夫·甘地被称为“fattu”,该单词在印地语俚语中意为“懦夫”。Netflix也因此被当地的政党告上法庭。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进入印度之前,流媒体们已经在亚洲的其他地区有所布局。尤其是Netflix,近年来推出了一系列如《全裸导演》(日本)《王国》(韩国)《谁是被害者》()等内地剧迷也耳熟能详的作品。

据行业研究公司Media Partners Asia(MPA)研究报告显示,流媒体巨头YouTube,Netflix和亚马逊在除中国市场以外的亚洲市场中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

流媒体的进入,给这些国家或地区影视行业带来的改变也在一一浮现。拥有美剧质感的韩剧在不断被本土量产,且总能在无营销的情况下引发国内的讨论热潮;日剧的海外接受度也在不断增长;台剧更是被人们认为正在实现跨越。

亚洲文化的亲近感使得邻国的优秀剧集总能在以年轻人为主的社交平台上掀起讨论热潮。一方面,这种成功经验对我国的影视创作者是一种借鉴;另一方面,它们的日益崛起,对我们也是一种挑战。

事实上,许多年轻观众的观剧习惯和喜好便是这些海外剧养成的。从这个层面讲,虽然Netflix们并未进入内地市场,但我们也从未脱离与国外流媒体的用户竞争。假以时日,倘若周边国家影视行业乘着海外流媒体巨头的东风不断上行,而我们却步履蹒跚,曾经我们看不上的“小众”也可能变为“大众”。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