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茂吉家,他爷爷曾是裁缝,因为时代变迁,他的生意一落千丈,家里也一贫如洗。所以在他们家,裁缝是不能提的禁忌。

虽然与妻子讨论时没有听进妻子的话,可是第二天去上班,也许也是受妻子话的影响,一言不合,他就和老板开打了。

另一边,家里穷得连妈妈适合在医院穿的衣服也没有,只能向别人借。在印度,日常的服饰并不适合在医院睡觉使用。

医院的一个负责人,以减半他母亲这次的医疗费用和让他在服装工厂以每月8000元的工资工作为条件,换取了病号服的版权。

当茂吉第二次再带妈妈去治疗时,发现医院强制购买2000元的病号服,其实就是茂吉最开始设计的衣服。这个衣服原来他只卖500元。

但愤怒打架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还让茂吉再次失去了工作,连辛苦要来的缝纫机也被老板没收了。

这印度电影中,我们总是看到许多冥顽不灵的人。就像厕所英雄里男主的父亲,还有中国合伙人里男主的家人以及邻居。

不过这部片子的父亲,似乎显得柔和了许多,虽然刚开始也反对茂吉从事缝纫事业,不过再茂吉开始为时装秀比赛准备时,父亲接受了他。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