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印度新德里电视台发布消息,曾出演过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印度著名演员伊尔凡·可汗因病在孟买的一家医院去世,终年53岁。而就在几天前,他95岁的母亲刚刚在斋浦尔去世。因为疫情的缘故伊尔凡无法亲自前往参加葬礼,只能通过视频的形式观看。

伊尔凡的家人在声明中写道:“伊尔凡有着坚强的灵魂,他一直战斗到最后,并始终启示着身边的人。他在挚爱亲友的陪伴下,离开这个世界去往天堂,并留下了一份真正的遗产。”印度德里首席部长阿文德·凯里瓦尔形容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杰出的演员之一。”

伊尔凡·可汗在宝莱坞和好莱坞两大电影工业体系中都获得了极大认可,也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印度男演员之一。2014年他曾凭借电影《午餐盒》获得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主角奖,而提名的男演员中就包括了《一代宗师》梁朝伟、《辩护人》宋康昊以及《如父如子》中的福山雅治等。

几十年的演员生涯,伊尔凡始终恪守自己的原则:“除非一部电影能给你一种旅行的感觉,让你喜欢整个过程,并在其后成为美好的回忆,否则没有意义去做。”“我在寻找那些能触动观众并与他们保持联系的故事。无论我在哪里找到它们,无论是好莱坞、宝莱坞,还是法国,我都会继续下去。”

2018年,伊尔凡在个人社交平台上透露自己被诊断出患有神经内分泌肿瘤,他说:“有时你一觉醒来,人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从没想过,一直在寻找反映罕见题材电影的我,也成为了罕见疾病的主角。”

此后伊尔凡一直在伦敦接受治疗。去年9月,他曾回印度拍摄了霍米·阿达贾尼亚导演的电影《起跑线》,大家都将这视为其病情好转的信号。而这部电影受疫情影响在上个月刚刚正式发行。

4月28日,病情恶化的伊尔凡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最终医治无效去世。在社交媒体上,影迷们哀叹着他的离去,而更多人则引述他在《少年派》中的一段台词表达遗憾:“我猜人生到头就是不断放下,但永远最令人痛心的,就是来不及好好道别。”

2012年该片在中国上映,伊尔凡饰演成年后的派,他将惊心动魄的故事用自己特有的平静向观众娓娓道来,也让整部电影的意义更加深刻。最终《少年派》获得奥斯卡11项提名,但李安导演仍为伊尔凡没有被提名表演奖而鸣不平。

在自己的祖国印度,《少年派》同样受到了关注。在2012年的第43届印度国际电影节上,《少年派》不仅担任电影节开幕影片,还享受了被放映两次的待遇。笃信伊斯兰教的伊尔凡对《少年派》怀抱满腔喜爱,他曾说过自己跟这部电影一起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旅程,而且在不同的时间看都会有不同的感触,甚至只是听到某些台词,也会感动地流泪。

伊尔凡去世之后,导演李安也表达了自己的哀悼:“伊尔凡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演员,也是难得的绅士。与他工作、交往是人生的幸运。两年前听闻他有此罕症,便向他问候,他说会平静勇敢地面对。他是一位热爱生命与艺术的人,他的逝去是电影艺术的损失,也是朋友的伤痛。愿他在天国安息。怀念他。”

伊尔凡曾说过自己很喜欢中国,读过很多关于中国的书,一直都想到中国看看,甚至还对李安导演在中国宣传时没有带他一起去而有点抱怨。但如今这成了他永远的遗憾。

伊尔凡的母亲来自斋浦尔附近唐克村的一个穆斯林大家族,并且具备王室血统,父亲经营轮胎生意,他是三个兄弟姐妹中的长子,衣食无忧地追寻自己的演员梦。从印度国立戏剧学院研究生毕业后,顺利开始了电影之路。

1988年女导演米拉·奈尔发现了他的表演才华,让他在《早安孟买》中担任一个小角色。这部电影以纪录片式的纪实风格展现了孟买贫民区流浪儿的悲惨经历,不仅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还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其后伊尔凡经历了出演肥皂剧的低迷期,直到六年后因参演印度喜剧《Banegi Apni Baat》才获得关注。他曾回忆:“我进入这个行业,是为了讲述故事、拍摄电影,但是当时我能找到的,只有肥皂剧中的角色。”凭借这些肥皂剧,伊尔凡累积了表演经验,也迎来了其后的一鸣惊人。

2001年,伊尔凡出演了一部英国导演的小成本作《战神归来》,他在片中饰演一名反抗地方霸主的勇士。这部起初并没有多少人关注的电影却入围了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并拿下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英国影片。两年后其参演的根据莎翁经典《麦克白》改编作品《麦克布尔》,更让他进入了主流电影视野,甚至得到了好莱坞的青睐。

曾在《早安孟买》中将伊尔凡的戏份悉数删减的导演米拉·奈尔,2006年开拍新片《同名人》时再度邀请伊尔凡,饰演其中男主角的父亲。据说导演韦斯·安德森正是看到了《同名人》中他的表演,力邀他在自己的电影《穿越大吉岭》中客串,甚至为他量身定制了一个角色。

伊尔凡很快成了好莱坞最熟悉的印度面孔,《贫民窟》导演丹尼·博伊尔评价他说:“伊尔凡有天生的直觉能够找到任何角色的精神核心,就像个可以反复做到精确完美动作的运动员。”《侏罗纪世界》导演科林·特雷沃罗则称赞他是“一个即使在痛苦中也能在世界上找到美的男人。”

在好莱坞打拼了十几年,伊尔凡并不希冀于完全融入其中,而是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思考。他在采访中回答自己会去好莱坞的原因:“在印度,故事情节有时候是由演员的性格特征所决定的,故事就是为了烘托巨星的形象,所以一切都会跟着形象走。我之所以选择在好莱坞拍电影,是因为在好莱坞故事才是核心,每个人都在努力讲好故事,而不是去打造一个巨星。作为演员,好莱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接触到整个世界。”

2013年伊尔凡主演了爱情片《午餐盒》,在其中饰演中年丧偶的会计师。不同于以往印度电影的载歌载舞,《午餐盒》平淡温馨,与伊尔凡自身的忧郁成熟气质更加吻合,也使得剧中的一场奇缘有了生活的真实感。

他说:“宝莱坞是我的家,我是在那些电影中长大的,我一直想成为那些电影的一部分。他们在我童年的时候就形成了我对浪漫的概念,这种浪漫至今仍伴随着我,但大多数时间在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的。宝莱坞给了我经历那种浪漫的机会,至少是在电影里”。

已经成为印度骄傲的伊尔凡还带给了印度电影反思和看法,希望能够重振整个行业。比如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都很反感宝莱坞这种叫法:“印度电影业有它自己的一套体系,根本不是脱胎于好莱坞的。它的根基其实是来自于古代帕西人的喜剧。好莱坞电影讲究预先的计划,而印度电影正好相反,根本就无计划可言,很讲究即兴和随性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应该像好莱坞一样,给予故事更多的尊重。”

《起跑线年他主演的教育题材电影《起跑线》再次征服了印度观众,在引进中国之后不仅收获了2.1亿票房,也引发了一场有关教育的大讨论。伊尔凡在精彩的演绎之外,承担起了更多的社会责任。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