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国产科幻片,你有怎样的期待?很多人将2019年称之为中国科幻元年,在这一年,《流浪地球》的上映,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轰动效应,也标志着中国影视正式进入科幻时代。电影票房突破46亿,意味着这部作品收获巨大的成功,也给电影人留下许多憧憬和幻想。然而,《上海堡垒》的出现,似乎又将刚刚开启的大门合上。作为《流浪地球》原作者的刘慈欣,在采访中力挺《上海堡垒》,称其为“受害者”,而在观众看来,国产科幻片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对于中国人而言,科幻二字看似容易,实则很难,这是一个需要庞大世界观去支撑的电影类别。我们也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已经在电影届很成功的大导演几乎不会触碰科幻题材,他们已经形成自我强烈的电影风格,自然不会轻易尝试从未接触过的类型。即使国内观众对这个题材有高期待,但他们也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因为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一旦口碑崩塌,得不偿失。

说起中国,大部分观众还停留在充满战争色彩的古装片,有大阵势的武打场面,气势磅礴的背景音乐,以及宏大的故事背景。张艺谋拍《影》,陈凯歌拍《妖猫传》,对于这些大导演来说,中国已经和古装片划上等号,同时这也是他们最为擅长的电影题材。

终于,2019年有人开始勇于尝试科幻片类型,打破了传统的禁锢思维,让观众有了全新的选择。从商业的角度来讲,《流浪地球》是十分成功的,但它绝不是刘慈欣最成功的作品。让观众有超乎预期的感受,也好为之后真正强大的作品做铺垫,所以说是较好但不是最好的作品,其实更为合适。

然而,《三体》电影版的上映一拖再拖,电视剧版已经立项,动画版即将启动,还不知道影版何时才能真正和观众见面。对于这一点,刘慈欣则向外界表示,这样复杂的作品,影视化需要时间。与其为了商业化而迅速制作,在短时间内和观众见面,但并没有达到观众预期的话,其实是目光短浅的表现。对于《三体》这个级别的作品,确实需要花费大量心思在创作上,观众越是期待,就越是急不来,需要将作品做到最好,才能以最惊艳的姿态和大家见面。

虽然我们没有等来《三体》,却首先迎来《上海堡垒》,那么这部电影对中国科幻片的影响,会不会让同类型题材电影的发展停滞不前?其实问题的答案,刘慈欣在采访中已经做了解答。他形容这部电影是很正常的一部科幻片,豆瓣评分低得吓人,但其实电影本身并没有那么不堪。

由于网友的“从众心理”,只要有人开始打低分,那么这个分数就会大概率越来越低,这是一种不正常的评价导向。甚至,他把电影看作是“受害者”,国产科幻不会因为一部作品的出现而诞生,更不会因为一部作品的失败而死亡。如果没有电影人的大量尝试,我们也就无法获得经验积累,更别说会有越来越成熟的好作品出现。

他的这番发言,也让观众对于中国科幻有了新的认识。在一个电影类型之中,势必会不断有好电影和差电影并存出现。差电影会凸显好电影的精彩,但绝不会因为影响力过大而让一个电影门类消失。只有在尝试和失败之中,才能真正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科幻之路。但不可否认的是,号称投资3.6亿,筹备五年时间才上映的《上海堡垒》,最终以1.2亿票房惨淡收场,确实是给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虽然不至于将大门关上,但至少在短时间内会影响电影市场的判断和预期。

作为国内顶流的鹿晗,微博坐拥6000万粉丝,外界调侃每个粉丝买张电影票去支持一下,票房也不至于只有1.2亿。顶流鹿晗的票房号召力也难挡作品本身存在争议,也彻底打破了流量明星的商业效应神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观众对于作品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不单纯被某个明星或者某个导演所吸引。即使一部电影没有流量明星,只要作品口碑过硬,一样能够迎来票房丰收

2020年的春节贺岁档,已经再无科幻片的身影,科幻电影再次陷入沉寂。科幻片是需要巨大资金投入的电影门类,即使有人想尝试,恐怕也害怕承担难以想象的后果。

《流浪地球》不是科幻起点,《上海堡垒》也不是科幻终点。比起美国这样的科幻大国来说,我们确实仍处于起步状态,但从交出的答卷来看,也绝对不是一无是处。正如刘慈欣所说,在这条路上需要不断的尝试,成功和失败都在意料之中。越是尝试,才越能看清中国科幻电影的正确之路,最早一批人踩过雷,才能让后来人避过雷区,最快到达终点。

2015年拍摄完毕的电影版《三体》,2017年拍摄完毕的《拓星者》,都还尚未和观众们见面。国产科幻之路仍在继续,也希望大家能多一点包容和鼓励。能够做第一批“拓荒者”并不容易,他们在尝试之初已经预料到可能失败的结果。或许仍有不成熟,但我们依旧敬畏每一个走在科幻路上的电影人,梦的终点就在不远处。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