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恭喜中国电影市场成功创立了新的电影节日性档期——520(5月20日),根据数据解读,大多国产爱情片,往往会在这一天前后获得不错的票房,而后得到更多的排片量,开始票房走高。

整个5月都是为超级《复仇者联盟3》而准备的,很多影片也自觉的避其锋芒,不希望成为复仇者们的“炮灰”。

而这部轻巧的爱情片《超时空同居》却在“巨人”面前玩了一个“四两拨千斤”,靠着主演的个人魅力,以及题材的新颖,故事的材质,获得了不俗的票房。

在520当天,《超时空同居》的单日票房达到令人咋舌的1.13亿元,在第二天就超过了《复仇者联盟3》的单日票房成绩,随后几天的排片量大幅攀升,截止5月22日,已经拿下3亿人民币的票房,其最终票房有望超过5亿元人民币,有平台为该片估算的最终票房已达7亿元。

对于一部小成本都市爱情片来说,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而且这还是编剧出生的年轻导演苏伦的第二部电影长片。

男主角雷佳音自带流量,丑萌大叔形象配合深情演出,让观者感叹通过这部影片找到了雷佳音的“帅点”。

当一事无成,但潜力巨大的男屌丝遇见急于钓到金龟婿的大龄女青年时,故事天然的冲突就划开了故事的鸿沟。

不得不说,雷佳音的静和佟丽娅的野在片中CP感十足,不但不违合,反而形成良好互补,还真有点当年《甜蜜蜜》中,黎明和张曼玉饰演的经典情侣角色之间的融合感。

虽然穿越梗早已被玩烂,但在《超时空同居》,穿越的功能性被大大降低,而重点落脚到人物的自我认同和他者期待上。

2018年的地产成功人士陆石屹(雷佳音 饰)借用科技能力打开了时空隧道,这让1999年陆鸣(雷佳音 饰)和2018年的谷小焦(佟丽娅 饰)在同一间老房中“相遇”。

陆鸣打开房门是1999年,而谷小焦打开房门是2018年,他们能带着对方进入自己的年代,看见过去和现在的自己以及身边的他人。

《超时空同居》的剧本是聪明的,他首先让两人在时空的中间点相遇,彼此不会为对方的时代特征所吸引,而是简化为一个人对过去的怀念(谷小焦的童年)和未来的期待(陆鸣的成功)。

人物弧光,内心转折,道德前提在两位主角其他改变未来和过去的经历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爱情为他们改变自我提供了勇气。

影片没有大量借用穿越带来的时差大做文章,仅仅用开头几分钟的特殊时代场景,物品以及服装体现时代特征。

穿越的功能性被大大削弱,两人企图打时间差,用现在已经公布的彩票号码回到过去中百万的愿望在剧本中被“禁止”,过去和现在的自己也无法相见,会引发两个时空的不稳定震动。

影片的道德前提是,男人在过分追求权力和金钱的人生路程上会对爱情逐渐冷漠,用高度理性的方式对待他人,在选择中变得异常自私,只考虑利益得失。

为此,影片还设置了陆鸣的分身陆石屹,未来的陆鸣晋升地产大亨,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陆鸣和谷小焦一开始都为此开心不已。

可当谷小焦开始和陆石屹交往之后,发现本来同为一人的陆石屹和陆鸣其实完全不同,在以不干净的手段变成地产大亨后,陆鸣获得惊人的财富,但却丢失了爱情的,甚至被金钱扭曲了人性。

在陆鸣和陆石屹的大量不同中,剧情走到了逼迫男女主角做出选择的时刻,这时,陆鸣代表了过去的美好和单纯,陆石屹成为了恶的表征,而谷小焦做出的选择将会抖落影片的主题,完成叙事和道德前提的缝合。

片尾,《超时空同居》致敬了影片《甜蜜蜜》的结尾,两位主角在飘荡着萨克斯出吹的邓丽君曲调中重逢。

超时空让他们提前看到了对方的过去和未来,通过一场冒险经历,他们抵御了的,选择了爱情。

《超时空同居》用时空穿越压缩了成长的苦痛,男女主角不需要以陪伴的方式看着爱情慢慢开花,而且还得知了提前得知了结果,而长久的陪伴以及对未来的不可知是消磨爱情的杀器。

男人有钱会变坏,女人有钱后才会懂得真爱更可贵,过去和曾经总是单纯,值得怀念的,未来总是因为种种变化而面目可憎。

影片用时空梗制造了明显可以对比的男性主角,却没有在女主角谷小焦的身份焦虑上下功夫,这出爱情小品因此少了一点深度,显得略为平庸,它依然是在现世社会既定价值认同中的再次“证明”,而没有对爱情在遭遇金钱时如何做出选择时的内心转变提供其他路径。

幸好,雷佳音和佟丽娅的明星魅力大大提高了影片的成色,野起来的佟丽娅与萌柔的雷佳音制造出了全新的情侣形象,在真爱的召唤下,其他一切不足都值得原谅。

加上剧本巧妙的利用了人们对于过去的怀念,以及对未来的期许和警惕,同时引发念旧和焦虑,为观众带来了落差合适的情绪抖动,最后的俏皮情话又让情感柔软落地,所以《超时空同居》用舒服的方式,戳中人们对于爱情和自我的美好认同,由此获得了票房的不俗回报。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