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篇文章我已经拖了快一个月了,每天循环的步骤就是写了删,删了又写。最多一次删了近千字,总感觉不是自己想要的,索性彻底全部抛开,重新开始吧。

因为我本来就不爱看爱情电影,我总感觉它们有的过于悲伤,有的又太过唯美,总觉得不是生活。很多都有点无病的味道。因为情情爱爱搞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在我看来是有点玄幻的。

之前看过的爱情片也是让我一雷再雷,里面主角总带着点天之骄子,没事找事的味道。所以它在我的收藏夹落灰了很久。

《莫娣》这部电影拍摄于2015年9月21日 – 2015年10月31日,上映时间是2016年9月2日,影片全长150min,是由艾斯林·沃尔什执导,莎莉·霍金斯主演的爱情传记电影。

这部电影是美的,它的每一帧电影场景都像是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油画:淡雅、恬静、舒适。它总能让你想起在一个夏天充满阳光的午后,阳光透过树影落下点点斑驳,微风缓缓荡起,飘来一阵蝉鸣。

影片的开头,在柔美的音乐中,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女人,用自己发颤的手腕夹住画笔在墙上作画,这就是莫娣。她用最亮眼的绿和最鲜艳的红慢慢地在墙上摩挲着。随着镜头的特写,你可以看到她残疾变形的手指和苍老的容颜。可她尽管已经虚弱到气喘吁吁,还是没有放下画笔,还是一笔一笔地画着。

还是莫娣,她趴在花园的围栏上,嘴里叼着一支烟正准备点燃。那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干瘦,苍白,且充满了忧郁。

她百无聊赖的叼着烟,偷听着屋子里她哥哥和姨妈的谈话。因为她患有严重的关节炎,生活不能自理,所以现在寄居在姨妈家。

莫娣不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也受够了姨妈的颐指气使。她希望他哥哥可以带她回家。可没想到,他的哥哥已经卖掉了房子,清空了她的房间,并把她后半生都安排在了姨妈家。

看着哥哥渐行渐远的身影,莫娣提着东西站在门口,充满了被抛弃的绝望。此时镜头从莫娣的身后进行拍摄,此时莫娣和哥哥一大一小,一虚一实,一动一静,更能体现莫娣的无助和绝望。

然后她在商店里遇到了埃弗雷特.刘易斯——一个脾气粗暴,不修边幅的商人。他需要一个帮他做家务做饭的女佣,莫娣就去应聘了。

在莫娣去刘易斯家的这个场景,运用了远景景别,场面很广阔,莫娣缩成了一个点,缓缓向前走着。侧面表现出莫娣走了很远的路。

刘易斯刚和莫娣遇见的时候,镜头里的刘易斯总是比莫娣高一些,体现出莫娣对于这个男人的自卑和畏惧。

因为刘易斯不善言辞,他们之间的对话就是莫娣猜,埃弗雷特做。猜对了刘易斯就默不作声,猜错了他就暴跳如雷。

他不让莫娣乱翻他的东西,不让莫娣用他椅子,因为莫娣和他自己的朋友说话不听自己的指挥而打了莫娣一巴掌。他告诉莫娣这个家的排序是他、狗、鸡,最后才是莫娣……

莫娣就待在小木屋里体会着这个世界,她不停地画画。渐渐地,小屋变了,不再死气沉沉,刘易斯也变了,不再暴跳如雷。她和刘易斯之间也多了暧昧的情愫。

莫娣越来越多,她也越来越出名,之前女主内,男主外的形式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刘易斯包揽了越来越多的家务活,只为让莫娣安心画画。

可是爱并没有产生奇迹,莫娣因为风湿病和肺气肿住院的,她被疾病折磨的脆弱不堪,最后还是离开了刘易斯。

生理:莫娣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她的腿也因为这个变得一瘸一拐,她长得也不漂亮,面容苍白,身材干瘪。而且她嗜烟酗酒,得了肺气肿。

心理:她的家人觉得她是累赘,哥哥把她丢到姨妈家,姨妈对她也算颐指气使,她之前生下的女儿也被她哥哥给卖了。

我以为人的一生可以囊括这几个阶段:善,知善,恶,知恶,择善或择恶。就是说一个人刚生下来的时候,她接触了善,然后她懂得了善,慢慢的,她又接触了恶,她也懂得了恶,最后就是他自己的选择。

她毫不吝啬的赞美一切她觉得好的事物,她看到路上的一匹拉货的马,她说,“你真美!”。她看见刘易斯阴沉破旧的房子,她惊奇道:“所以…这些都是你的吗?……这栋房子……真棒!”当她察觉到刘易斯的孤僻时,她说,“要是有个人陪着你就好了……你一个人收拾的话一定很累吧?”面对上门来兴师问罪的顾客,她也能真诚的夸她的鞋子很漂亮。

在莫娣的眼中,鸡是快乐的,一年四季里漂亮的事物也都能组合到一起。她知道世界多烦恼,可她选择了不去烦恼。这就是她的境界,这又是多少人做不到的?

其实刚开始刘易斯是看不起莫娣的,莫娣第一次去小木屋,刘易斯说,“我要找的是一个女人。”。后来他让莫娣滚出他的屋子,拖欠莫娣的工资,甚至动手打莫娣。

当她主动的要工资的时候,是刘易斯第一次正眼看她。在刘易斯打了她之后,莫娣明确的告诉他,自己是会离开的,这让刘易斯意识到她是个有思想,有意识的独立的人。再后来,当刘易斯情不自禁时,莫娣坚持要结婚,这也使刘易斯开始重视了这段感情。

我一直相信好的爱情会让人拥有爱和被爱的能力,足以抚平他内心的伤痕。而莫娣确实有拯救别人的能力。

刘易斯把自己和莫娣比作两只落单的袜子,他自己是拉长变形了的那只,即执拗又深沉,可在他的眼里,莫娣是宝蓝色的、金丝雀般的华美的一只。

在遇见莫娣之前,刘易斯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商人,衣衫褴褛不修边幅,性格冷硬孤僻,不善常与人交流。养了几条狗,几只鸡,独自一人生活在远离小镇的木屋里。

他也不识字,唯一认识的就是他的姓——刘易斯。尽管他做着三份工作——卖鱼、卖柴、孤儿院上班,他还是很贫穷。

他虽然是一个成年人,可他心里却住着一个孩子,因为从来没有人教他该怎样长大。他一个人生活在小屋里,莫娣的出现,让埃弗雷特一直生存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墙壁上开始出现了美丽的画作,炉子上炖了各种食物,自己的床上也多了一个女人……

这些都他感到新奇又恐慌。他害怕莫娣的出现只是一瞬,他害怕失去,所以一发脾气就让莫娣滚蛋。他把小屋当作自己的所有物,他拥有的东西太少了,所以每一样东西都弥足珍贵,别人的一个动作就让他感到无比惊慌。

这是刘易斯人格上的一种缺陷,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导致内心世界极度贫乏,他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去交流,去表达自己的想法。于是当别人不懂自己的时候,他就会以发脾气的方式宣泄,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把自己的诉求吼出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埃弗雷特患有严重的缺爱综合症:不懂温柔,不解人意,不拘小节,习惯粗暴,泼辣争取,坚硬不服输,这些都是缺爱综合症的表现。

毛姆说:“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

她让生性冷硬孤僻的刘易斯变得柔软,他学会了送花,在莫娣被蚊子打扰的不能专心画画时,默默搬来了纱门装上,不爱干家务活的他渐渐包揽了所有家务,只为让莫娣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豆瓣9.1的《莫娣》它凭什么?就凭它出众的影片质量,不落俗套的情节设定,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还有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