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1991年通过专辑《理性与感性 作品音乐会》发行的《漂洋过海来看你》,是李宗盛写给歌手娃娃(金智娟)的歌曲,这首歌背后的故事,是娃娃迷恋上了内地黑龙江诗人阿橹。

阿橹英俊的外形和过人的才华,令娃娃陷入苦恋之中,娃娃不惜自台北飞往北京,只为见阿橹一面,「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娃娃在录制这首歌时,一度哭到录不下去,但最后,阿橹却因恐怖的杀人罪而断送了自己的人生。

如今,20世纪末的又一首名曲,被拍成了同名爱情电影,这首歌,就是著名歌手齐秦于1987年2月推出的

恬淡而感伤的旋律,清晰而深情的填词,温柔而惆怅的嗓音,《大约在冬季》一经面世,便立即席卷两岸三地,成为华语世界的音乐经典之一,并曾多次入选华语金曲、中文金曲等榜单。

这首金曲,齐秦仅用15分钟即创作完成,依凭的,正是他心中难以抑压的眷眷深情——80年代,齐秦与王祖贤因共同主演新亚影片公司爱情片《芳草碧连天》结识并迅速相恋,然而事业令两人不得不分居台港两地,难耐的思念之情最终令齐秦写出了这首《大约在冬季》。

近年来,世界影坛掀起了一股90后新导演浪潮,以加拿大的泽维尔·多兰领军,俄罗斯的康捷米尔·巴拉戈夫、西班牙的爱德华多·卡萨诺瓦、比利时的卢卡斯·德霍特等,纷纷展现出过人的艺术电影才华,这股浪潮也刮到了中国,所谓的「杭州新浪潮」、「东北新浪潮」等,都在回应这股青年导演风,但像王维明这样

新世纪之初,饶雪漫以亲近女孩、感知青春少女生命疼痛的细腻文风,迅速获得大批少女读者,其作品则屡次登上两岸三地畅销书排行榜。

难得的是,饶雪漫在书写少女情事的过程中,并不满足于人生特定时段的感悟,而是在作品中引入更深刻、永恒的情感真谛,这使她的作品在贴心的同时,亦不乏一丝关于生命的温度和深度。这样的创作风格,也被她带入了电影《大约在冬季》中。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这部影片中拥有自己的位置,「大约在冬季」的故事里,他们都是情感的参与者,而非旁观者。

《大约在冬季》并非一部纸片一般单薄的爱情电影,导演在片中通过一些隐藏或转瞬即逝的细节,为这个爱情故事注入了某种文化底蕴。

1991,2019,时隔28年,齐秦分别在北京举办了两场演唱会,可以想见,在这两场演唱会之间,北京和台北地理、人文的变化之巨,

上世纪九十年代,摄影师齐啸和北师大才女安然都是年轻的,人生都充满活力,然而在今天的观众看来,他们所身处的那个时代却已经远去、变老了,如同夕阳中发黄卷边的书页,导演王维明

新世纪的齐啸和安然,人已不再年轻,但这个时代却是全新的,王维明又通过一种精致、清晰、偏白、偏亮的影像风格,呈现出了当下这个时代的美丽,而那些老北京的院落、古旧家具、狭窄却涌动着时代热情的街道,都在与当下时代的区分中,令人倍觉珍惜、留恋。

。片中有一个场景,齐啸和安然久别重逢,相约在一家酒馆小酌,此时,酒馆黯淡迷离的氛围中,一名歌手在轻轻弹唱。

这四韵入诗,诉尽海峡相隔所带来的乡愁之痛,其沉郁、悲情、眷恋的心思,丝毫不输先生另一首名作《乡愁》。

爱情本身对于电影文本而言,往往单薄,但若能在爱情中穿入时代的体征和影响,这份爱情便丰满、立体、深刻起来了。

在时代更迭中谈情寻爱,最经典的华语片,莫过于1997年陈可辛导演、岸西编剧、黎明张曼玉主演的《甜蜜蜜》,而在《大约在冬季》里,恰好对1997这个特殊的回归之年有一种观照——观众可以看见片中闪过一条庆祝回归的横幅,这,恰好

而齐秦在片中的角色,其实也不只「歌手」这么单薄,了解过歌曲创作背景,才会理解,齐秦既是在为天下有情人「服务」,同时,他也是在怀缅自己的爱情往事。

相貌英俊的霍建华在过往的影视作品中,多以偶像、男神的形象出现,此次,他却收起自己外形上的优势,认真地诠释了一位被命运不断驱使而无法追求真爱的男人。

黯然的表情、素朴的着装,依然无法掩饰其灵魂深处对最纯挚爱情的渴望,这并非不少观众所诟病的「油腻」,而是对生活本身的一种还原,因为生活本就充斥着柴米油盐生老病死,谁都无法逃脱,谁也不能在生活巨大的能量场域中保持永恒的男神魅力。

而与霍建华演对手戏的马思纯,其实也遭遇了一些质疑,部分观众认为她并未发挥出自己的影后实力,其实不然。

一个演员会在一部电影中呈现出怎样的风格、状态,取决于这部影片的题材与风格,马思纯在这样一部爱情片中,其实很好地完成了自己对角色的诠释,安然的羞涩、热烈、执着、决绝、心死、宁静,如此之多的人物层次,都被马思纯精准地予以诠释,她是绝对不辱自己的影后之名的。

《大约在冬季》,大约曾爱过,大约……想要一起生活,大约曾热烈,也大约曾冷却,大约放弃了也大约在坚持……这种种关于爱情和人生的「大约」,在这部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