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薛是个连环杀手,但后来得了老年痴呆,金盆洗手不干了,今天他在陪女儿看电视的时候,新闻上说小镇出了起连环命案,他慌了,吓得转身就跑,老薛想,这个杀人犯不会就是我把。

这件事要从40年前说起,当时老薛还是小薛的时候,他有个老爸,动不动就喝酒家暴,有一天,小薛实在受不了了,就把他爸给做了,然后他就特别害怕,蹲在家里瑟瑟发抖,但过了好几天,都没来抓他,反而他家里的情况便来越来越好了,然后他就想通了,反正也抓不到,以后就多杀几个也无所谓呗。

于是他就化身为正义的使者,又杀了很多人渣,比如同样家暴的鱼店老板,不爱狗的拜金女人,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逼死人的高利贷,总之,那些看不顺眼的人渣,他见一个就杀一个,长大后,老薛找到一片竹林,把这些人的尸体都埋在这里了,他并没有什么负罪感,因为他觉得杀死一个人等于是救了更多的人。

然后就是20年前了,那是老薛杀死的最后一个人,时间隔了太久,他甚至已经忘了,但是杀的是谁了,只记得那天回家半路翻车,脑子就有点不好使了,所以他就不敢再杀人了,你说万一杀着杀着突然失忆了,那不就悲剧了,所以老薛决定做一个安静的兽医,但岁数大了之后,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了,比如给猫打针的时候刚打完就忘了,又补了一针,然后猫就死了。

他做了两个准备,首先把以前发生的事都写在电脑里,另外把现在每天发生的事,记在录音笔里,反复听,反复看,这样就万无一失了,为了恢复训练,他还报了个课外班,结果因为长得太帅,被一位大妈看上了,甩都甩不掉,下课老薛开车回家,半路他不小心追尾了一辆车,下车一看,对方后备箱有一个袋子,并且流了很多血,凭借多年杀人的经验,老薛一眼就看出来,对方这是刚杀完人准备处理尸体,老薛想,这个人不会就是最近电视上那个连环杀人犯吧,一边想他一边用手绢沾了点血,想检验一下。

但这时,车主小盖下来了,他看老薛表情,好像不太对,于是就跟他解释,我刚才只是不小心撞了一头鹿,另外这车买了保险,我也不用赔,你走就得了,但老薛说他没买保险,于是要了个电话,就走了,等到回家一看,果然,那是人血,老薛赶紧跑去报警,准备揭发这个杀人凶手,但很不巧的是,小盖正是,而且又很人畜无害的表情,他同事当然不信了,就让老薛走了。

但老薛却不依不饶决定调查到底,他是一个老杀手了,他在想如果是自己杀人的话,会把尸体藏在那里,可能是水库,调查之下,还真有,于是他匿名又举报了一次,但小盖也不傻,一猜就知道是他举报的,这回,他有点不高兴了,小盖以高富帅的身份搭讪了他女儿,并且开始和她交往,而老薛对此一无所知,他的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了,女儿回家他不认识女儿,反而想把她掐死,老薛的记忆越来越混乱了,杀人的习惯却越来越清晰,有时候他甚至会想,那天撞车会不会是自己记错了,是自己杀的人,他迟疑了,慢慢开始接受女儿,跟对方交往,也许该死的人是自己才对。

又过了几天,老薛翻出一只录音笔,听了几声之后,他终于想起来了,女儿有危险,他赶紧开车找女儿,但就在进去影厅的时候,他失忆了,直到女儿回家,才想起小盖的身份,于是第二天,他趁自己清醒再次找到小盖,给他说,我知道你是凶手,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也不一般吧,你要是再敢纠缠我的女儿,我就整死你,回家之后,老薛把女儿锁起来了,给她说一周之内不准出门,同时,自己也开始做恢复训练,他准备杀了小盖,但是训练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机能不行了,身体老了,想来想去,他决定用针搞定小盖。

于是他准备好一切,摸清小盖的作息时间,等他睡着就可以开始行动了,但这时,他又犯病了,并且失忆了很久,再次清醒时,他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小盖摇身一变成了他女婿,今天过来见家长,老薛什么都记不住了,特别高兴地陪着喝了顿酒,送走小盖之后,他才记起一切,老薛对女儿破口大骂,我不是说了让你一周别见他吗?女儿却告诉他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而且还是他让小盖过来的,他有注意到女儿脖子上有红手印,想知道是不是小盖做的,结果女儿给他说,是他犯病的时候掐的,最近老薛的行为是越来越古怪了,女儿终于受不了,决定离开一段时间。

老薛又在想,难道还真是我记错了,老薛又开始记不清了,晚上他在睡觉,睡醒的时候发现被人绑起来了,而凶手坐在对面,那人正是小盖,原来,他早就发现老薛喜欢在电脑里写日记,根据这些信息,他把所以证物都换了一遍,并且将自己的杀人罪行全被改写到老薛的日记里了,所以现在只要他再犯病,这些罪名老薛自己就信了,于是小盖拿起老薛准备的药,一针便扎了下去,老薛开始意识模糊。

半梦半醒,睁开眼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一切正常,醒在家中的客厅,他甚至不确定刚才发生的事是不是因为老年痴呆犯病了,老薛害怕了,他赶紧叫醒女儿,让她去姑妈的修道院住几天,而老薛自己则是带上一副胶皮手套,准备做最后一件事,在自己犯病之前,跟小盖同归于尽,老薛跟踪对方一路来到郊区,那是一间小破屋,他看见满屋鲜血和一台录像机,里面的内容是小盖杀掉大妈的录像,这个大妈就是当时上课外班一直追自己的人,他把这条最新证据拿给看了,但却一脸尴尬,现在这种情况好像看起来你才是杀人犯啊。

是这样的,小盖说他接到情报,老薛就是连环杀手,前两天他刚跟大妈打过电话,小屋里也都是他的指纹,而且老薛之前还去过河边,据说他还有个秘密竹林,藏的全是被害人的尸体,这些都是女儿跟她说的,他现在吧一切罪行都推到老薛身上,小盖成功了,小盖接着说,女儿呐,他也被你绑架了吧,快把人交出来,老薛真是太气了,他特别生气的大喊,我怎么可能绑架自己的女儿,她藏在她姑妈那里,但小盖却给他说,姑妈早已经死了,果然,老薛一看电话,查无此人,又来到修道院的地址,一片荒地,他这才想起来她姐早就已经了,而且受到刺激之后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二十年前,他杀的最后一个人其实就是他老婆,当年他老婆出轨,老薛一气之下把两个人都杀了,回家之后他也想杀女儿,结果以为半路出了车祸,他把脑袋撞坏了,所以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原来如此,看来一切还真是自己做的,也包括最近的连环谋杀,老薛准备好药,拿起一根针管插到自己脖子里,准备,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录音笔响了,那个人的声音好像是小盖,小盖无意间承认自己杀人不小心被录音笔录了下来,老薛满脸震惊,他赶紧冲出门,想去找女儿,记得那天,是送女儿上了一辆出租车,老薛想起来了,原来那天记忆错乱,他把小盖的车当成出租车了。

老薛抄起电话打给,并播放了小盖的认罪录音,终于信了,他暗自跟踪小盖,来到一间小木屋,女儿果然在这里,但这个脑子不太好使,他不是先叫队友,而是先给老薛打了个电话,自信的点起一支烟,但却没注意小盖就在他背后,然后就被勒死了,小盖终于露出真面目,他跟女儿说自己的童年也很惨,当年他爸家暴打他妈,他就想杀了他爸,但他妈却在背后给小盖脑袋来了一熨斗,就这样,小盖认为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所以才有了最近连环谋杀,专杀女人,现在就等老薛来了。

结果老薛这老年痴呆,一进小木屋又犯病了,小盖用一条围巾将他死死勒住,还好他兜里有枪,挣脱之后,两人开始肉搏,老薛毕竟岁数大了,挨了一顿毒打,还好最后他摸到一只小叉子,把小盖一下一下差死了,姗姗来迟,把他们都带走了,因为老薛得了老年痴呆没法定罪,他要被送到养老院了,现在他活着的唯一希望,就是盼着女儿来看他,女儿帮他剪了头,换了鞋,老薛准备做最后的了结,他再次拿起针管插到脖子上,然后又犯病了,他看见自己出现在一片雪地,他看见怀表中出现一张照片,竟然是小盖,他看见隧道尽头有个人,凶手还活着,他默默的说了一句,我是不是又记错了,至此,电影结束。

《杀人者的记忆法》有两个版本,我们来讨论一下电影结尾什么意思呢?说法有很多,我个人是这么理解的,其实小盖就是老薛,或者说是他的另一个人格,老薛小时候受不了家暴杀了父亲,被他妈一熨斗打坏了脑子,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有点痴呆,没过几天他又杀了他妈,他姐实在受不了,也了,但这个结果老薛不太能接受,所以只记得自己杀了老爸。

后来,他又杀了更多人,而且没有翻过病,直到老婆出轨的时候,老薛脑子又受伤了,所以就又开始犯病了,于是他就金盆洗手了,过了很多年,但岁数大了之后,这个病引起了老年痴呆,而且越来越严重,杀人的本能又开始支配他,这次他想起了当年的妈妈,然后就开始杀女人,恰好这个时候出来一个小盖,于是他便把所有的罪行都幻想到小身上,其实,始终就只有他自己,这一切都是一个老人的回忆录,而这个老人偏偏又得了老年痴呆,一切都不可信,所以结尾才会看到小盖没死,因为他这个人格始终藏在老薛的回忆里,这只是我个人理解,这个结局你想怎么解释都行,还是比较开放的,这也是导演的高明之处,如果大家有什么不一样的结尾可以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哦。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