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世界公认的电影大师,尤其擅长拍惊悚悬疑片。在长达六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他总共创作了超过五十部电影。

年轻的马里恩·克兰在Phoenix工作,深受老板洛厄里信任。男友萨姆·卢米斯在Fairvale经营一家五金店,因要替亡父还债又要支付前妻赡养费而无力再婚,只能借出差的机会偶尔来与马里恩幽会。

马里恩对此感到不满,于是在周五下午趁机携四万美元驾车潜逃。可是马里恩的潜逃之路并不顺利:先是在出城的时候被洛厄里目击,周六一大早又被怀疑。花了七百美元以旧车换新车之后,马里恩继续忐忑地行驶。

入夜后,天降大雨,视线模糊,无法行驶,马里恩只得将车泊入路边的贝茨汽车旅馆投宿。老板诺尔曼十分友善,试图邀请马里恩到家里共进晚餐,可惜被凶恶的母亲粗暴阻止,只得将晚餐端至旅馆客厅。马里恩在客厅一边进餐一边与诺尔曼交谈,终于决定周日返回Phoenix。用餐完毕,马里恩回房沐浴。这时,一个老妇的身影…

汤尼和玛戈是貌合神离的一对夫妻。汤尼常常为了他的事业和爱好,把娇妻忘在一边,二人感情亮出红灯。而生活寂寥的玛戈和作家马克不可避免的擦出爱之火花,他们约会、通信,不料竟被汤尼发现。

汤尼没有声张,只是写了一封匿名信给妻子以示警告。然而现在马克竟然造访家中,为了一雪耻辱,加之图谋得到妻子玛戈的丰厚财产,汤尼暗生毒计。 汤尼向旧时同学列斯开出了一千英镑的价钱,让其参与他布下的一整套严密杀人计划。

这套计划有设计精妙的凶手不在场证据,电话、钥匙,窗帘,统统成为这个阴谋的道具设置。然而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列斯不但得不到赏金,还要赔上自己的性命。而汤尼却也急中生了智……

退役警探约翰·弗格森的同学加文·埃尔斯特是造船商。他请求约翰跟踪自己的妻子,并称妻子经常被鬼魂附身。随后,约翰按照加文的指示,在厄尼餐厅见到了一位美丽的女人。

经过跟踪,约翰发现女人确有不同寻常的行为:开车出门,去花店买花,去墓园在卡洛塔·巴尔德斯的碑前驻足,去荣勋宫博物馆凝视卡洛塔画像,最后进入麦基屈克旅馆并出现在二楼的一扇窗前。约翰随即进入旅馆调查,发现女人登记名为卡洛塔·巴尔德斯,但其房中无人。

摄影师杰弗里斯因站在赛车道中间拍摄,断了左腿,只得在家静养七周。除了保险公司的斯特拉和女友丽莎·卡罗尔·弗里蒙特每日前来照料,百无聊赖的杰弗里斯只能在窗前闲看邻居们的日常生活以打发时间。

对面公寓的二楼住着人造珠宝推销员拉尔斯·托瓦尔德及妻子安娜,夫妻之间争吵不断。一个雨夜,杰弗里斯看到拉尔斯提着箱子外出数次。次日,杰弗里斯又看到拉尔斯用报纸包裹一把锯和一把刀。

杰弗里斯起了疑心,他怀疑拉尔斯杀害了安娜并分尸抛弃。然而,杰弗里斯并未目击案发过程,也未见到尸体。那么究竟如何呢?杰弗里斯的推测只是他的臆想吗?为了证实他的推测,杰弗里斯要如何寻找证据呢?

精神病院的默奇逊院长即将退休,接手的是年轻有为的爱德华大夫。医院里年轻漂亮的女医生彼特森和他相爱,然而竟发现眼前的爱人不是爱德华大夫,而真实的爱德华的秘书,还前来指出这个冒牌人士是杀害爱德华的凶手。面对恋人扑朔迷离的身份,彼特森始终不相信他是杀人凶手,然而默奇逊院长却用精神分析法印证了“事实”。更为棘手的是,这个假爱德华也相信自己有罪,他甚至连自己是谁,经历过的事情也不知道。彼特森对自己的判断非常坚持,她决定要帮他找出事件。在的追捕下,她带他逃到了心理分析教授的家中,展开了一联串精彩的心理分析过程,他童年的阴影和爱德华大夫被杀的渐渐浮出水面。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