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的第一要义是吓人,《怪奇宅》算是在近年恐怖片领域盛行的温情流、技术流中,寻回了这份“初衷”。

在第二篇《药剂师》里,药房上班的年轻女子善雅爱上了有妇之夫浩俊,而浩俊则是一个刚杀害了自己老婆和孩子的恶魔。

伴随神秘的音乐,浩俊在浴室中漫舞,并一直重复一句话,“亲爱的,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我正在这里洗澡哦。”

此时敲门声起,一看,浩俊却在门外,善雅急忙开门,让浩俊去浴室探看究竟,刚握住浴室门把手,提着斧头的浩俊却突然说,“我都说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洗澡”。

这种分身的吊诡设定,如同在一套公寓的空间限制中上演了科幻惊悚神作《彗星来的那一夜》的姊妹篇——《渣男来的那一夜》。

正所谓“念念不忘,终有回响”,时间久了,房子里竟有了真实女人出没的迹象,如堵住水槽的长发、握住水龙头开关的女人的手……

好友回来看见焕然一新的房间,勃然大怒,留学生这才发现房间的怪异之处,但已逃不掉被霉菌吞噬的厄运……

因其情节独立的同时又揭示了整栋公寓怪事频频的恐怖之源,所以被观众形容为为“万法归一”(可类比《停尸房收藏》最后单元故事)。

韩国男模盛骏饰演的漫画家智友,为挖掘更多公寓灵异素材,在管理员的指引下,进入整栋公寓最恐怖的1504室。

1504中没有住户,只有挂满房间的符纸和一个据说藏满财富的壁橱,而壁橱的钥匙,被放在一具铜铃尸的口中。

密闭的房间突然阴风阵阵,壁橱也在吱呀声中开启,智友身后,站起的铜铃尸张开了糜烂的嘴,夺舍开始,公寓的下一任管理员即将诞生。

楼上楼下的噪音、浴室里的幽影、被堵住甚至反向灌水的洗碗槽、过期发霉的食物、深夜的电梯、堆满杂物的公寓走廊……

这些,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借如此普通的事物设计难以被解释的灵异事件,难免令观众产生代入感。

一个最重要的证明是,影片始终贯穿着元素——这栋“怪奇宅”名为广林公寓,是片中广林教所建,控制整栋公寓的铜铃尸,则是广林教主的尸身。

近几年的韩国恐怖惊悚片,如张宰贤导演《娑婆诃》、金周焕导演《阴曹使者》、金洪宣导演《变身》等,无一不是题材,《怪奇宅》同样如是。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