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由擅长恐怖惊悚片的柯孟融(《绝命派对》)导演,以伪纪录的形式还原了一个家庭遭遇邪魔入侵后的惨剧,被宣传定位为“影史最恐怖电影”。

宣传当然需要噱头,但也不得不承认近年的恐怖片确实很吸引大家的关注,而今年更是一个惊喜(吓)之年。

在《咒》上映之后,《哭悲》预计在3月31日发行数字版(发行日期或延至4月),4月1日还有Selina任家萱主演的《头七》在地区上映。

《咒》的情境预告片在发布之初掀起了轩然大波:满口长牙、吞食玻璃、浑身写满符咒、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阳间声音的咒语……

最让人胆寒的是,影片居然改编自线年,台媒报道,生活在高雄的一家六口突然中邪。为了驱邪,他们采用了殴打烫伤、食用排泄物等方式。最后,大女儿被折磨致死,警方介入调查。精神科医生称,全家人都患有精神错乱症。

导演柯孟融从这一案件中得到灵感,萌生了拍摄《咒》的念头。他说,“这种不可也不该碰触的有毒气质,正是《咒》想呈现给观众的味道。”

从上映后的观众反馈来看,《咒》的部分剧情仍值得推敲,但是吓人程度满分。台北、新竹、台中三地的“同学壮胆场”,吸引了上千名学生集体观影。

感染者会变成暴徒,尽情释放心底的恶之,去实施他们能想到的最的想法。有人掠、有人女性、有人疯狂虐杀。

喜欢《哭悲》的观众认为,玩的就是心跳,看爽了就行了,别的不用多想。不喜欢的观众则认为,影片情节空洞,乱洒血浆引起了生理不适。

看《哭悲》的预告片,可以联想到2020年上映过的另一部丧尸恐怖片《逃出立法院》,但那部电影喜剧性更强,以丧尸来讽刺人性。

对于影片设定,导演解释说,“病毒令一切情绪得以释放,让内心的愤怒和不满,让人性恶以某种形式被激发出来,让他们觉得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目标所在。”

《头七》的故事就建立在这一背景上,讲述了离家多年的春华,因爷爷去世,带着女儿回老家参与“头七”的故事。

《头七》的宣传语就直接写出:“回家(祭祖)小心。看完预告,你还敢回家吗?”。这一宣传策略,将恐怖元素嫁接到了清明祭祖的事件中,从而让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恐惧。

如《古厝夜雨》《蓝桥月冷》《秋灯夜雨》《残灯幽灵三更天》等电影,都以《聊斋志异》作为灵感来源,讲述旧时代的女鬼故事。

上世纪十年代,跟风香港拍摄了一系列僵尸片,如《僵尸大闹西门町》、《哈哈小僵尸》、《僵尸训练营》等等,这些喜剧恐怖片流行一时,但艺术价值并不高。

前者指的是从日韩欧美恐怖片中吸取精髓,借鉴“鬼屋”“伪纪录”等模式。后者指的是在传统封建民俗中寻找素材,拼贴出落地感十足的恐怖桥段,探索出了一条新路。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