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去的暑期档可谓“静悄悄”,总票房比2019年同期减少六成,观影人次也减少了3亿。暑期档表现不佳,让行业对国庆档有了更多期待。目前,已经有11部电影定档国庆,既有《长津湖》《铁道英雄》《我和我的父辈》这样的、现实题材,也有《五个扑水的少年》《十年一品温如言》这类青春题材影片。此外,还有改编自郑渊洁作品的真人儿童电影《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以及《猪迪克之蓝海奇缘》《萌鸡小队:萌闯新世界》《老鹰抓小鸡》《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探探猫人鱼公主》等动画电影。

这两年,由于政策的调整以及市场环境的变化,、现实题材一直是电影市场的主流,鲜有恐怖片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高峰时期每年全国上映的恐怖片接近70部,2018年全年仍有26部国产恐怖片上映,从2019年开始,院线电影几乎再难见到恐怖片身影,恐怖题材的网络电影也急剧减少。曾经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恐怖片,好像一夜之间全消失了。

近年来,国产恐怖片发展势头愈发微弱,作为类型片中的刚需,它为什么突然沉寂?从院线消失后它去哪儿了?

中国内地恐怖片起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中国电影创作开始加速腾飞,在不同体裁中发展出丰富的个性。从1983年的《精变》开始,一批非常优秀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恐怖电影在八十年代扎堆涌现。在那个时代,这些影片成为了很多70、80甚至90后观众的童年阴影,给他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恐怖记忆。

这其中,1989年上映的《黑楼孤魂》被誉为国产恐怖片的“巅峰之作”,也创造了多个历史“第一”。该片是新中国第一部由内地拍摄的立体声恐怖片,也是中国实行影片审查制度后,第一部被认定为“儿童不宜”的电影。它曾掀起观影热潮,原本几毛钱一张的电影票,最高被炒到了6元钱一张,最终,这部投资仅70万的电影,创下了近400万元的盈利,在当年堪称票房神话。

据传言,该片在北京某剧院上映时,曾吓死了一位患有心脏病的观众,此后一直被禁映至今,没有人在大银幕上见过其原貌。如今能在网络上找到的88分钟版片源,是被删减了12分钟后的版本,至于删减了什么内容,一直没有定论。

八十年代涌起的这波恐怖片热潮昙花一现,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国产恐怖片并没有成为一种类型片,在市场中很快就销声匿迹了。随着80年代末“录像厅文化”的侵入再到1995年VCD的正式普及,中国内地的观众,开始越来越多地接触到中国港台和国外的恐怖电影。其实不光是恐怖片,90年代末期整个中国电影业无论是产量还是观影人数都跌到了历史最低谷,而国产恐怖片作为国产电影的一份子,经历了低谷期后元气大伤、逐渐没落。

2001年中国加入WTO,电影产业化改革兴起,内地恐怖片也开始重出江湖,经过几年的恢复与发展,恐怖片的商业化运作开始慢慢成熟。2011年,杨幂主演的《孤岛惊魂》以不到500万的成本收获8900万票房,让市场见识到恐怖片的商业价值。2014年,吴镇宇、林心如主演的《京城81号》,票房突破4亿,刷新了国产恐怖片最高票房等10项纪录,也正式开启了国产恐怖电影的春天。

此后,无数恐怖片前仆后继,从以往的每年三四部一跃至每年超过30部。“低成本高收益”的案例不断刺激着这个行业,投机者蜂拥而至,市场最热闹时,每个月都会有4至5部恐怖片在院线年网络电影诞生,不少在大银幕市场赚不到钱的恐怖片内容方转而扎入网生红海,线上线下的双向赋能进一步繁荣了恐怖片市场。

虽然没有明确的档期,但恐怖片的身影却无处不在,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不论大档小档,甚至不管有无档期,这类平均投资不过千万的恐怖片永远霸占着0.3%左右的市场份额,从2014—2018这五年的统计数据看,在中国内地电影全年总票房中,恐怖惊悚片的票房占比维持在7%上下,虽然体量不大但相对稳定,影响力也不容忽视。

从2019年开始,恐怖片数量锐减,影视寒冬的影响让投资恐怖片的资本愈来愈少。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21年只有4部国产恐怖片定档,重映的《最后一间房》总票房只有1035.8万,《错爱迷踪》总票房为528.2万,其余两部票房均在500万以下,这样的成绩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了。

短短几年,国产恐怖片从以小博大的高光时刻迅速沉寂,不仅数量锐减而且上映的也都扑得悄无声息,既没有票房,也没有口碑,更谈不上什么影响力,虽然每年还有零星几部上映,但基本上和彻底“消失”也没什么分别了。

恐怖片走入死胡同的核心原因,是商业模式与内容创作间存在的矛盾越来越大。市场的现状决定了国产恐怖片不可能走大投资大制作的模式,这些年在院线上映的清一色都是小成本影片,制作成本普遍在300万以下,其盈利模式均是“以小博大”,在上映前通过植入广告+发行广告回本,等上了电影院,卖出一张票就算赚钱。

目前的电影市场,其票房卖点无外乎明星或内容,好的内容、好的制作是爆款的基础,另外流量明星的加入对票房也有很强的号召力,对营销来说是如虎添翼。然而恐怖片的投资模式决定了无法靠明星或导演去吸引流量,在宣传上只能在满足制度的前提下尽量找一些边角料做宣传点,因此,恐怖片存在天然的营销缺口,要想出圈只能在内容上下功夫。

但是,大环境的限制又捆住了恐怖片的创作手脚,据业内人士透露,几乎70%的恐怖片都会卡在审查上,在“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框架下,夹杂凶杀、暴力、鬼怪、灵异的内容都无法过审,有过度惊吓恐怖的画面、台词、背景音乐及声音效果也必定会遭到删减。这样的审查要求,决定了很多题材无法触及,国产恐怖片只能在一个小圈内缩手缩脚创作,其内容的精彩程度是次要的,要想进入院线上映最核心的过审和避雷。

种种限制让国产恐怖片成为烂片的高发地,糟烂的剧情、尴尬的表演是标配,为了在安全前提下制造恐怖效果,很多恐怖片只能靠低劣的音效和一惊一乍的镜头切换故弄玄虚,最后的结局也基本只能用心理疾病、复仇装鬼、梦游杀人这些来圆场,整个故事不仅幼稚而且漏洞百出。

比起其他类型片,营销天然薄弱的恐怖片更依赖内容去打口碑,但恐怖片又比其他类型片受到更多限制,在内容创作上戴着镣铐跳舞,这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对于这一题材,国内的影视工作者可谓“又爱又恨”,“爱”是因为确实有一部分观众爱看,而且小成本电影排好了也能赚大钱。“恨”则是很多内容拍不了,在创作和创意上被束缚住了手脚。

2014年《京城81号》成功之后,国产恐怖片现有佳作诞生,无论是《京城81号》的续作,还是有情怀加成的《张震讲故事》系列,无一例外全都扑街,质量不佳让观众逐渐对国产恐怖片产生了抵触心理,进而让新片的票房越来越差,票房不给力加上过审难度大让片方对恐怖片投资越来越谨慎,恶性循环下,制作方纷纷逃离恐怖片市场。

目前,中国正在重点整治娱乐圈和“饭圈”的畸形文化,在影视内容创作上也鼓励有家国情怀和正向能量的主旋律题材和现实题材,打造健康向上的行业风气,在这种背景下,恐怖题材显得更加不合时宜,必然会越来越没落。

在种种限制之下,国产恐怖片的风险与收益越来越不成正比,可供盈利的空间实在太小了,如果电影人冒着赔数千万的风险仍然义无反顾投身这一题材,只是为了赢得观众的赞誉,那真心是赛过雷锋了。不过,观众对这一题材的需求始终存在,当院线电影的商业运作模式难以为继时,恐怖题材近两年开始转战短视频平台。

当然,在短视频平台越来越注重价值导向,对内容管理也日益严格规范的当下,恐怖题材也属于高危内容,很容易被限流,目前短视频平台的恐怖题材更偏重“微恐怖”,以悬疑和搞笑为主基调,同样规避了很多敏感内容,虽然在很多恐怖片爱好者看来不够硬核,但毕竟给这一题材提供了一个临时避风港。

比较知名的恐怖短片创作者“笑匠俗哥团队”目前在快手和抖音的粉丝分别超过875w和256w,该团队在成立之初并没有选择恐怖、惊悚方向,而是主打搞笑情景剧,但由于同质化竞争激烈,其内容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直到转型恐怖悬疑赛道后才受到粉丝热捧。去年,该团队出品的悬疑短剧《石盘村诡事》在快手小剧场上线,采用首集尝鲜、剩余部分1元一集的收费方式,有不少粉丝付费收看,愿意为内容买单。

以“笑匠俗哥团队”为代表,目前短视频平台知名的恐怖题材创作者多数都凭借轻恐怖元素突围,将恐怖、悬疑、推理、爱情、社会等元素混杂在一起,弱化敏感的部分,对于恐怖元素的运用十分小心,绝不出现张力过大的镜头,惊悚点会以彩蛋形式藏在角落。

更多的恐怖短片则是借助了悬疑和惊悚的氛围,以此来吸引用户点击,但内容最终落脚在轻松搞笑或者具有普世价值的安全范围内,虽然有点虎头蛇尾让一开始追进来的用户大呼“上当”,但毕竟在各种限制中为恐怖短片探索出了一种全新的创作方向,并随之衍生出了新的形式和面貌。

投资4000万却拿下4.1亿票房,《京城81号》这一纪录至今没有国产恐怖片能够接近、遑论打破,而从现状来看,这一数字可能将永远成为无法逾越的神话了。在豆瓣某小组,用户提问“你看过最恐怖的国产恐怖片是什么?”随后有网友回复:“最恐怖的是没有国产恐怖片”。在国产院线恐怖片越发青黄不接的当下,靠着短视频“隔靴搔痒”,对很多资深爱好者而言,更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