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所有最早最经典的恐怖片都在这个套路里来回打转。《惊魂记》就像一个万花筒,不管是什么剧情,都可以抛过去。

无论是院线还是网络电影,毒品致幻剂一直是很多国产恐怖片的主要诱因。在大多数带有奇幻元素的恐怖电影中,药物(包括动物毒液、蘑菇、特殊植物或气味等。)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很多国产恐怖片,你看了才发现,在他心目中,是主角在为自己演戏。在各种各样的故事之后,导演会把这90分钟归结为一个无聊的意X。

所以最近几年,我们已经看到几部惊悚片在互联网上上映,在创作“尺度”上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取得了和院线电影一样的关注。

而它的片尾曲《眉宇带霜》一夜之间成为短视频平台的爆款。甚至方文山也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主页上发布了一个号召。

n以这一标准来看,国外的恐怖电影,靠的是编剧丰富的想象力和大开的脑洞。严格来说,这类风格电影不能真正称之为“恐怖”,而是奇幻电影的一个分支。但我们国家不同。

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五十六个民族的多样民间风俗,如果要拍恐怖片,不知道有多少天然的素材和拿来就能用的元素。

比如中国很多农村都有“唱戏驱邪”一说,所谓“鼓乐声响神灵赐下平安福,太平戏起天仙送来吉祥年”。

偏偏,许多戏班子在开班或唱大戏前,都有个“破台”的仪式。班主会主动到当地阴气最盛的地方去,唱戏驱邪,趋吉避凶。

观众和戏之间没有任何互动,再加上舞台上还有个扭断鸡脖子的情节(一般这种残忍的杀鸡方法,都是祭祀辟邪之用)。

除此之外,既然涉及到殡葬,我国农村里流行的殡葬道具自然少不了,《黄庙村·地宫美人》可谓把一种道具用到了极致:纸人。

能将各种民俗元素运用至此,为电影的恐怖惊悚效果服务,从这些来看,《黄庙村·地宫美人》在惊悚氛围的表达上,还是花了不少心思。

不仅晚上常常听到三姨太唱戏(她生前就是唱戏的名角),镇子上的女人也几乎丢光了,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传说中被“灭门”的三姨太,虽然是整件事情的核心人物,但她与自己一家被杀十几口人的尸体,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

向上一路窥探到男权霸凌和女性权利奋进的核心,试图看清贯穿整个社会甚至整个历史里关于女权的症结。

牺牲固然是不可取的方式,但也是最伟大最勇敢的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她似乎在向世人昭示公理,同时刺痛世俗。

这所谓的“鬼”,有时候是伦理纲常,有时候是三从四德,有时候是封建迷信。但比起人之恶,它们的恶要单纯得多。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