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纸人》和《乱葬岗》的设定只是在明台上,那么唱戏驱邪的场景就挖掘出了观众真正恐惧的东西。

一个娃娃和别人的相似度越高,人们就会越喜欢它。但当相似度接近100%时,这种好感度就会瞬间跌到谷底。哪怕和正常人有一点点差别,都会觉得特别扎眼,就像面对行尸走肉一样。

按照正常逻辑,观众会以破案人的视角,比如,通过蛛丝马迹查到林玉蝶身上,最后解开事情的全貌。

大帅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与其说是导演有意凸显他的霸道和权势,不如说除了几个主线人物,其他人的时间都是静止的,忍受能力也是无限大。

如果代入感不足和经不起推敲都还停留在小问题上,那么后期从“恐怖片”转为“爱情片”就成了致命伤。

观众看这部电影是奔着“恐怖”“惊悚”来的,可这些元素只存在于前三十分钟,后一个小时全都是用来填坑和讲故事。

不但保留住了恐怖气氛,在最后谜底揭开时还用人心险恶做了进一步升华,让人感到恰到好处,意犹未尽。

除了上述问题,《黄庙村·地宫美人》还有一个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方——时不时放点煽情音乐,还是带词的。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