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夜孔雀》时,我完全沉迷于刘亦菲中的美貌,而忽略了故事情节,因为,我又看了一遍这部电影,我发现,由文艺片的文艺特色塑造的“登峰造极”情节,即使在刘亦菲美貌的影响下,也没有影响到我的吐槽灵魂熊熊。

大多数人第一次看《夜孔雀》时会感到困惑,因为他不是正儿八经直接描述的情节,场景是成都和巴黎,过去和未来相互渗透,很容易让人迷惑,为了了解整部电影有多神奇,我们用正常的方式来解读剧情,刘亦菲饰演法国华裔留学生盛爱莎在成都中遇到了黎明饰演的马荣,而马荣是切巴大师和丝绸研究者。

文艺片的特点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艾尔莎开始好奇地马荣和千叶一起为蚕蛹演奏音乐,然后她去找同样的乐器,结果,她被马荣拒绝,因为千叶不是普通做的,受教育后,艾尔莎到古庙找到“绝世秘籍”,在Elsa得到“秘籍”之后,她跟随跑去和马荣来普及科学,臭烘烘的香椿树上的蚕可以杀死而不杀死蛹,而且,这种蚕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蛾,也叫夜孔雀。

当马荣第一次送艾尔莎回学校时,他们的关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因为他们的儿子马小林和艾尔莎在同一所学校,所以马荣被送到附近,让埃尔莎自己回去,在那之前,马小林已经上线了,和艾尔莎在一起很开心,没有任何接近艾尔莎的迹象,他们不愧为父子,两人审美观相同。

后来,有一天马荣和艾尔莎发现了那棵臭烘烘的香椿树,当时,大气刚刚好,马荣亲吻树上的艾尔莎,两人坠入爱河,并且马荣把艾尔莎的脚踝链取下来,戴在他的脚踝上,这预示着未来的悲剧。

马小林是四川剧院的学生,一天,他的父亲马荣正在台下看一出戏,他的眼睛很强壮,他看到他父亲的脚踝上有艾尔莎的脚踝,他对脚踝很熟悉,因为他以前曾多次为埃尔莎修脚,他慌乱了,他跟着父亲马荣,看到了马荣和艾尔莎恩爱程的经历,当场疯了。

马荣不知道这件事,当她的儿子向自己坦白他找到了心爱的人时,她对喜悦上瘾了,最后,艾尔莎可以不用顾忌就把她送到学校,结果,他们遇到了马小林疯狂的场景,艾尔莎的小白兔被马小林杀死,鲜血淋漓躺在过道上,这让埃尔莎尖叫起来,艾尔莎和马荣走进宿舍,发现马小林坐在地上问马小林怎么了马小林,他表示他是马小林的父亲,艾尔莎突然崩溃了,可能意识到她突然激怒了一对父子?敲了几下马荣几下后,哭着跑了,马荣和艾尔莎的感情戏结束了。

艾尔莎逃跑后,马荣没有再联系她,因为他的儿子马小林完全疯了,他全身心地为儿子治病,再也不能想他和埃尔莎的感情了,他可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和他的儿子,这让他觉得非常对不起儿子,后来,为了协调治疗儿子的病,他和儿子一起表演川剧时马小林拿了孔雀胆想,被马荣带走喝了,马荣已正式脱机,马小林没有出现在Elsa的生活中。

艾尔莎回到法国,马荣的兄弟马建明正式上线,艾尔莎之前听说过马荣她弟弟是法国中的纹身师,所以她积极联系马建明,让他自己纹身,除了纹身,艾尔莎还在法国养了臭烘烘的香椿蚕,用自己的体温孵化蚕宝宝很有艺术性,但法国却很难找到臭椿,你好养蚕,在和马建明聊天谈过这个情况后,建明陪着艾尔莎到处寻找香椿树,就在马荣和艾尔莎在成都寻找臭烘烘的香椿时,马荣给了艾尔莎的是爱的体验,马建明应该是伴侣的角色。

后来,艾尔莎怀孕了,孩子是马荣,她想杀了那孩子,但她终于后悔了,在与马荣失去联系的过程中,她的情绪逐渐转移到马建明身上,因为马建明想给艾尔莎纹身,她经常陪着艾尔莎,然而马建明并不是法国国籍,因为她的护照过期,她将被遣返,艾尔莎想留住她的马建明宣布他要嫁给马建明,整个戏就结束了,虽然场面混乱,但简单来说,马荣在一起是成都的记忆,和马建明在巴黎中,这代表马建明是在马荣离线后才启动的。

臭香椿树上的蚕,即夜孔雀,根本没有起主要作用,最初,人们认为今晚孔雀将被普及提升为丝绸产品中的重要角色,他可以取代传统残忍的杀死蛹和茧的过程,因此剧中的夜孔雀从马荣与艾尔莎的爱情开始,进而促进了马建明与艾尔莎的关系,夜孔雀的表达只是对美感的赞美,没有实际意义,其内容相当模糊。

整部戏只是一个关于马荣和她的儿子马小林和她的弟弟马建明的故事,他们都爱上了艾尔莎,而且,艾尔莎怀着马荣个孩子,嫁给了马荣哥哥马建明,还有,编剧?如果马荣和马小林同时像Elsa一样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毕竟心不是一个选择题,但命运只能怪他取笑他,但艾尔莎显然回到了法国,并不打算继续爱马荣,那么多纹身师没有选择,只好主动找马荣哥哥马建明给自己纹身,父子俩同时很开心,难道还不够尴尬吗?你一定要和这家人打架吗?文艺片能不能不三观胡来?

况且,马建明被遣送回国也没什么大问题,艾尔莎不想用婚姻来留住马建明,唯一的解释是艾尔莎习惯了马建明的公司,爱上了他,所以她想留住他,更奇怪的是,艾尔莎生下马荣的孩子应该是马建明叔叔还是父亲?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