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不多说,大家一起来看看吧~谭飞:我们讲讲现实主义和现实题材,现在其实很多普通观众是把这两者是合二为一的。但其实不是一回事儿,你们俩也给大家普及一下,其实很多戏打着现实主义名义,但它就是一个现实题材而已,造成这个误差的最大原因是什么?

宋方金:我不知道星文注意到没有,所有的戏现在都在说自己是现实主义,玄幻的他们都说我们是现实主义的手法,根本不是这个意思。现实题材更容易呈现出现实主义的美学,但是现实题材不等于现实主义,比如说咱拿星文老师赞赏的《创业时代》来说,《创业时代》好的那一部分,就是现实题材呈现出了现实主义,就李奔腾那条线,那么它另外有一部分实际上是现实题材,但不是现实主义。

谭飞:所以我这次参加《超级演说家》,就被评委给批评了。黄国伦说,谭飞老师你说的更像是吐槽,不像是演讲,因为你没有深度。是否可以拿这个来评价现实题材和现实主义?有深度的现实题材能够给这个社会带来更多思考和启迪,甚至是有推动的才叫现实主义,可不可以这么定义?

宋方金:这么说还是容易混淆,例如我认为刘和平老师的《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就是现实主义,它不是现实题材,它就是历史题材,是古代官场题材对不对?但它就是现实主义。再比如像今年播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还有一些类似的这那些,它是现实题材,就是发生在咱们今天眼皮子底下的生活,但我觉得它不是现实主义。

李星文:简单说现实题材就是当代题材,你就这么给它画个等号就完了,现实主义它是个创作方法。过去的定义可能是叫典型环境当中塑造典型人物,这应该是恩格斯说过的,这是它的一个简单的定义。其实我觉得现实主义是可以用在当代题材上,也可以用在年代题材上,也可以用在历史题材上,就像方金说的《大明王朝1566》,你也可以说它运用了现实主义创作手法,这个不应该再混淆了。我想说的一点是说,即使是真正的现实主义,也不应该被推到唯我独尊的这个地位上。

谭飞:像今年的一些网剧,如《灵魂摆渡》系列,《唐砖》《镇魂》都带火了一批曾经名不见经传的艺人,还掀起了一股风潮。各位聊一聊对网络电视剧的看法。

宋方金:对,我觉得以后应该比如叫全媒体剧,以后就是剧。因为第一咱们网台其实现在是一个标准,至少要寻求到一个标准。另外一个,我觉得接下来的创作,它可能既能用于电视台播出,也能用于网络播出,它会出现一种全媒体剧,或者就叫剧集。我不知道美国是怎么分的?

李星文:我有一个好概念,咱们也不要叫剧集,剧集也是港台过来,这就是一个平台,我们就叫国剧就行了,言简意赅。因为传统的电视剧和网剧它是用播出载体来划分的,但是我们用国剧这两个字就全有了,包含稀有电视剧。

李星文:言简意赅,而且把俩都轻松地全放进去了,但我觉得有一点需要强调,我觉得网剧的亮点和活力就是在过去传统电视剧当中,所没有的一些类型和区域上出了一批作品。而且这批作品带着年轻人的锐气,符合年轻人的趣味。比如说《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河神》,去年的三大件是传统电视剧里头没有过的类型。也是按照传统电视剧生产模式,可能一时半会到不了的一些类型。我觉得这种类型作为网剧这几年的成绩和它发展的一种趋势,独属于网剧的一些类型,就不要再跟电视剧统一了。这个类型还是要单独给网剧一些发展发挥的空间,让它继续去做类型创新。因为一个艺术形式的不断发展,一定要有人去做概念车,一定要有人去做一些可能没法上路,但是实验室里头能够代表一些新的方向和概念的一些概念作品。我觉得网剧应该承担这个功能,而且它过去这个功能也一直承担的很好。我希望在接下来的统一标准和管理的尺度下,还能给它们发挥和发展的空间。

宋方金:网剧除了星文刚才说的符合审美取向的概念之外,网剧还有一个性的长度,使网剧赢得了观众的喜爱。其实原来咱们所谓的很多经典电视剧,也就十集十几集。90年代的很多剧,《围城》就是十集。

宋方金:对,现在咱说传统电视剧,目前没有低于四十集的,现在都是五十集起了。网剧你像《白夜追凶》、《无罪之证》都是十几集。

宋方金:它的信息量很大,叙事效率高,真的上了五六十集还有七八十集的,单从叙事手法上来说,就已经不是那么容易把控了。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