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烦恼》建立起的好口碑经不起《李茶的姑妈》《西红市首富》《跳舞的大象》《妖铃铃》一次次的试探。我对开心麻花的作品也从one pick,到不再主动关注。

记得开心麻花的宗旨是“为人民娱乐服务”,常远曾在《夏洛特烦恼》被质疑抄袭时气愤地发微博为开心麻花鸣不平:麻花坚持原创十二年,每一个包袱都是我们一宿一宿熬出来的。

他是一个少儿钢琴老师,但所有的同事、学生都对他视若无物,他也从精神到行为都无法与任何人亲近。

宋温暖参加比赛其实有着自己的目的,她想要揭穿如今成为原创歌手比赛导师的王为仁,其实没有任何才华,所有的歌都是她写的。更想控诉王为仁成名之后劈腿的事。

欢喜冤家的套路现在仍然受用,加上开心麻花成员对喜剧的掌握,马丽、沈腾的加持,这似乎是元旦档合家欢的不二选择,票房也一路高歌猛进,然而出了电影院的我却仿佛买了只白酒股一样懊恼。

一般选择在影院看喜剧片,一个笑点就会引发不断地笑声彼此呼应,能够达到1+12的效果。但我看的这场《温暖的抱抱》,一共五个观众。

每一个笑点都精准的被猜中,每一个!我们的乐趣从看电影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到猜一猜下一场戏的套路。

比如摔倒这件事,鲍抱腾空转体720°自由落体发现眼前有坨翔,依靠核心力量使自己距离翔0.01厘米,人设不倒!

不是我刻意写屎尿屁的点,当你去电影院看了,会发现大部分笑点就是屎尿屁。作为多年的喜剧演员。研究这些笑点,实在不应该浪费好几年时间啊。

现在想想,马丽的出场,仅仅倚着门,上下打量鲍抱,说出“拔罐,精油spa spia”,是影院里第一次集体发出笑声。

原版里很多笑点来自与主角人设对着干的环境和人物,你要求干净整洁,我就吃东西掉渣,便利店的事物永远歪歪斜斜,水杯不卡在恰好的位置,把猫放在你手上……我们笑着看兼具强迫症和洁癖男主手忙脚乱地回应。

《温暖的抱抱》里,鲍抱和宋温暖喝醉酒,来到宋温暖家里,宋温暖两下跳到床上睡着,手里抱着酒瓶,脸色微醺。

常远自己在采访时也提到自己认为比较扎实的一个笑点在魏翔饰演的灵车司机身上, 那个梗非常扎实,符合相声里讲究的三翻四抖铺平垫稳:

“我最喜欢的一个包袱就是魏翔去应援,这是一个典型的铺平垫稳。前面已经铺得很瓷实了——我带着遗像去,然后他想要一张签名照,我就给他了,他把我的遗像摆在那了,然后最后他举了一个巨大的应援的遗像。这就是传统相声的一种手段,铺平垫稳。”

《温暖的抱抱》翻拍自韩国2014年上映的《Plan Man》(计划男),拿到版权后,光剧本就修改了三年,对比来看,为保持新意,故事确实进行了不少的修改,可是这些改编不全合理,甚至把细节删掉使得转变显得非常突兀。

一个典型例子是,《计划男》里,电视台恶意剪辑并播放了同事关于男主的采访,男主因童年的伤心事被无限放大难受没有上班,领导对同事发火,同事手足无措辩解说是被恶意剪辑,领导叹了一口气背过身去,没走两步又倒回来把男主工位的座椅摆放整齐。

同样的洁癖+强迫症,原版表现出了男主善良和可爱的两面,他有医生、互助会、干洗店老板,便利店女孩。

医生在结尾化身他的母亲,让男主哭着直面过去的阴影,看似平平无奇的干洗店老板也说出“你一直都很奇怪,在奇怪的基础上变得奇怪,不就是恢复正常吗?”给男主勇气。

《温暖的抱抱》里,医生营造楼顶乌托邦,治病谈心情节无;互助会两句话带过;男主没有其他任何社会关系。他的心理活动,眼神、面部表情、遇见讨厌的事,意外的事时的状态是什么?遇见宋温暖前他除了上班,还认识谁?我们不得而知。

电影中的角色几乎全是功能型角色,他们的性格直白单一,面目模糊,但这都不重要,只要在编剧为主角的改变设置障碍时。发挥自己的设定推动情节。

宋温暖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造成她率真的性格,她有兄弟姐妹吗?她有其他的朋友吗?这些统统没有展示,她就是美丽、阳光、爱音乐的——女主角。

乔杉饰演的王为仁,是原创音乐比赛的导师,一个大肚腩,喜欢挤眉弄眼,中等个子,只风流不倜傥,李沁是被怎样的pua,才会为爱发电,甘心成宿熬夜写歌全署他名。

易怒症的京剧迷“李逵”,功能也=李逵,没有安全感、随身携带降落伞的前外景节目主持人……

电影是杯中风暴,故事一开始,人物之间就产生联系,并在情节推进中继续故事,这些联系,爱情或仇恨都在两个小时内得出结果,想把故事演的,并不容易。

常远一边说“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鲍抱,他代表我们的不安全感,我们的焦虑”。在电影里融入强迫症患者的严谨日常和普通打工人们的孤独脆弱。

一边说自己相信童话世界,影片有一些超现实的色彩,但只有这样故事才讲得通,我只有把大家都带入这个世界,大家才会相信故事里的情感和人物。

显然他对电影的效果也不是特别有信心,所以票房保障沈腾,一个演出不足十分钟的“惊喜出演”占据海报C位。

所以电影成了常远好人缘的证明,王宁离开开心麻花,只在他的电影出现,张子栋、艾伦、魏翔、王成思也一一客串,或许也可以说是开心麻花团建大电影。

我相信拍摄这部电影,常远是认真的,背后故事比电影本身感人。他是一个比较关闭自己,内敛的人,其实有时候看这电影背后的故事,比电影本身好看。

他说那个渴望拥抱与认可的小孩是自己,小时候虽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孙子,可爷爷对他的管教非常严格,背不下词就挨打,常常见爷爷抱妹妹,自己只盯着爷爷的那双手,原本想着给爷爷留个角色,结果在电影快拍完时爷爷病故了。

我默认演员转型导演是很需要勇气的,尤其是他这样内敛自持的人,心里更是有一道评价作品好坏的“金线”。

原版里,医生组织的互助分享会上,每个病人说出自己的困扰或病情后,所有患者就会对他说“感谢您的勇气”。

常远出身相声世家,忍不住在作品里彩蛋式的埋一些细节。想起1979年相声纪录片《笑》的开场,是将近一分钟的笑声,女孩的笑,军人的笑,商贩的笑声,是不掩饰的笑声,纯粹的笑声,开怀大笑。

最后,所有想在喜剧电影里升华、做个人表达的导演,我们都欢迎,但作为观众,也真心希望导演先做好“喜剧”,再去“治愈”大家。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