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期档唯一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喜剧片——《跳舞吧!大象》,在上映三日之后,累计票房仅超过3000万。喜剧片昔日在暑期档的王者地位荡然无存。

喜剧电影观众流失的背后,既是近些年观众对国产喜剧信任度的逐渐透支,也是国产喜剧类型在市场上的逐渐失宠。

这一切的症结,源于多年来国产喜剧一直受限于套路化弊病的严重桎梏。而近两年,在“体量较大的喜剧IP借靠电影类型”和“体量较小的喜剧IP开始贩卖情感噱头”的两种主流喜剧片打造模式下,纯正喜剧的主角地位也逐渐被模糊。

观众流失,市场失守,整个喜剧电影类型深陷困境。而在这个困顿时期,如何面对因之前市场对喜剧电影的过度透支而造成的“优质喜剧在短时间内很难出头”等问题,也需要当下处于拐点期的国产喜剧市场慢慢去消化。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粗略估算,截止至7月28日,2019年7月份累计票房为45.64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59.55亿元,同比下降23.36%。累计观影人次为1.41亿,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72亿次,同比下降18%。

继上半年票房和观影人次双双下降、尤其是观影人次大幅缩水超9000万之后,今年暑期档上半场,内地影市大盘的这两项指标再度出现了大幅下降的态势。

在单日票房方面,自2018年7月1至28日共有五日的单日票房超过3亿元,其中最高时突破4.65亿元;而2019年同期,仅有二日的单日票房超过3亿元,最高时只达到了3.97亿元。

在观影人次方面,自2018年7月1至28日共有四日的单日观影人次超过千万,人次最高时突破了1293万次。

而2019年同期,仅有一日的单日观影人次超过了千万,即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生》上映的第三日才迟迟出现,最高为1090.3万次。

在这些对比明显的峰值数据背后,其实是2018年和2019年暑期档不同体量的头部电影的票房贡献力对比,也是不同题材的类型电影对观众吸引力的对比。

2018年暑期档,《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和《一出好戏》这三部或带有鲜明的喜剧元素、或本身主打喜剧定位的影片,最后荣膺档期票房冠军前三甲。

喜剧电影以头部的体量集体强势撑起影市大盘,并再次证明了喜剧片在国内电影市场的巨大票房潜力。但遗憾的是,2018年的暑期档,既是近年来喜剧片最好的一个暑期档,也是近年来喜剧片的最后一个好档期。

2019年暑期档,不仅在头部片范畴内难寻喜剧片的身影,而且在数量上,该类型的影片也显得非常势单力薄:在即将过去的档期上半场,只有犯罪喜剧片《灰猴》和喜剧片《跳舞吧!大象》两部影片与观众见面。

这几部数量有限的喜剧片,受限于影片自身体量问题,整体的关注度也颇为低迷。较之去年同期那些高调撑起整个档期票房的头部喜剧,不能同日而语。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2019年暑期档前半场电影观众的再度明显流失,是以往票房贡献率、观影积极性都相对较高的喜剧电影观众的流失。

《跳舞吧!大象》作为今年暑期档严格意义上的唯一一部纯喜剧片,仅是凭借题材和类型优势,就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了部分先机。但多少有些令人诧异的是,以往对喜剧片几乎照单全收的观众,却似乎对这部电影不太买账。

目前,该片已正式上映三日,累计票房为3201万元,首日票房仅为1843万元,尤其是在与同日上映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生》首日票房近2亿元的对比之下,显得尤为落寞。作为一部成色尚可的喜剧片,这个成绩有些低于市场预期。

《跳舞吧!大象》在体量上属中小成本喜剧片,由曾拍过《翻滚吧!阿信》的中国导演林育贤执导。影片的故事设置较为独特:一个热爱芭蕾舞蹈的花季少女因为意外事故而成为植物人,醒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15年,女孩体重也暴增至两百斤。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影片中穿插了不少在国产片少见的音乐剧形式的歌舞片段,用音乐内容表达故事情绪,算是国产片难得的一次小突破。

但这既然是一个在喜剧框架中讲述小人物如何逆袭的套路化励志故事,如何在套路化程式中将故事讲出新意,却需要不俗的功力。

在这个维度上,与当下诸多国产新喜剧片类似,《跳舞吧!大象》也没能打破“刻意催泪”和“过度鸡汤”的故事桎梏,影片整体有关“小人物实现大梦想”的主题表达显得过于生硬,并未与大多观众产生共情。

作为《跳舞吧!大象》的主演,开心麻花演员艾伦作为重要参与者,见证了以开心麻花为代表的新式喜剧近几年在电影市场上的“荣辱兴衰”。

自《夏洛特烦恼》起,从舞台剧进军大银幕的开心麻花,在转型初期就连续获得了《羞羞的铁拳》和《西虹市首富》等数部影片的巨大票房成功,但随着“开心麻花电影”这个名头越发地响亮,开心麻花这种“闹剧式”喜剧缺乏深度的短处也愈发地难以掩盖,作品质量每况愈下。

2018年国庆档的《李茶的姑妈》就是其滑铁卢的开始。自此,“开心麻花喜剧”的招牌在市场连续失灵。

在开心麻花新式喜剧快速遭到市场冷落的同时,流派的国产喜剧片的处境也堪忧。曾在贺岁档一家独大的冯氏京味儿喜剧随着贺岁档的衰落已退出历史舞台多年,今年春节档的一部《新喜剧之王》,也进一步凸显了周氏无厘头喜剧与年轻观众的渐行渐远。

靠着多线索叙事结构的黑色喜剧一鸣惊人的宁浩开始在科幻电影中突出喜剧特色,创造目前国产喜剧最高票房记录的陈思诚更是在悬疑片中植入喜剧元素。而韩寒更是在自创独成一家的文艺式喜剧。

体量较大的喜剧IP在借靠电影的类型,沦为附属;体量较小的喜剧IP开始卖起了“催泪”、“煽情”和“鸡汤”等情感噱头,博人眼球。在当前这两种主要的所谓国产喜剧电影的打造模式下,喜剧的主角地位逐渐被喧宾夺主。

再加之近些年舞台剧及综艺节目中传统喜剧人在喜剧电影领域的不断跨界,各路人马以各种姿态进入市场,仍处于转型期的他们,也不可避免地让喜剧电影市场更加鱼龙混杂。

在这种复杂境况下,近些年电影市场上的国产喜剧片,在逐渐透支了观众对这一类型影片信任的同时,也在逐渐丧失自身曾无往不利的题材优势。

这也是为何像《跳舞吧!大象》这样一部影片出现在喜剧空缺已久的电影市场上,却拿不到一张不错的成绩单的根源。

不论在任何时候,不论在何种范畴下,喜剧片都是最有观众缘的电影类型。在年度票房突破600亿的2018年,仅是国产喜剧电影的票房总量就达到了130亿,占比21%。

只要有成色不错的作品,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喜剧题材依然是观众最愿意捧场的类型。这也是长期以来,喜剧片作为本土片可以与进口动作在票房收入上分庭抗礼的原因——这两种类型的电影都不缺观众。

2012年《泰囧》的异军突起,不仅市场看到了商业喜剧片的市场潜力,也为此该类影片的“粘贴复制”定下了一个模板:在一个完成度尚可的故事中,填充各种俗气段子和搞怪、耍贱桥段。

再加之各大票房号召力不俗的喜剧明星的加盟,国产喜剧的这种雷同套路几乎屡试不爽,虽然没有多大的嚼劲儿,但却能在市场上吃香了很多年,可见在多年来积攒的饥渴性观影需求下,观众对喜剧片的“不挑食”。

此后的《港囧》、《分手大师》、《煎饼侠》、《恶棍天使》、《大闹天竺》和《胖子行动队》以及开心麻花的多数作品,都基本难逃这种浮于表面的“闹剧”风格。

但近两年,随着严肃现实主义题材和类型电影的强势抬头,喜剧原本的题材和受众优势受到严重威胁,以往靠着呆板套路和粗俗滥造横冲直撞的国产喜剧,开始“套路失灵”,整个电影类型都遭遇了危机时刻。

在观众仍对优质喜剧存有强烈需求的情况下,如何将一切问题的注意力集中于创作源头,摒弃千篇一律的、煽情等套路,找回国产喜剧片的最初想象力和真诚,是当下最迫切、也是最难以解决的问题。

而且在当前市场失守、观众流失及失信于观众等不利境况下,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些优质的中小成本喜剧片,或将面临着在市场上一时难以出头的问题,喜剧片也难在短期内夺回市场主流地位。

而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之前市场上的喜剧电影过度“透支”而造成的副作用,这些慢性“疼痛”,只能让始作俑者自己去消化和承担。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