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魏君子执导的纪录片《龙虎武师》已于8月28日上映,全方位揭秘香港龙虎武师长达六十余年的风云变幻,云集了洪金宝、袁和平、程小东、元华、甄子丹、徐克、刘伟强、吴思远等著名电影人,但电影主角却并非他们,而是功夫电影幕后容易被观众忽视的群体——龙虎武师。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魏君子和武行出身的熊欣欣、谷轩昭、火星,请他们讲述动作片拍摄幕后珍贵的经验的同时,也展望武师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

“龙虎武师”的称呼来自粤剧班,是粤剧班对翻跟头、摇旗呐喊等表演各种高难度动作的艺人的称呼,后来这帮人进入了电影行业,这个称呼就沿用下来,是香港电影造就的特殊工种,他们可以做替身、特技、龙套等,负责的是动作片中最惊险搏命的工作。用魏君子的话来说,如果成龙、洪金宝、甄子丹等这些功夫明星支撑起了香港动作片的骨架,那么在他们背后默默付出的龙虎武师,则构成了香港动作片的肌理和血肉。

1991年,徐克的《黄飞鸿之壮志凌云》打开了武侠片的新局面,让“黄飞鸿”系列焕发出新生机,特别是结尾李连杰和任世官的“竹梯大战”让无数影迷津津乐道。李连杰的动作潇洒飘逸,仿佛在竹梯间舞蹈。然而,很多观众并不知道,这场动作戏的幕后功臣其实是熊欣欣、谷轩昭和凌志华(2019年去世)。

拍摄结尾这场戏前,主演李连杰不慎脚部受伤,骨头断裂。如果剧组停工,将有一大笔损失。徐克说,戏不能停,用替身拍吧。于是,上面三位替身演员轮流完成这场经典对决。采访中,熊欣欣回忆,他同时做李连杰和任世官两人的替身,“两边换衣服,拍完李连杰,就换身衣服去对面拍任世官,一场戏拍了36天”。最后,李连杰回片场摆一些动作,补一些镜头。

香港电影中的龙虎武师,承担着为电影中的主角做替身、完成惊险动作的工作。龙虎武师出身、如今作为动作指导的谷轩昭更是一语中的:“武行就是挨揍,还有摔。”

1985年,刘家良在北京执导影片《南北少林》时,主演李连杰受伤,武术运动员出身的熊欣欣有机会给他做替身。翻跳摔打,这些动作对于熊欣欣来说太简单了,“一点都不辛苦,比训练轻松多了”,并在其中饰演了一个南少林的。刘家良觉得熊欣欣身手好,又很卖力,就将其带到了香港发展。

到香港第一天,刚下火车,熊欣欣就被拉到了片场,刘家良正在拍周润发主演的《老虎出更》(1988),片中有一个动作,需要一个替身趴在一辆车的车顶上去追另外一辆车,他要从车顶跳到集装箱搭建的平台上,再从平台跳到另一辆车上。刘家良问熊欣欣能不能完成,熊欣欣有点发怵,别说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他连轿车都没坐过几回。“真是很害怕,但是已经骑虎难下,第一天来就说不行的话,很没面子,就硬着头皮说,我可以”,熊欣欣试了几次,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很顺利地完成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拍摄,熊欣欣慢慢掌握了拍时装片的技巧,越做越有信心,但受伤在所难免,脚踝扭伤、肌肉撕裂、骨头断了的情况都曾遇到。

熊欣欣来香港发展,是跟新艺城公司签的合约,工资按月薪开。有时候不开工或者拍完戏之后,其他的武行会带他到别的片场去捞外快。

当时的武行,喝茶吃饭聊天,都在讨论谁的动作牛,以此激励自己。“武行在片场聊天的时候,你都成为不了别人的谈资,多没地位啊”,熊欣欣每次在片场拍戏,都尽可能更好地表现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抢着做。

香港武行的圈子很小,有什么高难度动作出来,第二天就传开了,谁做了什么动作,大家很快都会知道。熊欣欣说:“男人总会有一种好强精神,有时候动作指导觉得可能危险,给铺个榻榻米,我们一般都说不要,大家都是往难度上去想,表现自己,寻求一种满足感。”曾为龙虎武师,现为动作指导的董玮认为,当年龙虎武师这样拼命,有时候只是为了满足一种自虐式的虚荣感。

熊欣欣其实是在享受片场的一种气氛。当时动作片拍摄现场,不像现在演员走完位就躲到一边去,那些香港明星,包括周润发都会在现场,看替身拍戏,这样才能知道怎么接后面的特写。比如,替身演员从二楼摔下来,疼得在地上挣扎,导演满意后喊CUT,动作指导问,有没有事?当替身缓过劲站起来,说没事的时候,全场都拍手鼓掌。熊欣欣就很享受这种成就感。“一些身手好的替身演员在拍打戏的时候,隔壁组的演员都会过来看,各个部门对武行是很尊重的。”熊欣欣说。

香港动作电影中的龙虎武师,多半出自四大戏剧学校:于占元创立的“中国戏剧学院”、粉菊花创办的“春秋戏剧学院”、马承志师傅的“中华戏剧学校”、唐迪师傅的“东方戏剧学校”。上世纪70年代,这批学戏的孩子毕业后,大部分进入电影圈开始做武行,京剧班出身的孩子能够掌握跳跃、旋转、空翻等高难度技巧,在武行中特别吃香。曾给李小龙做过替身的元华,有“跟斗王”之称,翻跟头堪称一绝,李小龙非常欣赏并尊重他。

这批龙虎武师在片场摸爬滚打,最初并没有太高难度的动作。“那些武术指导都不给我们上位置,怕我们不行,年纪太小了,给那些演员杀了之后,就睡在那边做死尸了。”火星回忆最早进入武行时的情景。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以刘家良、袁和平、洪金宝、成龙为代表的刘家班、袁家班、洪家班、成家班四大动作班底开始“斗法”,进入了史无前例的竞争中,才将香港动作电影推向了一个顶峰。火星说,那时候大家斗得很厉害,喜欢比来比去,“如果一部戏里有很多高难度动作,我们回去就把动作改良,做一个更高难度的动作出来”。

在电影《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1993)中,东方不败面对洋人的洋枪,秀了一把徒手接的绝技后,吐出了一句台词:“你有科学,我有神功。”

这句台词正是当时的香港动作电影对抗好莱坞特效的线年代,电影特效技术飞速发展,好莱坞特效《星球大战》系列、《终结者》系列等展开对全球的文化掠夺,香港电影特效水平落后,拿什么跟人家打?只能拿命去拼。

为什么要拼命?导演魏君子说,当时香港的一批龙虎武师也在探索动作电影应该怎么拍,就像成龙主演的《故事》中,高速行驶的巴士车,突然停下来,从车窗飞出三个人,如果用现在的技术绝对不会这么拍,绝对会采取更安全的方式。但那个时候大家都处于探索阶段,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把人硬生生地摔下来,出来的效果确实比剪接的好看。

成龙第一次见到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时候,非常激动,问他《侏罗纪公园》里人和恐龙跳来跳去,是如何拍出来的?斯皮尔伯格说,很简单,在电脑上敲两下就可以了。斯皮尔伯格又问成龙,《红番区》中你是怎么从这栋楼跳到那栋楼的,成龙回答,更简单:“开机、起跳、开拍、停机、送医院。”

香港动作电影的黄金年代,是这群龙虎武师拿身体拼出来的。这也就有了之后香港动作电影人打入好莱坞,吴宇森拍了《变脸》,唐季礼和成龙拍了《红番区》(1995),袁和平以动作指导身份拍了《黑客帝国》(1999)《杀死比尔》(2003),熊欣欣成为《反击王》《三剑客》等片的动作指导……魏君子说,如今的好莱坞电影也逐渐学习香港动作片的拍法,黑寡妇一出来先翻个跟头,《功夫熊猫》中阿宝练功的一些动作设计就是杂糅了《醉拳》和《蛇形刁手》,以前香港龙虎武师设计的动作,已被全世界学习吸收,动作电影都世界大同了。(滕朝)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