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世纪的港片大银幕上,别具一格的“动作”特色,让港片获得了“东方好莱坞”的美誉。在“动作”特色的背后,隐藏着一群“不轻易露脸”的港片工作者,他们有一个统一的代号——

一部好的动作题材作品,离不开一个好的“武指团队”。在动作港片漫长的发展历程之中,不同的武指团队,凭借不同的动作设计风格,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绚烂的电影时代。

本期,我们就来盘一盘港片幕后的12大武指团队,通过这些武指团队的发展,看一看华语动作片的百年浮沉。

“武指团队”的出现,与华语动作片的发展,息息相关。而要说起华语动作片的先驱,那必然是“武侠”题材。

1909年,陈其美、陈铁生、陈公哲等人,在上海出资支持霍元甲成立了“精武体操学校”,也就是“精武体育会”的原型。

1911年,“辛亥”爆发,“精武体操学校”的不少武者,成为了“队伍”里的中坚力量。“辛亥”之后,不少参加了“”的武者,开始身居要职,掌握话语权。

在这些人的影响之下,20世纪初的中国,掀起了一股“武术热”,各式各样的“国术馆”也相继成立。

1922年,在“武术文化”的熏陶之下,向恺然以“霍元甲的生平故事”为蓝本,创作了武侠小说《近代侠义英雄传》。这部小说的诞生,掀起了一股“武侠小说”的时代创作热浪。

当时的上海,流行拍摄“文明戏”。邵醉翁认为,“文明戏”太老套,缺乏新意。于是他另辟蹊径,将彼时流行于市井的“武侠小说”故事,搬上电影大银幕,拍摄了华语影史上的第一部武侠片——《女侠李飞飞》。

既然是“武侠片”,打斗场景必然是镜头表现的重点。为了让电影热闹、好看,邵醉翁找来了当时的京剧武旦名家粉菊花,出演片中的女主角“李飞飞”。而粉菊花在戏班的一众师兄弟们,也都在片中亮相,表演了各式各样的空翻、打斗。

《女侠李飞飞》大获成功之后,邵醉翁又带领“天一影片”拍摄了《三侠五义》、《宋江》、《白蛇传》、《莲花公主》等作品。而粉菊花和她的戏班师兄弟们,也都参与了这些作品的动作场景拍摄。

虽然当时还没有“武术指导”的概念,但是以粉菊花为首的这些梨园,显然已经成为了“武指团队”的雏形。

30年代末,随着抗战的爆发,邵醉翁带着“天一影片”来到了香港,并更名为“南洋影片公司”,以粉菊花为首的这些梨园子弟,有不少都追随邵醉翁,来到了香港。这些人也组成了港片幕后,最早的“武指团队”。

值得一提的是,50年代的粉菊花,在香港成立了一家“春秋戏剧学校”,培养出了林正英、董玮、孟海、钟发等一批学生,这些人在80年代的动作港片大银幕上,也都迎来了各自的高光时刻。

“天一影片”的老板邵醉翁,有一个弟弟叫邵逸夫。30年代末,邵逸夫跟随哥哥一起,来到了香港。而进入50年代之后,邵逸夫成立了一家名为“邵氏兄弟”的电影公司,并一举改写了港片的时代命运。

时间来到1932年,香港的粤剧演员薛觉先,来到了上海。看到上海的电影市场大有可为,薛觉先便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南方影片”,首部作品《白金龙》也是票房大卖。

不过,薛觉先在上海,遇到了不少麻烦。30年代的上海滩,正是杜月笙、黄金荣这些“流氓大亨”的黄金时代。薛觉先是外地人,而且还是戏班子出身,所以时常受到地痞流氓的滋扰。

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薛觉先请了一位保镖。这个保镖是黄飞鸿的徒孙,在广州开了八家武馆,他就是洪拳大师刘湛。

因为是戏曲演员出身,所以薛觉先十分热衷于“将戏曲电影化”。彼时的“南方影片”,也拍摄了不少戏曲电影作品。

在戏台上,观众们喜欢看武生、武丑的闪转腾挪,在电影银幕上亦然。可是,薛觉先的粤剧班“重文轻武”,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武生。于是,他从北京请来了一位京剧武生,来教授粤剧演员“武戏”,这个人就是袁小田。

在袁小田的帮助下,薛觉先的“南方影片”也拍摄了不少戏曲电影。可是,1934年的“国民政府”,成立了电影检查委员会。受到“新文化运动”的冲击,那些包含“封建迷信思想”的电影作品,开始遭遇禁映的命运。薛觉先的戏曲电影事业,也因此遭遇巨大打击。毕竟,传统戏曲故事,大都包含“封建迷信”思想。

电影事业搞不成之后,薛觉先回归到了粤剧表演之中,而袁小田、刘湛则在薛觉先的介绍之下,进入电影行业,成为了早期的“武术指导”。

30年代末,因为抗战的爆发,袁小田、刘湛相继来到了香港。40年代末,大批上海电影人汇集香港,并开始在香港重现“上海电影时代”的繁华。而袁小田、刘湛,也开始在不少武侠片、功夫片幕后活跃。

1948年,导演胡鹏拍摄了功夫片系列《黄飞鸿传》,刘湛、袁小田二人,都参与了“黄飞鸿传”系列作品的拍摄。

在“黄飞鸿传”系列拍摄的过程中,来自于梨园的北派武生们,与来自于岭南一带的武师们,开始互相交流、互相融合,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南北功夫混合”的武术指导班底。

进入60年代之后,随着刘湛、袁小田的相继老去,刘湛的儿子刘家良,袁小田的徒弟唐佳,开始成为这个“南北功夫混合班底”的领军人物。

彼时,邵醉翁的弟弟邵逸夫,成立了“邵氏”,并凭借张彻、胡金铨两员猛将,掀起了一股武侠片拍摄热潮。而梁羽生、金庸的文坛崛起,更是加剧了这股“武侠片拍摄热潮”。

以唐佳、刘家良为首的这个“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60年代迎来了发展高峰。《鸳鸯剑侠》、《云海玉弓缘》、《独臂刀》、《边城三侠》等作品的动作场景设计工作,也都是由这个“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完成。

60年代,以刘家良、唐佳为首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动作港片市场风光无限。可是到了70年代,这个班底却快速走向决裂,拆伙成了“袁家班”、“刘家班”、“唐家班”。

1965年,“邵氏”将刘家良、唐佳签入旗下,二人领导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也由此成为了“邵氏”的御用武指团队。

60年代末,“邵氏”进入了发展巅峰期。1967年,“邵氏”的在职导演、演员、场务多达1700人。兵多将广的结果,就是有一些人,一直都无戏可拍。彼时的吴思远,便是如此。

吴思远1966年进入邵氏后,一直在坐冷板凳。1970年,一家新成立的小公司,想要找一位导演,拍一部功夫片。此时的吴思远,选择离开了邵氏,投入了这家公司。也是在这一年,吴思远拍摄了自己的导演作《疯狂杀手》。

既然要拍功夫片,肯定要找一个“武术指导”,于是吴思远从刘家良、唐佳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挖来了袁和平。

这个“南北功夫混合班底”,最初是由袁小田、刘湛促成。刘湛把自己的事业交给了儿子刘家良,袁小田却把事业交给了徒弟唐佳,而不是儿子袁和平。

袁小田希望儿子学习武指本领,将来好有一技之长可以生存。可是,儿时的袁和平偷懒耍滑、不爱练武。懒散之下,袁和平的身手,也是平平无奇,没什么过人之处。知道儿子的功夫无法服众,于是袁小田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了唐佳。

袁和平虽然拳脚功夫一般,但是头脑比较灵活,在《疯狂杀手》里,他设计了许多天马行空的动作场景。

《疯狂杀手》上映后,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吴思远趁热打铁,又拍摄了功夫片《荡寇滩》。而袁和平也从“邵氏”拉来袁祥仁、袁振洋、袁信义、袁日初等人,组成了早期的“袁家班”班底。

1973年,吴思远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思远影业”,接连拍摄了《香港小教父》、《生龙活虎小英雄》、《南拳北腿》、《鹰爪铁布衫》等作品,“袁家班”也在这些作品的拍摄过程中,一步步壮大。

1978年,袁和平在吴思远的支持下,坐上了导演的位子。而《蛇形刁手》、《醉拳》的诞生,也让“袁家班”的名号,响彻整个香港影坛。

《醉拳》之后,袁和平又带领“袁家班”拍摄了《奇门遁甲》、《勇者无惧》、《笑太极》、《特警屠龙》、《少年黄飞鸿之铁马骝》等作品。

凭借想象力十足的动作设计风格,“袁家班” 一步步从香港影坛走向国际。90年代末,袁和平带领“袁家班”进入好莱坞,而《黑客帝国》、《卧虎藏龙》的诞生,也让袁和平获得了“华人第一武指”的美誉。

1970年,袁和平离开了唐佳、刘家良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而1974年,唐佳、刘家良也产生分歧,这个“混合班底”也彻底解散。

1974年,大导演张彻离开“邵氏”前往,成立了“长弓电影”。离开前,张彻想将“武指团队”一同带走。唐佳想要留在香港本土市场,而刘家良则犹豫不定。

为了拉拢刘家良,张彻许诺,到了之后,提拔刘家良做导演。于是,刘家良带着一部分武指,跟随张彻去了。而唐佳则带领另一部分武指,留在了“邵氏”。这两波儿人,便是后来的“刘家班”与“唐家班”。

刘家良跟随张彻到了之后,张彻出尔反尔,不想实现诺言。刘家良一气之下,又带着自己的“武指班底”返回了香港。

1975年,刘家良在“邵氏”的支持之下,坐上了导演的位子,并拍摄了《神打》、《烂头何》、《少林三十六房》、《少林搭棚大师》、《武馆》、《十八般武艺》等功夫片经典。

70年代中期,“邵氏”也将唐佳推上了导演的位置。不过,唐佳并没有以导演身份,拍出太过优秀的作品。70年代中后期,楚原的“古龙武侠片”开始在“邵氏”大银幕上风靡。而唐佳带领的“唐家班”,也成为了古龙武侠片幕后的功臣。

狄龙出演的《楚留香》、《天涯明月刀》、《多情剑客无情剑》、《萧十一郎》,动作场景设计,都是由唐佳的“唐家班”完成。

正是因为唐佳在“布景打斗”方面的表现太过优秀,1993年的徐克,还邀请唐佳为《青蛇》担任了动作设计。

60年代初,有一个叫韩英杰的动作指导,也在“邵氏”的片场混饭吃。这个韩英杰出身梨园,他的岳父于占元,在香港开了一家“戏曲学校”。60年代中后期,随着戏曲市场的没落,不少梨园子弟都涌入了电影圈。

靠着韩英杰的关系,于占元将自己门下的一批,介绍到了电影片场工作,这其中就包括,洪金宝、成龙、元奎、元彪、元华、元德、元武、元庭、元宝等人。

随着这些小师弟的到来,韩英杰的手底下也开始聚起一帮人马。此时的韩英杰,想要组建一支“武指团队”,独立接活儿。可是,刘家良、唐佳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在60年代太过耀眼。韩英杰和这帮“元字辈”小师弟们,根本没有市场。

1966年,大导演胡金铨,离开“邵氏”,前往电影市场发展。韩英杰抓住时机,带着这帮“元字辈”小师弟们,跟随胡金铨来到了。

在,胡金铨先后拍摄了《龙门客栈》、《侠女》、《忠烈图》等武侠经典。而韩英杰、洪金宝、成龙、元彪等人,也都以动作指导的身份,参与了这些作品的拍摄。

在这些作品的磨练之下,一个由元字辈京剧武生组成的武指团队“元家班”,也悄然登上了华语电影的历史舞台。

70年代初,刘家良、唐佳领导的“南北功夫混合班底”,成了“袁家班”、“刘家班”、“唐家班”。而以韩英杰为首的“元家班”,也在此时折返港片市场。

1970年,邹文怀、何冠昌成立了一家名为“嘉禾”的电影公司,并开始招兵买马。1971年,韩英杰带着“元家班”的师兄弟们,投靠了“嘉禾”,并在这一年,协助“嘉禾”拍摄了功夫片《唐山大兄》。

《唐山大兄》上映后,打破了港片市场的票房纪录。李小龙因为该片一战成名,韩英杰也在该片之后,成为了李小龙的“御用武术指导”。

1972年,“嘉禾”为李小龙拍摄了《精武门》。韩英杰再度为该片担任动作设计,而“元家班”的小师弟们,也都参与了这部戏的动作场景拍摄。

《精武门》之后,韩英杰受到胡金铨导演的召唤,再度前往电影市场。而“元家班”的一些师兄弟,想要留在香港发展。于是,“元家班”拆伙成两路人马,元庭、元泰等人,跟随韩英杰前往。而另一部分,则跟随大师兄洪金宝,留在了“嘉禾”。

值得一提的是,《精武门》之后的李小龙,坐上了导演的位子,并开始尝试组建自己的“武指团队”。而林正英、小麒麟、陈会毅、陈龙、董玮、钟发等人,也都汇集到了李小龙的旗下,成为了“李家班”的主力。1972年,这帮人还合力拍摄了功夫片《猛龙过江》。

1973年,“嘉禾”为李小龙拍摄了《龙争虎斗》。洪金宝带领师兄弟们,与李小龙的“李家班”进行了合作。

《龙争虎斗》之后,李小龙突然去世,“李家班”群龙无首,原地解散。而林正英、陈会毅、陈龙、董玮、钟发等人,顺势加入了洪金宝的“武指团队”,这些人也成为了“洪家班”的雏形。

70年代中期,洪金宝得到“嘉禾”重用,先后为《跆拳震九州》、《七省拳王》、《中泰拳坛生死战》、《密宗圣手》、《老虎杀星》、《少林门》等作品,担任了动作指导。

1977年,洪金宝坐上了导演的位子,拍摄了《三德和尚与舂米六》。随着洪金宝的步步高升,“洪家班”的名号也开始在香港影坛,一步步打响。

洪金宝给出了一个很有趣的答案,他表现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洪家班”,其实业内根本就没有“X家班”的说法,一开始大家都是在一起搞电影,只是当你红了之后,外界的人就开始叫你是“X家班”,这个班底姓什么,就看班子里谁先红。

80年代初,《鬼打鬼》、《人吓人》的诞生,让“洪家班”快速壮大,而80年代中期的“五福星”系列、“僵尸先生”系列、《皇家师姐》系列,也让“洪家班”成为了动作港片市场之上的票房龙头。

进入90年代之后,“洪家班”的发展虽然进入了低谷期,但力量感十足的打斗,诙谐幽默的场面设计,还是让一大批影迷记住了“洪家班”这个电影班底。

70年代中期,成龙遇到了导演罗维。这个罗维一开始是“嘉禾”的签约导演,他为李小龙拍出了《唐山大兄》、《精武门》之后,便离开了“嘉禾”,成立了自己的“罗维影业”。

李小龙去世后,不少导演都在寻找新的动作演员,弥补李小龙之后的市场空白。而此时的罗维,也看中了成龙。

值得一提的是,70年代的成龙,一直以“陈元楼”的名字,在影坛活跃。1976年,罗维将“陈元楼”签入旗下,并为其改名“成龙”,寓意其能“成为第二个李小龙”。而成龙这个名字,在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大银幕上,也确实造就了一段动作传奇。

70年代中后期,成龙在罗维的力捧之下,相继拍摄了《新精武门》、《风雨双流星》、《少林木人巷》、《飞渡卷云山》、《蛇鹤八步》、《剑花烟雨江南》等作品。

1978年,成龙拍摄了《醉拳》,这部作品正式开启了成龙的电影时代。而后的《师弟出马》、《龙少爷》、《A计划》,更是让成龙的事业稳步高升。

正如洪金宝所说那样,当你红了之后,别人看到你,就会习惯性的用“X家班”来称呼。“成家班”这个称呼,也随着成龙的走红,出现在了港片市场之上。

1985年的《故事》之后,搏命、热血的特技大场景,成为了成龙电影的特色。而“成家班”也成为了港片幕后的“飞虎队”,帮助成龙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特技动作。

程小东的父亲程刚,曾是“邵氏”的大牌导演。程小东在父亲的影响之下,对电影产生了兴趣,并走上了武术指导的道路。

然而,70年代的“邵氏”,开始将事业重心转移向电视市场,并大量入股“TVB”。看到电视市场发展蓬勃,程刚便托关系,将儿子送入了电视台。

70年代香港的三大电视台“丽的”、“佳艺”、“TVB”,程小东都在里边待过,可是他都不满意,因为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电影梦。

1979年,“佳艺电视台”的同事徐克,被制片人吴思远看中,走入影坛,成为了一名电影导演,这对程小东造成了不小的刺激。

1982年,程小东遇到了一场机会。这一年“嘉禾”为他投拍了一部名为《生死决》的武侠片。为了拍好这部作品,程小东花费了不少心血。为了充分还原“武侠小说”里的轻功,程小东利用“威亚绳索”,将演员吊在空中,设计了不少凌空打斗的飘逸场景。

在“电影工作室”,程小东接连拍摄了《倩女幽魂》三部曲、《古今大战秦俑情》、《新龙门客栈》、《笑傲江湖》三部曲等作品。

在这些作品的拍摄过程中,程小东一步步组建了自己的武指团队“程家班”。元彬、马玉成,也成为了“程家班”的骨干力量。而飘逸洒脱的武侠打斗风格,也成为了“程家班”的名片。

1992年,程小东离开了徐克的“电影工作室”。马玉成跟随程小东离开,而元彬则选择留下来,与徐克继续合作。

离开徐克之后,程小东又吸收了新人武指林迪安,带着这个全新的“程家班”班底,程小东又为《审死官》、《鹿鼎记》、《济公》、《超级学校霸王》、《大话西游》、《少林足球》、《英雄》、《十面埋伏》等作品,设计了动作打斗场景。

新千年之后,钱嘉乐离开了“洪家班”,尝试独立发展自己的“武指事业”,也是在这个时候,钱嘉乐拉起了自己的武指团队“钱家班”。

2004年,钱嘉乐带领团队,为《旺角黑夜》担任了动作设计工作。该片中朴素、写实的“乱打风格”,让钱嘉乐获得了“最佳动作设计”的提名。

而后的《门徒》、《新宿事件》、《风暴》、《车手》、《寒战2》、《使徒行者》等作品,也一步步擦亮了“钱家班”的招牌。

90年代中期,甄子丹离开了袁和平的“袁家班”,尝试成立公司,独自发展事业。90年代末,甄子丹自资拍摄了《战狼传说》、《杀杀人,跳跳舞》,结果赔了个底儿掉。

为了还债,甄子丹再度干起了武术指导的老本行,也是在这个时候,甄子丹拉起了一支“武指团队”,这也成为了“甄家班”的雏形。

《杀破狼》、《龙虎门》、《导火线》、《武侠》、《一个人的武林》等作品的诞生,不仅打响了“甄家班”的名号,同时也让观众们记住了“甄家班”的动作风格。

之后,香港电影成为了华语电影的中心,动作港片的兴衰起伏,也成为了华语动作片,百年岁月的一个缩影。而隐藏在港片幕后的那一个又一个“武指团队”,也成为了岁月的见证,见证了华语动作片的兴衰交替、起起伏伏。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