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如其名,这部《老虎》,片名是个双关语,是有着“森林之王”称号的野兽,也是在物欲横流世界中弱肉强食的人类,正如片中一句让我影响非常深刻的台词:这个世界变化很大,但虎之道却不会变。

什么是“虎之道”?凶猛的百兽之王,一山不容二虎,但也有“细嗅蔷薇”的细腻时刻,正如这部电影的风格,暴烈之处火花迸现,温柔之时情意不减。

这是一部犯罪电影,《老虎》这样的电影其实是不多见的。这部发生在东北小镇的故事将视角对准了偷猎,北方背靠大山的偏僻小镇,原始的生态氛围,在浓烈电影质感下,为该片赋予了冷峻肃杀的风格,为电影营造戏剧化冲突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平台。再加上白恩、黄尧、马苏等实力派演员加盟,以及老牌影星廖启智的跨刀助阵,让这部自制电影呈现出极高的水准,毫不夸张的说,观感要强于很多院线电影。

看电影之后,发现片中虽然有着火星四射的正邪大PK场面,为本片提供了视觉保证,不过那些隐藏在动作场面背后的复杂人性更震撼人心。

在这场案件之中,一起盗猎牵扯出了来自三方的势力,盗猎者唯利是图,寻妻者铤而走险,小混混瞒天过海,他们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锁扣,一环一套一环,这其中涉及到的人物关系是这样:

★白恩饰演的男主角五万悬赏寻妻数年,遇到了提供线索者苏鑫,后者声称找到了其妻子,为了筹集悬赏款,他跟着廖叔“跑一次大活儿”。

★苏鑫苦于还不上高利贷,偶然间发现了白恩的悬赏,发现后者的妻子与自己女友长得非常相似,决定冒名顶替去领这份儿赏钱。

这是故事的起因,在这样的环境下,三方势力交织于原始森林,他们面对的是凶猛的野兽,以及叵测人心。

可见,这部《老虎》主要围绕了两条交织的线索,即寻妻和犯罪,中间还卷入了马苏饰演的自己过往的故事,二者相辅相成,正如血与骨的故事。

寻妻是血,犯罪是骨,骨头支撑起躯壳,血肉丰满了身体。白恩的硬汉本色下的沉默与焦躁不安、困惑绝望乃至是梦境反复,它们都属于血的一面,侧重于表述情感,属于该片的内核。而骨的一面则是视觉冲击,火爆的追击飞车、赤裸裸的刀子相见,弓弩追杀的公路狂飙,以及人与老虎遭遇的场面,这些场面拍得干净利索,已成华语犯罪电影独特的商业特色,而完全由CG生成的东北虎,几乎是该片精良质感的缩影。

如同一些经典电影,如同喜欢孤注一掷的赌徒,《老虎》对白恩饰演角色的人设塑造非常成功,并恰如其分地安排“不知深浅”的卷入到风暴当中。为了导演做了大量铺垫,从日复一日的贴着寻妻启示,到提高悬赏,乃至去马苏家调查摄像头,这个被称为“疯子”的沉默男人确实能够引发观众的共情。

在他对面的两个男人,李培铭饰演的盗猎者霸气外露,好似强风;苏鑫饰演的小混混利益为上,很是圆滑。这两个人物都较为脸谱化,三个男人搅合一起,许多人想到了《狗咬狗》。狗是开头的旁白,又是全片的无情隐喻。而本片则更近一层,引入了老虎,用猛兽映射三个性格各异的男人。

在猛兽的映射下,毫不掩饰的生存凸显出来,他们的故事和动机都暴露了边缘群体的困境——毫无安全感。

比如马苏饰演的,因为工作关系导致离异,到处遭遇冷眼甚至连孩子也受到了牵连,带出了小镇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圈层。而苏鑫被卷进来起因也不是什么惊世阴谋,居然是不起眼的冒名顶替,在这个复杂的线索串起来的故事里,女人是摆设好的道具,男人是被玩弄的棋子。

这点设置上,本片与韩国犯罪电影《黄海》相似,只不过在人与人争斗的基础上,多出了人与野兽的对立,让尔虞我诈的人类世界在猛兽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但白恩的个人情感塑造无疑是成功的,正如结尾,他如老虎一样爬向水潭,再一次的与猛虎遭遇,这次他也又一次进入梦境,面对身边冒名顶替的“妻子”,亲手抚去了妻子眼角下的“痣”,现实中的老虎,梦境中的妻子。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这个沉默偏执的汉子,像猛虎一样刚烈,却比起其他人物,他都更像一个人,万物皆有灵。

大主题上,《老虎》关注的东西已经超出了传统犯罪电影层面,直刺片中各种毫无安全感群体,生存本能和出口只能被无限放大,从而让观众在猎奇的犯罪故事和刺激的人兽大战中,发现人类世界的血与骨,唯有不变的就是的可以咆哮山林、也可以细嗅蔷薇的“虎之道”。

作者 diese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