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梦想越走越近海报

梦想越走越近

共4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梦想越走越近分集剧情

第25-26集


  梦想越走越近第25集剧情介绍

  杨瑞大包小包来到小辣椒家,当小辣椒听说杨瑞给她买的衣服有五千多块,高兴的心花怒放。丽珠的父亲是个明事理的人,他把小辣椒身上的大衣扒下,还给了杨瑞,并把他赶了出去。

  云鹏来找陈宏德喝茶聊天,陈宏德玩笑中跟云鹏说,文秀是个眼里不容沙子的人,云鹏有什么事千万不能瞒她,如果有那就一瞒到底,云鹏若有所思的应下。

  文秀召集大家开会,家平和即将临盆的丽珠在门口相见,两人分外尴尬。会上文秀宣布公司成立这么久了,账目还不清晰,要成立查账小组,小组由正民负责,组员是文娜和丽珠,第一个要查的就是养殖场,让于得利把账目准备好。于得利一听慌了,站起来就说查谁的都行,就是不准查自己的帐,甩手就走。文秀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把会开完,于得利说如果还是查账自己就不参加会了。文秀说那也可以,养殖场的厂长你也别干了。于得利马上跑到田月英和赵永兰那里告状,说文秀把赵家搞的四分五裂,他要拽着两个老人一起去给他撑腰。

  会议继续开,文秀重申了查账的需要和目的,赵永兰却说她搞窝里斗。文秀把去年的成本和支出表给大家看了,支持消耗远大于收益,文秀问田月英是否支持自己,田月英表示支持,赵永兰也没再说话。于得利还是拒绝交出账本,文秀告诉他只能撤掉他厂长职务,于得利没办法只有答应交出账本,但条件是自己也进查账小组,家平提出让大姐进查账小组,众人一致通过。于得利得知去自己厂里查账的是丽珠,马上跑到丽珠娘家求丽珠查账的时候对他网开一面,丽珠没有说话。

  文娜和丽珠到于得利的厂里,于得利非常热情的招待二人,就是不提账本的事情,被文娜催促了,才说自己马上去拿,谁知道,他竟然和工人们打起了扑克。原来他压根儿就没想配合查账,他就是想把文娜和丽珠耗走。文娜气得给正民打电话,正民给她出主意先去银行把厂里这个月的对账单取回来。于得利见天黑了,料想二人肯定早走了,开心的回到办公室,一开灯看到文娜和丽珠仍然还在,吓了他一跳。正民也赶到和文娜她们一起等他拿账本来,于得利装作不知道会计还没把账本给她们,说会计手机关机,正民拿过他的手机拨通了王会计的电话并按下免提键,不知情的王会计冲口就问查账的让走了吧,正民假装于得利的口气问账本在哪呢,会计说就在于得利抽屉里。于得利又说抽屉钥匙在家梅手里打不开,巧的是家梅看这么晚大家还没回去,就来公司看看,心思简单的家梅马上从于得利身上拿出了钥匙,实在无计可施的于得利只有乖乖拿出了账本。

  正民带着丽珠和文娜连夜查账,于得利在家坐立不安,他气的骂家梅不长脑子,还问家平的帐有没有问题,家梅说家平的帐一清二楚非常正规。正民看太晚了,担心身怀六甲的丽珠熬不住,就让她先回家了,路上于得利拦下丽珠问有没有查出什么,丽珠说问题不少,自己想想怎么和大家解释吧。于得利报着如果大家都不干净,那自己的罪过就少了的心里,回去求家梅,务必把家平的帐查出问题来,让家梅偷着改家平的账本,见家梅不同意,于得利又搬出儿子和家庭来威胁家梅,还一再保证只要家平和自己一样有问题,文秀就会大事化了,不了了之的。耳根子软的家梅半夜和于得利来到了家平的办公室,篡改了家平的账册。

  文秀来到家平办公室,询问家平账目情况,家梅说家平有一万元的短款,文秀觉得很不可思议。

  正民在于得利那里查了一夜的帐,他打电话给文秀让她去看下,原来于得利把养殖场的收入都转移到了自己的账户,其中还包括文秀投的钱,还在城里买了门市房。文秀考虑到是家族企业,跟正民说要把事情先压一下。正在这时候,养殖场冷库负责人老张来电话告诉她冷库不制冷了,文秀赶到现场,老张跟她说,经过检查发现所有的制冷设备都是二手货。

  梦想越走越近第26集剧情介绍

  文秀思前想后决定私下跟于得利谈一谈,她开门见山问于得利制冷设备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以最新款的价格购入的二手货,于得利马上翻脸不认账,文秀说可以让专家来鉴定,于得利耍赖一推就走了。文秀和正民不相信家平是账目做手脚的人,决定一起去家平办公室看看。云鹏知道这么晚文秀和正民还在一起查帐,心生醋意,他去家平公司看看,被文秀劝了回来,回到车里他心里很不放心二人在一起,在公司门口等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文秀从公司出来,看到在车里呆了一晚的云鹏。

  家梅在家里很后悔陷害了自己的亲弟弟,从未做过任何坏事的她,真是寝食难安。这边正民已经把家平账上问题找了出来,而且看出账面是被涂改的,他和文秀清楚是于得利干的,文秀介于大家是一家人,不想公开于得利的所作所为,正民劝他要保持原则,不能感情用事,文秀还是不愿意,二人不欢而散。

  家庭会议上正民公开了于得利养殖场存在的问题,于得利一口咬定文秀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词。正民拿证据问他,他含血喷人的说正民和文秀有不正当关系,被田月英打断,问为什么只他这里有问题。于得利逼着家梅说自己弟弟的账目有问题,于得利咄咄逼人借题发挥,气得正民只好说出家平账目被人涂改过,于得利还是不认账,正民只好问家梅是怎么回事,本就心里极度愧疚的家梅站出来承认自己陷害的家平,转身跑到水库投河自尽了。

  赵家的人都指责文秀和正民要搞垮赵家,正民和文秀坐在湖边,正民跟文秀道歉自己不该不听她的劝告,文秀也觉得家梅的事情对自己刺激很大,她不知道如果丈夫还在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把情绪梳理完,又是朋友又是战友的两个人决定不会放弃。

  有贵跑来跟田月英说,大挂钟发烧了让她去看看,又说香月不在家,田月英一听马上想到的是自己的孙子在大挂钟家,就答应去看看大挂钟。在大挂钟家里,有贵赶紧让大挂钟抓紧机会跟田月英表白。田月英来了,装病的大挂钟按有贵的说法做了,没想到激怒了田月英,气得她转身就跑了。

  家梅一直在昏迷中,无论是于得利的哭泣,还是文秀的道歉,直到家平在床前跟她说相信姐姐不会害自己,她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家梅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跟家平道歉,痛恨自己不该听丈夫怂恿害亲弟弟。在家平的劝慰下,姐弟两人相拥而泣。得知家梅醒来,文秀马上要去探望,却被家平拦了下来,跟她说眼前还不是时候。

网友对《梦想越走越近》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