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红旗渠的儿女们海报

红旗渠的儿女们

共24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红旗渠的儿女们分集剧情

红旗渠的儿女们分集剧情

第1-5集


  红旗渠的儿女们第1集剧情介绍

  林州是红旗渠的故乡,又是一个出匠人的地方。这里的山里人把出外务工叫做“赶生活”,秋后,没有了农活,在外站住了脚的工头们,就会回到山里,在山里吆喝,招呼着有着一技之长手艺人和没有一技之长的年轻人们,到城里去“赶生活”,北京、郑州、太原,想去的都可以去。

  走出了田野的山里人和想出去闯闯世界长长见识的年轻人,都厮跟着原是左亲右邻的工头们走进了城市的花花世界。 王大群兄弟本来没有打算要出去赶生活,因为他和弟弟二群三群在紧锣密鼓地张着自己的婚事。未婚妻是北窑的,是个高中生,人很漂亮,叫于小莲。大群对这桩婚事很满意,张罗婚礼也很倾心投入。可是,就在典礼的这一天,二群带回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未婚妻于小莲被人拐跑了!拐走小莲的是他的高中同学金桂生。两人跟着赶生活的队伍进城去了。金桂生金家岙“金瓦刀”的儿子,“金瓦刀”是林州建筑行当里一个名头响当当的人物。

  婚是结不成了,王大群带着两兄弟找到了车站,找遍了所有装满民工的车辆,等发现金桂生和于小莲的身影,火车已经开了。为报夺妻之恨,也为了找回小莲,大群决定进城去赶生活,二群也跟着去了。再说,为这桩婚事,王家给了于家8000块钱,那可是砸锅卖铁东拚西凑才凑齐的,不是个小数目,客也请了,宴席也摆了,眼看就要成亲的老婆却跟着别人跑了,大群怎么有脸再回去见乡亲父老? 就这样,金桂生、于小莲、王大群、王二群进了城,阴差阳错地的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 “金瓦刀”是一个言而有信、一丝不苟的人,他信奉的哲学就是:“男人,就应该尿出去一条线,哭出来两眼血,吐口唾沫就是钉子!”

  靠这个他有了超出别人的泥瓦匠手艺,也赢得了林州建筑界的赞誉和尊敬。金桂生带于小莲来投奔父亲“金瓦刀”,“金瓦刀”对金桂生的作为很生气,把桂生关了起来,对桂生说,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挣一个媳妇回来,不能偷! “金瓦刀”对于小莲说,“人是要活个脸面的”,让“老麻雀”把于小莲送到王大群的舅舅万水法那里。 大群和二群投奔了舅舅老万,等在工地上。于小莲不愿意跟王大群回去,王大群向于小莲讨还八千块钱的彩礼钱。

  “老麻雀”稀里糊涂地做了于小莲的保人。 王大群在舅舅的工地上干力气活,于小莲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流浪,金桂生被父亲强迫在工地上背砖。桂生偷跑出来,到街头去寻找小莲。茫茫人海,难觅踪迹。 “金瓦刀”想培养金桂生,让它从最简单的吊线开始学起,桂生嫌苦怕累,金瓦刀感觉金桂生一点也不像自己,对他非常失望。

  红旗渠的儿女们第2集剧情介绍

  在大学里施工的老八,锅炉出现问题,来请“金瓦刀”处置。金桂生以上学的理由向父亲讨要了五百元钱,不想在公交车上被小偷偷了,又被打了一顿,抛在街头。意外地遇上了小莲,可这次的相见,两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精明的王大群在舅舅的工地上干着粗活,却偷偷留意的更轻松地技术活。一次,搞电焊的技术工想让老万加工钱,故意拿大撂挑子。偷学了技术的王大群不失时机地露了一手,取得了老万的信任,顶掉了老师傅,当上了电焊工。

  桂生和小莲在公园里呆到了天黑,突然下起雨来,两人都有一种无依无靠之感,不被家人接纳,也不被这座城市接纳。懦弱的桂生觉得还是投奔父亲可靠,要带小莲去找爹,小莲不愿意去。正在这时,树林里亮起了手电光,桂生说,咱跑吧?小莲说,咱又没做什么坏事,跑个啥?心虚的桂生抛下小莲逃跑了,被派出所无端地捉了去。“金瓦刀”到派出所把桂生领回,越来越感觉孩子不成器了。

  到处找工作的于小莲又累又饿,生了病,昏倒在大街上,被打工妹苏小娜相救,苏小娜为小莲打针取药,治病,从此两人相依为命,成了姐妹。 “金瓦刀”把桂生领进了在大学施工的老八那里,让老八替他调教儿子。 工余,金桂生上了大学里的建筑工程的夜大班,他发现,王大群也在这里听课。下课的时候,大群和二群拦住金桂生,又打了他一顿。金桂生找到了父亲,求他打自己一顿。“金瓦刀”告诉他,我们出门在外,吃饭要靠自己的本事,自己没有本事,就会被人欺负。

  “金瓦刀”给了儿子一个自己使用的木碗,让桂生去找自己的饭碗。 桂生依旧想着小莲,到处贴寻人启事。小莲住在小娜的住处,依旧病着。 “兔子”叫吴保成,是个结巴,做梦都想当城里人,整天练习说普通话,练的也就是那几句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男同志女同志……”总想把这几句话说囫囵,可总也说不囫囵。 一次出门,“兔子”偶然看见了于小莲,告诉了桂生……

  红旗渠的儿女们第3集剧情介绍

  “兔子”领桂生去找小莲,却没有找到。 桂生依旧常常丢下工地上的活去贴《寻人启事》,希望能被小莲看到。可小莲对桂生已经失望了,对小娜说,就是饿死,也不愿再见桂生。两个人就这样阴差阳错地生了嫌隙。 大群进步很快,受到了舅舅的表扬,把工地交给了大群管理。舅舅说,好好干。

  只要好好干,什么样的女人咱找不来。 工作难找,于小莲和苏小娜四处求职无门。在苏小娜的劝说下,小莲在歌舞厅干起了女招待。大群领城管马科长徐科长到歌舞厅消费,正好碰上服务的小莲。大群满腹怨怼,满腹伤感,喝得大醉而归。一天,大群要了个包间,专叫七号的小莲,要小莲为他服务,把小莲羞辱了一番。

  骂她贱! 小莲哭了。 大群还是希望小莲回心转意,离开金桂生,跟他。可是他们根本不可能了。 夜雨中,小莲走在街头,决计要辞掉歌舞厅的差事,找一件不受人欺负的活,本本份份地做人,挣钱还债,挣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

  红旗渠的儿女们第4集剧情介绍

  别的工地都发了钱,纷纷往家里寄。可是“金瓦刀”的工地上还没有听算盘珠响过。工人们找“金瓦刀”去问。“金瓦刀”去找欠他债的甲方楚经理要债,可楚经理已经携款潜逃,债主盈门,楚经理是个骗子,“金瓦刀”被耍了!百十号工友的血汗钱没了着落,“金瓦刀”垮了! 工友们追着讨要工钱,“金瓦刀”在工友面前失去了信用,失去了脸面,这是“金瓦刀”最不能接受了。“金瓦刀”被彻底击垮了,急火攻心,中风瘫倒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好了。

  只说了一个字:“帐”。 “兔子”找回了桂生,桂生在医院守着父亲,还是没有一点主意。帐上没钱了,住不起医院,“金瓦刀”吃力地说出一个“走” 字,让桂生把他背回去。 金桂生背着父亲找律师,付不起律师费,到旧债主处要帐,找到原来一直靠“金瓦刀”扶持的秦经理,因为“金瓦刀”不会说了,秦经理不认帐了。桂生向求秦经理还钱,秦经理说,桂生给他跪下,他就给他钱,桂生给秦经理跪下了! 除了老万和老八,没有人给他们一分钱。

  经历了这一次人世变故,桂生变得坚强了,成熟了。 要钱的民工堵住了门,恶语相加,“金瓦刀”写下了“父债子还”四个字,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桂生想从楼上跳下去,“老麻雀”拦住他:“娃,回头吧,你爹还欠着人家帐呢,你要是跳下去,你爹他死不瞑目啊!……” 桂生顶着“父债子还”的牌子跪在了工地上…… 宁霄雅来金瓦刀的工地做毕业实习,看到了这一幕。 “老麻雀”说:桂生,你长大了,一夜之间长大了……

  桂生背着父亲“金瓦刀”回到家,“金瓦刀”死在了家乡。安葬了父亲,金桂生又回到了工地上。桂生还是原来那个桂生,只是步伐变得比原来坚定,目光比原来刚毅了。 挣了钱的大群二群去逛商店,花二百块钱买了两套西装,人五人六地走路,大群对二群说,关键是眼睛要硬,要把这些城里人都当成蚂蚁。 桂生来到大群的工地,向大群找活干,大群却向桂生索债。大群说,既然你找到我,我肯定帮你……

  红旗渠的儿女们第5集剧情介绍

  大群为桂生派活,说,你把那些砖搬到楼上,我给你五十。 金桂生说,我干。 桂生在大群的工地上搬砖,手磨出了血泡。 大群说,你把搬上去的砖再搬下来,我再给你五十,金桂生又把搬上去的砖又搬下来…… 老本找到大群,说,头儿,过了!…… 王大群喝多了酒,又到歌舞厅找于小莲,没找到小莲,却见到了苏小娜…… 小莲辞了工作,自己卖盒饭。 桂生偷偷到大学夜大听建筑工程的课程,结识了大学后勤处宁处长的女儿宁霄雅,宁霄雅对桂生产生了兴趣。

  桂生和“老麻雀”给人捅下水道,“老麻雀”去买饭,碰上了小莲。“老麻雀”极力撮合,小莲对桂生有误解,桂生现在这个样子,又怕小莲看见,两人终于没有见面。 大群喝醉了酒到歌舞厅闹事,被歌舞厅的保安打了。苏小娜把大群救下来,大群向小娜哭诉自己的遭遇。小娜也是四川农村出来的,两人都有相同的感受,她没有收大群的钱,对他说,你以后心烦了,就来我这坐坐。 桂生又去找秦经理讨要三万元欠款,桂生问:做人要不要讲良心?

  秦经理说,良心是能论斤称还是论两卖啊?良心能换钱吗? 桂生想卖设备,“老麻雀”不同意。秦经理“良心”发现,主动来还桂生三万块钱,请桂生吃饭,席间,却提出想拿三万元来买“金瓦刀”的施工执照。“老麻雀”与秦经理吵翻了,带桂生离开了。

  桂生找到大学基建处的宁处长家,正巧宁处长家的水管坏了,宁霄雅找人修,看到了桂生,桂生帮宁家修好了水管和下水道,赢得了宁氏父女的好感。“金瓦刀”的遭遇也让宁处长同情,宁处长把大学泵房的工程交给了桂生。

网友对《红旗渠的儿女们》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