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暴雨将至海报

暴雨将至

共5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暴雨将至分集剧情

第29-30集


  电视剧暴雨将至第29集剧情介绍

  李炳君举行庆功宴时,力行社的兄弟要给别动队队长敬酒,这时侍者正端着盘子上菜,结果两人发生碰撞,菜肴撒了别动队队长一身。队长起身到房间里换衣服,谁知当他刚关上房间门,就被早埋伏在门后的田继业捂住了嘴。田继业干掉队长后,悄无声息不留痕迹地从房间窗子离开。

  李炳君仍在庆功宴上与别动队的兄弟们觥筹交错,突然有人来报别动队队长出事。等他到酒店房间时,谷局长带着一帮警察正在勘验现场。最后结论是别动队队长因为醉酒后洗澡不幸在浴缸里溺水而亡。案子结案。

  紧接着警局里配合力行社抓捕沈曼的警察小孙无故失踪,许胖子慌慌张张地向谷局长报案时,谷局长却嫌他多事。此案不了了之。

  沈孚运的公司一直是刘二公子的竞争对手。如今他入狱刘二公子和柳宾几乎要载歌载舞。柳宾找李炳君,求他协助刘家彻底搞垮沈孚运的公司,到时候后获利分李炳君一部分。李炳君告诉他自己不要股份只要现金。他们就这么迅速地达成协议。紧接着沈孚运在狱中被人突然行刺身亡。沈家的公司和家宅都落入刘家,刘二公子还把沈家大宅子赏给柳宾。

  之前田继业还在责怪叔叔田守诚没有为他的老友沈孚运据理力争,田守诚气愤地告诉他,自己几乎动用所有的关系,发动法律界所有的律师为沈孚运活动,只是没有告诉田继业自己所做的努力。田继业心里才好受一些。哪知他们突然得知沈孚运被害的消息。沈家父女俩的惨死让田继业心如刀绞夜不能寐。当他得知柳宾竟然入住沈家,他更是乘夜黑风高悄悄地到沈家放了一把火。

  田继业只要想到那个美丽纯洁如天使一般的沈曼惨死,他都无比的难过和自责。他辞去警局的职务,毅然决然地重新回归到律师公会,因为建立一个法制国家和政府也是沈曼的遗愿。田守诚见田继业做出这种决定,再加上沈孚运的遭遇,田守诚对司法公正也产生质疑,他和田继业进行了深谈,叔侄俩决定联手尽力维护司法界的清正廉明。

  田继业到狱中探望叶靖奇,告诉他自己回归律师公会,决定做他的代理律师。叶靖奇经历了这么多不公正待遇,他对自己以前拼命维护和相信的司法公正产生质疑。反倒是田继业鼓励他要坚持信念。此时田继业想到沈曼的死心情无比沉重,叶靖奇发现异常追问他。田继业才把沈曼的死告诉他。叶靖奇得知痛哭失声。

  田继业又去看望了何如是,告诉她自己要作为她的律师为她辩护。根据辩护策略,他让何如是暂时先认罪,然后由他依法做无罪辩护,最终想为何如是争取无罪或保释出狱。何如是坚定地相信了他。

  田继业在墓园无意间遇到老律师。田继业请他在酒馆喝酒,想听听他告诉自己的身世。老律师告诉他当年他的母亲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美人,而且圣洁的如天使。仰慕和追求她的人趋之如骛。而老律师当年也将自己代写诉状的摊子摆在她的裁缝铺外面,为的就是能够多看看她。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她唯独看上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学司法的一个公子。公子家世显赫,对她也是情有独钟,但他却遭到自己家人的反对。最后他绝食抗争。她担忧地想去探望。就在田继业的身世呼之欲出时,李炳君却如鬼魅般进到酒馆。

  老律师看到李炳君慌乱地解释自己什么也没有和田继业说,然后慌不择路地急忙逃窜。田继业不明白李炳君究竟想阻止老律师说出什么事。李炳君笑而不答,装糊涂说自己什么也没做,也不清楚老律师为什么看到自己就逃。田继业根本不信,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

  电视剧暴雨将至第30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从听了老律师说到一半的关于自己的身世之事后,越发地对自己身世生疑。他回到家里后再一次问起田守诚自己的身世。田守诚只是告诉他,他的父母都是最优秀的人,是自己最爱的人,自己当年也是赞成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自己之所以终身未娶,是因为有了他和法律。田继业听后非常动容。但过后田守诚给李炳君电话,让他一定要找到老律师,防止他乱说。

  柳宾找到看守所王所长,问他关于叶靖奇最近的动向。王所长告诉他,叶靖奇最近在写诉状。柳宾觉得叶靖奇始终是个心腹大患,让王所长制造一些混乱乘机干掉叶靖奇。不久,叶靖奇跟犯人们一起集合时,一个彪形大汉犯人模样的人拿着一把匕首悄悄地靠近叶靖奇。就在危险步步逼进叶靖奇时,犯人们突然发生混乱,彪形大汉突然被乱成一团的犯人挤的东倒西歪,混乱中大汉被人刺杀。

  田继业再次到监狱探望叶靖奇时被监狱告知因为监狱发生暴乱禁止探望。田继业感到叶靖奇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他又去探望何如是,何如是得知叶靖奇被禁止探望,也替叶靖奇担忧,但目前却无能为力。何如是这时告诉田继业,同监刚送来一个伤势严重的女犯,希望田继业能够向监狱申请给女犯看伤。在田继业的帮助下,生命垂危的女犯得到医治。

  田继业去祭拜沈曼时,在墓地里意外见到力行社的人。他们一直在此监视,想抓到躲在此处的老律师。就在田继业让力行社的人离开时,躲在不远处的老律师看到了田继业。然而没有等他接近,就被另几个埋伏在此的力行社队员抓住带走。他们直接把老律师送到了监狱里。

  田继业一直没找到老律师,他直接到力行社找李炳君。李炳君矢口否认自己下令让人抓老律师,但田继业指认了那个在墓地看到的力行社队员。在李炳君的质问下,队员告诉他自己是受上司腾先生的命令。但田继业坚信,老律师的失踪跟自己有关,跟田守诚也有关。

  田继业想到老律师匆忙间跟自己说过他母亲现在在教会的疯人院里,田继业到疯人院里询问和查询了关于自己母亲的记录,结果却一无所得。回到家里,田守诚告诉他,李炳君来过,说了田继业上力行社质问老律师的事。田继业于是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想找他问自己的身世。

  就在田守诚准备跟他继续说什么时,电话响了。田守诚听完电话告诉他,叶靖奇有麻烦了。

网友对《暴雨将至》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