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虎妈猫爸海报

虎妈猫爸

共45集
一键分享:
更多

虎妈猫爸分集剧情

第1-5集


  虎妈猫爸第1集剧情介绍

  毕胜男在公司工作。罗素来到公司里面寻找毕胜男,毕胜男是罗素的妻子,罗素数落毕胜男出差归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公司。

  罗素与毕胜男在汽车里面亲热,夫妻二人顾着亲热没有发现有人在车外偷拍,偷拍的人是停车场的保安,保安在偷拍过程中被毕胜男发现。

  罗素在毕胜男的提醒下从车上下来追赶保安,保安先是快步向前行走,接着大步流星一路狂奔,罗素紧跟保安身后大声喊话,保安置若罔闻如同见了鬼一样向前狂奔。

  毕胜男奔跑速度惊人转眼超超罗素,罗素跟在毕胜男身后追上了保安,保安爬到一处吊在空中的铁板想逃到高空避难,罗素上前抓住保安的双腿用力往地面拉扯,保安连人带裤子被罗素拉回到地面,罗素扯烂了保安的裤子,保安惊慌失措大声喊叫,毕胜男捂住了保安的嘴吧,罗素夺到保安手中的手机删除了偷拍录像。

  保安因为裤子被罗素扯烂一时半会无法离开停车场,罗素开车搭载毕胜男离开停车场,夫妻二人坐在汽车里面得意洋洋看着保安。

  罗素与毕胜男带着女儿茜茜以及母亲到毕家做客,毕母与毕父带着蕊蕊接待罗素一家四口,茜茜在城市住惯了无法适应农村生活,蕊蕊与茜茜相处得水火不容如同仇人。

  毕家的厕所不像城市那样干净,茜茜尿急宁愿不上厕所也不去毕家的厕所撒尿,毕母故意让蕊蕊念读一些文章给罗素和毕胜男听,茜茜因为蕊蕊听话是个好孩子受到毕母疼爱心中升起不悦。

  茜茜来到屋外遇到了蕊蕊,蕊蕊摘了一种植物送给茜茜,茜茜担心植物上有细菌不愿意吃,罗素几人忽然听到蕊蕊在屋外放声大哭,一行人来到屋外发现蕊蕊嘴中有植物,蕊蕊一边哭泣一边向大人讲述被茜茜欺负的过程,茜茜强行把植物塞到了蕊蕊嘴中,毕胜男身为茜茜的母亲怒气冲天责骂茜茜。茜茜被毕胜男责骂心中升起不悦诅骂毕母,毕胜男勃然大怒煽了茜茜一个耳光。

  茜茜在罗母的骄惯下如同一个小公主,毕胜男晚上回家与罗素谈论如何教育茜茜,罗素觉得茜茜再长大一些自然就会改变一些不良习惯。

  清晨,茜茜来到卫生间要求父亲罗素为她刷牙,罗素想满足茜茜的要求,毕胜男脸上升起不悦认为罗素在娇惯茜茜。

  虎妈猫爸第2集剧情介绍

  毕胜男计划送女儿茜茜到学校读书,张潮是毕胜男的同学,毕胜男曾在同学聚会上收到张潮赠送的名片,张潮已是某所学校的主任,毕胜男决定将女儿茜茜送到张潮的学校读书。

  张潮的办公室挂着许多锦旗,毕胜男站在墙壁下面一脸惊叹看着挂在墙上的锦旗,锦旗足以说明张潮任职的学校获得外界好评,毕胜男深信张潮的学校品质优秀。

  张潮回到办公室接见毕胜男,毕胜男与张潮友好客气谈话,罗素充满火药味不时说一些令张潮难堪的话。

  张潮与罗素话不投机,罗素带着毕胜男离开张潮任职的学校坐车回家,夫妻二人在路上商量送茜茜到第一小学读书,第一小学教学力量雄厚是教书育人的模范先进学校。

  毕胜男与罗素商量请瞿总喝酒,瞿总正为工作的事情苦恼,最高领导认定瞿总开发的游戏有问题,瞿总愤愤不平决定辞职,辞职之前瞿总向罗素发出邀请,罗素是瞿总的得力干将,瞿总打算带着罗素一起辞职,罗素见瞿总妄自尊大不可一世,只得提醒瞿总开发的游戏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傍晚下班回到家中,罗素向毕胜男提起瞿总辞职的事情,瞿总开发出了有问题的游戏依然自以为是不接受上级批评,罗素不愿意跟着瞿总一起辞职离开公司。

  毕胜男一直想送茜茜到第一小学读书,由于不认识第一小学的负责人毕胜男陷入到苦恼当中,罗素见毕胜男一心想送女儿茜茜到第一小学读书,只得向毕胜男透露父亲认识一个战友,该战友恰好认识第一步小学的负责人,罗素与毕胜男来到父亲身边催促父亲打电话给战友。

  罗父在罗素的催促下打电话给战友,战友妻子接听了罗父的电话,罗父在电话中提出跟战友通电话,岂料战友患上了癌症已经无心处理其安事情,罗父本想托咐战友帮忙跟第一小学的负责人联系,结果战友因为患上癌症无法帮助罗父。

  毕胜男与黄俐出差跟客户谈业务,黄俐跟着毕胜男跟客户见面,毕胜男经验老到沉稳不乱与客户谈业务,黄俐 以为业务会失败,结果毕胜男在最后关头与客户达成了合作。

  黄俐一脸敬佩与毕胜男离开会议室,毕胜男急不可耐准备返回居住的城市,黄俐一脸敬佩夸赞毕胜男运筹帷幄成功谈成业务。

  虎妈猫爸第3集剧情介绍

  罗母娇惯茜茜多年,毕胜男出差在外一直惦记着教育茜茜,茜茜在家中如同小公主飞扬跋扈,罗素与母亲都把茜茜视为掌上明珠,唯独毕胜男为人严厉只想好好教育茜茜。

  罗素在家中接到毕胜男在外地打来的电话,毕胜男向罗素问起茜茜的情况,罗素谎称出门在外正在办事,毕胜男想在电话中向罗素了解茜茜的情况,罗素谎称要搭乘电梯不由分说挂掉了电话。

  毕胜男与黄俐一起出差,二人来到一家餐厅吃饭,黄俐 点了许多毕胜男喜欢吃的菜,毕胜男是黄俐的上级,黄俐加入到公司工作不久无时不刻都想讨好毕胜男。

  罗素陪女儿茜茜在房间里面玩耍,父女二人一个躺在地板上休息,一个坐在地板上无所事事,罗母出现在房间门口哭笑不得看着坐在地板上的罗素,罗素已经成家立业却跟毛头小伙一样不懂得自理,罗母数落罗素没有好好做完一些家务。

  茜茜的衣服还没有清洗,罗素叮嘱母亲清洗茜茜的衣服不能跟其它衣服混合在一起。

  曹总将毕胜男唤到办公室,毕胜男不久之前跟黄俐一起出差,后来黄俐劝说毕胜男回家照顾女儿,毕胜男已经成功跟一名客户谈好了业务,双方只差签字盖章,黄俐 主动提出为毕胜男做收尾工作,毕胜男在黄俐的劝说下回家照顾女儿,黄俐事后谈成业务在曹总面前谎称毕胜男中途扔下工作回家,曹总信以为真狠狠批评了毕胜男一顿。

  毕胜男挨了曹总一顿批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黄俐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毕恭毕敬讨好毕胜男,毕胜男已经领教到了黄俐的为人,黄俐两面三刀表里不一,毕胜男意味深长板起脸孔看着黄俐,黄俐见毕胜男脸上升起不悦只得借故离去。

  夜幕降临,毕胜男跟罗丹见面,黄俐背后陷害毕胜男的行为阴险无耻,毕胜男懊恼万分向罗丹谈起黄俐卑鄙无耻的行劲。

  黄俐加入公司工作不久处处讨好曹总,曹总对黄俐的处事能力满意之极,黄俐举办一个活动赠送劣质产品给参与者,毕胜男来到工作间反对黄俐损害公司声威的行为,黄俐觉得白送劣质产品给参与者不会损害到公司声威,毕胜男跟黄俐争吵结束转身发现曹总站在身后,曹总一脸阴沉看着毕胜男,毕胜男索性摔砸资料文件在曹总的注视下离去。

  虎妈猫爸第4集剧情介绍

  毕胜男告诉罗素还有他的家里人自己以后不再给茜茜施加压力了,要给茜茜一个快乐的同年,大家一致赞同毕胜男的这个决定。罗三省决定要让茜茜上私塾,但是大家都不同意,于是罗丹出主意让茜茜上国际小学,罗素告诉毕胜男这个这个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罗丹带着毕胜男来报名,但是却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她的朋友告诉她拿中国护照是不能上国际小学的,毕胜男觉得罗丹办事太不靠谱了,于是就很生气地离开了。

  曹总因为赠品的事情在批评黄俐,这时毕胜男及时赶来,其实这已经在毕胜男的意料之中。

  黄俐虽然一直在跟曹总道歉但是曹总还是很生气,毕胜男联系到了于总让于总把加湿器赶紧运过来,这是毕胜男早就已经跟于总说好的事情。

  黄俐看到了毕胜男把问题解决了特别生气,觉得毕胜男抢了自己出风头的机会,心中越来越恨她了。毕胜男告诉黄俐自己已经知道了其实她并不认识教育局的人,黄俐也告诉毕胜男茜茜跟那些去第一小学面试的孩子们一比就是白痴,毕胜男听到了这句话特别的伤心。

  回到家里毕胜男就大发脾气还委屈的哭了,罗素问她是不是黄俐又刺激她了,毕胜男警告罗素不要再提黄俐了。

  毕胜男现在每天都早早地起床跟张潮一起跑步,却不知道罗素在后面悄悄地跟着他们,毕胜男偶尔从茜茜的口中知道了一个叫嘟嘟的孩子,而且还把嘟嘟的底摸清楚了,她知道了嘟嘟就在第一小学上学并且并没有参加面试就直接上了学,主要就是因为住在学区房。罗素知道毕胜男想要说什么,告诉毕胜男自己不想听,但是毕胜男一直在说,并告诉罗素要去买学区房但是罗素并不同意,因为现在家里并没有钱买学区房。

  毕胜男一个人去看了房子,学区房的环境并没有那么好而且价钱还很贵,毕胜男没有办法只能去找罗素的父母,罗素的父母也不同意毕胜男买这个房子,毕胜男告诉他们可以先卖了现在的房子然后再去买学区房,毕胜男不听大家的劝告执意要买学区房。

  虎妈猫爸第5集剧情介绍

  罗素的家里人都出钱帮着他们买了学区房,一年之后,茜茜却还是不能上第一小学,毕胜男现在很无助就给罗素打电话,她告诉罗素政策改了学区房必须住满两年才能上第一小学,毕胜男很生气决定去找中介,罗素想拦着却没拦住。

  毕胜男到中介所大吵大闹还砸东西,中介所的人跟毕然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毕胜男看到了有人在打电话就更生气了又要砸东西,毕然让这个朋友说软话说她的女儿茜茜毕胜男的情绪也许就能稳定下来。

  罗素及时赶到带走了毕胜男,毕胜男的公司现在新成立了一个公关部,黄俐是公关部的经理,现在毕胜男和黄俐两个人闹得很不愉快。

  毕胜男现在开始了自己的计划联系了很多没有能上第一小学的孩子的家长,她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先见到梅主任并且跟他喝酒,她的想法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同。毕胜男让罗素想办法接近梅主任,罗素成功地把梅主任带到了毕胜男他们定好的包间。

  毕胜男找机会单独把梅主任约出来吃饭并且还把家里的三十年的茅台送给了梅主任,她跟梅主任一起喝酒喝多了,回到家里罗素的妈妈看到毕胜男的样子生气地不得了。

  茜茜没有能够上第一小学,毕胜男因为这个很不高兴,毕胜男晚上趁着茜茜睡着了在翻看她的课本,罗素看到了就给妈妈打电话报告情况。毕胜男给自己的爸爸打电话但是毕大千很生气,因为他很希望茜茜能够上重点的小学。

  就在第二天要送茜茜去上学的时候毕胜男突然改变了主意,毕胜男不让茜茜去上学了,一家人都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