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密战太阳山海报

密战太阳山

共32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密战太阳山分集剧情

第1-5集


  密战太阳山第1集剧情介绍

  一九四二年闽北太阳山区。

  阴霾满天,青山竹海,头戴面罩的武夷干校学员列队站在平缓的坡地上,老师进行结业前的最后集训,慷慨陈词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的政策方针,学员们跟着老师声震长空地呐喊着神圣的誓言——“国民痛苦,火热水深,……为民先锋,牺牲个人,丹心碧血,革命精神。”

  国民党顽军悄无声息地从远处包抄过来,指挥官打手势示意士兵快速前进,密密麻麻的群鸟猛地被他们惊起冲向天空,放哨的游击队员看着大片摇晃摆动的杂草,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地转身跑开。

  学员们站在空场地上随着老师庄严地呐喊着誓言,“白果”看着斗志昂扬的同志,代号“断肠草”的老师走进竹楼开门见山向“白果”自我介绍,随后准备将学员名单交给他转送到革命圣地延安,放哨的游击队员气喘吁吁地跑进门来报告国民党顽军前来围攻。

  远远的几幢竹楼隐约可见,指挥官果断地向士兵打着手势,士兵迅速地分散成扇形包抄过去。

  “断肠草”有条不紊地指挥学员分散撤退,冲出国民党顽军的包围圈,学员们迅速领命而去,数名游击队员保护“断肠草”和“白果”突围。

  国民党顽军士兵迅速包抄过来,指挥官看到杂草晃动的人影,悄悄地打手势指挥士兵们包抄,突然几声清脆的枪响,国民党顽军士兵应声倒地,游击队员保护着“白果”和“断肠草”从杂草里跑出,指挥官带领士兵与游击队展开激战,游击队员保护着两人且战且退。

  学员们持枪藏身在隐蔽处,小心翼翼瞄准着搜索过来的国民党顽军士兵,激烈枪声突然从旁边传来,国民党顽军士兵扭头看向枪声传来的方向,立即迅速地跑了过去。

  “白果”和“断肠草”在游击队员保护下且战且退,游击队员个个中弹倒地身亡,“断肠草”拉着“白果”在崎岖陡峭的山野奔跑,指挥官带领士兵追赶着,“白果”突然腿部中弹趔趄倒地,“断肠草”欲拉起他继续奔跑,“白果”目光坚定地将名单塞进他的手中,“断肠草”拿着名单转身跑开,“白果”看着渐渐远去的“断肠草”背影,拖着伤残的腿伤向另外的方向跑去。

  “白果”强忍着痛苦奔跑着,突然几个顽军士兵从天而降将他按倒在地,“白果”拼命挣扎着欲拉响手中的手雷,顽军士兵死死地将他按住,指挥官跑过来冷冷地看着他。

  薛子琪满脸冷漠地在走廊上走着,行动处处长刘元成在他身边一边并肩走着一边讲述着顽军抓获中共谍报人员“白果”,通过数日的刑讯却无法得到预期的名单,如今不得不交给特情局来解决的事,薛子琪一言不发地推开房门。

  遍体鳞伤的“白果”坐在桌边,薛子琪推门走进来在他的对面坐下,语气平静但是令人不寒而栗地讲述着在刑讯中意志的较量对抗从坚强到被摧毁的例证,“白果”冷漠地看着他,薛子琪明白什么地打了个手势,几名下属推门走进来,架起白果走了出去。

  “白果”忍受着残忍的刑讯,仍然大义凛然不肯吐露任何线索,薛子琪看着满脸痛苦的“白果”,命令杜杰给他个痛快了断生命的方式,同时按照军人的礼遇厚葬了他。

  薛子琪坐在办公桌后揉着酸痛的额头,秘书汇报着军部下达的关于抓捕中共谍报人员的军令,薛子琪睁开双眼,无奈地在文件上签下名字,这时密电处处长丁秋生匆匆推门而入,报告截获关于中共谍报人员在萧记茶楼见面的神秘电报。

  密战太阳山第2集剧情介绍

  萧记茶楼里宾客满座人声鼎沸,风骚的老板春琴和掌柜王阿发招呼着客人,陶然悠闲地喝着茶,却时刻在搜索观察着身边的客人,目光定在某张桌前的“田七”身上,靠窗而坐的“田七”慢悠悠地喝着茶,但是神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似地将目光瞟向楼梯口,“甘草”从楼梯上来,走到“田七”桌前将报纸放下,像是熟人般坐下来,坐在桌边的钱为民悠闲地喝着茶,看着聊天的两人,手指看似不经意地敲击着桌面,将摩尔密码发给了对方。

  狄以臣和同事们隐蔽在街角紧张地注视着不远处的茶楼,宗飞向走过来的刘元成汇报着包围茶楼的情况,刘元成下令行动。

  茶楼里依然人声鼎沸,钱为民正准备起身走到两人身边,目光不经意间从街道扫过,突然闪过一丝的惊疑。

  狄以臣和同事隐蔽在各处,但是目光却是时刻瞟向茶楼,刘元成带领下属们迅速走进茶楼。

  “田七”和“甘草”看着钱为民,钱为民敲击着桌面,将街道上的可疑情况告知对方,“田七”和“甘草”相视迅速准备起身而去,这时楼下传来了混乱的声音,紧接着刘元成带领下属们冲了上来,“田七”和“甘草”立即掏枪射击,“甘草”当场中弹身亡,顿时整个茶楼混乱不堪,钱为民和陶然都故作恐慌躲藏在人群里观察着,“田七”看着同伴被击毙后准备跃窗而逃,钱为民不经意地抬脚将凳子踢出,阻拦住追赶的下属,“田七”从窗口跳出。

  人们在街道上惊恐四散奔跑,“田七”与特情局人马且战且退,狄以臣和宗飞迅速追赶,刘元成带领人马突然拦住“田七”前路,“田七”开枪射击,却被刘元成击毙。

  茶楼全部客人被带回特情局拘押在房间,杜杰亲自调查每一个客人,钱为民仔细观察着,杜杰对钱为民进行调查,钱为民无法在当地找到担保之人,杜杰虽然对他身份非常怀疑,但是看到他谈吐不俗的言表不敢轻易造次,于是请薛子琪亲自审查。

  薛子琪决定对这位来路不明的客人亲自过问,不料却发现对方竟然是分散多年的好友,两人相见分外惊讶。

  薛子琪在酒楼宴请钱为民,钱为民询问茶楼枪战之事,薛子琪借口例行检查敷衍过去,同时询问分散以后这些年来的情况,钱为民告知因为父亲钱国义担任汪伪政府官员,自己受到牵连遭到冷遇被排挤到闲职,如今又为顶头上司来到家乡置办私人之事,薛子琪待要追问,钱为民却是找借口敷衍过去。

  薛子琪将钱为民安顿在客栈,随后赶回了特情局,刘元成前来汇报,告知已经将两名死者身份调查清楚,是代号“田七”和“甘草”的中共谍报人员,而且从死者家中搜出了部分文件,薛子琪命令他秘密调查钱为民的情况,刘元成离开,薛子琪翻阅搜查到的机密文件,看到文件上“断肠草”的名字突然愣住了,随后陷入沉思,自己与“断肠草”交手的往事一幕幕重新闪现在脑海。

  米行的房间里灯光如豆,陶然与杨海亮讲述在茶楼枪战发生的经过,并表示自己没有完成好任务,这次老板一定会重重处罚自己,杨海亮告知老板已经发来通知,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夸奖他制造的假电报非常成功地挑起了国共双方谍报人员的争斗,陶然非常高兴,杨海亮告知老板现在命令他必须跟踪出现在茶楼的可疑人物,尽快使得“无双计划”实现,陶然告知已经查到可疑人物钱为民下榻的客栈,杨海亮问及“无双计划”的具体内容,陶然告知自己也不知道,并让他不要乱猜测。原来杨海亮本名田中敏郎,陶然本名宫本健一,两人都是日寇谍报人员,借助米行掩护身份为日军侵略中国做着工作。

  钱为民从客栈出来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决定来到紧急联络点准备进行接头,却通过墨镜的反射发现有不明身份者在跟踪自己,于是立刻决定取消接头行动返回了客栈。

  春琴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王阿发推门进来,春琴询问接头情况,王阿发告知没有联络到前来接头的“当归”同志,春琴与他分析当前的情况,认为两名同志的牺牲绝非偶然事件,无法判断“当归”是否叛变,如今一切都必须谨慎从事。原来春琴和王阿发都是中共谍报人员,代号分别是“莲子”和“芡实”,在“白果”行动失败后,中共指派代号“当归”的同志前来接头,两人负责接应,让对方与代号“郎中”的地下党员协商为新四军筹集军饷,同时取走武夷干校名单之事,可是没想到出师未捷,就发生了茶楼枪战事件。

  钱为民回到客栈房间仔细检查,果然发现特意留下的痕迹被人动过,同时从店伙计的口中得知曾经有异常的人出现在客栈,由此推断出自己已经被完全监视,面对这样的情况,钱为民决定静观其变。

  薛子琪询问茶楼线索的来源,密电处处长丁秋生告知是来自于破获的神秘电报,但是找到发报地点却是人去楼空,薛子琪向他询问对这此事的看法,丁秋生表示很难有定论。

  刘元成匆匆回来,向薛子琪报告搜查发电报处的情况,告知根据现场调查的情况来看,在撤退时完全是从容不迫的,显然不是被发现临时决定撤退的样子,薛子琪让他抽调数名精兵强将组建一个行动小组,等待将来有重大任务执行,刘元成想问世什么重大任务,薛子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叮嘱他必须小心谨慎从事,暂时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刘元成领命而去,薛子琪看着他的背影,从抽屉里拿出早已经写好的“钟馗行动”沉默不语地看着。

  钱为民独坐客栈房间,特情局人员前来给他送信,告知薛子琪已经在酒楼备下酒宴,钱为民从客栈出来发现有跟踪者盯梢。

  钱兰与袁慧说笑着和学生们从女子学校门口走出来,不远处国民党顽军殴打百姓粗暴地拉上军车,钱兰和袁慧愤怒看着呼啸而去的军车,薛子琪从角落闪身出现在两人面前,钱兰满脸冷漠不屑地看着他,薛子琪不在意地邀请钱兰去酒楼赴宴,钱兰不假思索地拒绝,薛子琪在她耳边悄悄告知得到了钱为民的消息,钱兰顿时愣住了,让袁慧先回宿舍,袁慧心领神会地走开,钱兰跟着薛子琪走开,袁慧躲在角落里满是狐疑地看着两人走开的背

  钱为民独自在酒楼房间等候,薛子琪和钱兰突然而至,兄妹两人相见分外亲热,钱兰道出父亲钱国义担任汪伪政府官员之事,钱为民对父亲的行为深为不耻,薛子琪急忙打断两人的话语,告知钱国义虽然担任汪伪政府官员,但是极力调停百姓与日寇的矛盾维持一方平安,钱兰不留情面地指责薛子琪的特情局为虎作伥阻挠国共联合抗日,薛子琪面对她的话语有口难言。

  薛子琪在酒宴结束先行告辞离开,钱为民送妹妹回宿舍,路上询问是否薛子琪在追求她,钱兰坦然承认此事,但是自己已经将他彻底拒绝,同时询问哥哥此次回来是否会和父亲见面,钱为民不知该如何回答妹妹,钱兰看穿哥哥的内心挣扎,颇为不满。

  钱兰回到宿舍,袁慧看出她的郁闷就关心地询问,钱兰把和哥哥见面的事情和盘托出,袁慧安慰她说家人的亲情是难以割舍的,让她不可以把自己的政治观点强加在别人。

  钱为民假做在客栈门口买烟,侦查到有神秘人物跟踪,于是来到紧急联络地点,故意制造出假相将跟踪者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代号“姜黄”的中共谍报人员黄中楷看到后转身离开,原来钱为民就是代号“当归”的地下党员。

  春琴接到线报,得知钱为民在紧急接头地点的反常行为,推断出他定然是故意而为,意图是在告知自己身份的同时,提醒组织表示国民党谍报组织已经开始对这次行动察觉,王阿发与他分析当下局势,不敢断定钱为民如今的敌我真实身份,春琴立即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上级“郎中”。

  钱为民来到大茶商的茶行,协商购买巨量大红袍茶叶之事,茶商热情接待,跟踪而来的特情局行动处成员等候在门口直到钱为民出来。

  行动处成员汇报跟踪钱为民的情况,告知他最近经常出入各大茶商的商铺,刘元成分析钱为民前来太阳山地区的资料,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同时秘密召集狄以臣、宗飞、赵鲁寒等人成立特别小组待命。

  钱为民故意在街上闲逛发现迥异的两方跟踪者,于是将他们吸引到熙熙攘攘的繁华地段,走进大茶商桑鹏的商铺,国民党顽军巡逻路过此地,发现两方不同的行迹可疑的跟踪者,立即上前拦截调查身份,日寇间谍夺路而逃,顽军立即追赶开枪射击,刘元成故意制造混乱乘机将日寇间谍放走,钱为民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顽军封锁现场将有关人员全部带走交给特情局调查。

  刘元成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薛子琪推断另外的跟踪者定然就是中共谍报人员,而且钱为民必然有重大的嫌疑,刘元成立即悔恨地向他表示自己当时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钱为民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还有另外的跟踪者,薛子琪没有责怪他,反而表示这样做法是歪打正着,这说明有另外的跟踪者出现在现场必然就会有重要线索,就对钱为民的身份愈发怀疑,于是决定对钱为民放长线钓大鱼,同时询问组建特别行动组的进展怎么样,刘元成告知已经完成可以随时执行任务。

  密战太阳山第3集剧情介绍

  钱兰得知街道发生枪战导致戒严就非常担心哥哥,袁慧陪同她来到客栈却没有找到钱为民的身影,正在两人焦急之时,薛子琪突然送钱为民归来,钱兰看着毫发未损的哥哥方才平静下来,不料钱为民与袁慧四目相对却是顿时呆住了,薛子琪与钱兰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终于从两人的对话隐约知道了他们似乎曾经是恋人关系,薛子琪准备宴请众人,袁慧找借口推托。

  钱兰与袁慧回到宿舍,询问她与哥哥曾经的往事,袁慧找借口敷衍,钱兰从她的言语看出另有隐情,于是也就没有多问。

  袁慧悄然来到米行,田中敏郎与宫本健一恭敬地将她迎进密室,袁慧将钱为民曾经是国民党谍报人员的身份告知,田中敏郎沉吟推断后非常怀疑钱为民的真实身份,袁慧为了确保“无双计划”的顺利成功,让田中敏郎必须监视钱为民的全部举动,同时让宫本健一协助,田中敏郎询问“无双计划”的具体内容,袁慧立刻板起脸来训斥两人,告知一切行动必须听从指挥。原来袁慧本名河村惠子,是太阳山地区人口谍报组织的头目。

  袁慧悄然离去,田中敏郎和宫本健一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两人谈论着在街头在顽军围剿的情况,两人分析认为当下的局面应该注意保存力量,不可以和特情局发生正面冲突。

  钱为民在女子学校门口等候袁慧,袁慧和钱兰从学校门口走出看到钱为民,钱兰知趣地找借口走开,钱为民和袁慧来到安静的茶楼,问起当年袁慧不辞而别的原因,袁慧回答得滴水不漏合情合理,钱为民看着无奈含泪的袁慧,内心充满挣扎。

  钱为民送袁慧回到宿舍,失落地来到茶楼小坐,跟踪而来的春琴上前利用他买茶叶的事做借口,启动紧急接头暗号进行联络,钱为民推断出面前的女人定然是组织派来接头的同志,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就故意听不明白地敷衍,春琴无法判断对方底细,钱为民留下对方联络方式。

  春琴与王阿发分析钱为民在接头时反常行为,推断认为钱为民一定是有什么不方便说出的原因,两人决定等待对方的反应。

  刘元成调查钱为民,得到他与各大茶商商议购买大量大红袍茶叶的线索,薛子琪对此感到莫名其妙,命令刘元成务必将钱为民监控在手中。

  汪伪政府官员吴东明指令钱国义调动百姓修筑工事配合日寇侵华,钱国义左右为难只得找种种借口推托,吴东明告知查到钱为民已经回到太阳山,如果他不配合工作就不能够保证他钱为民的安全,钱国义只能无奈应允,吴东明起身告辞离去,钱国义让管家钱楚方准备出门的行头,钱楚方知道他的真正意图后要求自己代替他前去与钱为民见面,钱国义多年不见儿子,坚持决定亲自前去。

  钱为民在街头闲逛,钱国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示意他跟自己做,钱为民吃惊地左右查看后紧随而去,钱国义与儿子来到安静茶楼,钱为民担心父亲的安全,钱国义让他放心,询问这些年来的情况,钱为民详细告知,发现有秘密跟踪者,同时推断出跟踪者是特情局人员,于是就故意劝说父亲辞去汪伪政府的职务,钱国义以保护家族产业为由言辞拒绝,两人谁也无法说服对方,为此不欢而散。

  刘元成向薛子琪汇报钱为民与父亲见面的事,薛子琪认为是难以割舍的父子亲情就轻描淡写敷衍过去,随后通知召开特情局处长会议。

  薛子琪与刘元成秘密会谈,抛出“断肠草”如今依然活动的线索,刘元成顿时被惊呆,薛子琪告知决定利用茶楼事件,顺藤摸瓜将“断肠草”这个深藏不漏的老鬼找出来的“钟馗计划”已经被上级批准,让刘元成带领刚刚组建的特别行动小组执行这个任务,必须严格保密,不可以对特情局的任何人说起,刘元成要求另外有办公的地点,薛子琪同意他提出的条件,同时询问他从何下手,刘元成怀疑钱为民的身份,准备从他身上下手,决定利用他来彻底摧毁闽北地区的中共谍报组织,薛子琪点头同意,刘元成决定暂时对钱为民的监视外松内紧,给他造成已经解除监控的假象。

  钱为民在客栈观察到盯梢的人马被撤除,为了确保安全又经过试探,也没有发现太大的危险,于是相约薛子琪再次试探情况。

  薛子琪如约来到酒楼,钱为民借口答谢热情款待,两人寒暄后故作亲热但是彼此各怀心事地试探对方,薛子琪询问钱为民购买茶叶之事的情况,钱为民敷衍过去,随后询问对方最近的情况,薛子琪说前些日子抓捕中共谍报人员,没有想到虚惊一场,钱为民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钱为民故意将钱款在外人面前露出,薛子琪提醒他财不可外漏,钱为民装出方才时疏忽大意的样子立即将钱款收起,薛子琪告辞而去,钱为民随即来到紧急联络处,将联络暗号发出。

  王阿发拿到钱为民发出暗号立即通知春琴,春琴看到钱为民提出的“绑架”的联络方案拍案叫绝,立即写下给“郎中”的联络暗号送了出去。

  刘元成公开地正式组建特别行动小组,在外面秘密处设立办公地点,杜杰与丁秋生对此猜测,但始终无法参透其中缘由。

  钱为民在街道装出闲逛的样子,暗暗观察身后的跟踪者,同时准备与组织里的同志联络,春琴命令同事按照钱为民约定的“绑架”计划采取行动,顺利地将他“绑架”,刘元成派来跟踪的下属始料不及,等反应过来时钱为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钱为民被“绑架”到无人处,春琴告知为了联络点的安全,必须蒙上面罩前去与“郎中”相见,钱为民顺从地听命于她的安排。

  刘元成没有想到就因为瞬间的疏忽让钱为民钻了空当,深感对方绝非等闲之人,薛子琪听罢他的汇报吃惊得目瞪口呆,良久方才回过神来,命令特情局人马出动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到钱为民的行踪,同时反复叮嘱刘元成务必尽快将组建的特别行动小组投入战斗,刘元成正准备带来人马行动,薛子琪突然叮嘱必须要严加封锁消息,不可以打草惊蛇让对手得到任何线索。

  密战太阳山第4集剧情介绍

  被蒙上面罩的钱为民跟着春琴前去与“郎中”见面,他根据一路上行走的种种迹象开始推断见面地点的位置所在。

  刘元成带领人马开始大面积搜索钱为民的下落,宫本健一将特情局的举动看在眼中。

  春琴将钱为民带到联络处后主动地退了出去,“郎中”早已经等候在此,两人都摘下面罩握手相见,原来“郎中”就是茶行大老板桑鹏,钱为民将此行目的告知,桑鹏告知最近国民党和日寇的封锁难以筹措到大笔钱款,给新四军筹集的军饷尚差部分钱款,钱为民表示已经想到了筹措差额军饷的方案,桑鹏洗耳恭听,钱为民道出这次“绑架”事件的另外一个目的——逼迫父亲拿出大笔赎金,将这笔赎金作为新四军的军饷,桑鹏没有想到他会想出如此的计划,钱为民追问武夷干校名单的事,桑鹏告知至今没有得到“断肠草”的答复。钱为民提出茶楼之事的产生很有可能是中共谍报组织内部有奸细,桑鹏对他的推断将信将疑,钱为民让他把通往秘密联络处的岗哨一定要加强隐蔽性,桑鹏误会地认为联络点暴露,钱为民否定了它的猜测,而是将沿途的报摊、台阶、店铺等情况精准无误地报出,桑鹏万分吃惊他身为谍报人员的推断能力,决定立即加强隐蔽性,钱为民考虑到工作性质,就将自己与袁慧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道出,桑鹏很是感到意外,让他谨慎对待此事,同时决定立即对袁慧进行调查,然后将书信留下让他与春琴共同阅读,先行离开。

  春琴带领钱为民回到安全地带,钱为民拿出“郎中”留下的信件,信中安排令钱为民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必须与春琴假扮恋人,春琴对此颇感意外,钱为民却是波澜不惊,春琴和他商议,暂时把他安排到偏僻的地方居住,直到“绑架”行动顺利结束,然后为了不引起外人的怀疑,就把安排到茶楼来帮忙。

  田中敏郎紧急联系袁慧,袁慧如约而至来到米行,宫本健一将特情局大肆秘密搜查钱为民的消息告知,袁慧让他们静观其变。

  张顺才带领游击队突然袭击日寇根据地,日寇伤亡惨重应接不暇,不得不暂时放弃进攻国民党顽军的军事工事,被征调的百姓得以解脱,钱国义向吴东明埋怨为此损失巨额钱财,吴东明只得哭诉在日寇面前的难处,同时和颜悦色地安慰他。

  钱为民在僻静住所仔细分析来到太阳山区后发生的种种事件,这时春琴前来送饭菜,提到更换各联络点岗哨的情况,对他的推断能力配方有嘉,钱为民不以为然地找借口岔开话题,提到关于茶楼枪战和内奸的事,春琴沉思良久告知没有发现内奸的可疑者,随后向他讲述关于管理茶楼的相关事宜,没想到钱为民把大红袍茶叶的经营如数家珍,春琴被他的学识和人品惊讶得目瞪口呆,开始从心底爱上了他。

  袁慧故意在钱兰面前羞涩地提起钱为民,钱兰误认为她是不好意思,就拿她来打趣希望以后可以管她叫嫂子,袁慧半推半就地承认下来。

  钱兰前去客栈寻找哥哥,却是从掌柜口中得知钱为民已经两日不见踪影,钱兰立即感觉到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于是匆匆来到薛子琪的住处,直到月上中天方才等到他的归来,开门见山地追问哥哥的下落,薛子琪将她让进家中,先是百般找借口遮掩,最后不得不将钱为民被“绑架”的事道出,钱兰听罢顿时慌张失措,薛子琪赶紧安慰她。

  钱兰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袁慧对此感到“莫名其妙”,钱兰将哥哥失踪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袁慧赶紧安慰她,两人分析推断绑匪定然是看中钱家在太阳山地区的家产,无非是想从钱夹敲诈赎金,钱兰听罢袁慧的分析,悬着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决定回家去找父亲打探究竟。

  钱国义突然接到来信,里面是绑匪索要赎金的勒索条件,钱国义看罢暴跳如雷,可是又无可奈何,只得赶紧安排钱楚方尽快筹集赎金,这时钱兰焦急地回到家中,钱国义对女儿的归来始料不及,钱兰开口就问关于哥哥被“绑架”的事,钱国义不想让女儿担心,本打算遮掩过去,可是钱兰把从薛子琪那里得到的证实说出,钱国义眼看无法遮掩只得将绑匪的来信拿出,钱兰看后知道绑匪只是图财不为害命这才放下心来。

  钱国义和女儿吃饭,钱兰希望父亲能够离开汪伪政府,钱国义岔开话题让钱兰转告给儿子,说自己知道他不能够得到原谅,只是希望儿子能够在外面躲保重自己,钱兰看着父亲憔悴的面容,突然第一次从心里理解了父亲,强忍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答应父亲一定会转告给哥哥。

  田中敏郎与袁慧见面目,袁慧告知钱为民被“绑架”的确切消息,田中敏郎得意地表示已经得到证实钱为民的真实身份就是中共地下谍报人员,袁慧表示如今“无双计划”已经悄然拉开帷幕,叮嘱他必须牢牢地掌握钱为民的举动,田中敏郎领命而去。

  钱为民给春琴分析联络点的岗哨部署,春琴告知已经准备接收钱国义的赎金,讲述自己心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钱为民表示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同时询问交付赎金的方法确保安全。

  代号“黄连”的中共谍报人员顾昌行在相约地点等候,钱楚方携带大量钱款按时如约而至,顾昌行发现有神秘人物尾随而来,于是立即启动紧急备用方案,钱楚方被中共谍报人员指挥到死角,跟踪而来的狄以臣立即冲上前去,却发现钱款已经不见踪影。

  薛子琪正在冲着刘元成和狄以臣大发雷霆,突然行动处成员宗飞进来报告说钱为民已经回到客栈,薛子琪目瞪口呆,立即让人前去通知钱兰,随后自己亲自前去客栈。

  密战太阳山第5集剧情介绍

  钱为民端坐客栈房间等候薛子琪,薛子琪果然很快不期而至,嘘寒问暖地关心备至,钱为民波澜不惊地敷衍过去,同时让他必须找出“绑匪”,薛子琪邀请他到酒楼为他压惊,钱为民不客气地接受。

  钱为民与薛子琪来到酒楼,早已等候在此的钱兰见到哥哥安然无恙方才平静下来,薛子琪连连道歉,钱为民赶紧制止住她的话茬,表示完全是因为自己将钱财外漏方才招致被“绑架”,薛子琪顺势借机探听“绑匪”的情况,钱为民回答得滴水不漏,钱兰怒斥特情局腐败无能,薛子琪尴尬万分,岔开话题准备给钱为民配置保护人员,钱为民知晓他的意图,于是婉言谢绝,同时告知已经在萧记茶楼找到工作,薛子琪与钱兰对此惊讶不已。

  袁慧前来探望钱为民,对他嘘寒问暖,钱为民深知为了完成任务不可能顾及个人情感,也不愿意让她受到过多的惊吓,于是克制内心的感情轻描淡写地说自己没事,而且已经在萧记茶楼找到工作。

  钱为民来到萧记茶楼外购茶叶的工作,春琴故意在茶客面前装出爱慕关心她的样子,钱为民为了配合工作就欣然接受,茶客们看到两人郎情妹意的样子就起哄打趣两人,钱为民与春琴立即将假扮恋人的戏愈发逼真地演义下去。

  薛子琪听罢刘元成的汇报,怎么都觉得钱为民的身上处处充满疑点,可是又怎么都找不到破绽,只得让刘元成吩咐下属严加盯梢钱为民。

  钱为民突然接到父亲的来信,信中告知已经得知儿子安然归来,希望他能够回到家中小住,钱为民信中蓦然升起一种父子亲情的愧疚之感,春琴向他询问来信,钱为民将信笺让她看阅,提出要求回到家中探望父亲,春琴告知此事必须申报“郎中”批复。

  桑鹏批准钱为民回家探望父亲,但根据组织纪律必须让春琴陪同前往,钱为民随后找到妹妹,将父亲的书信内容告知,询问妹妹是否一同回家,钱兰断然拒绝哥哥的提议。

  薛子琪突然接到钱为民书信要求到茶楼小聚,于是爽快来到,钱为民开门见山告知回家探望父亲的事,薛子琪连声赞叹他的做法,同时询问是否要求派人手保护他回到日寇占领区,钱为民拒绝。

  春琴陪同钱为民回到家中,钱国义热情接待两人,钱为民向父亲介绍春琴的“恋人”身份,春琴也做的无可挑剔,钱国义以长辈身份热情接到两人,绝口不提政治之事。

  钱楚方安排春琴下榻休息,钱国义与儿子秉烛夜谈,声情并茂地劝说儿子继承家业,钱为民推托不受,同时对父亲为自己“绑架”遭受巨额钱款的重创表示歉疚,钱国义摆手制止,表示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还意味深长地让儿子在外多保重,钱为民没有听出其中滋味。

  钱为民与春琴准备离开,钱国义背着儿子悄悄将钱款交给春琴,叮嘱她已备不时之需,春琴推辞不过只得接受,钱为民与春琴恋恋不舍地告别父亲而去。

  春琴回到茶楼后经过慎重考虑将钱款交给钱为民,钱为民始料不及,两人经过商议决定将此钱款作为新四军的军饷暂时保存。

  钱为民将父亲让自己转交给妹妹的东西送去,钱兰接受下来,在旁边的袁慧热情接待钱为民,随后在夜色中送他回茶楼。

  春琴等待钱为民回来,正好撞见袁慧和钱为民依依惜别,心里有些别扭。袁慧离开后,春琴劝钱为民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儿女私情误事。钱为民一笑置之。

  桑鹏秘密联络钱为民,钱为民如约而至,桑鹏与他商议利用商会的茶路转运新四军军饷之事,钱为民认为此时自己依然被特情局监视,同时怀疑组织藏有内奸,所以建议将计就计把军饷转移到张顺才的太阳山游击队处,然后钱为民再到外地转接,桑鹏同意他的计划,还告知派人调查袁慧的结果虽然任何可疑之处,但是必须谨慎从事。

  钱为民为转移军饷紧锣密鼓做准备,假装于各茶商进行协商,薛子琪对他的举动颇是感到奇怪,于是命令刘元成与杜杰务必加紧监视。

  钱为民在茶楼不远处恰巧与前来找他的袁慧不期而遇,袁慧邀请他前去路边特色小店短坐,钱为民推辞不过只得一起前去,在茶楼的春琴将两人看得真切,忍不住地醋心大起,于是跟踪在两人身后尾随而去。

  钱为民与袁慧来到特色小店,春琴紧随其后地来到,装做相逢的样子坐在两人身边,不由得亲密地拉着钱为民故意展示。袁慧很快明白了什么,钱为民尴尬异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跟春琴假扮恋人之事,只好向袁慧介绍春琴是自己的女朋友。三人面对美味小吃,却没有一个人有心品尝美味。春琴在言语中和袁慧争锋较劲,袁慧委屈地望着钱为民,识趣地离开了。钱为民无奈地指责春琴不该跟踪自己,春琴微酸地问起袁慧,钱为民黑着脸离开了,春琴望着钱为民离去的背影,有些失落。

  钱为民与春琴先后回到茶楼,这时桑鹏转移军饷的准备工作全部结束,钱为民接到秘密指令。

  刘元成对钱为民近来平静的举动颇为怀疑,薛子琪与他分析推断其中定然有隐情,决定以静制动。

  吴东明再次找到钱国义,让他召集皇协军全天待命,钱国义对此迷惑不解,吴东明悄悄告知是针对中共谍报组织的重大行动,具体内容自己也不清楚,钱国义恍然大悟地应允,但是要求任务完成后必须有饷钱,否则自己的压力实在太大,吴东明满打保票地会向日军要求。

网友对《密战太阳山》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