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裂变海报

裂变

共38集
一键分享:
更多

裂变分集剧情

第1-5集


  裂变第1集剧情

  佳明大剧院院子里鼓乐齐鸣,鬼子汉奸、各种头面人物纷至沓来为新任次长小滕俊到任举行庆祝盛会。小滕俊原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矿产系教授,他的“以战养战”的论文得到日本陆军总部的赏识,因而被派到铜江担任伪政府副市长,当时叫次长。市长是华人,真正的实权在日本人的次长手里。

  大街上,地下党员老方带着未婚妻赵思琴潜入城后,到茶庄接头地下党联络人的陈姨告诉他们“冰山”下达新的指示,到景阳街26号203地下联络点取炸药,暗杀小滕俊,不幸联络点暴露,宪兵队长黑木带便衣已秘密布控。日寇便衣步步逼近,老方把跟“冰山”的联系方式告诉赵思琴,将脖子上的围脖给她围上,突然一个紧紧地拥抱,叮嘱她一定完成任务,让赵思琴从后窗跳出去,自己接着夺门而出,开枪把特务引向楼顶。等赵思琴紧张地抱着首饰盒走上街的时候,楼上、阳台上枪声不断。赵思琴眼看着心爱的人命悬一线,拔出枪下决心回去营救,就在她刚转身回去的时刻,突然一个人从楼上掉下来,砸在赵思琴面前的汽车上,这陡然一击挡住了她想贸然回去的路,赵思琴吃惊地看着,砸在汽车上的人是身负重伤的老方!

  赵思琴愣住了,欲上前却被老方眼神制止,宪兵扑来抓人,老方给了她最后一个微笑,接着拉响了身上的炸弹同鬼子同归于尽。硝烟弥漫,赵思琴悲痛万分迅速撤离!

  赵思琴抱着暗藏炸药的首饰盒匆匆赶往剧院,她耳边响着中共铜江特委负责人“冰山”命令:此次暗杀小滕俊事关重大,一定要确保成功。

  商会会长董耀宗的儿子董海文因战乱从东京帝大肄业回来,正没事骑着自行车闲逛,对这些热闹不屑一顾,此时无意中看见赵思琴匆匆走来,觉得这个漂亮的姑娘眼熟,便一路跟上去。

  按照行动组负责人老方的安排,小组成员许平三和助手提前潜入大剧院,化妆成电工杀死看守后台的宪兵,已经做好埋伏,等着赵思琴和老方到联络点拿到炸药材料送进去。

  赵思琴走到大剧院后门被警戒的宪兵拦住,赵出示了演出用的首饰盒被放行,而董海文却被挡在外面。情急之中他一眼看到在旁门警戒的警察署刘署长,便利用父亲与刘的交情,说要进去玩玩,软磨硬缠地混进了剧院。一进去董海文就转了向,不知不觉拐进剧院黑洞洞的后台。

  在后台,许平三见赵思琴一个人过来,追问赵思琴:老方呢?而赵思琴却黑着脸什么也不肯说,许平三又说爆炸的定时设备是老方设计的,他没到,药量也不够,只能炸····赵思琴厉声地打断他:计划中你是 第二方案,你到底行不行?许平三只得硬着头皮接过炸药,此时却听到外面一阵动静。董海文在剧院后台曲曲折折的幕布中摸索着走进来,突然被身后的一记闷棍打晕。

  董海文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被捆绑,而更加危急的是,身穿电工服的许平三等人把他当成汉奸特务,正准备杀死他以绝后患,情急中,董海文喊出赵思琴的名字!董海文对赵说,咱是中学同学,你是校花,同学们都认识你。

  这样一来,许平三更加坚持要杀死董海文,赵思琴制止了许平三,上前把一块脏布塞在董海文的嘴上,转身催促许平三加快进度。许平三只有硬着头皮鼓捣炸弹。这时,董海文看到,急切地“呜呜”示意着。赵思琴摘下他嘴上的东西,董海文紧张地问你们这是放炸弹吧?你们这样弄响不了!

  许平三等人愣住了。赵思琴一个激灵走过来,在她的追问下,董海文说出自己是学矿业的,开矿搞爆破比他们懂。赵思琴马上指挥人给他松绑,赵思琴抢过许平三手上的刀,疯了似地对着董海文:炸不了我杀了你!面对着赵思琴的声嘶力竭,董海文如入五里雾中,来不及多想,只有埋头鼓捣炸弹。而许平三则疑惑地看着赵思琴,她的反应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许平三问老方是不是出事了,赵思琴淡淡的说:炸死小滕俊,一定要炸死他!

  董海文在安装炸弹,赵思琴的眼前却闪现出刚才未婚夫老方壮烈牺牲时那一幕幕令她肝肠欲裂的悲壮情景。

  此时在大剧院,赵思琴眼里含满泪水,复仇的火焰在她胸中燃烧。

  董海文熟练地把线头重接,把炸弹安置在花盆中,并按赵思琴的要求把爆炸时间定在上午十点整。

  赵思琴亲自把装有炸弹的花盆放在主席台正中写有“次长”的位置。此时,董海文突然注意到主席台上一张桌前写着父亲“董耀宗”的名字,董海文一个激灵,趁许平三不注意的时候,逃出剧院。许平三他们刚想追,却听到外面鼓乐齐鸣,一帮伪官员和鬼子头目陆续进入会场。

  董海文急匆匆地骑车回家,只见家门口停着几辆俄式马车,伪市长和几个本市头面人物聚在董家,商议新任次长下达的紧急任务:武汉会战马上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凑齐一批铜锭送往兵工厂制造子弹炮弹等武器。与会者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是平常和日本人做做买卖,眼下最紧俏的就是铜锭,制造武器当然就是为了屠杀咱们中国同胞。办,就是伤天害理十恶不赦的汉奸;不办,得罪日本人你还想活不想活?古振堂以给母亲六十大寿送请帖为由趁机溜走,大伙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铜商出身的商会会长的董耀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董海文回来,董耀宗趁势把气撒在儿子身上,严厉地教训他:为了振兴家业,送他去东京帝大上大学,没想到他竟然辍学回家;给他说的那门亲事,也完全不放在心上,整天在外面瞎逛,也不知道找什么,简直是他老董家上辈子的冤家!

  这时,来人催促董耀宗赶去参加庆典,董海文想方设法地阻拦,但碍于人前又不好直说,而董耀宗以为董海文不让他去是因为不想被人说成是汉奸而没太理会,坐上马车就走,董海文急了,撒腿就跑去追父亲的马车。

  黑木在联络点搜查发现了炸药粉末,顿时心里一惊,带人乘车一路拉响了警报往剧院赶。

  此时,次长小滕俊和伪市长先后从轿车中下来,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和汉奸们的掌声欢迎。在他们进入主席台就坐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小滕俊虚意谦恭,把离放炸弹的花盆最近的正中位置让给了伪市长。

  董耀宗乘马车赶到剧院门口,董海文追上拦住死活不肯让他进去。此时黑木也赶到剧院,他冲进会场鸣枪示警,高喊着:次长,危险,快离开!小滕俊快速闪开,剧院里面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外面董耀宗愣住了,他回头看着儿子,心里马上明白了几分,急忙趁乱带着董海文匆匆离开。

  赵思琴带人迅速撤离,就在她跑出剧院的那一刻,小滕俊胳膊带伤从剧院出来,赵思琴愣住了——小滕俊没死,任务失败。片刻,伪市长的死尸被抬了出来。赵思琴在许平三的催促下木然逃离。此时出城的所有城关都被严加盘查,城内警笛声四起,恐怖的气氛到处弥漫。

  宪兵队长黑木开始了最疯狂的搜捕,街上百姓都在迅速传说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很快越传越神,说有个大侠叫“一声雷”,那才厉害呢,谁给日本人当走狗,就专门炸死谁。被激怒的黑木听了更加恼火,责令警察署刘署长限期交人,同时责令调查炸药的来源和性质。

  小滕俊肩上挂着绷带,刚来就遇险给他很大的震动,小滕俊生于日本有名的军阀世家,父亲和哥哥都是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只有他一个文人被父亲看不起,一心只想证明自己,然而他却没有父亲和哥哥的霸气和狠毒。

  裂变第2集剧情

  小滕俊命令黑木尽快查到死者老方的身份,自己去安慰大剧院爆炸案中死亡者家属,这时突然灵机一动,拿来庆典的花名册,调查当日没有参加庆典的人,他的目光停在董耀宗的名字上!

  赵思琴与许平三等人四处躲藏,在宪兵队的追逼下走投无路,赵思琴决定冒险逃到董海文家求助。当她拿着董海文给她留下的地址找到董家,董耀宗一看到赵思琴等人就恼了,坚持要让他们离开。此时董海文却将他们拉进门,对父亲喊着:这事是我干的,我是他们的同谋!眼看黑木的追兵逼近,董耀宗怕赵思琴被抓把儿子也供出去,最终将他们拉进屋里。

  董耀宗问赵思琴他们是什么人,赵思琴说是有良心的中国人。门外传来日本宪兵列队戒严的声音,次长小滕俊从军车上下来,敲开了董家的大门,赵思琴与董海文一惊,忙躲到楼上。当小滕俊走进堂屋的那一刻董海文更加惊呆了,来者正是他在东京帝大的老师,也是他留学生涯最亲密的朋友。董海文额头不觉浸出阵阵冷汗,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而赵思琴却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掏枪把枪口对准了楼下的小滕俊…

  小滕俊指着自己的伤告诉董耀宗,炸弹就在主席台上,如果你到场,肯定性命难保。并旁敲侧击地奚落董耀宗能躲过一劫是因为有个好儿子,因为有人看见他被儿子给拦下来了。董耀宗紧张地听着,接下来小滕俊的话更让他大为吃惊——他在东京帝大当教授,董海文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在学校董海文就是个化学天才。小滕俊漫不经心的讲着董海文在帝国大学化学实验室搞爆炸恶作剧的故事,董耀宗听了心里发毛。小滕俊告诉董耀宗说,军方已经将炸剧院的“一声雷”列为反满抗日格杀勿论的首恶份子,要他的命比碾死个臭虫还容易!董耀宗直冒冷汗,表示竭尽一切能力尽快为皇军解决铜锭,支援圣战。小滕俊夸奖他是帝国的好朋友,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皇军需要大大地董桑这样的朋友,并说向日葵是朝着太阳开的,铜江所有的人力物力、地上和地下的资源都应该为着大东亚圣战服务,这就是他上任后执行的“向日葵计划”。接着他突然话锋一转,直盯着董耀宗:他的上一任次长被暗杀前,曾经跟董耀宗筹备过修铁路的事情,铁路路线图就是勘探汉江平原的矿脉分布图,而这个秘密随着上一任次长的被暗杀被带进了坟墓,目前知道这个矿产分布图的只有你董耀宗一人活着,这张图纸倒是有足够的价值换取任何人的性命!

  小滕俊等着董耀宗的答案,眼神中带着逼人的杀气——

  董耀宗浑身打颤唯唯诺诺。楼上,赵思琴跟许平三紧张的听着他们的对话,矿脉分布图、“向日葵计划”,赵思琴终于明白“冰山”为什么这么重视这次暗杀行动,这个曾经的东京帝大的矿业教授,以他的专业无疑是这个计划的最佳执行人和最迅速的掠夺者!赵思琴深知老方以生命为代价给了她机会来暗杀这个恶魔,而自己却失手错过,她怒火中烧,执意要打死小滕俊,被许平三死死拉住,他低声地提醒,门外都是宪兵,屋里有五个警卫,你一枪能打死几个?赵思琴失去理智地:打死一个小滕俊就足够了!许平三一把抢过她的手枪。

  董耀宗送走小滕俊,董海文冷汗四射问父亲怎么办,董耀宗一听就恼了:你把天都捅了个窟窿,问我怎么办?董家就要绝后了!董海文也恼了:绝后就绝后!绝后也比被人指着脊梁骨,说是汉奸的儿子强!董耀宗一巴掌打在董海文脸上:谁都可以骂我是汉奸,唯独你不行!董耀宗当即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把儿子跟赵思琴等人送出城。赵思琴却怎么也不肯走,她要留在城里继续暗杀小滕俊,为老方报仇。许平三急了,告诉赵思琴这是去送死,跟“冰山”怎么接头联系,只有赵思琴才知道,去送死容易,但是活着完成老方未尽之事才是老方最大的愿望。面对失去理智的赵思琴,许平三喊着:我也是老方的学生,我们不能让老方白死!。

  而此时,宪兵队长黑木在剧院的舞台下发现了被杀的宪兵,并得知爆炸前有一女一男先后进入剧院后门,黑木把他们列入重要嫌疑人,而在一边的刘署长直冒冷汗。他私下赶到董耀宗家,想请董海文去黑木那里帮他把误会说清楚,而却被赵思琴、许平三冲出来缴了手枪,被枪逼着上了车。于是在刘署长的“帮助”下,董耀宗赶着马车带儿子和赵思琴等人一起逃出城。

  黑木追查到董家,董家人却已人去楼空。黑木接着追到城关,得知董耀宗一家已经出城了,黑木肯定了董家跟爆炸案的关系,愤然去找小滕俊,请示小滕俊要立即发出指令:通缉抓捕董耀宗父子!而小滕俊则果断制止了黑木的急躁情绪,他认为董耀宗还有大用场,对董家的人不可轻举妄动,要放长线钓大鱼。黑木不解何为大鱼?小滕俊只说了四个字:以华治华。黑木强压愤懑。

  董耀宗父子快马加鞭逃到火龙沟铜矿矿主古振堂家。恰逢古老太太六十大寿,两家老人曾经为后代指腹为婚,自小骑快马打双枪的古小凤根本看不上斯文儒弱的董海文,戏弄地把马牵到董海文面前:是爷们儿吗?是爷们儿就上去!董海文二话不说跳上马,古小凤突然扬鞭抽马,烈马跳起来,将董海文摔在地上。古小凤哈哈大笑:就你这样的,白给十个我也不要!董海文倔劲上来了,不断地骑上不断地被摔下来。董海文不服输的倔强性格,叫在一旁默默注视的古母喜爱不已。而这时,董海文好不容易骑上马却无法驾驭,烈马飞奔出去窜进树林,眼看就要摔下来被拖死!所有人都慌了,古小凤觉得自己玩笑开大了,急忙上马追赶。生死关头古小凤的哥哥火龙沟铜矿矿主古振堂打猎回来,冲过去三两下把烈马治服。董耀宗看着这个烈性的男人,浑身透着霸气和野性,让他这个阅人无数的老者都有几分畏惧和胆寒。

  寿宴上,拜把子三兄弟:古振堂、双虎山土匪大当家的段江龙和护矿队长韩风拜了老人之后,冷眼看着向古母敬酒的董耀宗。

  裂变第3集剧情

  中了全体战士,准备对董海文和古小凤执行军法。许平三举起了瞄准董海文跟古小凤的枪。紧要关头,赵思琴大喊:等一等,枪下留人!

  人们望去都愣住了,赵思琴拿出了冰山给她的半粒扣子,正好跟陈姨交给她的配对。许平三跟董海文一惊,陈姨牺牲前将扣子交给赵思琴的场景历历在目。赵思琴当即宣布冰山的命令,立刻释放董海文!许平三不服要冰山出来说话,赵思琴摇头,告诉许平三冰山已经离开,让她代为执行命令。另外,扣子为信陈姨已经说得清清楚楚,许平三无话可说。

  赵思琴召集众人开会,说经过地下党组织慎重而周密的调查,发现独立团当中确实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早就投靠了小滕俊。许平三汇报,董海文是不是奸细没证据,可是他泄露矿脉图的事情是自己承认、证据确凿的。赵思琴说,冰山指示,经过慎重的调查,董海文泄露矿脉图的问题事出有因,因其在历次战斗中表现出色,经过请示上级,对他可做内部处分。同时冰山批评许平三处理问题不冷静,容易激化矛盾的缺点,许平三表示虚心接受,内心却七上八下:冰山到底是谁,为什么现在跟赵思琴接洽,自己却又不露面?

  古小凤笑了,表示要给冰山烧一辈子的香。然而赵思琴话锋一转,认为古小凤身份特殊,背景复杂,又有哗变的嫌疑,党组织的意见应立案调查。为便于工作,决定将古小凤转移到新四军东江支队那里,异地接受审查。古小凤告诉董海文别担心,当场被关押起来。。

  董海文知道这次转移对古小凤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于是董海文主动要求押送,并提出希望能够多陪伴古小凤一段时间,赵思琴同意了。

  出发的前一夜,董海文来到古小凤被囚禁的地方,给古小凤做工作,希望古小凤哪怕是为了自己,也要配合审查。古小凤说我听你的,身子正不怕影子斜,审吧查吧,姑奶奶我还真不怕。这一晚,他俩把一辈子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两个人的心从来没有贴得那么近。董海文把小凤拉到院子里,给她放烟花,两人高兴地相拥,小凤说如果天不亮该多好啊。

  天亮后,董海文、古小凤和几个押送战士离开。古振堂听说小凤被押往铜江支队审查,匆匆前往,准备营救。小滕俊也接到“蝙蝠”的密报,“冰山已出现,报告了小凤的路线,但透露这可能是陷阱,这时接到消息古振堂已经赶往,小滕俊命令黒木将其拦截。董海文何古小凤两人手拉手并肩走着,董海文开玩笑以后要跟古小凤生好多好多的小孩,小凤害羞的笑了。古小凤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仿佛是新婚出游。

  裂变第4集剧情

  火龙沟,董耀宗终于向古振堂亮出了底牌,说我已经知道你囤积了大量的铜锭,战时囤积战备物资要担当什么罪名你心里应该清楚。我要是告诉日本人,轻者火龙沟改朝换代,重者你们全家全都得进宪兵队!接着董耀宗开出白菜价格买铜锭,古振堂强压怒火反而哈哈大笑。

  董耀宗仿佛是一种提示,不断叨叨自己这是狼入虎口,要是从山上跌下去,尸骨都找不到。古振堂问董耀宗到古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据他掌握,日本人到处抢购铜锭,开出的价格比他远远高出好几倍!董耀宗笑,说昨天有句话没说透,他知道古振堂拿这批紧俏的物资到处购买枪支,如果告诉日本人,小滕俊一定当他要造反,火龙沟马上会变成一片战场。古振堂恶狠狠地说你这是明抢豪夺!董耀宗说钱我就这么多,事我还要办成,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把铜卖给我,说完转身骑马而去。古振堂从他身后举起猎枪咬着牙瞄准,董耀宗平静甚至是面带微笑地骑着马离去,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枪声!

  大家提心吊胆地等着他们,只见两人说笑着回来。

  赵思琴连夜赶往城里,利用老方留下的联系方法联系“冰山”。在联络点见到四十多岁的陈姨,赵思琴问她是不是“冰山”,陈姨笑笑,不置可否。陈姨传达了“冰山”的指令,任命赵思琴暂时接管老方留下的工作,担任中共铜江特委驻火龙沟的联络员,赵思琴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而“冰山”下的另一个指令,就是劫住这批铜锭,送到新四军兵工厂,另外,尽快找到矿脉图,彻底粉碎日寇的“向日葵计划”!

  董海文偷偷来到了矿上赵思琴的住处,说他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请求赵思琴把铜锭截了,并答应帮助他们尽量拖延时间,这时,门外的剧烈响声打断了他们,赵思琴一看门外有一个石头并刻着三点钟,明白是有人给他们暗中送信号。

  赵思琴回到矿山,上级的任务压在她的肩上沉甸甸的,无数种方案在脑袋里盘旋,却无数次否定,她不停地反问自己如果是老方会怎么做,这种反问对她却又像一种折磨。这时许平三告诉她,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搞清铜锭的押运路线,他保证完成任务。正当无计可施的时候,赵思琴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外台阶上多了一块石头,一下子明白了——铜锭的押运路线是石头沟!许平三追出去,四周空无一人。

  此时古振堂从秘密的山洞里拉出所有库存的铜锭,大方地都卖给董耀宗。古小风看到后心疼的大闹,被古母拦住。护矿队长韩风惊讶地望着,在自己眼皮底下,古振堂竟然私藏这么多铜锭,不得不佩服古振堂的心机。押运铜锭的当天,董耀宗来到古老太房间,深深地鞠了一躬,古老太猜到了董耀宗此去的险境,含泪将董耀宗扶起来,答应让古小凤跟董海文成亲,以后董海文就是她的亲儿子!董耀宗满眼泪水。

  董海文闯到董耀宗的房间,恳求父亲不要为日本人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些铜锭到了日本人手里,不知道要有多少中国人丧命,咱就会成为千古罪人。董耀宗百感交集的叹了口气,执意要将自己戴了多年的玉扳指留给他。董海文愤怒地将玉扳指丢给父亲。

  董海文为拖延时间,在古小凤的帮助下偷偷让豆儿往油桶里撒尿,用白磷使行进中的汽车起火,董父看在一旁偷笑的董海文立刻明白了。

  夜色中,董耀宗跟刘署长押运途经石头沟,突然冲来一片蒙面马队,为首的下令叫他们“交出买路钱”刘署长一惊,认为一定是遭遇土匪了。董耀宗非但没有紧张,反而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刘署长威胁利诱的话都说遍了,对方执意要留下货物。双方僵持不下,突然密林里枪声大作,刘署长慌了,黑暗中以为是蒙面人这边的人开枪,举枪就打,三方激战,大家都杀红了眼只顾对着对方开枪。混乱中董耀宗东躲西藏,两方蒙面劫匪的首领都不约而同地把枪举起来,对准董耀宗,这时又有一只枪也悄悄瞄准董——此时一声枪响,子弹正中董耀宗的胸膛!(特技)董耀宗倒在地上。三支枪同时瞄准,是谁的子弹击中的,却不得而知。混乱中铜锭被 第三方劫走,刘署长狼狈地带着残余的伪警察逃走。蒙面人恨恨地摘下面罩,正是古振堂!战斗中他的右肩也受了伤。

  第二天,董耀宗的尸体被放在铜江医院停尸间,小滕俊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细节——董耀宗身上的子弹不翼而飞!

  古振堂向母亲禀报董耀宗的死讯,古老太太则默默地敲着木鱼念经,仿佛这一切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古老太命人将董耀宗厚葬,并来到他的灵前向他保证会完成他的遗愿。然而古小凤一听说要嫁给董海文就火了,把自己往房间里一关,开始是发泄地摔摔打打,后来索性不吃不喝闹起绝食!董海文跪在父亲的灵堂前,他怎么也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裂变第5集剧情

  刘署长向小滕俊汇报说有两股土匪参与了抢劫,被小滕俊训斥,说他没长脑子,土匪怎么会那么巧知道他们的路线?而董耀宗的死叫他更为震怒,这样矿脉图从此成了死结,直觉叫他觉得董耀宗一定提前把后事交代给了什么人,他儿子董海文可能性最大。劫铜锭和古振堂一定有瓜葛,而他最为关心的董海文也在古振堂那里。加上火龙沟有共党潜伏,劫持铜锭的另一伙武装也有可能是他们!他感到火龙沟就像一座火山,如果控制不住随时就会爆发!小滕俊下令刘署长盯住火龙沟,刘署长领命。

  黑木再次提议武力接管火龙沟被小滕俊制止,因为如果古振堂劫到了铜锭,他可以选择交给共党,也可以选择跟他合作,现在强行接管反而把古振堂推向了共党一方,交铜锭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于是小滕俊命令刘署长盯住古振堂,打探清楚再作打算。黑木冷冷地看着小滕俊,说我很尊敬你的父亲和兄长,可你与他们之间的差异实在让我不敢恭维。小滕俊为之一震,本想发火却又转而一笑…

  古振堂的伤口恶化,韩风想请赵矿医被他拒绝,他觉得赵思琴很神秘也很危险,他的伤势不能轻易暴露给任何人。晚上,古振堂疼痛难忍,韩风拿来一种药让他服下。他问这是什么灵丹妙药?韩风说,哥,我也不瞒你,这是大烟土,也叫鸦片!古振堂说现在还没有必要。

  赵思琴来到老方的墓前,对老方说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铜锭已经运往新四军兵工厂,自己已经挑起他身上的担子,请他放心。这时许平三也来到墓前,劝赵思琴从老方牺牲的阴影中尽快走出来,老方走了,他可以承担起帮助照顾她的责任。赵思琴听出了许平三的弦外之音,说没有人可以代替老方,他不仅是自己的爱人,还是把自己领上革命道路的导师。许平三郑重地向赵思琴提出入党的要求,赵思琴说你还要接受组织的考验。接着赵思琴边替他包扎伤口,边询问劫铜锭的经过,问他是谁杀了董耀宗,是你还是古振堂?许平三则说是谁杀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该杀不该杀。赵思琴还想再问,不远处传来马蹄声。

  是谁劫走了铜锭,害的发生混战,打死了董耀宗,古振堂突然也产生一种直觉,忍着疼骑马找来,却见赵思琴毫无异样,古振堂突然发现地上有滴滴鲜血和纱布,转身四处寻找,只密林里一个人正在自己包扎,古振堂走过去用枪对准那个人的脑袋,许平三的脸依稀可见!

  古振堂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质问他们为什么劫了古家的铜锭?赵思琴说铜锭落在鬼子手里就是屠杀中国人的刀!古振堂说你怎么知道我想交给日本人,我自有我自己的安排,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抢了我的家财,坏了我的好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共产党,赵思琴反唇相讥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古振堂斥责他们不该将祸水引到火龙沟,赵思琴则说你以为火龙沟是世外桃源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日本人虎视眈眈,你古振堂就能相安无事坐享太平吗。古振堂被搞得哑口无言,悻悻而去。

  此时,护矿队长韩风也找了过来。韩风是古老太早年在大雪地救起来的孤儿,老人把他收为义子,他又跟古振堂拜了把子,一直暗恋古小风。眼下古小风不吃不喝,可把他急坏了。古小凤来到矿上找赵思琴,用枪顶着赵思琴,说自从鬼子上门,就看出来你和爆炸案有关。赵思琴冷冷地说,既然你看出来了,就把我交给鬼子好了。古小风一笑,说把你交给鬼子我有什么好处,不如这样,你带我去见“一声雷”,见了,咱俩就两清了。不然就一枪毙了你!赵思琴觉得可笑不理她,说自己不认识转身就走,古小凤恼火地开了一枪,子弹贴着赵的头皮打在门上,古小风惊讶地望着赵思琴头也不回地离开,暗自思衬这个女人不简单。

  董海文在路上等到赵思琴,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困惑和悲伤,蹲在地上泣不成声,赵思琴大姐姐般地轻抚他的肩膀,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这时董海文说出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董耀宗临死前曾经说孙管家手上有东西给他。赵思琴一个激灵——矿脉图!一定是矿脉图!赵思琴掩饰着心中的激动匆匆赶回,与董海文、许平三决定趁夜冒死进城。董海文一进董府却发现小滕俊已捷足先登,宪兵队正严密搜查,而孙管家已经不知所踪。赵思琴跟许平三偷偷离开。

  小滕俊斥责黑木和刘署长,说他得到情报,董耀宗尸体上的子弹神秘地消失了,而这正是查清董耀宗之死的关键证据!小滕俊鹰一样的目光盯视着刘署长,要他追查到底。刘署长头上冒出汗来。他知道身为市公署次长的小滕俊还兼任特高课的首脑,手中握有庞大的特务网,这个表面温和的日本人不仅思维缜密,还极度狡诈,连子弹头这个细节都逃不脱他的眼睛。其实这个子弹头就在刘署长的手里,这里面埋藏着他说不出口的秘密。

  子弹的消失让董耀宗的死更加扑朔迷离,再加上孙管家逃跑和铜锭押运路线被透露,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董耀宗,小滕俊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这会不会是董耀宗自己做的一个局,而自己却死在了自己的局里——“预谋死亡”小滕俊想到了这个词。他自称中国通,了解中国,但是他根本想不到一个父亲为了解救儿子免于灾难,能够付出这么大的牺牲,而且死得这么从容,这么睿智,心里感慨万分。他分析董耀宗死前,一定早就对后事有所安排,尤其是矿脉图。一定要抓住董海文,同时还要把孙管家引出来。这时特高课的人进门报告,铜锭已经被押送到新四军,小滕俊一个激灵,这个消息消除了他对古振堂最后的顾虑,当即命令黑木准备兵力对付火龙沟,黑木欣然领命。

  古小凤仍然不吃不喝,董海文奉古母之命前去送饭,古小凤要他帮助找“一声雷”,董海文突然放下碗,站定了看着古小凤:我就是“一声雷”!不是她印象中高大威猛的民族英雄,是个懦弱胆小的人。古小凤一巴掌打在董海文脸上:要撒风找别人去!董海文苦笑,他知道古小凤不会相信,最后和她约法三章:“ 第一老人的话不能算数, 第二我在你们家是权宜之计, 第三我俩决不能成亲。”这正是古小凤想要说的,但叫董海文先说出口,古小凤顿觉颜面扫地,指着董海文:滚!

  董海文从古小凤的房间悻悻离开,饭桌上古振堂的异样使董海文心生疑虑,董海文暗中窥视着古振堂,发现古家府上一些神神秘秘的事,晚上董海文跟着古振堂,发现他正在祭奠董耀宗,古老太跟他一起上香,香桌上竟然供奉着父亲常带的带着血的玉扳指!

裂变精彩剧照

  • 裂变
  • 裂变
  • 裂变

网友对《裂变》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