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父亲的战争海报

父亲的战争

共3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父亲的战争分集剧情

第1-2集


  父亲的战争第1集剧情介绍

  我父亲死后葬在覃家碑屋中。

  我奶奶说父亲身上一共有四个枪眼,他活着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他身上究竟有几个枪眼。直到他死后,在为他净身穿衣时,我才发现,奶奶说错了,他身上其实有五个枪眼。父亲的故事,可以说父亲一生的战争,都和这个从来不被奶奶提到的那个枪眼有关。

  1925年冬天,农历新年即将来临。梨川县文沙场旧土司覃慕文,一心想要生一个儿子,可眼看着一年又要过去,家中还是没有添丁的迹象。四里八乡的村民都在忙着准备年货,可覃家太太却无心管这些。管家三先生向覃太太禀报置办年货的细节,覃太太没听多久,就失去了耐心,挥手让三先生顾自去办就是。覃太太最上心的就是厅堂里上好的胎瓷送子观音菩萨,她用一个黄段子丝绸每天为那尊送子观音擦灰。那个观音旁边,放着一部《妙法莲华经》,总是打开在“观世音普门品”中关于求子的那一章节,那黄色皮面角落也已经有些翻卷起来。

  天色还是暗黑的时候,门外的红灯笼还亮着光,覃太太就起床,给观世音菩萨上香,然后磕头,念经。等到所有功课都做完了,五个女儿才叽叽喳喳地起床,出来吃早饭。这天,覃太太照例烧香拜佛,求菩萨送给她一个儿子。旧司堡外心急的孩子们已经在放过年的鞭炮了。覃太太对老爷说,要不找个算命先生来问问卦吧,覃老爷同意了。管家三先生去省城请了算命的先生来。

  那算命先生见了覃家所有的女儿,一个个问话。算命先生唱道:老大来儿就站出来应答。这样一直唱到最小的女儿,望儿。望儿也是站出队伍,双脚并拢时铿锵有利,却不应答。算命的说:叫什么来着?望儿不说话。算命的说:几岁了?望儿还是不说话。算命的把那墨镜取下来,拿在手中把玩。老四天儿说,她叫望儿,是哑巴。算命的拿起桌面上的一堆银元,像多米诺骨牌那样推到,又重新叠起来。算命的把个手指掐算一起,又把那些银元把玩了一番。算命的拍案而起,说道,望儿两字,加上哑巴,老爷求子之事,成了!覃慕文和管家都还一脸茫然,算命的继续说,望儿旺儿,你那儿子是望来的,望来的儿子旺你的家门,赶紧派人去村头望儿去呀!覃慕文和家丁管家一行,星夜挑灯往村头望儿去了。一路夜行,除了路遇土匪过山头,什么也没见到。身心俱疲的望儿大队,在野地中东倒西歪睡着了。

  睡梦中,覃老爷被一阵婴儿的哭声闹醒,睁眼看见微白的天色,想是自己盼儿心切出了错觉。正待离去,众人都听见了婴儿的哭声。可是放眼望去,方圆几里地,除了一棵老树一眼枯井,什么也没有。那哭声正是从那枯井里传来。管家放下锈蚀的轱辘,拉上来看见一个瓦罐里面盛着带血的胎盘。老爷吻到那热乎乎的血腥味后,亲自顺着轱辘下到井里。不一会儿,他果然抱着一个赤裸裸的男婴上来了。那女人死活不肯出井,谢过老爷救了儿子一命后,一头撞在井沿石头上昏死过去。管家把她背回了覃家。老爷去望儿的当口,太太在家用绣花针扎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写求子经,然后扔进送子观音像下的碳火盆中。就在婴儿抱出井口的当口,太太一阵恶心难忍,呕吐不止。

  七个月后,太太临产。可是三天三夜生不下来,直到咽气。绝望的老爷吩咐管家打了一口绝好的楠木棺材。就在盖棺封钉的时候,管家三先生把最后一颗铁钉连着自己的手指钉在了棺材上。顺着手指流下的血,他看见棺材底缝隙下流出了一地的鲜血不禁惊叫起来。接生婆大喜,嚷道,人死不会流血,生了生了一定生了。众人手忙脚乱重新启开棺材盖,无论如何都启不开那颗钉在手上的钉子,管家着急,要老爷挥刀砍去那手掌。老爷犹豫,管家说:别犹豫了儿子要紧,拿刀来!一个下人奔过来,对管家说:对不起您了!挥刀砍去了三先生的左手除大拇指外的所有手指。

  果然有一长着小鸡巴的肉团在蠕动。太太已经死去。覃老爷把亲生孩子取名叫官生,把抱来的孩子取名叫井生。官生、井生一左一右同喝关妈的奶一起长大。

  父亲的战争第2集剧情介绍

  七年以后,井生、官生一左一右喝奶,官生喝了一嘴的鲜血,他要和井生换一边喝。井生其实也是喝了一嘴的血,只是没有发现。老爷发现孩子喝了关妈的血出来,就让他们断奶。就在这天,老爷给他们取名,大的叫关勇波,小的叫覃天恕。同一天,他们俩从关妈和姐姐们的嘴中,知道了自己的出生。他们一同去各自的出生地玩了一把,只是调错了地方,官生去井里走了一圈,井生在覃老爷的寿棺里躺了一把。家中忽然遭到流匪袭击,绑架了除天儿外的所有女孩子。女儿们救命的呼喊声在山涧沟壑间回荡。兄弟俩听见了呼喊,赶紧奔回家。老爷给土匪送了白银和粮食,却没有换回女儿们的命。老爷差三先生购买了300条长枪和一支小手枪,武装了自己的家丁。井生结实强壮,官生瘦小文弱。俩人各自拖一长枪练把式。官生一连打飞老爷的三个烟嘴,井生却连一个葫芦皮也没打着,到是把老爷的礼帽打了一个洞。井生不服,说一定是官生的枪好才打得好。夜晚,俩人偷偷拿了白天的两支枪,再次去院子比试。这次他们打各自的鞋底。结果,换了枪的井生,还是没有打着一个枪眼,而官生打的三枪,枪枪打在鞋底心。

  俩孩子枪声一响,管家以为又是土匪下山,赶紧关了旧司堡的大门。夜色中传来雨点般马蹄,枪声大作。官生、井生拖着枪往家里跑。旧司堡的大门早已经关闭,俩孩子被不知情的家人关在了门外。那边土匪越来越近,情急之中,井生背着官生上了树。

  两帮土匪在火拼。官生看见一个威风凛凛骑在马上的人,对准他的脑门心就是一枪,接着又连打两个脑门心。这伙土匪看见头头毙命,就纷纷夺路逃命。官生把土匪脑袋当成了父亲的烟嘴,打了个痛快。可井生告诉他闯大祸了,他吓得立马在树上尿了裤子。土匪发现是俩孩子助他们打赢了另一伙土匪,第二天,抬了全羊全牛上门去感谢。井生觉得好奇,要和土匪去闯荡江湖,母亲关妈断了一指,要他发誓永远不落草为匪。官生告诉土匪和父亲,那三个脑门心枪眼全是井生打的。受到父亲赞扬,井生感到很自豪。从此覃家一子是个神枪手传遍江湖。

  清水江是梨川县的母亲河,关勇波在江中教覃天恕游泳。关勇波在水中逗弄刚刚学会游泳的覃天恕,使他差点淹死。一向性格懦弱的覃天恕,从水中被关救出来后,先是大哭一气,而后给了关勇波重重的十个耳光。覃天恕的眼神,让关勇波终身难忘。关勇波第一次看见表面懦弱的覃天恕,眼神里流淌出骨子里蕴藏的男人的血性。

网友对《父亲的战争》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