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凤囚凰海报

凤囚凰

共52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凤囚凰分集剧情

第1-2集


  凤囚凰第1集剧情介绍

  自晋一来,凡娶公主者,皆生不如死,公主们仗着自己财大气粗,背景强大,对驸马们棍棒加身,随意欺辱,甚至有差点丢掉性命者,驸马们畏于公主身份,只好含羞忍辱,苟且一生。

  公元464年,刘子业即皇位,杀死先皇最疼爱的皇子刘子鸾,并将年仅十岁的刘子鸾的头颅置于朝堂之上,让朝臣观看,刘子业凶残暴戾,动辄杀生,搞的天下民不聊生。

  刘宋皇宫的太极殿,因画师没将刘子业父亲画像上画上酒糟鼻,刘子业不分青红皂白,便将画师按在地上暴打。这时刘子业的同母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来到殿上,刘子业见到姐姐立刻变得温和起来,不再打骂画师。

  山阴公主刘楚玉是皇族第一美人,仗着自己皇族的身份,笼络许多美男为门客,在公主府上荒淫度日。山阴公主跟刘子业陈情,她认为皇帝后宫妃嫔无数,而公主却只能有一个驸马,太过无聊,太不公平。山阴公主身上常常带着奇异熏香,刘子业闻到熏香的味道,便情难自已,忙允了姐姐的请求,让人将建安城内所有的美男子都送到宫里,送于山阴公主。

  刘子业的叔父刘彧和刘休仁,看不惯刘子业姐弟整日荒淫无度,置天下百姓不顾,因此找到江湖帮派天机阁,希望阁主帮助他们除去昏君,挽救天下苍生。阁主唤来一个代号叫朱雀的女子,那女子容貌酷似刘楚玉,阁主将手中代表任务的戒指扔给她,女子接下任务便离开天机阁。

  刘子业赏了许多金银财宝和美男给山阴公主,山阴公主所乘的牛车在街上走着,街上许多百姓皆在围观公主和门客们的美色,一个小男孩忽然挥舞着手中的红色布条,牛看到红色布条,立刻狂性大发,在街上横冲直撞的,甩开了公主随行的侍卫们,继而撞断了车上的绳索,牛车掉进旁边的河里,山阴公主一直呼喊救命,忽然脚下被人一拽,便没入水中,隐约看见一个与自己长相、衣着打扮完全一样的人,在山阴公主沉入水底的瞬间,游上水面。

  天机阁为了除去昏君,安排酷似山阴公主的女子代替她成为刘楚玉,楚玉醒来之后,发现门客容止躺在自己床上,惊吓不已,连忙将容止赶下床。此刻的楚玉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只能装作落水后失忆,容止表明自己是公主最信任的人,楚玉并不相信,也不愿意让容止接近自己。

  皇帝听说楚玉落水生病,便请了医官来给她治病。楚玉顶替公主,目的是接近刘子业,此次皇帝派医官来看病,她借称进宫谢恩为由,想接近刘子业,但是容止和婢女幼蓝却称她受伤了,带有血光,按规矩病好之前,是不能进宫的。楚玉模仿山阴公主的喜乐无常,对着几个婢女大发脾气,然后便准备休息,婢女点燃山阴公主最喜欢的熏香,楚玉立刻让人将熏香灭了,她闻不惯那浓烈的香味儿。

  楚玉生病期间,没有召见任何门客,容止是之前公主最信任的人,公主府的管理事务都由他处理,且有在公主府自由出入的特权,因此会常常来照顾楚玉,但其他门客没有召见皆见不到公主。门客柳色为了给自己的兄长谋取官职,在公主府忍辱取悦于公主,常常为了得到公主宠爱而与其他门客争风吃醋,柳色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公主了,因此便来公主寝宫明玉阁前要求见公主,侍卫越捷飞拦下柳色,柳色在门口大吵大闹,被越捷飞扔了出去。

  几个婢女在门口议论着门客们常常来求见公主,皆被越捷飞拦下。楚玉听到婢女们议论,想见见这帮门客,便以召开春日宴为由,将所有门客全部召集到花园,柳色听闻后,慌忙回去换了漂亮的新衣服来见公主。

  公主府的门客众多,年纪最小的流桑年仅十二岁,擅长斗蟋蟀,常常陪公主玩乐,楚玉正在召见门客的时候,门客墨香和柳色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赶来了。柳色在楚玉面前埋怨自己没有像容止一样的特权,不能随时来见公主,楚玉便宣布,取消容止在公主府的一切特权,这点出乎所有人意料。

  上次牛车失控的原因,是因为街上一个孩子挥动红巾,引牛发狂,柳色将挥动红巾的孩子抓来,称其谋害皇族,不光这个孩子要被杀,他全家都理应同罪。那孩子解释因为自己是第一次见到高贵的公主,想要挥动红巾引起公主的主意,并未想到牛会因此失控。容止称并非是因红色引起牛发狂,而是因为抖动的动作让牛误以为是挑衅,因此牛才发狂,柳色和容止各执一词,楚玉让人牵来一头牛,让柳色用绿色衣衫在牛面前挥动,看是否会引起牛发狂,柳色在牛面前频繁挥舞着衣衫,牛突然发狂顶向柳色。流桑也忙为那孩子求情,楚玉便顺势放了那个孩童。

  门客江淹、桓远皆有惊世之才,只因身世所迫,才成为公主门客,但是他们不甘心一直取悦于公主,两人打算秘密联络朝廷重臣,伺机弹劾公主。容止所居住的沐雪园地处偏僻,没有公主府的侍卫看守,因此江淹、桓远常常以来此看书为借口,秘密商议如何反叛公主,容止知道他们的行为,认为凭借他们根本不可能动摇公主的地位,因此任由他们行事。

  楚玉得知容止所在沐雪园是除了明玉阁之外,最大的院子,便想到沐雪园去看看,楚玉在沐雪园的书房,听到了江淹、桓远欲反叛公主的言行。回到自己房中后,楚玉翻看所有门客的资料,想要看看这些门客有什么秘密。

  楚玉查看资料发现江淹学识渊博、文采出众,曾被诬陷入狱,一腔抱负无处施展。桓远乃是前朝世家大族遗留下的唯一血脉,楚玉想如果桓远能够为她所用,那他就可以早日离开公主府了。楚玉翻看容止的资料,发现资料竟然是空的,是忘记记录了,还是已经被人抹去呢?这其中定然隐藏着许多秘密,楚玉让越捷飞立刻将所有资料全部放归原位,如何处置桓远一事牵扯的人,她心中已有打算。

  楚玉给了江淹一份举荐信,让他找建平王刘景素谋职,又将与桓远交好的好几个门客举荐给各个朝廷重臣,让他们出府。将桓远牵连的人纷纷送走,断绝了他们与桓远的一切联系,桓远就只能依靠公主了。再者,有江淹这样成功谋职的例子,其他门客只会继续拼命讨好公主,没人会跟着桓远去冒险了。

  楚玉举荐江淹等人,容止对她的想法看的非常透彻,楚玉越发觉得眼前的容止深不可测,容止也看出楚玉的异常,如果是以前的山阴公主,就算表面上会以离间之计,离间江淹、桓远,暗地里也会杀了江淹泄愤,绝不会举荐他去做官。楚玉谎称自己只是怜惜江淹才华,不忍见明珠蒙尘罢了。

  江淹离开公主府后,曾与桓远交好的沈光佐也背叛桓远,将桓远与朝廷重臣联络的事情,以及密谋名单送给楚玉,楚玉询问容止应该将沈光佐推荐给谁,容止推荐他给龙骧将军沈攸之,这份差事对于沈光佐这样趋炎附势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优厚了,但他得了好官职,其他门客也会竞相效仿,这也是处理桓远之事最好的方法。

  凤囚凰第2集剧情介绍

  桓远身边的人全部被送出公主府,桓远认为以公主那样的狠毒性格,肯定会杀了他的,看着门口的侍卫层层把守,桓远觉得自己连囚犯都不如,只能在房里等死,容止解释这些侍卫都是他派过来的,并非公主,容止明白桓远反叛之心不死,因此限制他的行动,不让他和离开公主府的江淹等人再有任何联络,桓远听闻容止之言,大怒着挥拳欲打容止,但桓远终究不是动粗之人,挥起的拳头毫无力度,见伤不了容止,桓远便想说动容止和他一起反叛公主。容止在公主府多年,任劳任怨的处理公主府琐事,但是桓远看得出来,容止的才能在公主府施展不到十分之一,他相信容止和他一样,绝对不甘心成为一个骄奢女子的玩物,容止任由桓远说辞,丝毫不为所动。

  通过桓远这件事,楚玉发现公主府的门客鱼龙混杂,必须快刀斩乱麻,将门客彻底清理,考察门客能力,有才能的放出去做官,没才能的送回原籍,将那些熟悉山阴公主的人全部驱散,楚玉才能保全自己。流桑父母双亡,离开公主府也无处可去,因此楚玉将他留下,而墨香、柳色一听说要将自己赶走,寻死觅活的在楚玉面前吵吵,于是楚玉将他们也都留下了。

  楚玉要将容止一起赶走,容止反问公主是否隐瞒了什么秘密,公主将所有门客赶走,与以前行为判若两人,这个风声如果被有心人利用,会有人认为这个公主是假的,楚玉有些心虚,便不再赶容止离开了。

  幼蓝以前的好友粉黛做了糕点想送给她,幼蓝认为粉黛只是想通过她进入明月阁,当公主的贴身婢女,因此并不给粉黛好脸色。幼蓝倾心于容止,见到容止从面前经过,却并未留步,心下难过便打碎了粉黛的糕点。

  晚上楚玉洗完澡准备睡觉,发现墨香悄悄钻进了楚玉的被窝,墨香哭哭啼啼地询问楚玉,为何最近不再召见他了,楚玉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太忙,有时间就召见他。墨香离开之后,楚玉问罪门口的侍卫,原来是容止让墨香进入明玉阁的,楚玉大怒不已,这是公主府,她一个公主的话竟然没几个人听,反而容止的话每个人都当命令,于是楚玉下令,以后谁再不听她的话,直接杀头。

  墨香来到容止住处,施了大礼之后,向容止报告自己刚刚试探楚玉的过程,发现楚玉虽然生气但没有戾气,也没有随便杀人。他们认为就算是失忆,一个人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很有可能是假的公主。

  容止在楚玉卧室的床头发现几道刻痕,刻痕数量与上次落水醒来那天起至今的天数一样,于是容止肯定了现在的公主是假的。容止来找楚玉,没了试探,直接质问楚玉的真实身份、姓名是什么,并且保证楚玉说出来之后,保护她平安离开公主府。楚玉肩负重任,自然不能透露,容止见她一言不发,便将她扑倒在地,被一个男子这样按在地上,楚玉羞涩的扭过头大喊,以前的公主豪放不羁,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容止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测。容止知道公主肩膀上有疤,于是撕开楚玉肩头的衣服,发现楚玉也有一模一样的疤,这让容止有些疑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这时越捷飞听到楚玉呼喊,赶过与容止扭打,而事后楚玉并未追究容止的罪责。

  幼蓝给楚玉送来鲜花,楚玉一边夸赞幼蓝贴心,一边问她容止什么时间到明玉阁的,幼蓝毫无防备,如实说了,楚玉大怒,因她之前下过命令,解除容止在府内一切特权,不允许任何门客进入明玉阁。幼蓝任由容止进入明玉阁,触犯了楚玉的大忌,但楚玉下不了狠心杀她,于是将她关禁闭,罚她三天不准吃饭。

  粉黛到厨房偷馒头想给幼蓝,被楚玉抓了个正着,楚玉念及粉黛对幼蓝的情谊,于是备了饭菜让她偷偷给幼蓝送去,并让她日后留在明玉阁伺候。幼蓝在紧闭房里饿得昏天暗地,粉黛悄悄给她送来了饭菜,患难见真情,幼蓝对粉黛感激不已。

  粉黛是天机阁的人,和楚玉是好姐妹,粉黛长期潜伏在公主府,之前又刻意接近幼蓝,所以对公主的衣食住行,以及肩头的疤痕都了如指掌,这才让楚玉粉碎了容止对她身份的疑虑,但是这次容止不再怀疑,日后时间一长,难免还是会遭人怀疑,容止在公主府的势力甚至超过公主,并不好对付,因此处于决定扶持桓远的势力,与容止进行抗衡。

  楚玉欲带桓远出府,容止担心桓远对楚玉不了,于是给了楚玉一种药,服药之人三日内浑身无力,三日之后会卧床不起半月,容止认为这是保护楚玉的好方法,楚玉听完药性之后,便将药还给容止。见楚玉不愿做恶人,容止自己将药送去,强制桓远服下药。

  楚玉听闻城外常常举办诗会,于是女扮男装准备出城,楚玉、桓远在街上行走,三人美色引起不小轰动,女子们为了表达对美男的崇拜,纷纷送花给他们,受到惊吓的楚玉忙带着他们逃跑,街上的人们穷追不舍,幸好遇到一个叫裴述的读书人将他们藏了起来,才得以逃脱,裴述解释建安的逐美之风向来如此,并主动为他们指路。

  到了诗会的竹林之后,楚玉发现那些诗词名流才子,皆照镜擦粉为潮流,裴述一一为楚玉讲解擦粉、熏香等名士的潮流,楚玉看着这些男子们个个涂脂抹粉地有些接受不了,这时进来一个风流潇洒的名士,诗会上其他名士纷纷膜拜,称其名字为王意之。

  王意之是琅琊王氏的公子,琅琊王氏繁荣昌盛,爵位蝉联,是当今第一世家。现在王家的主事者是王意之的伯父,打算跳过自己的儿子让王意之成为王氏继承者,但王意之一心只想寄情山水,并不愿意入仕。

网友对《凤囚凰》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