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孤芳不自赏海报

孤芳不自赏

共62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孤芳不自赏分集剧情

第17-18集


  孤芳不自赏第17集剧情介绍

  贵常青有意举荐自己的儿子贵炎贵将军做驸马,可还等他说完,耀天就表示心中已有人选,此人就是小敬安王何侠。贵常青心有不满,但表面上不动声色,还在耀天面前夸了何侠一番,称其为有战才之人。耀天欣喜万分,心中已决定要将何侠收做驸马。

  随后在朝堂之上,耀天作为女子却执掌朝政这一点遭到大臣陆荣泽的强烈反对。为了稳定人心,耀天当众发誓,这一生都只是白兰的公主,不会为王。此时,何侠和冬灼回到白兰,耀天派了以贵常青为首的诸位要臣去宫门迎接他们,自己则回房梳妆打扮,等着见何侠。她的一颗芳心,早已落在了何侠身上。

  然而,贵常青在见到何侠之后,却表示他既不是王室贵族,也不是朝廷重臣,只能从侧门进宫。何侠说出自己已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可他既没有诏书也没有官印,最后也只好受了这份屈辱。贵常青的目的不仅仅是刁难何侠,在带何侠去见耀天的途中,他明面上恭喜何侠即将被召为驸马,又提醒他入赘白兰要守的规矩,实际上却是在敲打他,让他不要痴心妄想。

  何侠似乎明白了贵常青的意思,他当下以身体不适为由先行告辞。贵常青独自去见耀天,并告诉耀天,何侠自认配不上耀天,所以自己离开了。耀天感到万分失落,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第二日的朝堂上,陆荣泽再次提出对耀天的反对,与贵常青你一言我一语,看似针锋相对,实则逼迫耀天尽快择婿。贵常青趁机举荐儿子贵炎,贵炎也冲出来向耀天表达爱意。耀天一时不知如何应对,这时,何侠突然出现,他带着敬安王府的家传宝玉,当着朝臣的面,向耀天求亲。其实他的提亲礼非常地寒酸,但是耀天却感动非常。尽管大臣们都表示反对,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另一边,娉婷始终没有从昏迷中醒来,而由于她是没有吞咽意识的,喂药也成了问题。为此,醉菊想到了熏蒸药浴的办法。古灵精怪的她嘴里虽然老说着要让娉婷醒不过来,要独占她的北捷哥哥,但事实上却秉持医者的高尚医德,非常认真地在救治娉婷。

  准备好了药浴之后,醉菊和自己的药童薇娅合力要把娉婷放到浴桶里,可她们两个人支撑不住娉婷的重量,反倒一起摔倒在地。在外听到声响的楚北捷连忙进来,将娉婷抱进浴桶里。醉菊本来想提醒他男女授受不亲,却得知他们二人早已是夫妻,只好悻悻然地带着薇娅离开,让楚北捷来守着娉婷。

  当日醉菊医治娉婷时,从她的衣物里发现了一封她留给楚北捷的遗书。娉婷在遗书里写出希望楚北捷一生安好的遗愿,楚北捷看得心如刀割,他不知道,如果他的未来没有了白娉婷,他要怎么继续生活。

  孤芳不自赏第18集剧情介绍

  近日来,晋王一直贪图享乐,沉迷在温柔乡里,无心朝政。张尚书的计划正在顺利地进行着,他收买了宫中一位太医,找来六位初孕的姑娘,打算等她们其中一个人生下男婴后,就奉之为张贵妃诞下的皇子。晋王身体早已大不如前,只要他一驾崩,就是皇子登基之日。

  为了计划能够不被破坏,张尚书决定除掉楚北捷这颗挡路石。他暗中派人去楚北捷所在的东山别院刺杀他,楚北捷吩咐醉菊看好西厢的白娉婷,他和楚漠然则与刺客展开打斗。刺客不敌,多数被他们当场斩杀,但还是有一条漏网之鱼。那名刺客回去向张尚书复命,张尚书斥其无用,张贵妃则怪父亲打草惊蛇。刺客为了留住自己的命,赶紧说出楚北捷在打斗中一直让人护着西厢房,张贵妃命其查清楚来将功赎罪。

  楚北捷认为刺客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也觉得别院已经暴露,娉婷不再适合留在这里。这时,房内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原来是娉婷清醒过来以后摔倒在地,她一直在吐血,很快又陷入了昏迷。醉菊手忙脚乱地替她施针,一时紧张,一开始还忘了如何下手。

  药浴逼出了淤积在娉婷体内的淤血,她这次吐血,将淤血吐得很干净。北捷等人守了她一夜,她终于辗转醒来,但是,北捷却在她完全清醒之前转身离开,并嘱咐醉菊,如果娉婷问起,就说是则尹和漠然救了她。娉婷何等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出是北捷救了自己。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北捷的去处,不会撒谎的漠然赶紧找理由躲开,一向聪明伶俐的醉菊在心思聪慧的娉婷面前也不知道如何蒙混过关,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娉婷也不逼问她,只是让她转告北捷,他不来,自己就不会进食。

  另一边,白兰的何侠得到张贵妃的飞鸽传书,得知娉婷已在大晋皇宫里死于北捷之手,他不知该是喜还是悲。而一向把娉婷当作姐姐的冬灼,一下子就急哭了,他想去大晋带回孤苦伶仃的娉婷,但被何侠拦了下来。第二日,何侠和耀天的盛大婚礼如约举行,白兰上下没有人不羡慕何侠,他得到了绝色佳人,还间接得到了白兰皇室。

  洞房夜,耀天脸上尽是初为人妻的娇羞,她本想亲自为何侠更衣,但婢女们纷纷阻止身份尊贵的她做出此等举动。无奈之下,她只好让婢女为自己和何侠更衣,这才让她们安心退下。何侠承诺会一直守在耀天身边,看着她登上皇位,耀天主动吻住了他,满床尽是旖旎之色。

  可是,半夜时分,假借身体不适没有出席婚礼的贵常青突然带着一帮人来到驸马府,在耀天和何侠的房门外高声恭迎耀天回宫。根据白兰祖训,执政继承人是不能整夜离开皇宫的。耀天羽翼未丰,无法明着反对贵常青,只好随着他们离开。何侠也并未表示不满,反而宽慰了耀天一番。

  距离娉婷醒来已有两天,她始终滴水未进,只等着北捷来。这可苦了醉菊和漠然,他们劝北捷见娉婷,北捷也无动于衷,劝娉婷进食,娉婷却比北捷还执拗。直到第三天,娉婷再次拒绝了醉菊端去的粥,北捷只好又盛了一碗粥去房里看娉婷。娉婷不在房内,墙上挂着北捷为娉婷画的弹琴像,本来旁边是北捷题的苏武的《留别妻》,现在多了一句娉婷留下的诗,意思是希望她和北捷能像星月一样相依相伴。

网友对《孤芳不自赏》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