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橘子果酱海报

橘子果酱

共12集
一键分享:
更多

橘子果酱分集剧情

第1-2集


  韩剧橘子果酱第1集剧情介绍

  白玛丽表面上长得文静可爱,实际上是一只人见人怕的吸血鬼,为了掩盖自己的吸血鬼身份,白玛丽转到一所新学校读书。

  郑在民是白玛丽转入的新同学,二人在列车上坐在一节车厢里面不认识彼此,白玛丽坐在座位上做了一个梦,梦中白玛丽回到童年时代经历了一些事情。

  一名男子悄悄伸手抚摸白玛丽的大腿,白玛丽正在做梦没有苏醒过来,男子放心地抚摸白玛丽的大腿,白玛丽忽然苏醒过来大声尖叫。

  男子以为自己的可耻行径被发现,心中升起不安恶人先告状认为白玛丽在污蔑他人,白玛丽不知道坐在身边的男子是色狼,男子起身想去另一节车厢,一名中年女子伸手拉住男子不放松,社会上的许多色狼侵犯女人的身体,中年女子决定代表所有女同胞将男子绳子以法。

  男子在中年女子的各拼命挣扎,车厢陷入到混乱中,白玛丽不慎将一包血液掉落在地上,红红的血液散了一地,所有人大吃一惊意识到遇到一只吸血鬼。

  白玛丽蹲在地上捡拾血液,周围的乘客一脸惊恐盯着白玛丽,郑在民蹲到地上查看白玛丽的情况,地上的血液在郑在民眼中是一包像血液的食品,郑在民不相信白玛丽是一只吸血鬼。

  白玛丽来到学校报到,郑在民正在黑板上写字,白玛丽像是没有看到郑在民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人已经拍下白玛丽在列车上掉落血液的事情,一些学生拿出手机上网看到关于白玛丽的新闻报道。

  白玛丽就坐在教室里面,学生们一脸好奇围到白玛丽身边,白玛丽没有在学生们面前承认自己是吸血鬼,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吸血鬼,白玛丽向学生们展示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

  吸血鬼最害怕的物品便是十字架,白玛丽能佩戴十字架足以向众人说明她不是吸血鬼。

  白父坐在家中看电视,电视中正在播放体育节目,白父一边吃炸鸡喝脾酒一边观看体育比赛,白母外出归来惊动了白父,白父赶紧关闭电视藏好炸鸡脾酒,白母回到客厅里面嗅闻到空气中漂浮的炸鸡气息,白父计上心来扮出浑然不知的模样,白母顺着香气来到抽屉里面找到 炸鸡,炸鸡价格昂贵,白母数落白父浪费钱买炸鸡。

  白玛丽进入新学校读书与众人格格不入,郑在民悄悄跟随白玛丽坐地铁,白玛丽坐在座位上不知不觉熟睡过去,在睡梦过程中白玛丽不知不觉亲吻郑在民的脖子,郑在民坐在当场没有推开白玛丽,坐在郑在民对面的三个大人对白玛丽的举动侧目而视,一名老者忍无可忍起身离去,白玛丽忽然从睡梦中苏醒过来,郑在民神色复杂看着白玛丽,白玛丽扔下郑在民起身离去。

  韩老师与郑母恋爱,郑在民在餐厅跟韩老师见面,韩老师极有可能成为郑在民的后爸,郑在民要求韩老师在学校不能透露跟郑母认识,韩老师想送礼物给郑在民,郑在民毫不客气拒绝了韩老师的好意。

  白玛丽健忘不记得郑在民,郑在民已经跟白玛丽有过几次独处经历,白玛丽似乎患有脸盲症不记得郑在民,郑在民身上散发出一股血液的气息,白玛丽赶紧捏住鼻子不敢再嗅闻血液气息,郑在民以为自己身上有汗臭味,回到家中郑在民脱光衣服在浴室洗澡。

  白玛丽的行径极其神秘,郑在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踪白玛丽,白玛丽上学放学喜欢佩戴耳机,郑在民以为白玛丽酷爱听音乐,白玛丽佩戴耳机只是为了隔离现实中噪杂的声音,音乐对于白玛丽来说毫无吸引力。

  郑在民以为白玛丽喜欢弹吉它,白玛丽再次否认了郑在民的猜测,郑在民心有不甘从白玛丽的书包中拿出一本曲谱,白玛丽如果不喜欢弹吉它绝不可能收藏曲谱。

  酒吧中人来人往热情非凡,郑在民来到酒吧里面喝酒消愁,一名女子坐在舞台上的钢琴旁边弹奏钢琴,郑在民在琴声的吸引下向女子看过去,女子正是白玛丽,白玛丽如同一名钢琴家一样动作娴熟弹奏钢琴,郑在民一直怀疑白玛丽喜欢音乐,白玛丽否认了郑在民的猜测,郑在民难以置信看着坐在舞台上弹琴的白玛丽,白玛丽顾着弹奏钢琴没有发现站在台下的郑在民,在郑在民惊讶的目光中,白玛丽面色平静弹出一首动人心魄的乐曲。

  韩剧橘子果酱第2集剧情

  电视中播放关于吸血鬼的新闻报道,主持人提醒寻常人远离吸血鬼,吸血鬼与寻常人体格不一样,寻常人很难战胜体格强大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弱点是害怕阳光,白父身为吸血鬼每天定时注射防晒药水,防晒药水可以帮助吸血鬼跟寻常人一样在白天出行,白父每到一定时间就会购买几支防晒药水。

  郑在民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白玛丽出现在郑在民的梦中,郑在民坐在桌前一脸惊恐看着白玛丽,白玛丽穿着黑色丝袜逼近郑在民,郑在民坐在椅子上忘记逃路,白玛丽逼到郑在民身边妩媚万千,郑在民没有反抗白玛丽,白玛丽亲吻郑在民的脖子,郑在民虽然非常害怕但又情不自禁享受白玛丽的亲吻,白玛丽在亲吻过程中生长獠牙往郑在民脖子上咬去,郑在民在脖子即将被白玛丽咬到的时候苏醒过来。

  白玛丽在郑在民面前隐藏音乐爱好,郑在民怀疑白玛丽也喜欢音乐,学校的音乐室存放许多乐器,郑在民来到音乐室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来者正是白玛丽,郑在民情急之下藏到一张桌子后面,白玛丽来到音乐室拿起一把吉它准备弹琴,摆在桌子上的一只花瓶不慎被白玛丽碰落,藏在桌子后面的郑在民眼疾手快伸手抓住落在空中的花瓶。

  白玛丽一脸惊讶看着从桌子后面站起来的郑在民,郑在民主动提起白玛丽弹吉它的事情,白玛丽在郑在民面前谎称不爱好音乐,郑在民质问白玛丽为何骗人,白玛丽没有回答郑在民的话,郑在民目不转睛看着白玛丽奔出音乐室。

  新的一天到来,白母为白玛丽注射了防晒药水,白玛丽背着书包告别母亲出门读书,白父在路上叫住白玛丽,白玛丽一路小跑来到父亲身边,白父拿出一包血液叮嘱白玛丽按时喝血。

  白玛丽回到学校将血液放到保险箱里面,雅拉在中午的时候悄悄更改开锁密码,白玛丽因为开锁密码被更改无法打开保险箱喝血,雅拉暗中不动声色注视白玛丽因为无法喝血变得举止怪异。

  白玛丽离开教室来到过道上遇到郑在民,郑在民身上散发出诱人的血液气息,白玛丽情不自禁上前搂住郑在民,郑在民没有推开白玛丽,雅拉与同学们站在不远处注视白玛丽搂住郑在民。

  白玛丽忽然回过神来扔下郑在民继续向前走,同为吸血鬼的韩在厚及时抱起白玛丽来到医务室,医务室里面存有血液,韩在厚找到一包血液送给白玛丽,白玛丽一边吸血一边跟韩在厚闲聊,韩在厚与白玛丽自小相识,多年以前二人一起坐在屋外的长椅上喝血。

  白玛丽喝完血液恢复精力,韩在厚陪着白玛丽到体育馆报到,老师批评白玛丽没有穿运动服,白玛丽因为雅拉更改开箱密码无法拿取运动服,其实雅拉早在白玛丽被韩在厚抱到医务室的时候改回原来的开锁密码,老师认定白玛丽在说谎,白玛丽在老师的要求下到操场跑步。

  韩在厚陪着白玛丽在操场跑步,郑在民站在操场旁边神色复杂注视韩在厚与白玛丽,二人在郑在民的注视下停下脚步休息,由于角度问题,郑在民以为韩在厚正在亲吻白玛丽。

  爱静回到教室发现放在保险箱里面的一件衣服沾上了血红色,白玛丽平时喜欢吃血红色食品,爱静要求白玛丽打开保险箱,白玛丽不肯打开保险箱,爱静不依不挠认定是白玛丽不慎将血红食品沾到她的衣服上。

  韩在厚主动为白玛丽解围,爱静见韩在厚拿出几包血红食品,一时之间找不到理由再找白玛丽的麻烦。

  傍晚放学,韩在厚陪白玛丽一起放学,郑在民急匆匆离开学校追赶白玛丽,白玛丽曾经亲吻郑在民的脖子,郑在民心有不甘想知道白玛丽为何亲他的脖子,白玛丽在离家不远的小路上被郑在民叫住,韩在厚走到旁边让白玛丽与郑在民单独相处,郑在民要求白玛丽解释亲他脖子的原因,白玛丽早已忘记当初亲吻过郑在民的脖子,郑在民见白玛丽已经记不起当初亲脖子的事情,只得亲自亲吻白玛丽的脖子,站在旁边的韩在厚见郑在民亲吻白玛丽,双眼露出惊讶目不转睛看着郑在民。白玛丽被郑在民亲吻脖子激发体内的吸血欲望,郑在民没有发现白玛丽的双眼开始变色。

网友对《橘子果酱》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