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狎鸥亭白夜海报

狎鸥亭白夜

共149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狎鸥亭白夜分集剧情

第91-95集


  狎鸥亭白夜第91集剧情介绍

  智儿出去买年糕的时候,碰到了和严的朋友,智儿对他映象特别不好,没想到袜子还被他的炒年糕弄脏了,结果三万元的袜子只赔了两万给她,智儿很不愉快地回画廊找妈妈要了一双袜子。

  金孝卿的生日到了,她不知道如何让善仲知道,她很想和善仲一起庆祝,期待着白夜的出现,让善仲知晓。白夜没有为孝卿庆祝生日,她把信息告诉善仲,说自己没办法替孝卿庆祝,拜托善仲为孝卿庆祝。

  智儿和白夜都做了同一个梦,梦见她们玩耍的时候遇见了罗丹,当她们要跑向罗丹之时,罗丹向她们挥挥手告别,于是白夜和智儿很难过不舍地送走罗丹,像是罗丹要跟她们永远告别一样。

  善仲提前结束了画画,说自己有约便出去了,孝卿有些失落,没想到善仲又打来电话,说要一起吃饭,孝卿才开心地出去和善仲一起吃饭。浪漫的二人晚餐,善仲和孝卿谈天说地也说起了各自对爱情的观点,善仲也问了孝卿是否还怀念英俊。

  在白夜的帮忙下,黄宥拉带着美索和新的相亲对象见面,双方都颇有好感。黄宥拉为了表示感谢,特意打了电话给白夜,并要和她掌保持联系。白夜正好要在赵常勋医院旁边的空房办一个教料理的班,知道美索相亲顺利,她也一并邀请了美索来学习。

  徐银河没有把衣服分开来洗,让衣服染了色,白夜指责徐银河连几十分钟好好的分衣服都做不到,把衣服洗得一团糟。白夜骂徐银河,连给子女干干净净洗衣服都做不到,徐银河则指责自己怎么生出白夜这样的女儿来,怪她不孝。

  吃完饭后,善仲准备了蛋糕正式为孝卿庆祝生日,孝卿非常开心地切了两块蛋糕和善仲一起品尝了起来。猛然间,善仲有了想吻孝卿的冲动,他想压抑自己离开,可还是没忍住,回头吻了孝卿。

  狎鸥亭白夜第92集剧情介绍

  善仲为孝卿过生日,孝卿心里非常感激,善仲发现自己对孝卿动了心,很想亲吻孝卿,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暗然离开画室。善仲忽然离开,让孝卿有些担心,害怕自己有什么失礼之处。

  徐银河越来越受赵常勋挑剔,于是她趁着赵常勋失落之时,小炒了一些菜,陪赵常勋喝一杯。徐银河告诉赵常勋,赵常勋就是她的全部,她也为罗丹早死惋惜,如果赵常勋同意的话,她愿意和赵常勋再生一个孩子。赵常勋为徐银河的体贴很温馨,但他不想智儿心里不舒服,没有决定再生孩子。

  徐银河把晚上吃的碗筷扔在厨房没有清洗,白夜看了很生气,等大家都走了之后,追着要出门的徐银河,让她清扫了之后再出门,没想到徐银河没有理会于她。白夜把梦到罗丹的事告诉赵常勋,智儿也说自己做了同样的梦,所以她们相信是白夜按照罗丹的意愿捐了款,才让罗丹安心地要离开。

  孝卿的言行举止,总是让善促很动心,他也确实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孝卿。善仲没有向孝卿表白自己的意思,而是跟俊书诉说,期盼能和孝卿俊书三人一起生活,也相信他能做一个好爸爸。

  和严给智儿安排了一个角色,并要为她引见作家郑三熙,没想到他就是昨天在炒年糕店碰到的让他不愉快的怪人。郑三熙对于智儿的映像不太好,也不太满意让智儿出演,而智儿却对他有了一丝好奇。

  武严即将结婚,和严怕善芝会不习惯跟他一起住,所以他想搬出去住。武严告诉和严,善芝和他都不会介意,他更希望和严看到他们结婚的幸福生活,会羡慕地想结婚。

  狎鸥亭白夜第93集剧情介绍

  武严带着伴郎团去接新娘善芝,伴郎团一到善芝家楼下就大叫起来,武严跟善芝事先约定的不闹他们一点也不听。为了不扰民,善仲拿着红包下楼来了,可是伴郎团嫌少不肯罢手,善仲只好再回楼上重新准备。

  伴郎团闹了起来,引来邻居们都来看热闹,美索看到他们这样玩觉得特别有意思,她也很开心地表演她的特长,跳了一段舞蹈想让他们罢手上楼。舞蹈跳完了,伴郎团耍起了赖不肯上去,伴娘团只能动粗,把他们一个个收拾了,善仲拿着大红包下来根本用不着了。

  张秋常和文贞爱谈论和严的时候,不小心说和初恋都不会有结果,被文贞爱揪住不放,质问他是不是有不是她的初恋。张秋常想否认,可是他妈妈在一旁不停地把他以前的事都说了出来,让他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赵常勋和智儿都因为临时有事,大晚上出了门,白夜要徐银河第二天早上做早饭,被徐银河拒绝了,两人因此大吵了起来。徐银河已经不再惧怕她的过去被赵常勋知道,她相信赵常勋或许会受打击,但罗丹已经不再了,她觉得没什么所谓,反而把白夜气得半死。

  善芝看到自己一堆的指甲油,突发奇想地在睡着的善仲脚上涂了起来,想把它作为自己离开的纪念。善仲一早醒来想穿袜子之时,发现自己的脚被涂得不成样子,找善芝算账,而吴月兰一点也不站在他这一边,让善仲感激地接受。善仲把自己的脚给孝卿看,连孝卿都觉得善芝很可爱,善仲觉得这样和孝卿一起生活很好,心里有点动摇不管妈妈的反对,毕竟和他生活一辈子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

  郑三熙对智儿不太满意,和严也感觉很为难,他只能尽量劝说。和严告诉白夜,郑三熙是写网络剧《黄金假面》的作家,要求一向很严格,也不喜欢高调,所以让白夜不能告诉智儿,免得郑三熙和他断绝关系。

  狎鸥亭白夜第94集剧情介绍

  善芝即将结婚,对于白夜和严的关系有些不放心,想知道白夜的想法。白夜表示,就算是和严一直积极不放弃,她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罗丹就是她的终结,她不会再结婚了。白夜的回答善芝很放心,她只希望白夜有事的话一定要找她帮忙。

  白夜把和严的意思告诉智儿,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并且告诉她,郑三熙不是对智儿有意见,而是认为她作为演员不够热情,让智儿尽量忍让郑三熙说的话。智儿觉得很伤自尊,已经第三次被拒绝了,对于郑三熙也不高兴,没出什么作品还这么嚣张。

  吴月兰不放心善仲和孝卿单独在一起,她想到画室里看看,没想到碰到一个穿紫色大衣的女孩,以为是送善仲紫色玫瑰的人,很开心地把她领进画室里。坐下细谈后,吴月兰才知道对方只是想让善仲去她家里,辩认一下她家的画是不是善仲的真迹,吴月兰觉得真是很无语。

  善芝把和严搬到画廊罗丹的办公室告诉武严,他们都认为和严这么做,是为了更多机会跟白夜在一起。武严把和严的事告诉家里,文贞爱让老公要严重地质问和严,不能让他再这样下去,但和严只让家里人都不要再管他,人生的意义并不是只有爱情。

  孝卿和善仲都压抑了内心的感情,不敢说出口,善仲很想冲动地抱住孝卿不顾一切,终没有做到。临别前,善仲有些依依不舍,孝卿也想说出口但还是忍住了,忽然画室一下子跳电,善仲忍不住抱住了孝卿,可是孝卿推开了他。

  狎鸥亭白夜第95集剧情介绍

  白夜准备了一桌美味的早餐,智儿和赵常勋都很合口味,赵常勋不禁感慨,罗丹要是还在的话该有多好,他也能亲自尝一尝白夜的手艺。徐银河很热情地表现对白夜的友好,还送给白夜一条手链。

  智儿见到郑三熙时,主动把丝袜的钱还给了他,并质问自己为何不能担任李江率的角色。郑三熙告诉智儿,她有2%的不足,这个不足不是智儿努力就行的,他会再找找看有没有更合适的角色。

  智儿质问郑三熙,角色不该是制作人的事,为什么作家也要参与,而郑三熙则谴责智儿,没有说敬语,对他不够礼貌,把智儿气得不行。白夜替智儿去和严那询问情况,正好被郑三熙听到白夜骂他狠毒,郑三熙直接表达,怎么能只听好话而听不见不好的话,他说的就是事实。

  智儿被气得头疼,只能先回家,连和严都不见了。徐银河觉得没有不要钱的人,让智儿想办法约郑三熙,她会给足够的钱,帮智儿争取到角色。徐银河认为郑三熙寒酸容易收买,智儿则对郑三熙讨厌得不得了,觉得他占据了所有讨厌的特点。

  和严请白夜吃了饭,两人谈了很多,和严只想那么看着白夜幸福就好了,之后两人一起去参加武严和善芝的婚礼。看到和严与白夜一起到婚礼现场,善芝心里也不愉快,奶奶也显得特别失落。

  善仲托运着紧张的善芝走进结婚现场,白夜见到善芝幸福的样子,忍不住想起善芝和武严认识的过程,心里特别替他们开心。简单的仪式之后,新郎和新娘一起向养育他们的父母行礼,让大家都感动得落下开心的泪水。

  要去结婚现场之前,善仲几次到画室,孝卿都不在,他只能留下字条,让孝卿回来联系他。

狎鸥亭白夜精彩剧照

  • 狎鸥亭白夜

网友对《狎鸥亭白夜》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