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来了!张宝利海报

来了!张宝利

共52集
一键分享:
更多

来了!张宝利分集剧情

第1-5集


  来了张宝利第1集剧情介绍

  倾盆大雨浸袭整座城市,恩菲跟母亲仁和乘车往家中方向赶去,一路上磅礴的大雨遮住了仁和的视线,仁和归心似箭将汽车速度提升到最大限度。

  飞速行驶的汽车在雨中风驰电掣前行,仁和意外导致一辆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发生意外,看着滚落到马路边的汽车,仁和赶紧下车查看情况,恩菲坐在汽车上往车外车外一看,猛然跟遇车祸的死人视线对在了一起,看着没有一丝生气的死人眼睛,恩菲吓得发出尖叫声离开汽车逃走。

  仁和上车没有注意到恩菲,迅速发动汽车驶离车祸现场,恩菲跑出没多远转身往后一看,赫然发现妈妈开着汽车离去,看着汽车在雨中一点一点远去,恩菲急得转身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呼喊母亲,

  仁和与宋玉秀是金守美的媳妇,金守美是针线馆的老师,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即将退休,金守美安排仁和与宋玉秀比试针线活,二人里面谁的针线活更精湛,谁就可以成为馆长。

  多年以来,李在华一直思念逝世的母亲,一天李在华悄悄来到衣柜拿出母亲的衣服,投入的嗅闻衣服上散发出来的母亲气息,李东厚走进房间见李在华又在思念母亲,心中升起火气要求李在华扔掉衣服,李在华不肯扔掉衣服,父子二人吵了起来,李东厚的妹妹李正兰替李在华鸣不平,帮着李在华一起反驳李东厚。

  金守美带着仁和与宋玉秀准备进行针线比赛,金守美对宋玉秀绣的手娟非常满意,站在一边的仁和见婆婆金守美偏向宝玉秀,脸上升起失落不安的神色。

  李在华无所事事来到恩菲家中,恩菲热情洋溢邀请李在华进屋吃饭,李在华充满敌意看着恩菲,拒绝了恩菲的邀请,二人在门外谈话的时候,一个大叔开着摩托车送面条给恩菲,李在华转过身子险些被大叔撞到,大叔转动车头导致车身失控,整辆摩托车轰然倒在地上,车上的面条以及其它食物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恩菲本来打算好好享受大叔带回来的美食,看着掉了一地的食物,恩菲悲痛欲绝放声大哭,哭到动情处,恩菲跌坐在地上一边痛哭,一边要求李在华赔她食物,李在华心知是自己不对,在恩菲的哭喊声中转身逃走。

  和娟带着儿子李载熙准备搬进李东厚家中居住,李东厚与和娟算是夫妻关系,二人生下了李载熙,李载熙来李家找父亲李东厚的时候,李东厚的妹妹李正兰将李氏母子拦在家外,得知李载熙的来意,李正兰忽然记起了李东厚出门之前的叮嘱,李东厚之前曾经叮嘱李正兰迎接李载熙母子,李正兰意识到了站在面前的人就是李东厚所指的母子。

  和娟带着李载熙走进李东厚的家中,看着宽敞豪华的客厅,和娟惊喜万分憧憬着日后过上优越的生活。

  李在华见家中来了客人,得知是父亲的小三,李在华怒气冲天与李载熙吵了起来,李载熙与李在华是同父异母兄弟,虽然他的年纪比李在华稍小一些,但为人处事沉稳不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成年人。

  和娟没有将李在华和李正兰放在眼中,大大列列透露自己以后要带着李载熙在李家住下,李正兰见和娟脸皮如此之厚,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驳,李在华仇恨的看着李载熙,完全不愿意把李载熙当成弟弟看待,和娟不想再跟李正兰争吵,转身向二楼走去,李东厚之前曾经安排和娟在二楼居住,和娟想去看看自己住的新房间,李正兰见和娟不打招呼就向二楼走去,心中焦急上前阻拦和娟,李载熙见母亲离去,泰山压顶看着李在华,当场声称自己是来李家要回应得的一切。

  李在华无法接受李载熙这个弟弟,思前想后来到父亲李东厚的房间,要求要李东厚送走李载熙,李东厚已经决定让李载熙母子在家中长住,根本没有同意李在华的要求,李在华见父亲偏向李载熙母子,心中升起悲痛转身离去。

  金家客厅,仁和与婆婆以及其它亲人坐在沙发上议事,金守美继续跟仁和与宋玉秀谈论比针线活的事情,宋玉秀面色有些怪异,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金守美察觉到了宋玉秀神色不对,心中升起好奇询问宋玉秀遇到了什么事情,宋玉秀不肯向婆婆金守美透露心事,坐在一边的金家亲属忽然透露仁和制作用于比赛的衣服被人偷走。

  来了张宝利第2集剧情介绍

  绯术馆长金守美有意退位,退位之前让二个媳妇比试针线技艺,二人中谁胜出谁就有机会继承金守美的事业,小媳妇仁和为了从比赛中胜中,不惜私下焚烧了嫂子宋玉秀的参赛衣服。

  仁和丈夫目睹了仁和的所作所为,趁着跟母亲金守美坐在一起谈话,仁和丈夫将嫂子宋玉秀的衣服被人偷走的事情说了出来,守美得知大儿媳的衣服被偷走,吃惊不小向宋玉秀追问事情经过,宋玉秀不想引起婆婆守美担心,谎称已经找回了衣服。

  仁和心事重重回到房中,仁和丈夫随后跟至提醒仁和不要因为比赛的事情再三算计宋玉秀,虽然仁和丈夫是仁和的丈夫,但仁和丈夫并不愿意看到妻子仁和为了比赛使用不法手段算计宋玉秀。

  李东厚准备出门上班,小儿子李在熙替李东厚擦拭干净了皮鞋,李东厚非常满意,夸赞完李在熙出门上班,李在华的姑姑李正兰见李在熙被李东厚夸赞,心中升起火气来到大厅出言挤兑李在熙。

  李在熙的母亲和娟住入李家之后俨然成了当家作主的女主人,为了整顿一下家中的环境,和娟来到一个房间中找出了李在华已故母亲的衣物,李在华多年以来一直珍藏母亲的遗物,一见后妈和娟想要焚烧遗物,李在华心急如焚与和娟争夺衣物,和娟虽然大过李在华很多岁,但毕竟是一介柔弱女子,再加上怀孕行动不便,和娟计上心来跌坐在地上,故意扮出一副肚痛难忍的模样吓唬李在华,小小年纪的李在华没有识破和娟的奸计,惶恐不安出门买止痛药给和娟。

  和娟见李在华上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华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里面的一个铁架上焚烧,李在华上街回来见和娟焚烧母亲的衣物,一时之间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管向燃烧的衣物举起,水管里没有一滴水,李在华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亲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兰见和娟烧掉了侄子母亲的衣物,愤愤不平安慰李在华。

  针线技艺活动如期进行,宋玉秀与仁和分别找来一个小女孩穿上衣服参加第一轮比赛,二个小女孩有一个是仁和的女儿恩菲,另外一个叫敏静,敏静在后台跟恩菲发生冲突,恩菲的衣物在冲突中被敏静扯坏,恩菲勃然大怒将敏静推倒在地上,敏静倒地佯装扭伤了手腕,恩菲大惊失色向敏静赔礼道歉,敏静大方原谅了恩菲,二人来到台上表演。

  评委们见恩菲的衣服损坏,脸上升起惊讶窃窃私语,敏静在众人的注视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观众挥手示意,稳重的表现获得评委们的赏识,恩菲见敏静不像是手腕扭伤的样子,心中意识到了上当受骗,无奈之下只得上前小声指责敏静欺骗了她。

  第一轮比赛宋玉秀获胜,宋玉秀为了答谢敏静,专门送了一套衣服给敏静,敏静抱着衣物准备回家,恩菲从比赛现场走出来追上敏静,强行夺走敏静手中的衣物扔到旁边的水塘里面,本来恩菲以为敏静无法拿回衣物会痛哭流涕,岂料敏静不顾被淹死的危险走进池塘里面拿回了衣物。

  第二轮比赛即将到来,宋玉秀因为帮助一个阿婆圆上穿韩服的梦想,专门把用于参赛的韩服暂借给阿婆,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韩服给阿婆的行为,心中升起一计派出一个男子跟阿婆见面,故意让男子撒谎声称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用再归还,阿婆信以为真没有还韩服给宋玉秀,第二轮比赛到来,宋玉秀因为无法没有韩服被仁和战胜。

  仁和女儿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韩服不见,赶紧找到阿婆要回了韩服。

  第三轮比赛比试针线活,宋玉秀与仁和分别制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为发现工具中有一把断了一个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没有出色制作完衣服,断角剪刀含带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担心婆婆守美从断角剪刀知道她的秘密。

  因为仁和在第三轮表现不佳,守美当场宣布最终获胜者为宋玉秀。

  仁和处心积虑想要获胜,眼见宋玉秀胜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问第二轮比赛无故失踪的比赛服,比赛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愿意看着仁和为了获胜无所不用其极。

  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夫私藏了她的比赛衣服,一时之间气得七窃生烟。

  守美因为发现宋玉秀对断角剪刀产生恐慌,渐渐对宋玉秀产生了怀疑。

  来了张宝利第3集剧情介绍

  十年前,仁和拿着一把剪刀扎破地板施放煤气入房,仁和的丈夫秀奉险些被害死,事隔多年,仁和依然记得扎破地板的断角剪刀,婆婆守美已经怀疑仁和,在比赛过程中故意准备了断角剪刀给仁和裁剪衣服,仁和见断角剪刀忽然出现在工具箱里面,心神不宁输给了嫂嫂宋玉秀。

  事后仁和得知断角剪刀落入婆婆守美手中,仁和焦急不安想找回断角剪刀,守美在院子里面遇到了仁和,眼见仁和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守美故意说了一些话暗示仁和当年企图杀害秀奉。

  仁和听出了守美的话中之意,回到房中心神不安意识到守美已经知道断角剪刀包含的秘密。

  和娟入住李家焚烧了李在华已故母亲的衣物,李东厚因为这件事情向和娟兴师问罪,要求和娟搬出李家不要再回来。

  李在华因为母亲的衣物被焚烧,情绪失落在街上流浪,夜色越来越浓,天空渐渐下起了大雨,李在华沿着街边行走在一处屋檐下遇到了恩菲,恩菲因为被母亲责骂独自偷跑出门,眼见李在华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恩菲猜到了李在华跟她一样离家出走,李在华站在屋檐下跟恩菲一起避雨,恩菲拿出一团煮熟的鸡蛋与李在华分食,李在华对鸡蛋非常反感,当年母亲就是在买鸡蛋的过程中被一辆汽车撞死。

  李在熙见李在华久久不回家,心中升起不安拿着雨伞出门寻找李在华,李在华在路上遇到了李在熙,李在熙拿起一把雨伞送给李在华,李在华没有领李在熙的情,伸手将李在熙推倒在地上,李在熙一声不吭从地上爬起来,从衣服里面掏出一件衣物还给李在华,李在华见李在熙还保留了一件他的母亲的衣物,脸上升起惊喜如获至宝接过衣服,衣服是李在熙从火中拿出来的,当时火势非常大,李在熙冒着手掌被烧伤的危险从火中拿出了一件衣服。

  守美向仁和兴师问罪,指责仁和当年捅破地板放入煤气杀害秀奉,虽然秀奉没有死,但仁和始终摆脱不了杀人的恶名,仁和见守美知道了真相,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辩解,秀奉并没有痛恨仁和当年杀害他,一见母亲守美提起当年的事情,秀奉赶紧找了一个理由替仁和辩解,仁和见秀奉非但不记仇还主动帮她脱罪,一时之间疑虑重重猜不透秀奉的用意,秀奉之所以帮助仁和脱罪,其实就是想跟仁和平平安安一辈子生活下去,虽然当年仁和企图杀害他,但是秀奉早就不再痛恨不仁和。

  李在华跟李在熙的关系渐渐好转,李在熙在家的时候经常替李东厚擦鞋子,李东厚对李在熙非常满意,每次擦完鞋子就掏钱打赏李在熙。

  和娟心知不能惹恼李在华,趁着李东厚打赏李在熙的时候,和娟掏出一张钞票送给李在华,李在华起身毕恭毕敬接过钞票弯腰感谢和娟,和娟趁机提醒李东厚不要偏心对待李在熙和李在华,二人都应该受到平等的待遇。

  仁和的弟弟贤采经济紧张向仁和求助,仁和跟贤采在家门外面谈话,贤采急需一笔钱出国远走高飞,仁和思前想后回到家中找到仲夏,拿出几件做好的韩服交给仲夏,仲夏接过韩服离家出门转卖出去,事后将所有钱交给了仁和,仁和得到钱约见了贤采,将所有钱交给了贤采,贤采面色悲痛提醒仁和从此以后当他这个弟弟已死,说完话叮嘱仁和好好抚养恩菲。

  李东厚送了一张存折给和娟,和娟取了一些钱出门买菜,正好家门外面有一个女人开车卖菜,和娟上前跟女人讨价还价,女人见和娟是有钱人却非常抠门,心中升起不悦开车离去,和娟原路返回遇到站在家门口的宋玉秀,宋玉秀与李东厚是亲属关系,眼见和娟回来,宋玉秀毕恭毕敬向和娟点头以示招呼。

  宋玉秀来到李家跟妹妹李正兰谈论侄子李在华,李正兰对和娟依然抱有偏见,当着宋玉秀的面说和娟的坏话。

  守美发现家中的几件韩服不见,宋玉秀出门来到一处会所看到一个女人穿着韩服,女人浑然不知让宋玉秀帮忙穿戴韩服,宋玉秀帮女人穿韩服的时候翻开衣领认出了上面的线条缝纫,事后离开会所,宋玉秀回到家中向婆婆守美汇报出门发现韩服的事情。婆媳二人谈话的时候仁和从一边走了过来,得知宋玉秀出门追查韩服,仁和面色一变充满敌意看着宋玉秀。

  来了张宝利第4集剧情介绍

  和娟见李在华上受,得意洋洋捧走李在华生母的所有衣物,放到院子里面的一个铁架上焚烧,李在华上街回来见和娟焚烧母亲的衣物,一时之间急得不得了,拿起一根水管向燃烧的衣物举起,水管里没有一滴水,李在华心急如焚扔掉水管目睹母亲的衣物被大火吞噬,下班回家的李正兰见和娟烧掉了侄子母亲的衣物,愤愤不平安慰李在华。

  针线技艺活动如期进行,宋玉秀与仁和分别找来一个小女孩穿上衣服参加第一轮比赛,二个小女孩有一个是仁和的女儿恩菲,另外一个叫敏静,敏静在后台跟恩菲发生冲突,恩菲的衣物在冲突中被敏静扯坏,恩菲勃然大怒将敏静推倒在地上,敏静倒地佯装扭伤了手腕,恩菲大惊失色向敏静赔礼道歉,敏静大方原谅了恩菲,二人来到台上表演。

  评委们见恩菲的衣服损坏,脸上升起惊讶窃窃私语,敏静在众人的注视下拿起一把扇子向观众挥手示意,稳重的表现获得评委们的赏识,恩菲见敏静不像是手腕扭伤的样子,心中意识到了上当受骗,无奈之下只得上前小声指责敏静欺骗了她。

  第一轮比赛宋玉秀获胜,宋玉秀为了答谢敏静,专门送了一套衣服给敏静,敏静抱着衣物准备回家,恩菲从比赛现场走出来追上敏静,强行夺走敏静手中的衣物扔到旁边的水塘里面,本来恩菲以为敏静无法拿回衣物会痛哭流涕,岂料敏静不顾被淹死的危险走进池塘里面拿回了衣物。

  来了张宝利第5集剧情介绍

  第二轮比赛即将到来,宋玉秀因为帮助一个阿婆圆上穿韩服的梦想,专门把用于参赛的韩服暂借给阿婆,仁和目睹宋玉秀借韩服给阿婆的行为,心中升起一计派出一个男子跟阿婆见面,故意让男子撒谎声称宋玉秀把衣物送阿婆不用再归还,阿婆信以为真没有还韩服给宋玉秀,第二轮比赛到来,宋玉秀因为无法没有韩服被仁和战胜。

  仁和女儿恩菲得知宋玉秀的韩服不见,赶紧找到阿婆要回了韩服。

  第三轮比赛比试针线活,宋玉秀与仁和分别制作了不同的衣服,仁和因为发现工具中有一把断了一个角的剪刀,心神不安没有出色制作完衣服,断角剪刀含带一些秘密,仁和非常担心婆婆守美从断角剪刀知道她的秘密。

  因为仁和在第三轮表现不佳,守美当场宣布最终获胜者为宋玉秀。

  仁和处心积虑想要获胜,眼见宋玉秀胜出,仁和回到家中向恩菲追问第二轮比赛无故失踪的比赛服,比赛服被仁和丈夫藏好,仁和丈夫不愿意看着仁和为了获胜无所不用其极。

  宋玉秀得知是丈夫仁和丈夫私藏了她的比赛衣服,一时之间气得七窃生烟。

  守美因为发现宋玉秀对断角剪刀产生恐慌,渐渐对宋玉秀产生了怀疑。

来了!张宝利精彩剧照

  • 来了!张宝利

网友对《来了!张宝利》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