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两周/Two Weeks海报

两周/Two Weeks

共16集
一键分享:
更多

两周/Two Weeks分集剧情

两周/Two Weeks分集剧情

第1-5集


  Two Weeks第1集剧情介绍

  张泰山乘坐的警车在公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引发了公路的连环撞车。他和警察晕在了车里……

  张泰山以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出现,打牌输了想混牌,说自己今天输了不少钱。接到电话后来到酒吧。

  酒吧的人都很熟悉他,一看就是经常来。一进酒吧,找到小虎子,他告诉泰山今天有个专门找他的客人,泰山一看是个女人跟他打招呼,他打了小虎子一下说自己是兼职小弟,又不是牛郎。他跟小虎子要工钱,小虎子让他管那个女的要。最后他还是把钱给他了,拿了钱泰山走了过去。

  这个女人单独来找泰山,他说他又不是陪酒的。女人说有东西要给他,给他打电话又不接。他接过来是一套西服,很高兴,奇怪她怎么知道尺码。

  另一边,歌厅里逃跑的郑老板娘被会长抓回来,因为背叛了他,他很生气,叫人躲了她的手指。

  另一个练歌房里吴美淑被赶了出来,撞到了门外的会长,会长好像跟她很熟,问她怎么又被赶出来了,让她唱了一下刚才的歌,也觉得很无语。这时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会长连忙把美淑带走了。

  泰山喝多了在街上大声唱着歌,女人搀着他,说他唱得好听。泰山要叫计程车回家,女人说就快到了。泰山抬头看不是自己的家。女人说不知道他家,把他带到了她家。

  在他们身后,会长带着美淑坐在车里,说要给她开面包房,不要在夜店上班了。会长身边的人说是不是该叫嫂子了。这时,泰山挣脱了女人说要回家,一下撞到了会长的车上。

  泰山抬头看到了会长,立刻就醒酒了,瞪着他。美淑看到他连忙把脸转过去。会长说不要管他,他是垃圾。司机看到他,把他推倒在地上,开车走了。

  女人连忙过来扶他,他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泰山醒来发现和女人一起睡在床上很懊恼。穿了衣服出来,说都是洋酒惹的祸。这时发现衣服口袋里被放了钱,心想这姐姐真是的。路上,碰到了夜店的小弟跟他问候。他很尴尬赶快走开了。

  夜店的小弟们背后说着他陪酒还不够,干脆陪睡了。出来就数钞票。这种人怎么不被抓。另外的人说因为他已经替会长做了两次牢了。

  泰山回到家,看到万锡做好了早饭,连忙抢来吃。万锡抱怨在外面睡为什么不在外面吃,奇怪他怎么能跟不爱的女人睡。他说所以他不会睡第二次。万锡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流氓还是混混,他说别人都说他不伦不类,说自己少两根筋,所以才这么活着。说的时候有些无奈。

  泰山突然看到万锡坐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很生气地把衣服拿过来,好好地挂上。万锡很奇怪他为什么那么在乎衣服,他很认真地说一个人不知在什么时候会遇到谁。万锡很不屑说他总这么说,可是谁也没遇到。泰山没说话。

  泰山叫万锡把衣服拿到干洗店,自己打开电视看。万锡说他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

  泰山白天在当铺上班,美淑经常来当东西,说他很帅,跟他搭话,但他不怎么理,没抬头看她只是工作。一旁的石头看到了他的态度责怪他,说那个女孩总来,他却总那么冷淡。他没理他。

  这时老板来责怪他有人当假的金猪他也给钱了,他却觉得情有可原。老板很生气地说他,他也急了,但最后还是赔了钱,其他要在工资里扣。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老板问泰山昨晚卖身了吗,他听到很生气,抬手要打他,发现了窗外的女人,很惊讶很激动,停下了手中的拳头。

  那个女人是徐仁惠,他以前的女友。泰山有些不敢看他,问她怎么会来。她说有事拜托他,要他做血液检查,他不理解什么意思。仁惠说她女儿得了急性白血病,没有匹配的捐赠者,他很吃惊。泰山奇怪仁惠是想找所有认识的人来做血液检查吗,得知她结婚了有些失望。仁惠告诉他孩子8岁了,孩子以为爸爸死了。

  泰山好像想起了8年前的事,他对着仁惠说孩子和她都是包袱。仁惠说他没有资格见孩子。泰山情绪有些激动她居然把孩子生下了。仁惠不回答,说她有要结婚的人,泰山只要做血液检查就行了。仁惠一直在问检查的事,而泰山还沉浸在有孩子的事上,惊讶是她一个人养大的。回想着8年前带她去做手术,她哭着求他的样子。

  仁惠走了出来,泰山追出来问她为什么把孩子生下来。仁惠说不是说过没让他当爸爸,要不是孩子不行了,从来没想到来找他,一直当他死了。泰山看着仁惠背影哭着。

  医院里,仁惠的女儿秀珍和病友们踢着足球,秀珍踢得很好。医生说她不能跑。这时,喜欢仁惠的林承佑抱起了秀珍。秀珍跟他说早上一个小朋友已经死了,她要是没有骨髓也会很快死掉的,所以她要玩和吃所有喜欢的东西。承佑安慰她说他知道她不会死的,秀珍笑了。这时仁惠来了。

  她看到秀珍拿着毛绒玩具很生气,不让她拿。秀珍说还没跟她告别呢。

  仁惠很不安,承佑在一旁很乐观地安慰她,说他相信一定马上会有捐赠者的。

  泰山一个人在家里回忆着仁惠的话,很难过地哭着。

  赵议员热衷于慈善活动,要推选她当首尔市长,她拒绝了,说要从政界退休,去找她儿子。

  会长又在准备着什么事。赵议员伪装了之后到郊外去见会长。

  警察局里,大家都在催朴警官赶紧去赶飞机否则就晚了。她还在忙着做工作,做完才出发,衣服被洒了大酱汤也不在意,没拿行李就走了。其他警官们都很替她着急,她却无所谓。

  文会长把赵议员带到家里,美淑从房里出来。会长让她打招呼,赵议员对她很警觉。她看到她想起了报纸上的事也很惊讶。会长却不在意觉得她没问题。

  美淑借口出去了,其实她在家里放了摄像头。她是朴载京警官的间谍,出来上网给她留言说文会长把赵议员带到了家里。

  赵议员和文社长在谈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朴警官回到家,她家里摆着有关案件的人物图片和文字。

  美淑回家看着载京给她的隐蔽相机,觉得很神奇。

  泰山记者仁惠跟他说的时间地点,准备去做血液检查。

  泰山来到医院门口犹豫着,看着时间还没到4点,突然看到医院门玻璃映衬的自己的形象。这时仁惠打来电话问他来吗,他说自己正要出发。

  仁惠来到医院门前看到了他,看了下表很惊讶他来这么早。抽完了血,泰山询问移植手术怎么做,医生说配型不是很容易,即使是亲生父母的几率也不大。因为没有配型的,只能碰运气,而且仁惠有肝炎不能捐。泰山想询问女儿的情况,仁惠打断了叫他出去。

  他有些失望,问什么时候出结果,仁惠说要是匹配就联系他,不联系就是不匹配。仁惠走了,泰山回头冲她喊她太狠毒,就那么怕他见到女儿吗。他不会现在过来说她是他女儿的,绝对不会。仁惠冷冷的说肯定的。泰山好奇怎么人的变化这么大。

  泰山没有走,而是来到病房,在门口犹豫着。刚要进去想起了仁惠不让他看孩子的警告。刚要转身走,秀珍坐着轮椅把足球打到了他身上,让他帮忙捡。他捡了球给她,两人一见如故,孩子冲他叫爸爸,他惊讶地跑开了。孩子追了过来,叫他爸爸。他连忙不好意思地说她怎么乱叫爸爸。

  秀珍说他不是爸爸为什么会来这,他说他只是路过。孩子跟他说有个请求。

  仁惠跟医生说了泰山的事,要她别告诉承佑。医生很好奇,到底是多大伤痛让她8年了也没告诉他孩子的事。

  秀珍把自己最珍贵的毛绒玩具让他保管。这时仁惠喊秀珍的名字,泰山听到连忙起身要走。秀珍拉住了他的手把玩具给了他,说以后要还给她,跟他约定,然后走了。

  秀珍跟妈妈说把玩偶给别人了,没说给谁。

  泰山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带着孩子的父母,回想着秀珍。奇怪她为什么叫他爸爸,不是认为爸爸死了吗。想着难道是因为没有爸爸管谁都叫爸爸。

  秀珍拿出了被粘贴起来的妈妈和爸爸的合影看着,她知道照片上的人是爸爸。

  泰山在家里一个人痛苦地喝着酒。自己竟然有孩子,居然还病了。心中很纠结。想着女儿长得还很好看呢。

  这时万锡回来了,他连忙忍着眼泪假装睡觉转过去躺着。泰山跟他说心脏疼,说着流下了眼泪。

  美淑要出门,发现外面有人监视她。她给朴警官发的邮件没收。她给警局打电话说有急事,得知她出门了,她留了言是暗语。外面有人监听她的电话。

  医生高兴地来告诉仁惠秀珍有救了,泰山的骨髓配型成功。这时泰山刚好打电话来问情况,得知匹配,他特别激动,准备马上去医院。但是店没人看,这时美淑来当东西,也很急,他急忙给她钱之后赶着回了家。

  回家后连忙脱衣服洗澡换衣服。万锡在他的裤子里发现了美淑的那个相机。

  泰山来到医院,确定了手术时间,期间叫他不要感染,他很紧张和兴奋。仁惠说手术前一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他不会忘了孩子的手术的,不管有什么事都会赶来的。他说不会让她操心的。仁惠让他照顾好身子。

  泰山拿着秀珍给的玩偶很开心。这时来电话,让他去仓库拿东西,他找了半天没找到,回到店里很生气。

  店里说美淑让他去她家,她不舒服,他很无奈。但听说很严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他走后,店里的老板和伙计使了个眼色。

  泰山来到她家,发现门没锁,进来后被人打晕了。

  仁惠高兴地告诉秀珍找到配型了,秀珍哭了起来,说她害怕不知道天堂是哪里。秀珍说原来她害怕啊,她却一直不知道。抱着她哭了起来。

  泰山醒来后发现自己倒在血泊中,自己身上都是血,周围还有一把刀。美淑死在她旁边。泰山很惊讶地叫着她。

  two weeks第2集剧情介绍

  张泰山从血泊中醒来,看到一旁美淑的尸体吓坏了。而自己手里则拿着一把有血的刀。他到美淑边上叫她,这时警察突然进来让他举起手。

  泰山举起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手上都是血,手里拿着刀。他想解释,可警察已经扑过来把他按倒在地,戴上了手铐。

  一边,秀珍很高兴告诉承佑,上帝不想带她走自己有救了。承佑问谁是捐赠者,仁惠说不认识。秀珍很兴奋,说做完手术要吃好多东西,要玩好多东西。承佑是警察,这时,警局给林承佑打电话让他回去,说有杀人事件。

  警局里,泰山挣脱着说自己不是杀人犯,不停解释着警察就是不听。警察搜身要把秀珍给他的毛绒玩具拿走,泰山拼命抢了回来,很生气警察随便要撕别人东西。警察的态度也很强硬,说他是无赖。他瞪着警察手里紧紧握着玩偶。

  林承佑来到案发现场,新来的警察第一次看杀人案都要吐了,不敢靠近。警局把这个杀人案交给了他负责。

  承佑审问泰山,泰山一个劲解释,但他不理按例行程序问他资料。泰山很担心美淑怎么样了,死了没。承佑不理他直接问他为什么杀她。得知她死了泰山很惊讶,解释真不是自己杀的。他说他是接到电话才去的。

  承佑叫来当铺的人对质,结果他们矢口否认,说没接过电话,泰山出去就没回来。

  泰山在看守所想着美淑死的事有些难过,奇怪她到底被谁杀了。

  承佑叫来泰山,泰山得知他们说他没回过店里很惊讶,说他们在撒谎。结果所有证据都被销毁了。泰山不敢相信。回想起了之前的情景,发现自己被陷害了。泰山情绪很激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承佑问他那期间都干什么了,他说去了医院,让他具体说,因为情况复杂,他刚要说想起了能同时操控当铺两个伙计的人只有文一石会长了。

  泰山回忆起8年前的事,当时文会长用他的女友仁惠来威胁他让他替他坐牢。泰山想着这次又要让他替他坐牢。连当铺的监控也坏了,证据彻底没了。

  赵议员在家里等联系,看着新闻里对她善举的赞扬。随后又看到了美淑被杀的新闻,回想起了那天见到美淑的事。

  文会长询问当铺的事,大龙说了很多泰山的坏话,还说美淑被他迷住了。文会长很生气。这时赵议员来电话,他们听了美淑给朴警官的留言,赵议员很生气他把她也拉下水了。

  回想到,那天美淑急忙回家拿着行李要走的事。文社长刚好来看到她,很生气她的背叛,残忍地杀害了她。

  赵议员找来文社长责怪他杀人的事弄得太张扬了,说张泰山一定会想到是谁陷害他,因为之前被陷害过。他说他也没办法手下没有合适的人选。赵议员害怕朴载京警官会查出来,怕泰山供出文社长,说让泰山闭嘴。否则这次计划就泡汤。

  承佑让泰山认罪,泰山不说话。让人把他带下去,这时刚好仁惠来看承佑,与泰山擦肩而过没有看到。仁惠来给他们送吃的。

  泰山猜到了是文一石让他抵罪的,又想到了女儿的手术,很着急。

  仁惠和承佑谈着案件的事,仁惠让他去吃饭她先走了。

  指纹鉴定出来了,都是他的指纹,而且还检查出了毒品。泰山看自己的胳膊被扎了针,他知道这都是造假。他很激动地拽住了林警官的衣领说着不是他干的,证据确凿,他百口莫辩。

  秀珍在画着画一个大人在哭,说是有隐情。秀珍问妈妈和爸爸第一次怎么见面的,问爸爸是个好人吧。仁惠没说。

  回忆起8年前,仁惠在装雕塑,47分钟一动不动,大家觉得很神奇,不知道是人是雕像。泰山想去一个地方要钱,要是弄不到钱会被大哥弄死,他很着急,朋友却拉着泰山过来看,他很生气。周围人都在看着,朋友特别想知道那个到底是人还是铜像。泰山拿了梯子,直径来到铜像面前,伸手去摸她的胸,她不禁动了一下。两人互相看着,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愫,泰山有些尴尬。工作人员让他下来。

  泰山连忙离开,朋友追上问是人还是铜像,他说是铜像。他们在一边等着店开门来人要钱。仁惠则在海滩上到处找刚刚那个人。

  泰山站起来,仁惠看到了他,泰山也看到了她。她直径走过来打了他耳光,朋友奇怪,她说自己是被他摸了的人鱼公主。她问泰山是知道她是人摸的,还是不知道是人摸的。泰山冷冷地答,知道的话还会摸吗。得知是不知道她是人才摸的,仁惠很高兴,回头跟朋友们说她扮得很像铜像。看着她笑的样子,泰山被吸引了。

  泰山工作时偷看仁惠被她看到,他连忙躲起来。仁惠停止了回想,把秀珍抱上床睡觉。想起了那天去当铺找泰山,大龙说的他晚上去卖身的事,心里苦笑着。

  泰山在看守所里想着办法,但是毒品加上杀人他很难逃出去。这时,女儿的影像出现在了面前,问他她的手术怎么办,他温柔地对她说他会拜托检察官放他出去,把文一石弄进来。他告诉女儿不用担心手术的事。泰山在做着梦。

  跟泰山关在一起的人是文会长派来的,想趁他睡觉杀了他,用绳子勒住他的脖子,最终被他挣脱了。泰山很气愤地上去打他,这时其他人醒了,看守的人也来了,那人抢先一步告了他的状,他怎么解释警察也不听。让他出来。

  得知暗杀泰山失败文会长和赵议员都很生气。

  泰山被单独关了起来,知道是文会长要灭口。

  万锡拿着上次美淑给泰山的相机和女友去旅行,照了照片,女友要拿回去洗。这时万锡接到警局电话,来看泰山,泰山拜托他帮他查美淑和文社长的关系。

  第二天要手术了,医生叮嘱仁惠要陪在秀珍身边,承佑询问万一捐赠者出问题车祸或者身体不舒服,医生说孩子会死亡。承佑有些担心,是否确定了捐赠者的时间。医生说不用担心。

  朴警官回来了,看到了美淑发的邮件很高兴,连忙回。这时其他警察告诉她有人之前留言的事。

  承佑再次审问泰山,泰山不说话,他看到泰山脖子上的勒痕觉得他自己弄的,骂他人渣。班长想让林承佑赶快结案,他说想等他自白。

  朴警官回想着跟美淑的约定暗号,来到酒店找她没人,很着急。朴警官派人去美淑家,得知她死了的消息,很伤心地哭着。

  泰山被带上警车。

  一边,仁惠哄着秀珍,秀珍想知道是谁给她捐骨髓。

  马路上,朴警官开车从警车旁经过,闯了红灯导致几辆车都躲闪不及,泰山乘坐的警车和大货车撞在了一起。泰山突然醒了过来,想起了女儿的话。

  泰山用毛巾挡住了手铐,从侧翻的警车里爬出来,看到一辆倒下的摩托车,用单手启动开走了。想着自己曾是垃圾,过着垃圾般的生活,送走仁惠时停止跳动的心脏没想到会重新开始跳动,直到遇见那个孩子。平生第一次想活得像个人。

  摩托车向前驶去。

  two weeks第3集剧情介绍

  张泰山乘坐的警车出车祸后,泰山醒来从车里爬出来,用带着手铐的手启动周围的一辆摩托车,飞驰而去。

  回想着仁惠来找他说的话,他当时很惊讶孩子的事,他分明是守在手术门口的,她应该跟着父母移民了啊。仁惠没有回答,只是问他验不验血,如果去就第二天4点前来。如果不做给她打电话,泰山听到很吃惊,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不肯做,仁惠说如果他不希望孩子活着的话。说完就走了。留下泰山一个人重复着她的话,“如果我不希望孩子活着”,他怎么会不想孩子活着呢。

  泰山继续骑着车在马路上飞驰,头上的血往下流。

  警察局里,同事们都在郁闷犯人没招供就给送走了的事,互相埋怨,差点打起来。这时,朴载京检察官跑来问杀害美淑的犯人是谁,警局接到电话得知泰山跑了,听到张泰山的名字,朴警官很惊讶。警局里乱作一团。

  朴载京回忆起几年前,张泰山替文社长坐牢的事。好像知道了什么。跑了出去。

  泰山在马路上看到了路口的监控器,想起了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事,加速行驶。

  交警局里都在看着大屏幕。警局里开始安排如何截住他。泰山把摩托放在路边,被别人骑走了。他躲在一边,上了送水果的车,躲过了警察的追捕。

  朴载京跟上司说了美淑的事,想让上司把这个逃走案件交给她负责。上司不信。她说美淑是因她而死,把文会长和赵议员的事跟上司说了,说还要调查,让她接手这个案子。

  赵议员来找文社长,叫他把张泰山处理干净,文社长更担心朴载京,赵议员说有办法对付她。这时来人把泰山逃走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他们很惊讶,而且朴载京被安排负责这个案子。

  朴警官问林承佑张泰山是犯人确定吗,他说是现场抓获。

  车停了,泰山跳下车来,口渴想喝水,在一旁的卡车里看到了饮料,他看到周围没人就上去拿。一口气都喝了。他想着办法让他不被发现。

  赵议员来找领导,说朴载京处理案件能力不强,想换掉她。

  朴载京来到美淑家看案发现场,哭了起来说文一石发现了她还要继续,结果被张泰山杀死了,很后悔让美淑来做。他们找遍了家里没有发现相机,以为是被他们带走了。要找到张泰山。

  这时部长给朴警官打电话说她不够格,让她从逃逸案件中退出。

  赵议员回家,她家的结构很复杂,简陋外表,进屋后一直顺楼梯向下,是一座豪华的房子。

  文会长得知张泰山逃走了,很吃惊很生气。赵议员打电话告诉文社长她处理掉了朴载京,接下来就看他了。文社长也觉得这女人很可怕,到最后也不放弃自己的形象。

  万锡来到酒吧喝酒,问歌女美淑的事,想着泰山交代给他打探美淑和文社长的关系。

  承佑他们等在万锡家门口,万锡往回走着,打听出了真相,美淑和文一石交往,然后把她杀了,嫁祸给泰山。这样念叨着。遇到了警察。他们到家里翻找泰山的东西。万锡证明了自己后来没见过泰山。

  这时接到电话找到了泰山骑的摩托。

  一边,警察检查经过的装沙子的卡车,上去仔细检查,司机说沙子里不能呼吸不可能藏人。

  警察走后,泰山从沙子里爬出来,大口喘着气,原来他用吸管伸出沙子外来呼吸。

  车停了,泰山跳下车,向郊外跑去。跑着跑着跌倒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来,来到一个废弃的屋里,想办法把手铐弄断,可是就是不断。这时外面传来狗叫,他连忙跑了出去。发现一辆自行车,单手骑着走了。

  扣着手铐骑车很不方便,他看到一个帐篷,他把外面的衣服拿走了。

  仁惠哄着秀珍睡觉,明天就要手术,妈妈刚要关电视,听到了杀人犯逃逸的消息。听到是妈妈喜欢的承佑叔叔的警局,觉得他该忙起来了。秀珍说给他捐骨髓的是善良的叔叔,妈妈奇怪她怎么知道是叔叔的。

  泰山发现了一户人家的仓库,打开了灯发现有电钻,想用它锯开手铐。手铐终于断开了。激动地哭了起来。

  朴警官在门口呆了一宿,最后她还是进去看了美淑的尸体和死前穿的衣服,抱着内衣哭时发现里面写着当铺的保证单。她拿着证据去找部长求着让她查这个案子,她就是8年前文社长案子受害者爸爸的女儿,她当检察官就是为了查清文一石。部长严肃地说这是要赌上他俩性命的案子。

  警局里,班长布置完任务让大家出去,承佑让同事查泰山手机的通话记录。

  承佑来医院看秀珍,哄着她。承佑跟仁惠说着案件,说一定要抓到犯人。

  泰山在仓库里睡着。一边,仁惠准备带秀珍进无菌室。秀珍问妈妈她会从这里活着出去吧。

  朴载京来到当铺找相机,他们说是泰山拿走的。朴载京气坏了,以为都怪泰山,是文一石的走狗。她要调查张泰山8年间的行踪,说他没有家人,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她一定要抓住泰山。

  朴载京去过当铺的事被文一石知道,他得知美淑在泰山那当了相机。他们觉得里面一定有录音,而相机应该在泰山那。

  文一石的儿子在洗着照片,接到爸爸的电话。

  承佑他们推算出了泰山的位置,准备搜山。

  泰山在仓库里醒来,看到房里的大婶在赶鸡。等了一个小时,她还在赶着,他没办法出去。看着大婶他觉得很好笑,但随即又批评自己居然还笑得出来。他又渴又饿,不知道去哪该怎么办。这时女儿的影像又出现了,耳边出现了女儿的话,说着怎么办。他和女儿对起了话。看着女儿的玩偶还在,想着还得还给她呢。他说逃跑是为了活下去,撑到她手术日那天。

  泰山不明白文一石为什么要杀他,那么完美地嫁祸给他,却还要杀他。好奇文一石和美淑是什么关系。

  泰山从门上的窗户往外看,找到了好时机出来。大婶抓鸡摔倒,他过去扶她。说他上山迷路了。说帮她抓鸡,大婶让他一起吃。他好久没吃东西了,吃得很香。泰山用袖子遮住手铐。

  大婶问泰山什么都不带就上山胆子真大。他反问大婶一个人住这胆子也很大,她说有什么可怕的,不是人就是鬼呗。泰山问她不怕鬼吗,她说人更可怕。泰山也觉得对,人最可怕。

  这时里长来了,泰山连忙跑了。

  警局里找到了泰山的位置,来抓他。一边,文一石也派人来杀他。

  泰山往山里跑,警察们带了大量人也来山里找。泰山爬到山上看到了找他的人。

  天黑了,泰山跑着突然有灯光向他照来,警察发现了他,他惊讶地回头看着。

  two weeks第4集剧情介绍

  搜山的一支队伍发现了张泰山,泰山看到了亮光向另外方向拼命跑去。朴载京接到消息是向她那边山跑去的。文一石派来杀他的人在一旁听着,拿出地图查看。

  泰山快要被四周的亮光包围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拿出女儿的玩偶看着求助。这时突然山的另一头开始爆炸,警察们都慌了,向那边走去。

  突然泰山的背后有人袭击他,没等他缓过来,那人用刀架着他的脖子让他把吴美淑的相机交出来。泰山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人把刀在他脖子上割出了血。泰山回忆起之前美淑去当铺的事。泰山想趁机逃脱,和那人打了起来,把他摔倒下面,自己继续逃走。

  承佑他们继续搜山,却没有找到泰山,朴载京很气愤地喊起来。承佑觉得有人帮泰山逃走。

  泰山跑到路上,来到警车旁,换上了车里的衣服,截下了路过的车,用借口没钱也坐了车。

  文一石得知了泰山逃走,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看来他真的豁出命了。他们以为泰山要用相机为自己洗清罪名。

  赵议员在商量慈善拍卖的事。

  泰山不知去哪的时候,发现有一家就母女两人,他进去把他们绑起来,说在家休息一下,吃起了东西。母亲是哑巴,一个劲地往女儿边上靠。泰山后来明白了,她以为他要对她女儿怎么样,泰山连忙解释自己虽然现在这样但不是坏人,连忙拿了衣服让她多穿一点。母亲还是不信,他说自己女人多的是不会勉强女人的。

  警局里发现了泰山的行踪,承佑觉得有人帮他。朴载京想着文一石。

  警察要挨家挨户搜查。泰山在那家里休息想起了医生的话,要移植骨髓不能有伤口感染,想起了被那人割破了脖子的事,连忙去镜子那看。问有消毒药没有,女孩说那点伤口洗干净涂上药膏就行。

  泰山洗着澡,想不明白文一石都让他背黑锅了,为什么还要杀他,那个相机是什么。他本来想到手术那天都好好藏着的。

  被绑起来的母亲觉得女儿很大胆居然让他去洗澡,女儿觉得他不像是真的坏人。妈妈想想也是。

  泰山擦着药膏,突然外面有人喊女孩。

  过了许久,女孩出来开门,是哥哥带着林承佑警官,他们询问她逃犯到她家这的事,哥哥怕她被威胁,让她如果有事不方便说向他眨眼。屋里,泰山用刀挟持着妈妈。

  女孩回来让他放心,她没给他们信号。但是得关灯了,他们这的人12点前都要睡觉。女孩关了门,泰山放开了妈妈,跟她说对不起,让她们睡觉。

  泰山坐在一边想着女儿,拿出玩偶来看。这时泰山想起了是万锡拿了相机。

  秀珍在无菌室里吃着饭,让妈妈去店里,因为那是他们的饭碗。

  仁惠回到店里上班,看到新闻里通缉逃犯张泰山,还放了照片,仁惠看到震惊了,不知道女儿该怎么办。

  泰山学着电影里的情节玩起了变装。换了发型戴上眼镜逃避追捕。因为穿了女孩去世爸爸的衣服和眼镜,跟女孩道歉,说她爸爸会理解的。女孩一直不觉得他是真的坏人,问他去哪,他不能告诉她。想再借点钱,说总有一天会还给她的。还跟她说如果他走后看到警察一定跟他们说他没杀吴美淑,他虽然经常打人,但不会杀人。他在世上最怕的就是血了。然后把她们绑上走了。

  警局里,警察们在吃饭,朴载京边吃边想着案子。承佑也觉得是不是有什么关联的事他们不知道。

  泰山乔装后上了客车。

  妈妈和女孩互相解开了绑,妈妈让女儿报警,女儿说再等一会。

  泰山在车上睡着,经过路上要盘查,警察看了他半天,就过去了。他松了口气。

  承佑让同事把泰山通话记录打出来。

  朴载京的上司知道了是赵议员把载京从逃亡案件中剔除的,确信了载京的猜测。

  记者在采访赵议员,朴载京把电话打到记者上,让赵议员接,直接跟她挑衅。她试探出相机不在赵议员手里,因为她想不明白文一石为什么会帮泰山逃走,现在知道了是因为相机在泰山手里。

  赵议员直径来到文会长办公室来质问他相机的事,他很惊讶她居然直接来他办公室,以前都是秘密见面。

  万锡女友洗完照片找来万锡,他因为泰山的事很伤心没心情,相机要英子保管。

  承佑在泰山通话记录上发现了仁惠的号码。

  警官们一起讨论案子,新警官说他知道之前有个男的一直在找张泰山,说是一个女的让找的。

  秀珍做完治疗在吐,仁惠抱着她哭。秀珍很懂事,电话来了,让妈妈接。仁惠哭着接到电话,原来是泰山在电话亭打的。仁惠出来给他回电话,泰山刚要解释,仁惠对他一顿骂。泰山急了,说不要担心,他是因为手术才逃逸的。因为他要被关起来,他会死,他死了秀珍就会死,所以才逃逸。哭着跟她说他再怎么垃圾也不会不救自己的女儿,虽然没有机会叫女儿。他还说自己没有杀人。他打电话为了告诉仁惠,不管他发生什么,手术那天他一定会去的。他还嘱咐认识他的事不要让别人知道,否则她和秀珍也会有危险,还有要管好医生的嘴。仁惠情绪很激动,让他去自首然后救秀珍,治疗已经开始不能回头,她已经开始做电磁针,他如果不来她会直接死掉。泰山听了很惊讶,不知道电磁针是什么,仁惠哭着坐在地上求他一定要把骨髓给秀珍。

  这时他看到了隔壁有警察,他说等他找到洗脱罪名的证据就去自首,仁惠说让他们找不就行了。他说即使找不到也会遵守约定的。仁惠不相信他的约定,他说不是跟她的,是跟秀珍的。他告诉仁惠8年前就跟她结束了,他们的关系没人知道,只要她不说。他嘱咐她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他和秀珍的关系。

  承佑来当铺问泰山的情况,他们说他前几天见过一个女人,听过形容觉得是仁惠,他想不通仁惠怎么会和泰山在一起。

  承佑回忆起和仁惠的相遇,她们没地方住,他帮她们找了地方住。

  承佑来找仁惠,仁惠想象着他问泰山是不是秀珍生父,结果他没说什么,就问候了一句,还像往常一样,什么都没说。这时他接到电话说找到泰山的踪迹,看到仁惠紧张的表情,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晚上,泰山找到了当铺的人,把他打倒问他是谁杀了美淑,在泰山威胁下,他说了文会长指示他让泰山去美淑家,删掉CCTV,没有别的了。

  泰山知道了真相,是文一石杀了美淑嫁祸给他。他想到了相机。给万锡打电话,万锡让他回家见。电话被警察和文社长都监视了。警察答应万锡给泰山伸冤。

  承佑他们准备潜伏。

  泰山翻墙进了门。万锡回来以为泰山已经被抓走。而外面的承佑独自埋伏,奇怪怎么万锡先回来。

  万锡开门进屋,屋里藏着文社长派来的金先生上来按住了他,发现不是泰山。

  泰山爬墙进来。

  承佑在外面等着有些着急,下车去看。

  泰山进门喊着万锡,打开灯发现万锡死了。他看着万锡的时候,金先生在后面拿着刀对着他,刚要扎下去,外面有声音,金先生躲了起来关了灯。泰山冲出了门,撞到了在门口的承佑。

  秀珍在病房里,距离手术又近了一天。

  two weeks第5集剧情介绍

  泰山回到家里,发现万锡死了。这时那人在他身后拿刀要砍,门口的林警官手机突然响了,听到响声杀手把灯关了躲起来。泰山冲出了门,和林警官撞到了一起。

  两人对视,泰山想办法逃走,林承佑穷追不舍。这时新手警察进来看到屋里的尸体吓坏了。

  杀手也跟着他们。泰山躲到了一辆车里,承佑跟丢了。这时杀手回来找泰山,泰山躲在里面看到他,得知是之前要杀他的人。差一点就被那人发现,还好装车的人来了,他才跑了。

  新人警察找到了承佑,承佑打了他说潜伏时怎么能打手机。

  一边,朴载京和同事在研究案子,知道前两次泰山都是替文一石,怎么会又帮他杀人,他们想不通泰山的想法。他们想到了调查泰山8年前的女友。

  泰山坐在车里想着万锡的死,觉得都怪自己,伤心地哭着。那个杀手开车跟着泰山坐的车,泰山发现了很惊讶。

  朴载京得知万锡被泰山杀了很生气,勘查现场后批评了林承佑,他说他会负责抓住泰山。

  泰山在车上发现了跟着的车,起来向他气愤地喊话,知道万锡是他杀的,说自己不会死在他手上。把车里的货物向那辆车扔。泰山车上的司机发觉东西掉了,下来看,后面的车开走了,他们拍下了照。泰山躲到货物里。

  车到了一个地方,泰山跳下了车向回跑着,想着仁惠的话,他一定要回去救女儿。

  仁惠在网上看着泰山的新闻很激动,医生来找仁惠让她把事情跟承佑说,让承佑帮泰山。

  泰山在空地里想办法打开了手铐。躺在了长凳上很迷茫。这时女儿的影响出现了,他和女儿对起话来,说无论怎样,手术他都一定会去的。泰山哭着说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活下去的。这时一辆卡车过来,他连忙戴上眼镜。

  文一石得知金先生又失手了,很生气,他还很担心照相机的事。他告诉他要活捉泰山拿到相机,还让去找那个曾去找过泰山的女人。

  被泰山打了的当铺伙计从医院出来时见到了仁惠,知道是那天去找泰山的女人。

  下大雨了,泰山没处躲,想着就这样在山里啃树皮也要撑个几十天,等到手术那天他去自首然后把骨髓给女儿,之后死了也无所谓。

  泰山突然发现前面树上有水果,他连忙摘来吃。这时他听到有女人的叫声,吓了一跳,以为是鬼,发现是个女人要生孩子了,让他帮忙送她去医院。泰山犹豫着他不能去医院,要走。看到孕妇身上的血,想起了妈妈。给她送回家帮她准备了生产的东西,他看着她很痛苦的样子,很不知所措。从来不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他要去叫医生,她拉住他让他帮她助产。看着孕妇生产的样子他突然想到了仁惠。他曾经对她说她和孩子都是累赘,本来都要结婚的,但突然他在当时说了很多伤害仁惠的话,要她离开。仁惠不相信,泰山让她拿掉孩子跟父母移民。仁惠哭着,泰山强颜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要不明天就去妇产科,然后走了。转过头后也很痛苦。

  泰山继续回想着他逼仁惠去做掉孩子,仁惠哭着,他把她推进了手术室。他跑出医院哭着跌倒在地,喊着仁惠。这时一群黑衣人过来用仁惠威胁他要他快去替文一石自首,他说马上去。

  从回忆回到现实,泰山抱着孕妇生下的婴儿,觉得刚出生的小孩很神奇。

  泰山走出房间,看着满手的血想着原来是这样出生的,他的秀珍也是这样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么辛苦和痛苦,想着仁惠,他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

  仁惠在看着秀珍睡觉。

  泰山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起来,望着天空。

  文一石和赵议员见面商量泰山的事。

  部长来家里找朴载京,责备她。看到她家里贴着的有关文一石等人的关系图和犯罪证据等,得知她原来是这么活过来的。她爸爸是被文一石和赵议员害死的,她看到了整个过程。

  朴载京还是想不懂泰山拿相机做什么。部长提醒她要去了解泰山的想法,为什么会拼命逃跑。

  泰山在孕妇家里使劲吃着饭。医院,秀珍也在吃着饭,想着快到手术那天。仁惠纠结着要不要告诉承佑。秀珍让妈妈去店里,说今天心情很好,做了很好的梦,三个人一起去玩,妈妈问是承佑叔叔吗,她没说,反正是三个人。

  承佑来到医生那问是谁捐骨髓,她没说。

  警官们在讨论案子,承佑认为泰山就是凶手,朴载京觉得他没有杀人动机。承佑很激动地把他的罪状都说了。这时朴载京和承佑都接到电话。

  仁惠给承佑打来电话,有话要跟他说。结果找到了泰山的位置警察出动了。朴载京也得知跟泰山有关的女人叫徐仁惠。仁惠在警局附近,当铺的人看到了她。

  泰山在孕妇家帮她做了饭和海带汤。孕妇说他有事可以走了,让他穿她丈夫的新衣服。泰山帮她洗着尿布,想一直这样躲着直到手术。

  警察们开始搜索泰山的位置,杀手也躲在一旁。

  孕妇对孩子说长大后要做像叔叔一样的好人。她打开电视,看到泰山的新闻没认出来。她想给丈夫打电话,有敲门声,警察来了。泰山很紧张。孕妇认出了他是那个犯人。但相信他是好人。她去开门,没有跟警察说。

  泰山按孕妇说的开始逃跑,找洞穴,但是被警察们发现了。朴载京让承佑活捉他。

  泰山跑到一个悬崖边上没路可逃,承佑拿出枪要逮捕他,他想着女儿,看着悬崖。承佑想开枪打他的腿,但是被一边的杀手用弹弓改了方向,打中了上身。泰山中枪掉下悬崖。

两周/Two Weeks精彩剧照

  • 两周

网友对《两周/Two Weeks》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