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海报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共5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分集剧情

第31-35集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1集剧情介绍

  大雨滂沱的夜晚,雷声隆隆。

  因世子的离世,朝臣们就立谁为世子吵作一团。一派因嫡长子继承制支持元孙,一派则支持已经成年的凤林大君。

  姜嫔跪在丈夫灵前听着两个儿子哀哀的哭泣声,元孙站在一旁。她的大哥姜文成把朝臣的反应告诉她,劝她相信金鎏会支持元孙。但是姜嫔告诉哥哥即使她死也要让元孙坐上世子之位。

  两派仍在争吵,都想让仁祖接受自己的意见。仁祖询问金鎏的意见,金鎏却问是否会在立凤林大君之后废掉元孙,

  仁祖迁怒内廷总管之后回到宫里,却看到文静正坐在王座上,告诉他朝臣们不同意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太心急急着把元孙赶出去。从王座上走下来,文静让仁祖躺在她的膝盖上,让他闭上眼睛,用言语引导着他,让他想起了世子才出生时的场景,仁祖的眼里泛起了泪花。更是在文静的刺激下痛哭失声,躺进文静的怀抱,但他没看到文静嘴角的那丝笑意。

  中殿从父亲处得知领上金鎏为元孙站了出来,安抚住凤林大君,坦而言之仁祖活不长了,让父亲无论如何都要让凤林大君当上世子,最后唤人去见仁祖。

  左领议敲着扇子,责怪右议政和金鎏不该支持元孙,右议政和他更是直接捶着桌子怒吼。

  中殿去见仁祖却得知他去了东宫殿。

  仁祖站在儿子的灵堂外犹豫不决,在金总管的劝说下再次转身,就看到一身孝服的儿媳向自己行礼。

  金尚宫不明白为什么文静会支持元孙成为世子,文静告诉她一旦凤林大君成为世子就会和中殿联合第一个杀的就是她,而元孙绝不会成为世子,因为仁祖绝不可能和姜嫔和解。

  仁祖站在儿子的灵位前感叹一句儿子让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他上柱香。姜嫔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扯起一丝笑。

  领上和右议政来到东宫殿外,得知仁祖正在里面,就要告辞却看到元孙领着两个弟弟出来,向他微微弯腰。

  仁祖告诉姜嫔,会因她的表现而决定是否让元孙继位。姜嫔不服,顶撞了仁祖。仁祖把自己讨厌世子的原因归咎于姜嫔。但最后,仁祖承诺若是他能再活三年就把元孙立为世子,但是在那之前他会把凤林大君带在身边。姜嫔承诺不会干预政事,但是仁祖还是恼羞成怒,在儿子的灵前大声咆哮。

  殿外的众人听着仁祖的咆哮声脸色不一。

  仁祖离开就找文静发了一通脾气,把一切的罪归咎于姜嫔更是说出和她恩断义绝的话。

  金总管没有离开,而是劝姜嫔顺着仁祖低头,但姜嫔不同意,金总管离开,姜嫔向丈夫发誓会查清他的死因。

  姜文明带领一批儒生向仁祖请旨抓李馨益调查殿下的死因,而李馨益在内医院说自己是无辜的,针医回比药房重要得多,却在得知抓针医的上书越来越多了。

  仁祖接到上书大发雷霆,认为是姜嫔在后面推波助澜。凤林大君请命自己来处理此事,直接让人把上书之人交给左议政。

  文静把自己的母亲和世子的两个小儿子召进宫里为他们吃饭时李馨益求见。文静故意说两个小孩子连一斤肉也不够吃,并示意李馨益用他们做实验扎针,吓得李馨益跑了出去。

  姜嫔见了凤林大君动之以情却不能改变其决定,更是得知儒生被抓。姜嫔制止弟弟说下去,告诉凤林大君世子是被毒杀的。而在凤林大君离开之后姜文成劝妹妹不要让步。

  凤林大君告诉中殿王嫂误解了自己,重点趁机挑拨两人的关系。金鎏却来了。

  姜嫔得知两个小儿子被文静带走,怒气冲冲地去找文静。

  中殿提出了折中的办法,让元孙作为凤林大君的养子,最后由元孙从凤林大君这里继位,并极力说服了领上。

  姜嫔闯进文静的宫里,看到儿子们已经睡熟,以及旁边的杯盘狼藉。坚持要儿子起来,对文静给儿子孝期吃肉十分不满。但两人的说话声还是惊醒了二儿子,两个宫人赶忙进来一人一个抱走了两个孩子。留下的两个人针锋现对,文静再次成功为姜嫔添堵。

  姜嫔和宋俊吉商议动摇三司,合心上书,并要让睿亲王得知此事。

  接到三司上书,仁祖怒极,朝着金鎏发火,金鎏把中殿的建议说了出来,遭到一旁的文静的毫不留情的批驳,气得金鎏走出大殿大骂文静。而文静则怂恿仁祖先让姜嫔低头再封凤林大君。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2集剧情介绍

  为昭显诊治的药师去见了金鎏,告诉他昭显世子是因中毒而死,金鎏大怒却只能感叹一句查不清昭显的死因了。

  李馨益去见文静威胁她若是自己被抓,那么文静也会危险,要两人玉石俱焚,文静气得直拍桌子。

  李馨益得知金鎏已经得知世子的死因真相,威胁文静后的喜悦消失无踪。

  姜嫔安排哥哥弟弟继续之前的动作,三司上书,儒生上书,并要抓住最后为世子诊治的御医,一定要让仁祖屈服进而立元孙为世子。

  儒生们上书却被抓了起来,而百姓们则一定要抓住李馨益,使得李馨益就不敢出门。

  文静对着左议政大发脾气,李馨益在一旁提醒她不可以让自己死。哪料文静听了他的话竟哈哈大笑,似是想出了什么主意。

  仁祖把上书揉成一团,中殿在一旁趁机劝他立凤林大君为世子,金仁站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而中殿一出殿门就听到仁祖朝金仁发火。

  金仁跪在地上劝仁祖为元孙想想气得仁祖把桌案上的上书全部扔在了地上。

  中殿问文静为什么会转而支持凤林大君,文静没有正面回答,但是他的话却得到中殿的赞同,只有姜嫔死了,她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而文静也点出了她们目前的情况如果仁祖活过10年输的就是中殿,如果不够,那么死的就会是文静。

  金鎏劝姜嫔不要逼仁祖太急,但姜嫔不同意坚持认为只有让仁祖低头才可以,即使是开棺验尸也在所不惜。而金鎏劝告姜嫔,即使仁祖与世子的死因有关也不能这样,即使这样做了那么最后朝臣们也不会站在她们这边。

  金鎏与左右议政商议了结册封世子之事,于是去见仁祖,却看到了文静身边的金尚宫从殿里出来。几人进去才发现文静正让李馨益为仁祖扎针。而仁祖经过文静的提醒才意识到三位大臣来了,之后就陷入沉睡。

  金鎏意识到仁祖不会交出李馨益,告诉左议政姜嫔和自己已经约定好只要立元孙为世子,过往之事既往不咎,而现在自己再不会为姜嫔和仁祖做仲裁。

  文静看着进门的凤林大君假意擦擦眼角的眼泪,让李馨益拔出针,告诉凤林大君以后由他来保护仁祖。

  文静让李馨益明天继续来为仁祖扎针以洗清其嫌疑。

  文静去劝姜嫔和仁祖和解,见姜嫔不说话,让人带进来晒好的鲍鱼,让她送给仁祖。并说仁祖心意回转要封元孙为世子,并擦了擦眼泪。以三个孩子来打动姜嫔。在姜嫔拒绝后,又告诉她中殿和凤林大君现在每天都到仁祖那儿去,说完放下鲍鱼离开了。

  宋浚吉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文静会送来鲍鱼但是却赞同一点现在是与仁祖和解的最好时机,而姜嫔想起来当时文静让两个孩子孝期吃肉就气得全身发抖。但宋俊吉劝姜嫔趁现在与仁祖和解。

  夜里,仁祖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凤林大君唤人过来掌灯。凤林大君诉说着自己对父亲的思念流下了眼泪。仁祖让他坐到榻上,抓住他的手,凤林大君告诉父亲自己会守护他。

  金尚宫把自己在殿里看到的一切告诉了中殿,中殿对此十分满意。但提及姜嫔的处境中殿却只是说了一句自作自受。

  文静得知姜嫔的处境更加糟糕,幸灾乐祸地笑了。

  韩尚宫把情况告知姜嫔后,姜嫔让她出去看到桌案上的鲍鱼,想起了文静的话,紧紧地攥了攥拳头后,去找元孙,却看到两个小儿子已经瞌睡,元孙还在为父亲上香,想起那天仁祖的咆哮,眼里泛起了泪花。又想起丈夫临死前的情景,嘱咐她只要元孙登上宝位,一定能实现他的愿望只有那样他才能死得安心。

  睿王爷通过得知世子已死且死因不明,属下纷纷请命以武力收服朝鲜或是逼迫朝鲜王立元孙为世子。

  姜嫔亲自去了御膳房把鲍鱼烤好,而这个消息已经被人报告给了文静。文静慌忙穿上衣服就往仁祖处赶。

  姜嫔一身孝服去见仁祖,把烤好的鲍鱼呈上。仁祖以在丧中拒绝了,又被姜嫔的语气哽了一下,在金仁打圆场的情况下,终是让姜嫔坐下,并由姜嫔为其试吃。

  李馨益得知仁祖用了鲍鱼用颤抖的手偷拿了一味药材。

  仁祖正要继续享用鲍鱼,文静却推门进来,并夹起一筷子鲍鱼,对姜嫔的手艺称赞不已。仁祖正要吃鲍鱼,却看到一旁的文静捂着嘴直叫难受,仁祖立马让人去叫御医。

  文静故作虚弱倒在金尚宫身上,对着姜嫔挑衅地笑。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3集剧情介绍

  姜嫔冷眼看着文静捧着痰盂狂吐,微阖眼睛。仁祖看向姜嫔目光不善,看到文静吐得厉害,让金仁去叫医官。仁祖迁怒姜嫔,问她鲍鱼里加了什么,姜嫔一言不发。金仁看着这一幕面有恼色。姜嫔看着文静倒在金尚宫怀里朝她挑衅的笑着。

  姜嫔出了大殿听到仁祖怀疑自己暗害文静以及她腹中的孩子,金仁为自己讲情反被斥责,回过神就看到李馨益站在自己面前,定了定离开。

  仁祖斥责李馨益上前为文静诊治,文静为李馨益开脱,并趁机抹黑了姜嫔,并告诉他那是自己给姜嫔的鲍鱼,变质了自己却并不知道,但仁祖自己怀疑是姜嫔在里面下了毒,文静趁机要李馨益检查鲍鱼是变质还是下了毒。

  姜嫔回到东宫怀疑这是仁祖的圈套。

  李馨益支走跟过来的宫女,乘机把拿来的药放进了鲍鱼。众目睽睽之下银勺变得乌黑。李馨益汇报说鲍鱼里有砒霜。仁祖大怒,推开讲情的金仁,让人端上鲍鱼就出去了,留下的文静得意地笑着。

  仁祖拿着那柄乌黑的银勺让姜嫔为自己辩解,姜嫔声称自己不知,并告诉他她如果想把昭显世子的死因追查至底可以查到,而她退了一步。并告诉他世子曾为父亲做的一切。最后告诉他如果要废除元孙就把她杀了。

  仁祖走出门外要金仁搜查东宫找出毒药。

  姜嫔谢过金仁的好意让他搜查,但她不会向仁祖屈服。说完就走出殿门任人搜查。

  仁祖回去,文静假意求情,勾起仁祖更深的怒火。

  金仁仔细地辨认着搜出来的药物把最新送来的药箱里的药瓶塞进了袖袋。

  没能搜到砒霜,仁祖又让金仁带人去搜姜嫔的兄长家。

  文静责怪属下办事不力,没有把砒霜藏进东宫,却确定了金仁把砒霜藏了起来,想起了之前的那次冲突,金仁告诉她他不把她拉下马不是为了文静而是为了仁祖,而一旦金仁被杀,宫人们会口耳相传,那么文静就再也瞒不下去。忆及此,文静发誓第一个杀的就会是金仁。

  金仁把搜查的结果告诉姜嫔劝她离开,姜嫔不愿,但金仁跪在地上求她离开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元孙,嚎啕大哭。

  金鎏再次确认世子因被扎毒针而死。

  属下劝药师去宫殿,但是药师坚持要公开李馨益的腐败。

  金鎏与留下的姜文星两人分析现状,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把元孙立为世子,即使姜文星怀疑是仁祖下手杀了儿子,最后议定姜嫔离开宫里,由金鎏劝仁祖立元孙为世子。

  姜家人商量接下来的路,争论不休,却因姜嫔的离开而结束。哪料姜嫔是去求见了仁祖。

  金鎏走出殿门劝姜嫔为元孙想想。

  姜嫔深深地弯下腰,告诉仁祖会离开王宫,但请仁祖饶过元孙。

  得知中殿要为仁祖找位美人,立马有人自荐枕席。

  姜嫔即将离开,嘱咐元孙一定要照顾好弟弟们,并最后拥抱了儿子在宫人们的哭声中走向轿子,却在轿边想起那时自己与丈夫依偎在一起。回过神就看到文静正牵着两个儿子的手。一手抱起小的,牵起大的,坐进轿子,吩咐人走。

  留下的元孙对视着文静的目光,终是先转开了眼睛。

  姜嫔走到宫门口却看到金尚宫带着两个嬷嬷要她放下两个孩子,不愿孩子却还是被抱走了。而打开的宫门口放着凤辇,她终是坐上了凤辇离开了。

  姜嫔坐着凤辇离开,沿途百姓拦路恳求她留下,重新考虑。让人放下凤辇,姜嫔不顾劝阻坚持走着回去。百姓跪在她的脚边,纷纷哭求。

  仁祖因此事而大发脾气并怒斥了金仁,宣左右议政。而文静听着仁祖的怒吼声得意地笑。

  中殿叫来凤林大君,支走尚宫,提醒凤林大君小心文静。

  仁祖宣来金鎏左右议政,宣布册封凤林大君为世子,左议政请命去强国拿册封的旨意。金鎏抗议不成,反被仁祖怀疑。

  文静反对左议政做谢恩使,并要他拖延时间决不能让凤林大君册封为世子,因为一旦册封,那么一切都已经结束。

  文静留下父亲,告诉他姜嫔离宫时指着她说是小妾之女。文静要父亲封自己的母亲为正室夫人。

  回到家,崔氏对赵记大发脾气,要去找韩玉算账,带着人就去砸了韩玉的住处。韩玉翻墙而出。

  文静对母亲的不争气十分恼怒,斥责她不该逃跑。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4集剧情介绍

  文静对于母亲的不争气十分恼怒,在母亲向她抱怨国家的法度就是这样时更是说出我就是法度这样的话。传令父亲要他将崔氏从家谱除名,甚至要他做一个新的族谱。

  崔氏坚决不妥协,但赵记恳求她同意居于侧室,崔氏甚至要自杀以威胁。

  文静得知父亲没有成功,决定亲自出马。崔氏哪料文静竟然派人把自己的三个儿子抓进监狱。而她的儿子们则商量着逼迫母亲同意文静的要求。

  婢女推开房门发现崔氏已经悬梁自尽,而府门外的文静看着门上的白灯笼说了一句若不是你不同意,怎么会躺着走出去。

  朴淑仪和张贵人把文静的所作所为告诉中殿,并告诉她文静觊觎其中殿之位,最近更是直接入住了大殿,甚至因为仁祖不舒服代替仁祖挡住了大臣的觐见。

  韩玉一直未能住进里屋让文静十分恼怒,坚持让文静住进里屋,但韩玉因为崔氏之死内心不安,看到已经成年的子女就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他们的母亲,最后也不管文静了。

  中殿看着嬷嬷带来的女孩,虽然略微有缺陷但调教一下就可以了。

  中殿亲自去见仁祖,却听到里面文静问仁祖为什么总装病,而内官为中殿通报后却是文静让她进去脸色难看了不少。中殿进去问仁祖生了什么病,仁祖却没有回答,而文静更是嚣张地向中殿示威后告诉中殿仁祖被为姜嫔喊冤的上书气得上火。仁祖趁机插话说是姜嫔的错,而文静则把仁祖的怒火成功引到了姜嫔的哥哥们身上。

  就在这时都承旨觐见,又是文静未经仁祖的同意就让人进来。都承旨进来,文静不顾都承旨的犹豫就问是哪儿来的上书,听到是议政府上书后,直接让他拿了回去。更是让他带话给金鎏让金鎏好好想想。

  而在都承旨离开后,文静更是向中殿炫耀让中殿的表情更冷了两份。

  金鎏得知是文静接见的都承旨问金子点什么时候回来,猜出他有可能在拖延时间,和崔明吉商议若是金子点没能拿回强国的许可立即逼迫仁祖立元孙为世子。

  因文静插手政事,中殿责怪金仁。金仁趁机劝中殿支持元孙,但是元孙点出了文静的阴谋,更是告诉金仁能帮助姜嫔和元孙的只有凤林大君。走出中殿的房门,金仁看到了凤林大君,凤林大君恳求金仁帮助自己,相信自己。

  姜嫔与兄弟们商量继续现在的行动,甚至要把拿回来的丝绸卖掉以作资金。宋俊吉劝姜嫔在金子点回来之前和仁祖和好,但是姜嫔却告诉他不必多虑因为她派朴煌给睿亲王送了一封信,把世子是被毒死的告知。而她为了自己的儿子们坚持斗争下去。

  姜文星问宋俊吉是何打算,宋俊吉的回答是若不能劝服姜嫔就与其并肩作战。

  仁祖召见元孙,元孙称要为父亲结庐守墓三年,求仁祖同意。

  元孙离开,文静趁机夸赞元孙聪明,并说姜嫔到处夸赞自己的儿子,是因为姜嫔对仁祖册封凤林大君为世子有怨言。

  中殿召见元孙弟兄三人,元孙恳请中殿照顾自己的弟弟们。中殿把他们二人安置在自己这里。

  元孙独自来到父亲的居所,抚摸着父亲曾经坐过的地方仿佛又看到了父亲泪水无声地流下,发誓会揭开父亲的冤屈。

  文静得到消息说元孙要解开自己父亲的冤屈,甚至每天晚上都要去灵堂,让罗业监视住他。

  姜嫔回到宫里告诉元孙不要过于相信中殿,并要他保重身体,而她会亲自给他送食物,不要轻信别人。姜嫔想要进宫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元孙拒绝了,他会查清父亲的死因。但姜嫔要元孙发誓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活着。

  姜嫔亲自去向仁祖低头,但是仁祖让她退下,这次姜嫔没有再顶撞他。

  凤林大君送姜嫔出去告诉她一定要留在王宫保护元孙等人。

  姜嫔和文静面对面地站着,姜嫔看着文静的惺惺作态,却笑了起来。

  文静请仁祖下旨封母亲韩玉为赵氏家族正室夫人,人族拒绝,金尚宫建议文静去赵家住一晚。但金尚宫也趁机告诉文静凤林大君未能得到册封的旨意。

  睿亲王坚持册封元孙为世子,甚至以派兵为威胁。

  姜嫔看着面前的大殿御医,脸色冷凝。

  李馨益得知御医一直在金鎏府里,要把他抓回来。

  御医称李馨益把毒针扎进了世子身体里,要姜嫔彻查世子的死因。

  文静去赵府,却要金尚宫准备中殿才能坐的凤辇。

  百姓们看到坐着凤辇的文静纷纷躲避,文静的脸色难看了。赵府众人看到文静脸色不一。哪料就在这时却有百姓拿着石子等物砸文静要她还回世子的命,吓得赵家人慌忙回家。

  文静接见几位兄长,要他们多多协助自己的儿子崇善君,几位哥哥脸色不豫。

  月色下,文静闭上眼睛,就在这时,一把剑横在她的颈间,却迟迟未动,是南赫。两人僵持着,文静流下眼泪。而孝名翁主的叫声惊醒了文静,文静冲过去抱住了女儿……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5集剧情介绍

  南赫的剑横在文静颈间,却迟迟未动。文静闭上眼睛,被女儿的叫声惊醒,冲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回过头,却发现院子里已经没有人,文静跌倒在地上。不顾找过来的婢女,把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南赫在树上看着这一幕,泪如雨下。

  文静哄着女儿入睡,告诉她不可以把今天的情景告诉别人。孝明告诉母亲自己做了噩梦,梦见母亲流了很多血,文静把女儿抱进怀里。

  文静披上斗篷,躲过巡查的侍卫,来到那棵树下,眼前浮现的是以前的情景,眼里泛着泪花,之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来到南赫藏身的地方,南赫问文静孝明是否是他的女儿,把匕首横在两人之间,文静却说她是 忍辱负重呆在宫里,一步步走向南赫,终究还是扑在他的怀里,恳求南赫杀了自己,但是南赫手里的匕首还是掉在了地上。

  文静靠着南赫坐在地上,问她如果不是孝明是否会杀了自己,南赫起身就走,文静说如果想见他的话,会在丧舆家屋檐下系上红布,并叮嘱他不要忘记。南赫头也不回地离开。文静跌在地上,泪流不止。

  南赫感觉到有人看自己,把帽檐往下拉了拉,离开。

  韩玉对文静一声不吭回到宫里有点儿不满,文静却说要把崔氏所出的三个儿子只留下一个活口,要文静选择。

  仁祖得知元孙一直在文政殿熬夜,决定为世子办灵堂。文静站在门外听着仁祖的决定。仁祖身体不舒服,金仁建议宣以前的御医看一下,但就在这时文静却推门进来阻止了,并劝仁祖搬回自己的宫殿。

  文静吩咐婢女把窗子打开,并要母亲呈上了花茶,喂仁祖吃下冰点。

  中殿得知仁祖搬至文静的殿内大怒。

  文静赶走了仁祖身边以金仁为首的大殿侍从,启用忠于自己的内官,封上大臣的出入。

  姜家人正在汇报目前宫内的状况,却得知凤林大君来访。凤林大君把文静的所作所为告诉姜嫔,以保护元孙为由,要姜嫔同他联手。凤林大君把仁祖目前对元孙的态度告诉姜嫔,并要她好好想想文静的目的,之后行礼离开。

  宋俊吉劝姜嫔相信凤林大君,并与其联手,姜嫔不愿,只想尽早把元孙带离宫里。

  姜嫔进宫,却遭到侍卫的阻挠,金仁亲自来迎,,强硬的要求开宫门。

  姜嫔抱住两个小儿子,对着元孙点点头。

  李馨益为仁祖扎针之后,文静趁机点出了中殿召人进宫陪伴仁祖,在仁祖睡着之后,示意李馨益离开。

  金仁告诉姜嫔现在见不到仁祖,并劝她在金子点回来之前一定要忍耐,并告诉他她到时候强国使者会来,姜嫔拜托金仁帮忙要带元孙离开。

  金子点不断回头,看着身后的强国使者,想起的是睿亲王的话,世子一定要是元孙,否则他会派人把世子的死因查个清楚。

  文静确定仁祖暂时不会醒来,要李馨益那上次的药来要下给元孙,并要他在元孙昏倒之后为元孙扎针,并承诺这是最后一次,又趁机以韩玉为诱,迫使李馨益答应。

  中殿把两个女孩交给了张贵人和朴淑仪,姜嫔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笑语,转身离开却听到里面的人嘲笑自己的话,叮嘱韩尚宫不要说自己来过。

  姜嫔一步步走出通明殿,仿佛还能听到里面的笑语,抬起头看着天空,想起的是当初自己曾为她跳过舞。

  仁祖一杯杯喝酒,提起姜嫔进宫就是一肚子的火,文静看着这样的仁祖嘴角嘲笑的笑。

  金仁通知姜嫔抓紧时间,却看到文静来了,而本已出门的内官看到文静又进去了,金仁皱眉。

  姜嫔得知文静来了,看着冒充元孙的人皱眉。

  金仁要姜嫔离开,但是姜嫔看着更为年幼的两个儿子,狠狠心准备离开,却听到两个儿子懂事的话,抱住哭得伤心地儿子告诉他们会来接他们。

  姜嫔坐上轿子,接了元孙,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在宫门却被侍卫阻拦,走出的是文静的亲信,强硬地打开轿门把元孙抱下轿子并送姜嫔出宫。刚出宫门,姜嫔跳下轿子,恳求仁祖把元孙换给自己,跪在地上痛哭不止。

  仁祖得知姜嫔要带元孙出宫,大怒。

  元孙狠狠地咬了抱住自己的内官一口,迫使他放下自己,跑去见仁祖。

  就在姜嫔一行人痛哭的时候,宫门开了,是文静。文静告诉姜嫔她再也见不到元孙了,说完就转身而去。姜嫔跪在地上,求她放过自己的孩子。文静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而去。

  姜嫔看着重新关闭的宫门,向旁边的侍卫要刀,想要以自尽换取儿子出宫。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精彩剧照

  •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网友对《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