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海报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共5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分集剧情

第11-15集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1集剧情介绍

  中殿希望李淑元和金昭元能顺利生下孩子,李淑元的肚子从外面上看一直在增大,那实际上是假装的,当地回去时看到饼干盒子已空,这让她想起金昭元当时的话。吉言奉金昭元之命给李淑元送去点心,她看到桌下点心盒已空,那个假肚子也暴露在她面前。李淑元的丫鬟劝她不要再吃那些点心,但李淑元忍不住美食的诱惑,文静的计谋得以实现,她暗自高兴起来。

  李淑元带着点心拿张贵人吃,朴淑仪担心里面会有毒,张贵人尝后也感觉好吃,朴淑仪拿起吃了一个也感觉味道奇怪,她们希望李淑元能生下儿子。李馨益将之前找的产妇们向都城转移,韩玉担心文静吃那些点心会使肚子的孩子难保,文静不能让李淑元怀疑她,韩玉被文静的话吓得两腿发软。李馨益找了六对要生孩子的夫妇,金自点打算在金淑元临产时将她转移到内宅,金尚宫到时候也会想办法帮忙。

  金自点让李馨益办成那事后就让他进太医院,李馨益诚惶诚恐。金尚弦认为此时和明国联兵对付清国是好时机,但崔鸣吉和他政见不同,仁祖召见金自点单独谈话,金自点建议仁祖派兵去支持清国,万一清国不利就掉转头来找它,金自点再三提出恢复他的兵权,还多次表明忠心,仁祖要好好想一下兵权的事情,金仁站在一旁一语不发,等金自点走后金仁建议将军队交给林庆业,仁祖赞同他一石二鸟之计,仁祖心中的愤怒无法发泄,他感觉再也等不下去了。

  世子一直等着能洗刷耻辱的一天,只要能保住仁祖的王位,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姜嫔骑马驰骋在郊外,她远望故乡,她认为能重建朝鲜需要世子的即位。文静身体不适,李馨益急忙用针为她解毒,她相信李淑元中毒会比自己深,文静拒绝在李淑元毒发之前扎针,目的就是不引起御医的怀疑。金自点被升为都要元帅,元祖能在近处看到他心里很踏实,金自点明白都元帅只是空壳而已,金仁那样做只是想止他慢慢来。

  李淑元肚子疼痛万分,最终滑胎,幸好保住性命,御医诊断是中毒,仁祖知道后非常生气,他猜想可能是金自点干的。金尚宫提醒金仁不要和金自点对着干,但金仁不想背叛仁祖。文静得知李淑元之事后放心了,她感觉到肚里的孩子踢了自己,韩玉相信这次她肯定能生男孩。仁祖来到文静面前质问李淑元中毒之事,文静将责任推在中殿身上,年幼的中殿被怀疑投毒,文静自信中殿娘娘早晚会是她的位置。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2集剧情介绍

  文静请朴淑仪和张贵人吃点心,她自己先拿起点心吃起来,她们没发现什么问题就离开了。韩玉将生儿子的秘方带给文静,迷信的言论被记载到东医宝鉴里,还要拿到仁祖的头发和指甲。中殿娘娘被送到敬德宫,金尚弦不想就这样算了,金流准备等到仁祖的决定后再行动。金自点在仁祖面前挑拨他和世子之间的关系,还问起中殿之事。崔鸣吉面见仁祖时被拒绝,沈器远不惜动用三司力量来面见仁祖。

  赵昌远来到敬德宫看望女儿,她会等到仁祖来到自己身边的那一天。崔鸣吉在仁祖面前建议查清李淑元留产之事,但仁祖不让他多管,他对金昭元有所怀疑。金尚宫担心事情真相败露,她找文静商量。文静让李淑元不要乱讲,因为有毒的点心她们都吃了,她还故意用肚里的孩子来气李淑元。金尚宫在金自点面前说出不能相信文静的话,金自点坚信金昭元会生下儿子。

  韩玉四处寻找李馨益,找到他后发现李馨益在偷情,躺在背窝里的女人急忙逃走,李馨益的脸被韩玉抓伤。李馨益将一些药丸拿给文静,那些药会使人的身体发生痉挛,但对腹中胎儿没害,文静一下子将它们全部服下,她已经做好随时赴死的准备,地于眼前的得到的她已经满足。药丸的药力发作,金尚宫向仁祖汇报金昭元服毒,他得知金昭元病危后急忙赶过去。文静的人被绑起来严刑拷问,宫女无奈只好说出针医来了之后文静才晕倒。

  仁祖守护在文静身前,他有些自责,文静用自己中毒的方法洗清陷害李淑元的事情,御医查不出中毒原因。李馨益被官兵通缉,他藏在房顶上被发现,李馨益坚持称只是给文静扎了一针,他被施以杖刑。李淑元听说仁祖在文静那里守候一夜,她非常嫉妒。文静从昏迷中醒来后看到仁祖陪在身边,仁祖见状也很高兴。金流听说文静的事情后判定她是妖女,他不顾一切向仁祖荐言,仁祖多日未上朝,金流听完解释感到无语,她不明白仁祖为何会变成那样。

  金流在仁祖面前流泪,文静陪在仁祖身边,金流提起被带走的世子,还指责文静是妖女,仁祖将下毒的责任推在中殿娘娘身上,当金流年到布帘后面的文静时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离开。文静度过难关,金尚宫相信以后没有大臣再挑衅,文静望着空中的月亮想起被她派人杀害的南赫,她感觉自己是被埋在地下千年之后又复活的恶魔。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3集剧情介绍

  文静再次生下一个女儿,她感到绝望,韩玉将她抱在怀中,她不想见到这个女儿,还让人扔出去。李馨益在焦急地等待着产妇们的生产,只剩下一家还没生,其他生的都是女儿,金自点派人将没生的那家人杀死并将产妇的肚子剖开取出一个婴儿,但还是女婴,李馨益被吓得连忙逃窜。金尚宫安排雪竹抱着文静的女儿离开,婴儿在路上哭个不停。

  李馨益来到另外一处产妇家里,他非常着急,产妇遇到难产想等等再生,但金自点的手下还是跟踪而来将那家人杀死灭口,李馨益为产妇施针时她停止呼吸,他被逼用刀子将产妇肚子中将男婴取出。李淑元派人紧盯金昭元生孩子的地方,文静仍为生了女儿感到伤心。金自点让雪竹抱养文静的女儿,李馨益抱着婴儿出去后那家人的房子被大火烧了,那家人的几个孩子被卖去当仆人。

  李淑元的宫女看到李馨益抱着一个孩子进入文静生产孩子的地方,李馨益自认为没人看到。仁祖得知金昭元生了男婴后非常高兴,朴淑仪非常嫉妒,张贵人对她表示祝贺,文静亲自给他喂奶,她想让他在自己怀里长大。李淑元了解文静情况后派人去寻找她生下的婴儿,主要是为了寻找证据。文静的亲生父亲赵大人来到私娘看望她,她指责他当年的卑鄙行为,赵大人哑口无言,文静要让他有一天跪在地上求饶,她想改变这个天下。

  文静一心想让她怀中的婴儿成为将来的君王,她禁不住大笑起来。崔鸣吉面前仁祖,朴潢突然回来带来世子被关押的消息,清军要求仁祖亲自去沈阳谢罪,仁祖看完文书后非常生气。世子在弟弟告诉姜嫔不要做愚蠢的事情,他得知真相,林庆业向明国投降才会使得世子被关押,姜嫔知道仁祖根本不想让世子活在沈阳。仁祖为文静抱来的男婴起名李澄(崇善君),他感觉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金自点顺理成章成了他的老丈人。仁祖升文静为昭容,金自点被封兵叛,他如愿以偿,还跪在仁祖面前谢恩,金自点自此重掌兵权,金仁提醒他那个位置的危险性。

  金自点听完金仁的话却高兴不起来,仁祖要将林庆业叛变的责任推在金自点身上。仁祖答应文静会升她为嫔,但要她再为自己生一个儿子,她要参议政事时受到仁祖指责,文静离开前警告金仁。文静找金自点商量对付世子的问题,她了解他的居心,还准备从中挑拨仁祖和世子之间的关系,金自点看出她还想爬在自己头上。

  金自点得到兵判是用去清国的代价换来的,他出发前让金仁转告诉仁祖自己变成厉鬼也会回来,仁祖认为金自点不会活着回来。金自点来到清国后在郑命寿的带领下前行,他命手下人看好那个婴儿。世子回到沈阳邸下,姜嫔出去迎接。李馨益进入内医院任参奉职务,他被安排的工作是守着放有仁祖的大小便的粪桶,他不想收拾那梅灰框,找文静诉苦时反而受到指责。金自带在沈阳被关押起来,中殿已经十九岁了,这让文静开始担心起来,她不想让她离开静德宫,中殿一直在等待时机。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4集剧情介绍

  李馨益来到敬德宫,他听说每天都要给中殿准备五次水刺床,中殿一直在等大殿的消息,文静派李馨益去水刺间做手脚,但他一直没机会。金流向仁祖提议将中殿接回宫中,仁祖对新生的小王子十分喜爱。文静带人去敬德宫为中殿准备水刺床,她先试吃了做的那些菜,中殿对她的帮忙表示感谢,中殿开始准备吃饭,但又将餐具放在桌子上,文静假装哭着承认自己的错误。

  仁祖夸奖金昭容的做法很妥当,文静在仁祖面前怀疑中殿天生可能有病,民间称为痫疾,仁祖犹豫不决。韩玉将李馨益准备的药交给文静,她这次对付的是中殿,动手前她清楚其中利弊。中殿娘娘的生母为她亲自准备水刺床,金昭容过去时有些意外,府夫人让她以后不用再准备。府夫人到来让中殿胃口大开,金昭容仍然要想其它办法对付中殿。清太宗由于脑出血病逝,年幼的顺治继承皇位,多尔衮实际上了朝政的掌握者。

  仁祖听说清太宗去世的消息后十分高兴,他召集群众进行庆贺,还想找人去挖掘皇太极的坟墓。金自点被放出监狱,主要原因是皇太极去世,多尔衮想让世子当朝鲜王,可世子坚持自己的想法。金尚宪明白仁祖在三田渡的屈辱是国家的,仁祖张灯结彩庆贺清太宗的去世,还穿上了红色的衣服跳舞。

  赵昌远对女儿有些担忧,姜嫔领着一些大臣在仁祖大殿前请愿,他们要求中殿娘娘接回宫中。仁祖听说金尚宪法想让他让位,金尚宪法想把沈阳的世子带回朝鲜称王,那些都是金仁听到的传闻,金流提出要纠正国情,仁祖难以决定。金尚宪法听宫中内侍说起金昭容生儿子的事情是假的,她实际上生了女儿,逃回宫中的内侍被金仁关在屋里痛打致死。

  金仁找文静谈起宫中传闻,他提醒她处理好周边的事情,金仁只是为了仁祖着想,他杀了心爱的内宫也是出于无奈,文静自认为她问心无愧。金仁提醒众人管好自己的嘴,他向仁祖提醒将中殿接回坐镇中宫殿,仁祖对金昭容并不担心。文静听说中殿回宫后着急赶往大殿询问仁祖,中殿在文静面前露出得意的笑容,文静气得咬牙切齿。仁祖见到中殿后感觉有些女人味儿了,金仁安排仁祖来到中殿宫中休息,可到门口后又返回大殿,金尚宫向仁祖汇报中殿拒绝他的原因。

  金仁明白中殿娘娘已不再是小丫头,仁祖来以她的房中,她向仁祖讲起家中往事,仁祖看到她表演的舞蹈,中殿彬彬有礼。文静听说中殿在跳舞后有些意外,她带人匆忙赶过去查看情况,仁祖感觉对不起中殿娘娘,还请求她的原谅,中殿谅解了仁祖,仁祖保证以后不会让她再受委屈,两人在中殿那里休息,文静在外面看到后十分生气。姜嫔听说父亲去世后悲痛万分,她想回去参加父亲的葬礼。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5集剧情介绍

  李馨益向其他太医说起燔针之法,他想为仁祖施针时被佥正大人指责。李馨益为文静诊断病情,结果是火病,火病百药无效,只有找到根源才行。韩玉进屋时见文静坐了起来,文静不想被抢去做母亲的机会,她要去找仁祖理论,还想从中殿那里抢回儿子。

  仁祖对文静生的儿子十分喜欢,他感觉比元孙更可爱,仁祖认为金昭容无德不适合扶养皇子崇善君,他要让中殿一直扶养下去,文静在殿外听到他们的话后生气离开,她心中暗想崇善君也并非仁祖亲生。仁祖对崇善君澄之寄予很大希望,李尚宫向金归容说起殿下会如何处置她,还洋洋得意地笑起来。

  文静听后十分恼火,她没有作答,李尚宫得意离开后还向张贵妃和朴尚侍讲起。李尚宫用重金收买人去寻找文静当年生下的孩子,那将成为直接的证据,韩玉听宫女说起后有些担忧。金昭容夜里来到大殿前得知仁祖每晚都在中殿娘娘那里过夜,她失望而归。韩玉担心文静会寻死,文静在中殿前见灯火熄灭,她想让仁殿再次回到自己身边,只是束手无策。

  文静坐在地上哭出来,朴潢在屋外听到仁祖和崔鸣吉的谈话,仁祖命人去告诉姜嫔说她父亲的丧事办的很好,不用回来,他认为那只是一个借口。文静见到她的生父赵大人之后改变说话态度,赵大人将一封信交给她,但文静推回去让他宣读。金自点见到世子后谈起姜嫔,还说起林庆业向明军投降的原因,金自点在挑拨世子和仁祖之间的父子之情。

  朝鲜的民心早已离开仁祖,金自点希望世子能回国继续皇位,但世子宁死也会守卫父皇。姜嫔劝世子归国,真误会更深之前回去。金自点收买清国将领马夫大,还建议传王位给世子。金昭容听说李尚宫派人在打听她的底细,韩玉也希望崇善君能继承皇位。李馨益在内医院里受不了所做的工作,那些粪便有时候还要放在嘴里尝一下,他回去时被韩玉闻到身上奇怪的味道。

  文静找李淑仪的侍女谈话时恩威并施,她乞求饶命,最终只好听文静摆布。金自点回到朝鲜故乡,他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仁祖听出他的口气好像是在嘲笑自己。金仁走出殿外请金自点面见仁祖,仁祖没想到他能活着回来,金自点提出清国让元孙送过去当人质就可以放回世子和姜嫔,他劝仁祖让世子代替姜嫔回宫替她父亲奔丧。

  仁祖等金自点离开后胸口发痒,文静在门口等着金自点的归来,她有信心让仁祖成为自己的傀儡,金自点原本担心她会从此消沉。世子和姜嫔八年以来第一次共同回国,八岁的儿子留在沈阳继续当人质。金昭容要求见仁祖,她径直闯入说起世子归国之事,仁祖向下问起老百姓为何会如此高兴,文静还说出劝他退位的话,仁祖听完更加恼火。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精彩剧照

  •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网友对《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