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海报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共5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分集剧情

第6-10集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6集剧情介绍

  金尚宫来到文静房中见仁祖在那里,仁祖按规定来到大殿里等候,他明白金自点的想法,文静认为金尚宫的到来打乱了计划,金尚宫让她先洗澡,之前要先搜身,文静不理解她们的做法,她接受了全身的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搜到。仁祖看出有人在窥视他的位置,也许正如金自点所说,他摸不透金流的想法,也不知道金尚弦是否会保护自己。

  金尚宫在文静洗澡时命人去拿鹦鹉血,文静听雪竹说过鹦鹉血的作用,不是处女的女人没法进大宫,还好那些血保留在文静的胳膊上。仁祖被一些妄想折磨着,金仁看出他格外伤心。金尚宫提醒文静要留住王上的血脉,李倧到后命下人退下,文静清楚鹦鹉血凝固是因为洗热水澡的原因,她向金尚宫说明。

  李倧自认为丢尽了君王的威严,当他临幸文静的时候,文静从心底恶心,但当想起儿时被侮辱的情形,顿时狠下心来。韩玉成了正娘娘之母,金尚宫将好消息带给她,还捎去很多礼物,李馨益也高兴的不亦乐乎,在韩玉的建议下金尚宫答应推荐李馨益去宫中任医官。张贵人带人去探望文静,文静迎上去拜礼,还准备以后天天过去行礼,朴氏在一旁被嘲笑,李尚宫也是敢怒不敢言。

  金尚弦回到朝鲜让李倧非常高兴,朝鲜用国家的钱赎回一部分被当成奴隶的国人,虽然不多,主要是财政力量有限,被赎回的女人处境更是不堪,就算回到国土也无法得到欢迎,被称为还乡女的她们被蛮夷强占了身体。金自点准备想办法让王上知道世子在沈阳种田,这会上李倧更加伤心。李倧召集众臣商量对外政策,主战派与主和派争吵不休,当他知道世子在沈阳种田时十分生气,金自点知道朝廷里有清朝的间谍,李倧在朝堂上也是假装大怒。姜氏的做法让世子了王羞愧的无地自容,多尔衮明白要攻打明朝需要后方安然无恙,他认定世子李王具体成为朝鲜王的条件。

  姜氏怀疑朴黄送来的150两黄金,她想知道铁石的消息。昭显世子夫妇收获的粮食都以很高的价格卖出,主要是满族人以放牧为主,再加上和明国作战,朝鲜商人以沈阳为中心开始了贸易盛世,昭显世子和姜嫔努力买回朝鲜奴隶,要不就雇佣为农夫,要不就送去还乡,新的世界,展现在了王世子夫妇面前。李馨益在金自点身上用针,金自点想试验一下他的针法,如果可以就送他去内医院任职。

  金自点派人调查李馨益,李馨益施针后得意洋洋地离开。南赫在家中对文静十分思念,南母劝他以大业为重。文静在李倧面前叹气,他答应她会让她一辈子在身边侍奉,还承认她生下儿子后会当上中殿。内医院的大夫给文静诊断后发现她有喜了,她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文静不敢相信会怀上王上的孩子,好像做梦一样,李倧一心想让她生儿子。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7集剧情介绍

  文静见到中殿娘娘的住所,她不懂宫中规矩想直接见李倧,无意之中在门口听到金流向李倧上书建议设立中殿娘娘,李倧准备在后宫之中选择,他没采取金流关于禁婚令的提案。文静径直来到李倧面前,她怀孕后感觉到心烦意乱,金仁插嘴时被指责,李倧以忙于政务为由进行推托,还劝她不要在意,李倧承诺她如果能生儿子就把中殿的位置让给她。

  崔鸣吉同意沈器远关于选中殿的看法,多尔衮宴请朝鲜世子,宴会结束后向他问起是否思念家乡,多尔衮想让他成为朝鲜王,可世子不想背叛父王,多尔衮答应等他想通后就放他回故乡。世子回府后非常生气,姜氏纵容他发泄情绪,他想尽快离开沈阳。姜氏劝世子寻找自己的道路,开创新的天地才是立足之本。朝鲜民心向着世子,儒生们联名逼李倧退位。

  金流想和金自点重新扶立新君,金自点相信世子不会背叛仁祖,金流是他痛恨的敌人。李馨益在韩玉的帮忙下翻墙进入别人家中被告发现,他偷走一把刀,惊醒众人后被暴打一顿,韩玉将找到的东西交给文静,那些都是生儿子的偏方,文静要想方高法生个儿子,然后入住中殿。李馨益为金自点扎针,金自点向他问起文静肚子里孩子的事情,李馨益吓得尿了一裤子,回去后韩玉也怀疑文静和南赫可能有关系。

  金自点计划先让金淑媛出手,他不能出于被动的位置。李馨益跟踪南赫至树林后在一旁偷偷看到他在训练兵马,多人都不是南赫的对手,李馨益有些害怕地离开,他还是被南赫发现,南赫将刀架在他脖子上,李馨益救他放过自己,南赫手下留情,李馨益将文静怀孕的事情讲出来,南赫认为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想见一下文静。

  文静听李馨益听南赫说起密林之事,李馨益说完后文静有些伤心,她打算亲自去见南赫让他断了念头,文静吩咐李馨益应该如何去做。南赫和文静都无法忘记那个夜晚,文静夜里出门后见到南赫,两人相拥而泣后再次偷情,金自点在府中鼓弄琴弦。文静离开后南赫被一群黑衣人围攻,南赫奋力反抗,他趁机跳墙逃走,但途中仍遇到不少杀手,虽然负伤,但还是全力搏杀。

  南赫被追至悬崖,他想到了文静曾说过的话,南赫没有放弃,文静出现在黑衣人的身后让他分神,当他看到文静的时候身中数刀并口吐鲜血被黑衣人踢入河水中,那些杀手正是金自点的手下。文静面临生产,韩玉过去帮忙,几番努力之后生下一名女婴,这让众人非常失望,金尚宫在外面猜出结果,文静不想见到这个孩子,还打算将她抛弃。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8集剧情介绍

  仁祖得知文静生了女儿后感到遗憾,他更清楚金自点也是没有如愿。文静看到生下的女儿就烦恼,韩玉在一旁照看,文静想到南赫被杀十分伤心。金仁提醒仁祖可以重用金自点,但仁祖还是无法信任他,金自点还没有权力。金尚宫向金自点建议还是抛弃那个孩子为好,金自点知道赵昌远之女要入宫,沈器远也在四处奔走,金自点还是希望文静能在赵昌远之女怀孕前之下儿子,他明白金淑媛不是就此罢休的女人。

  仁祖召集金流、左右相商量立中殿的想法,金流推荐赵昌远之女,她才15岁,仁祖听完一口答应下来。金自见面见文静劝她好好调养身体,仁祖准备年后迎娶中殿,文静准备不惜一切代价生下男婴,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金尚宫奉命来到赵昌远家中考查他的女儿,见面后赵昌远之女在流泪,想到离开父母让她舍不得,她还没做好出嫁的准备,只听说新郎是国王陛下。

  赵昌远清楚王妃的位置是如坐针毡,可她愿意前往。仁祖颁布诏令封赵昌远之发为中殿,另外命崔鸣吉代替金流的领政职务。赵昌远之女祈祷家祖崛起,还要替祖父伸冤,赵昌远在她离开前提醒宫中注意事项。文静生了女娃失了宠,赵昌远之发如期如宫,大家都明白后宫之中的争斗会永不停息。金自点和雪竹喝酒,他明白新中殿娘娘也会独守空房,还知道仁祖在贤淑女子面前会两腿发抖,他禁不住大笑起来,金自点相信能重新掌权,但要让文静先生下一个儿子,雪竹有生儿子的偏方。

  仁祖没有去和中殿娘娘圆房,他看出是金流在故意戏弄他,金仁向金尚宫说起仁祖不来的原因,赵昌远之女独守空房,仁祖在李尚宫那里呆了一晚。文静警告李尚宫说话注意分寸,李尚宫回去后非常生气,仁祖让她无法捉摸。文静在赵昌远之女面前诉说后宫的黑暗,还提醒她注意安全。

  文静故意用吓人的话惊吓中殿,姜嫔听说仁祖迎娶中殿之事有些生气,世子王知道此事,也明白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出席,姜嫔找多尔衮沟通,多尔衮答应让她回去一趟,还赏赐一些礼物。文静劝仁祖不要让中殿娘娘独守空房,金仁在一旁也感觉她的话有些过份。金自点奉旨官复原职,他清楚姜嫔回来宫中会有一场暴风雨。杨内宫向仁祖禀报宾姜嫔行踪,她骑马而归让众人吃惊,老百姓在街上看到也是议论纷纷,她带回了一部分被买回的奴隶。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9集剧情介绍

  仁祖命人将所有大宫门都关上,没有命令不许打开,他认为姜嫔骑马是丑闻,还没脸见老百姓,姜嫔在街上被老百姓们拥戴,大家都很关心世子情况。姜嫔在大宫门前受阻,中殿劝仁祖理解姜嫔的心情,但被仁祖指责。姜嫔要见到儿子石铁之前不会动半步,金尚宫出门请她下马上轿,但姜嫔选择了步行而入,见到儿子石铁时让她高兴万分。李馨益对于姜嫔的归来感觉到高兴,仁祖对多尔衮在世子的做法上十分生气。

  文静请她母亲韩玉出去,她让李馨益找几家住在偏僻地方的健壮夫妻,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李馨益明白她的意思,为了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她还派人去除掉南赫的母亲。金自点派人关注儒生们的动向,他猜出金尚弦不久后会弄出事端,还命人紧盯李馨益,此时不李馨益只是想利用。当年仁烈王后信任姜石器才会让姜嫔当上世子夫人,文静向中殿解释起没给他尚宫封妾的原因。

  姜嫔再也不想和儿子石铁分开,她相信能等到儿子坐上王位的一天。中殿带着几位娘娘来到姜嫔住所,姜嫔奉她母亲之礼。金尚弦认为仁祖应该早些让位给世子,金流劝沈器远不要犯下谋逆大罪,要继续等待时机。姜嫔准备将石铁带回沈阳,她担心儿子未来没有保障,还准备想办法让清国出动来让世子继承王位,仁祖不赞成姜嫔带走世孙。

  金仁带人闯入姜嫔房中,他们强行将石铁从她手上抢走,姜嫔无可奈何。中殿知道后想干涉大殿之事,金尚宫劝她不要多管。金自点了解文静,通过这件事情会让仁祖更加相信清国想让世子做王上,金自点知道仁祖和他一样都是卑鄙的人。李馨益希望早些进内医院做事,他向文静说进医学上生儿子的秘方,文静要等姜嫔离开后想办法得到仁祖的种。

  中殿命人做了一套礼服给姜嫔带回沈阳穿,还拿出自己用的首饰送给她。李馨益找到几对夫妇给他们钱并说明目的,他将那些人的名字全部登记下来。金尚宫等仁祖休息后让众人退下,她将文静悄悄放入大殿,为了怀孕,文静潜入大殿强行和仁祖同房,仁祖醒来见她在身边有些惊讶,她开始在他面前施展所学的妓艺。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0集剧情介绍

  文静晚上偷偷跑到仁祖房间遭到其他娘娘的嫉妒,朴淑仪找中殿想让她处罚金淑元,中殿让她们不要多管,张贵人在一旁也不好插嘴,中殿明白她至少要等四到五年才能怀孕,目前只能隐忍,她要等待到仁祖来找她的那一天,在进宫前赵昌远曾再三交待。文静按雪竹之言躺在仁祖左边,雪竹相信她能生儿子。

  仁祖认为文静的愉愉到来是金自点忍受不住,当他得知中殿来时有些惊慌,中殿向他提议升任李尚宫为淑元,仁祖答应下来,中殿那样做也是在自保,等她出门后仁祖感到被戏弄。姜嫔回到沈阳,世子朝思暮想,她是坐轿而回。世子劝姜嫔忘记了边的事情,她猜想肯定有人陷害才使仁祖怀疑自己。中殿明白金淑元的做法,李淑元怀孕了,文静决定想办法杀掉李尚宫肚子里的孩子,她故意在别人面前也假装孕吐。

  朴淑仪建议找太医过来诊断,文静那样的表现是因为肚子疼,李淑元联系内医院为她诊断,文静也被太医院诊断,太医认为她的症状是消化不良,宫女将打听到的情况告诉张贵人、朴淑仪和李淑元。韩玉不明白文静为何要撒谎,文静认为她的病况不是消化不良,她一直有孕叶的反应。李馨益找渔民问起生育之事,还承诺给他们赏钱,他得知文静再次怀孕后非常高兴。文静担心再生下女儿,她找金自点商量 ,两人准备按计划进行。

  金自点听说仁祖经常在花园里走动,他去了江华小岛也是感慨万千,清国为攻打明国向朝鲜借兵,仁祖相信清国会赢,但金自点认为清国无法打败明国,还提议让仁祖和明国联手,不要顾及世子和风林太君的安危,金自点想要回兵权,金仁认为金自点的话有些过分,他准备让王上相信世子会帮着清国人出头,金自点想在得到兵权后扫清一切政治上的障碍。

  李淑元上楼梯时被文静踩到裙子,她险些摔倒。仁祖对金绍元和李淑元的怀孕感觉到高兴,他仍想要儿子,文静对于中殿的做法有些不满,她回去后忍不住发脾气。李馨益将砒霜交给文静,还建议她循序渐进对李淑元少量用药,这样可以让她死产。李馨益向她保证南赫母亲已死,文静这才放心。

  文静表面上改变对李淑元的态度,还假装关心她的情况,她假装示好让李淑元有些意外,文静将一盒子高级饼干送给她,还当面拿了一块吃起来,李淑元也拿了一块吃入肚里,这正中文静之计,那些饼干里早已被她下了少量的砒霜,李淑元被蒙在骨里,等她走后文静窃喜。李淑元无法忍受美食的诱惑,她回去后继续吃那些饼干。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精彩剧照

  •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网友对《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