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海报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共5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分集剧情

第1-5集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1集剧情介绍

  仁祖15年丙子年,次年1月30日,朝鲜仁祖李倧出城后被皇太极的兵马逼宫,为避免伤亡他选择了从轿子上走下来,随从无不失声痛哭。李倧在对方的威慑下在冰天雪地中向前步行,他们来到三田渡(如今的首尔石村湖附近),世子李溰(昭显世子,仁祖的长子)、麟枰太君(仁祖的三儿子)、风林太君(后日孝宗,仁祖的次男)和众大臣看到父亲落魄而来。

  主和派的礼曹判书金尚宪跪在仁祖面前说起名将李舜臣曾经受到奇耻大辱,生不如死,但会绝处逢生,劝他不要赴死,弘文馆副校理吴疸济和弘文馆校理尹集都劝他不要向蛮夷低头。清太宗皇太极坐上宝座,睿亲王多尔衮宣布重新设立规矩,要朝鲜断绝和大明的联系并将儿子做为人质,还要在攻打大明时支援上万骑兵,清军开拔要提供物资犒劳三军。丁卯虏乱之后紧接着发生丙子胡乱,清太宗亲率十二万大军再次侵略朝鲜,李倧在南汉山城持续抗战,45天后出城投降,朝鲜被平时总叫蛮夷的清国打败,朝鲜亦从此成为清朝的属国。  李倧向清太宗行跪拜之礼,大臣们再三劝说也无济于事,李倧叩拜之后额头上布满鲜血。针医李馨益在躲避兵乱,清军进城后不断掠夺,王宫也难以避免被抢,愍怀嫔姜氏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在李倧的随行队伍中,李倧在城门口命一行人进城入宫。黄海道黄州方山城附近,都元帅金自点收到李倧向清太宗投降的消息,金自点收到领相的文书后杀死报信使者,领相让他率军伏起来。兵乱已至文静(以后的庄烈王后赵氏)家门外,她家人纷纷出逃,为保护母亲她杀死了祸害她家人的一名军官。

  姜氏为李倧准备膳食,金自点闯入王宫想让李倧重整军马,李倧指责金自点吵闹,还跑出去将他踢翻在地上,李倧拔刀要砍金自点时被人拦住,但金自点也挨了一顿打,他口吐鲜血地躺在地上,李倧派人将金自点拉出去杀头。文静夜里和她母亲将那名被杀的清军捆绑起来,可她一人搬不动尸体,无奈之下她找南赫帮忙,南赫同意帮他处理那具尸体。

  李倧在领相的劝说之下释放金自点,但被罚到绝岛流配刑。丙子虏乱使得被交易的朝鲜人奴隶多达60万人,李倧只能派世子去沈阳当人质,主和派和主战派的官员又发生争吵。清朝大将龙骨大带人来到朝鲜王营要带走世子,姜氏为李溰歌唱送行,眼泪滴在怀里的孩子脸上。李馨益在兵乱中逃生,他想娶文静时被拒绝。南赫见到文静在神灵面前替那位被杀的清军祝福,她用自己的方式在求得心里的安慰。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2集剧情介绍

  文静站在那里跳动时看到南赫,她羞涩地走开,然后回头对他说近来常做恶梦,南赫将他抱在怀里安慰。文静离开后从远处偷偷看着南赫,南赫回家后被母亲指责,母亲希望他能考上状元来光宗耀祖。文静回家见到大监大人赵启,她不想给别人当小妾,文静哭着从家里跑出去,她想起母亲当年被人凌辱的场景。

  金自点在孤岛上艰难地生活着,住在山洞中只能以树叶取暖。李倧感觉李氏坐在那里总有一股凉风在吹,她害怕仁烈王后的眼神,李倧活着很痛苦,晚上睡觉时他认为她没有女人的味道,他痛恨金自点,李倧明白让他坐上王位的人就是金自点。金自点在无人岛上想起1623年的广海,15年,仁祖反政,长德宫的主人被赶出去。

  金自点按约定忠诚于仁祖李倧,他站在礁石上嚎啕大哭。韩鲜的领尚大监向仁祖提交辞职书,李倧没反对,领尚大监跪拜后离开。文静拉着南赫从家里离开,很多人都在一个店铺里抢东西,文静也冲了过去抢起来,官兵突然来到抓住文静要打时南赫出手相救。南赫救出文静,他想等母亲去世后做个古货商,文静让他将人参拿回去给母亲补身体,南赫希望她能嫁给自己,他不在乎她的身份,但文静怕自己配不上他。

  文静回家时看到母亲韩玉和李馨益睡在一起,她生气出门,还将李馨益的鞋子扔在房顶。官军来到南赫家里搜查,南赫不想在母亲面前动手,他只好束手就擒。承平附院大监想启用金自点,他认为只有金自点能打败当今王上。崔鸣吉升任领尚大监,仁祖准备派金尚弦去沈阳。

  丙子虏乱之后,朝鲜王朝开始了社会恢复时期。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汉城宫室和城防建筑得到了修复。在最主要的粮食产地,南方的全罗、庆尚、忠清三道(三南),实行了新的田税法。同时允许人们纳粮赎罪。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3集剧情介绍

  仁祖命去前任大监金尚弦去沈阳将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带回来,他愿意接受处罚,和他政见不同的崔鸣吉暗自高兴。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在丙子胡乱时反对和清国和亲,所以被清国处刑。仁祖认为金尚弦离开后可以释放金自点,金自点在无人岛过着朝人般的生活,他被接回后对仁祖感恩戴德。

  金流明白仁祖和金自点是无法分开的,他提交辞职书也是明哲保身之举。金自点回到韩国民俗村家中,金仁向仁祖汇报了金自点的反应,仁祖不明白他用什么力量活下来的,但知道金自点心中充满仇恨。金自点了解仁祖对女人的喜好,李倧仍然惧怕仁烈皇后,金尚宫劝金自点继续隐忍下去,他不会她的帮忙,金自点求她再帮一次,金尚宫明白他的想法,金自点想用女人来拴住仁祖。

  南赫私下训练一批敢死之士,他们准备趁机有所作为。李馨益带人来到南赫家中,文静也跟在后面,南赫母亲拒绝小妾的女儿当儿媳妇,还拒绝收下他们带来的物品,文静还被指骂为狐狸精。文静面对指责没有离开南赫家,她跪在院里解释起来,文静只想在南赫跟前服侍他。南赫回家后拉起跪在地上的文静跑着出去,他不介意她的出身,就算抛弃性命也不会放弃她。

  金尚弦到达沈阳后见到世子李王,在南街被贩卖的朝鲜奴隶每天都有上百人,金尚弦向世子说起国内情况,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嫔宫娘娘建议学习清朝习俗中,她卖了所有首饰买回奴隶放回朝鲜。金尚弦被当成朝鲜王派来的施恩使,他提出将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放出监狱,清朝多尔衮听完非常生气地离开,还把金尚弦监禁,韩鲜世子知道后前去理论。

  仁祖让金仁将城里疯传的任命书呈上,金自点被叫到仁祖面前,他故意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金尚宫找雪竹找天下第一的女人,她相信她能做到,目标是找到能融化铁的女人,雪竹见钱眼开。南赫来到文静家中,韩玉有些过意不去。文静在神灵面前祈求南氏家族重新兴旺,南赫在背后看到她做的事情。

  南赫回家后对母亲讲出心中对这个世道的不满,他父亲当年死于非命。雪竹找李馨益寻找美女,李馨益清楚金尚宫是金自点的亲信,他打算推荐文静入宫,金尚宫明白庶出之女无法进宫,但金自点打算将文静收为养女,这样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宫。南赫向文静表示歉意,文静不介意和他在一起的名份,但要让他先学会改变。金尚宫见到文静后加以调教,她让她将身上衣服全部脱下,全裸验身后,文静被强行留了下来。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4集剧情介绍

  文静不想成为王上一夜的玩物,她在金尚宫面前说自己和南赫订婚,她出门时没想到已被控制,文静被关入柴房,她反抗也没有作用。韩玉将水泼在南赫脸上,她非常生气,南赫见不到文静有些担心。文静被关押在房中不吃不喝,金尚宫看出她是天生带色相的女人,但要调解一段时间。金自点明白不能用一般的女人来引诱仁祖,仁祖只有在睡觉时能显示一下自己的威风。

  南赫找文静时听李馨益说起文静要进营侍奉王上,文静在房中想起往事,她开始吃饭了。沈器远见金自点进宫后很生气,崔明吉没有反对。金自点建议把善惠厅的粮食分给百姓,还分析起清国带走世子的原因是想让世子取而代之他的王位,仁祖听完也很犹豫,他明白金自点的狡猾之处,仁祖同意将粮食分给老百姓,这是为了换回心民所做的措施,他还准备将军粮分出一部分给老百姓。仁祖安排崔明吉去沈阳要回金尚弦,他计划在他离开期间换去宫中的大臣。

  雪竹开始调教文静,长安有名的妓生都经过她的调教,文静学的很快,她还开始学习舞蹈,雪竹亲自演示,金尚宫没让她教跳舞,但雪竹认为这是学习闺中术的基础,她明白文静的色计是天生的。金尚宫向文静询问她的清白,她难以忘记南赫为,只能把他埋藏在心里,金尚宫让她以后不要再和南赫见面,她哭阗答应下来。

  文静被送到金自点面前,他想先看一下她的舞蹈,文静在琴声的伴奏下跳起来,金自点看后很满意,文静也不再害怕他,金自点让她在自己弹琴时就要跳舞,文静一口答应下来。崔明吉带着贡品见到多尔衮,翻译无法传送他的意思,多尔衮答应释放金尚弦,但贡品不能减少。崔鸣吉见到被关押的金尚弦后知道洪易涵、尹家和吴达志三人已被处决。

  姜氏亲自在院里种植蔬菜让下人不解,但她仍坚持那样做。朝鲜世子准备从事农业种植,多尔衮曾许诺给他土地。仁祖不想大婚,金自点在门口听到他的金流的谈话,他进门后劝仁祖早些纳纪,还极力推荐养女文静,金自点相信他不会失误,他让金尚宫着手准备。

  文静得到许可最后回家一次看望母亲韩玉,韩玉见到她后难以置信。南赫家中所剩粮食不多,李馨益在他家门口被南赫发现,南赫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李馨益求饶,南赫见到文静,文静将他叫到屋里想让他拿走自己的全部。金尚宫要求文静在雨地里感受雨滴,文静按照她的方法做了,这让她想起南赫。

  宫中残酷史花儿的战争第5集剧情介绍

  文静不想当老君王的玩具,南赫听完让她回去,但她想和他一起私奔,南赫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前程,他身负南氏家族崛起的使命,文静要将他刻在自己身上,她在南赫面前解开衣服,南赫将她抱在怀里,两人发生了一夜激情,文静感受到男人的触碰。

  李馨益淋成落汤鸡回到家中,眼前的情形吓得他跑出家门。文静打算进宫争夺,南赫想带她离开,但又想到家族的使命让他难以取舍,文静向他保证不会忘记这天发生的事情,南赫痛下决心要和她生死与共,但文静坚持要宫实现梦想,她不想再被人瞧不起。金尚宫来到韩玉家中向她宣布纳文静为后宫,文静回家时解释说去了寺庙祈祷。

  金自点向仁祖提出让文静进宫,仁祖准备给她一个正四品的淑媛位置,金自点高兴离开,金仁也看出金自点想利用女色来打探宫中内情,他还劝仁祖像从前一样信任金自点,仁祖准备依计行事。文静按约定时间被金尚宫带人接走,韩玉提醒李馨益说法要注意分寸。文静做好入宫准备后金尚宫向金自点汇报,金自点想趁王上年轻时让文静能生下儿子,这样他才能如愿以偿。

  文静进宫后才知道仁祖去了李尚宫的住所,他故意在李尚宫那里喝酒,而文静坐在那里独守空房,她进宫初夜受到冷落让金自点没想到,金尚宫不知道如何来办,金自点猜出仁祖那样做只是想和他玩玩。仁祖升任金流为领相,崔鸣吉和沈封器分别为左右相,目的是挟制金自点。

  金自点清楚他的活路是让世子和仁祖之间发生裂痕,姜氏想通过做生意赚来的钱买回南街上的朝鲜奴隶,她心中有了很好的想法,世子也换上衣服准备亲自下田种地。多尔衮听说朝鲜王世子在种事并不担心,他派人看好他们究竟要干什么。文静要按宫中规定向张贵人请安,她心中不解。

  张贵人从李氏那里打听到文静的出身,她们把她当成笑柄,文静听到后开门进入向张贵人请安,她忍受着心中的不满,李氏听完她的话后气了一肚子气,文静初到就挫了对方的锐气,她认为被仁祖宠幸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仁祖决定去文静那里过夜,金尚宫得知消息后十常高兴,她急忙过去准备。文静在仁祖面前故意不正眼看他,她讲出心里的委屈,当她见到仁祖时没想到会那么年轻,这让他听后非常高兴。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精彩剧照

  • 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

网友对《宫中残酷史:花的战争》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