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隧道海报

隧道

共16集
一键分享:
更多

隧道分集剧情

第1-2集


  韩剧隧道第1集剧情介绍

  1986年的一个夜晚,重案组刑警朴光浩在一个幽深昏暗的隧道中追击疑犯,追至隧道深处时却被疑犯从背后伏击,将他打昏在地。失去意识前,他看着犯人离去的背影发下毒誓,无论是天涯海角,一定要把这个犯人抓到。

  事件的起因要从几个月前说起。几个月前,小镇的重案组刑警朴光浩和重案组班长以及巡警全成植(也被大家称作老幺)在抓一个偷牛的小偷时,意外发现了一具被反绑手脚用丝袜勒死的年轻女尸。

  朴光浩正准备调查案子,班长却给到了适婚年龄依然单身的他安排了一场相亲。在班长安排下朴光浩和相亲对象妍淑在警署门口的玫瑰茶馆一起喝了咖啡,之后两人又来到街上散步,朴光浩对妍淑十分满意,提出想牵妍淑的手。而对于第一次见面就提出牵手要求的朴光浩,妍淑惊讶之余又觉得他耿直可爱。

  半个月后,朴光浩一直对妍淑念念不忘,想打电话约妍淑第二次见面,没想到却接到了报警电话,根据报警,重案组在河边又发现了一具年轻女尸,也是被反绑手脚勒死,但仍然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回到警局后,朴光浩一行人正在吃饭,吴记者来了。吴记者最喜欢向警署打探命案内幕,然后进行添油加醋的报道,博人眼球,所以重案组很讨厌他。吴记者说妍淑在警署门口找朴光浩,朴光浩赶紧出去见她。原来妍淑也很喜欢正直的朴光浩,两人约定,抓到犯人以后就约会。

  重案组为了查案,找来大批有嫌疑的人进行调查,可是一无所获。郁闷的班长带着朴光浩和老幺来玫瑰茶馆喝咖啡,班长建议把那些有嫌疑的大学生都抓来逼供,朴光浩很不赞成这样的做法,所以没喝两口,朴光浩就去了负责验尸的法医金医生那里,看有没有新发现。可是金医生告诉朴光浩,尸体上没有发现指纹,也没有强奸的迹象。

  晚上十一点多,玫瑰茶馆的老板娘去警署报案说,她店里的服务员春姬去送餐了还没回来,老幺劝她放宽心,肯定一会儿就回来了。可是第二天,重案组却在河边的芦苇丛里发现了被杀害的春姬,作案手法和前两次一模一样。老幺觉得是自己太大意没有把老板娘的话放在心上,才致使春姬被杀,内心十分自责。

  金医生对春姬进行了尸检,朴光浩发现春姬也是被人用丝袜勒死,便怀疑三起案件均是一人所为,但班长却认为是分别作案。朴光浩要来春姬的送餐记录,想起那晚老板娘抱怨春姬去印刷店时间太久,便想叫上老幺一起去印刷店调查,没想到老幺却因为自责想要离开警局。朴光浩对他进行了一番开导,说老板娘想出去找的时候春姬已经遇害了,与其自责还不如早点抓住凶手。

  两人来到印刷店,印刷店老板告诉朴光浩,因为春姬喜欢他们店里姓金的年轻职员,便赖了很久,她走以后,两人一直工作到了凌晨,他的妻子可以作证,两人只好无功而返。

  已经死了三个人,案情却毫无进展,从首尔调来的上司十分生气,给重案组施压,让他们在过年之前结案。重案组顶着压力继续查案,却一点头绪也没有,连朴光浩和妍淑都结婚了,案子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这天晚上,一个年轻女子一个人走在军队驻扎区旁边的一个小路上,被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尾随并拉了进路旁的田野里杀害了。

  接到报案的反胃(老幺的外号,因为他一见尸体就呕吐不止)来找朴光浩,朴光浩赶紧来到了案发现场。死者熙秀依然被人反绑了手脚,并用丝袜勒死。因为家里电话无人接听,朴光浩决定亲自去通知家属。来到死者住的公寓门前,看到熙秀的老公抱着孩子还在焦急的等待未归的妻子,朴光浩十分难过。

  法医鉴定和前几次一样,班长也开始相信这些案件都是同一人所为。看到无辜之人连续枉死,充满正义感的朴光浩十分愤怒,决定追查到底。朴光浩追查发现和熙秀一起下车的是一个与她相熟的军人,由这个线索他们又找到了很多有嫌疑的军人,把他们一一叫来问话,但是因为范围太广,重案组还是一无所获。

  已经过了六个月,案件没有任何进展,熙秀的丈夫时常来警署询问案情,但每次都无疾而终。

  这时,又一个年轻的女孩被杀害了,勘察现场时,朴光浩发现被害者脚后跟上有奇怪的圆点,于是他赶紧来找金医生,问他去年发生的几起命案,被害者脚后跟是不是也有相同的点,金医生证实了他的想法,朴光浩更加肯定这些案子都是同一个人所为。但是现在发现的这具尸体的脚上有六个点,但是迄今为止他们只发现了五具尸体,说明还有一具尸体没被找到,班长赶紧找来搜查队进行搜查。

  工作间隙的朴光浩回了一趟家,妻子妍淑送他一个口哨,让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吹响,朴光浩向妻子承诺一定尽快抓到犯人,然后带妻子去汉江游玩。

  朴光浩找来老幺,两人一起梳理线索,朴光浩让老幺把所有受害者遇害的地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第二天,朴光浩看着有标注的地图,突然想到,凶手第一次选择杀人的地点一定是自己熟悉的地方,然后没被抓到便开始产生自信感慢慢走远,根据这一推论,朴光浩带着老幺来到发现第一个死者的地方进行搜查。

  朴光浩搜查过程中听到两个女孩说最近小区的狗总是失踪,一个女孩怀疑是住在山坡那的一个高中生哥哥,因为自家狗不见时看见那个哥哥在门口转悠。朴光浩觉得很可疑,便领老幺来到了那个高中生郑宇勇家里。两人在院子里发现了郑宇勇杀死埋掉的狗,因此,朴光浩认为郑宇勇就是杀死那些女人的凶手,他杀狗就是为了练习。录口供时,郑宇勇看到愤怒的朴光浩便刺激他说,杀人不需要理由,朴光浩看到他淡定的样子,气火攻心,认定他就是凶手,却被班长制止说这个孩子有不在场证明。

  晚上,朴光浩来到了发现第六具尸体的华阳隧道,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没想到却发现隧道内女孩遇害的地方坐着一个人,而且好像他在模拟重现当时勒死女孩的情景。朴光浩追了上去,追到隧道深处,却被那个人从背后袭击,打昏在地,妍淑送给他的哨子也被甩落在一旁。

  韩剧隧道第2集剧情介绍

  朴光浩挣扎着从昏迷中醒过来,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隧道,隧道出口被浓雾覆盖着,致使他有些看不清周围的景象,因此他也没有发现,他走出的隧道,早已是一片断壁残垣,仿佛废弃了多年。

  公路上,一辆白色的小汽车在一辆黑色吉普的围追堵截下狂飙猛进,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甩掉了吉普车,车上坐着的年轻人神情紧张,满脸是伤,在他翻找东西的间隙,车向正在过马路的朴光浩冲了过去,还好年轻人及时踩住了刹车。朴光浩被吓了一大跳,要求年轻人下车,年轻人从后视镜看到黑色吉普车追了过来,因此来不及理会他便开着车继续逃了。

  朴光浩回到警局,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个陌生男人,这个男人说自己叫金善载,是警署警卫,朴光浩确定警署警卫中并没有这个人,便认为他是疯子,将他锁在了门外。而金善载看到莫名其妙进来一个男人,还将自己赶出警局锁在门外,内心也十分气愤。

  朴光浩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到桌上的老式座机变了样,他很奇怪,略有迟疑的拨通了班长的电话,想让班长派两个中队过来协助调查,没想到对方却告诉他打错了。他疑惑更深,往周围看看,发现警局的摆设也全变了。

  这时,一份文件从传真机出来了,朴光浩拿起文件一看,是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的调令,这个人1988年生,是从水亭警署调来的,而文件的日期显示是2016年,朴光浩更加奇怪,明明现在才1986年啊。

  金善载拿来钥匙开了门,要求朴光浩离开,可是朴光浩坚持认为金善载才是来捣乱的疯子,并掏出手铐将他拷在了栏杆上。看到警署一个人也没有,电话也打不通,他决定一个人去隧道抓那个罪犯。可是走出警局却发现周围的一切已经变了,他根本不认识路,所以他只好又回到警局。

  早上,大家都来上班了,看到新面孔朴光浩和被铐住的金善载,都很惊讶,金善载很生气,问他是哪个警署的警察,朴光浩说了自己的名字,大家便以为他就是从水亭调来的新人,警员敏河更是调侃的叫他老幺,朴光浩生气的告诉大家他不是那个朴光浩,然后离开了警署。

  朴光浩离开后,大家把他的手铐拿来研究,发现是一种老式手铐,队长突然想起自己年轻时在华阳警署遇到的前辈用的就是这种手铐,原来这个队长就是当年和朴光浩一起工作的全成植(老幺)。全成植看到朴光浩的言行举止都很像当年的前辈,便翻出当年的照片来看,看到照片上的朴光浩和调来的人长得一模一样,他还以为早上来的那个是朴光浩前辈的儿子,便打电话确认前辈的人事情况并回忆起当年朴光浩失踪后的场景来。

  原来当年,班长看朴光浩去了好久也未见归来,便组织警力和全成植还有妍淑一起去隧道寻找,没想到只找到朴光浩的手电筒和带血的石头,于是大家都以为朴光浩出事了,妍淑也伤心的晕了过去。妍淑醒来后,心有不甘,一个人去隧道找朴光浩,却在地上发现了他送给朴光浩的口哨,妍淑认定朴光浩出事了,十分悲痛。

  朴光浩来到他和妍淑的家,却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一条街道,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但他觉得一定和那条隧道有关,于是他决定去那条隧道看看是不是能够穿回去。他打了一辆车,上了车却发现司机和吴记者长得一模一样,也姓吴,而且跟吴记者一样是一个奸诈的人,看他不认识路拉着他在城区乱走,最后停在了华阳精神病院前面,向他要钱,他知道吴司机是故意讹他,就不打算给钱。两人拉扯的时候,一个短发女人从疗养院出来径直坐上了吴司机的车,吴司机说暂时不拉客人,一定要向无赖讨到钱。女人却说她替朴光浩付钱,吴司机一听立马回到车里准备走,朴光浩在窗外对女人说不必帮他付可女人并没有理他。

  吴司机走了,朴光浩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发现当年的祈祷院变成了精神病院,他突然想起当年去隧道的时候看见一张标示牌上写着隧道在祈祷院方向五百米处。他正准备走,却看见精神病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很慌张,出于警察的正义感,他准备进去看看。

  原来是一个女病人被人用铅笔刺穿脖子上的动脉失血而死,看着她耳后的纹身,朴光浩确定这个女人是他当年审讯过的李善玉,李善玉因为未婚夫打自己和妹妹,便设计将他毒死,但她本人却一直不承认罪行,看到善玉的尸体,朴光浩感叹她终于被抓住了。

  警署里,大家准备赶往精神病院,于是给新调来的朴光浩打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无奈,大家只好决定先行前去,来到现场却发现朴光浩已经从里面出来了。朴光浩没有理会大家,去找那条隧道了,找到隧道后,他反复的跑过隧道,却依然没能回到1986年。

  无奈的朴光浩只得再次回到警局,准备暂时借用调来的水亭朴光浩的身份在这里生活,然后慢慢寻找回去的方法。队长将金善载和朴光浩分到了一组,但他们都很不服对方。

  队长让金善载讲解这次的案件,金善载说死者李善玉曾涉嫌杀死三个男人被捕入狱,刑满后与一年前被送入精神病院。金善载提到李善玉死前曾见了一个女人,朴光浩突然想到他和吴司机在精神病院门口碰见的那个女人,他觉得她就是去见李善玉的人,队长赶紧吩咐朴光浩和金善载去查出租车。

  吴司机说那个女人在华阳大学下车了,金善载马上给队长打电话说嫌疑人确定了,是李善玉最后杀死的男人徐镇万的女儿徐静恩。两人来到学校,发现徐静恩当天并没有去过精神病院,有不在场证明。这时恰巧朴光浩过来了,他发现这间教室的社会系老师申在伊才是他碰见的那个女人,两人把申在伊叫到教室问话,可是她却十分淡定的说,她是研究连环杀人凶手心理的心理学专家,昨天是去采访李善玉。两人来到校长室确认申在伊说的话,校长洪慧媛证实了申在伊的说法。

  全成植去水亭朴光浩所在的警署,想找调去的朴光浩的照片看看,没想到警署长告诉他照片全都不见了。

  李善玉尸检报告显示是自杀,但金善载认为自杀动机不足,法医建议他去找铅笔的主人。于是金善载又来到了华阳大学,找到了申在伊,申在伊给了他当时的访谈录音。录音并没有什么蹊跷,案件最终以自杀结案。

  朴光浩问敏河知不知道1985年发生的连环杀人案的情况,敏河说他并不知道,不过可以问队长,队长 1985年就在华阳警署当值,朴光浩很惊讶,正要问队长的名字,没想到一个女人过来说要找朴光浩。原来是那个调来的朴光浩在附近租的房子的房主,没办法,朴光浩只好和房东太太回出租屋先住在那里。

  队长全成植请来了犯罪心理学专家申在伊准备以后辅助他们破案,但朴光浩和金善载却很不以为然,觉得一个喜欢研究疯子的心理学家对他们的案件起不了多大作用。而申在伊也依然保持着一贯的高冷作风,并不屑于与他们争辩,只说案件发生时联系她便离开了。

  这时,警局接到报案,说成柳山发现一具被分尸的尸体,大家赶紧来到现场,查验现场时,朴光浩发现尸体的脚后跟居然有五个点,也就是说,当年他们寻找的第五具尸体在这里出现了。

网友对《隧道》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