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蓝色大海的传说海报

蓝色大海的传说

共2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蓝色大海的传说分集剧情

第17-18集


  蓝色大海的传说第17集剧情介绍

  看着人鱼失神地在自己面前哭,失去记忆的马大荣一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过马大荣杀人罪恶的人鱼愤怒地要将他变成白纸一张,并且无法获得人们的原谅。马大荣被逼到天台边缘,他本能地抽出口袋里的匕首,但力大无穷的人鱼一把抓住他的手,使他动弹不得。当人鱼要抽去他所有的记忆时,海中殉情的一幕再次浮现在人鱼的脑海里,人鱼立刻感到心口疼痛难忍,眼睁睁地看着马大荣溜走,却无力再追。

  马大荣仓惶地跑到大街上,被路人撞到,路人认出他就是通缉犯马大荣,立刻报警。马大荣意识到,自己正在被追捕,便躲了起来。

  俊宰还不甘心,不停地劝说父亲相信自己并和自己一起离开,但许日中依然不肯走。失望的俊宰只能独自走出房间,与南斗泰武一起走掉。而心情复杂的许日中呆坐在床边,眼泪夺眶而出。

  瑞熙到了珍珠办聚会的地点,看到夫人们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什么,在她进门后,大家都噤了声。而珍珠更是一改以往对瑞熙毕恭毕敬的态度,张口就直呼瑞熙的名字。珍珠故意说当天这个场合并不适合瑞熙在场,更加激起了瑞熙的好奇。珍珠大声请进了宥兰,看着气质出众的宥兰优雅地出场,瑞熙的表情僵硬了起来。大家都就坐后,瑞熙想要离开,却被珍珠拦了下来,要她听听自己举办聚会的目的。瑞熙无奈,只好留下。珍珠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宥兰是许日中前妻的身份,并要祝贺宥兰与儿子重逢。这个消息让瑞熙很是吃惊,宥兰则看着她,让她期待俊宰坐回该坐的位置上。而瑞熙却胸有成竹地说,那个位置已经不在了。她告诉大家,自己和治贤将继承许日中所有的遗产,遗书已经经过公证,而不久许日中也将隐退二线,到时治贤将全权管理企业。此话一出,珍珠和宥兰大吃一惊。而在座的其他夫人们也面色大变,本来想来看瑞熙笑话的她们开始担心以后会受到瑞熙打压。瑞熙走后,珍珠怒骂许日中已经被变成了傀儡,而宥兰则在一边沉默不语。

  瑞熙上了车后,立刻打电话联系马大荣。躲在拐角的马大荣接到电话疑惑地问电话里的瑞熙是谁,是不是认识自己,自己好像在被追捕中,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马大荣奇怪的问话让瑞熙一头雾水。她亲自开车赶到马大荣所在地,当她大声说自己的姜治贤时,马大荣回忆起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小姑娘。

  马大荣小时候与瑞熙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后来马大荣被一个家庭收养,但因为马大荣每天半夜都会做恶梦并发出惊叫声,没多久就被那家人弃养,并继而收养了瑞熙。瑞熙在被领走之前,找到了正在地上画着人鱼公主的马大荣,问他收养家庭的经济情况,期待着自己也能像姐姐那样去一个有钱的人家。瑞熙当时与马大荣相约,两个人以后以信件联系。

  想起这些,马大荣惊恐地看着瑞熙。在瑞熙的逼问下,马大荣尽力回忆起的东西也只有姜治贤、天使孤儿院和很多不认识的尸体以及莫名的惨叫。听着他的描述,瑞熙心生害怕,她小心翼翼地说,无论因为什么失忆,马大荣还是马大荣,是一定会向这个世界报仇的人。他现在忘记很多事,是因为他曾经得过愤怒障碍调节症,一旦有怒火就会忘记很多事,所以自己会提醒他该向谁报仇。马大荣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治贤回到家,听到佣人说楼上传来的叫爸爸的声音,便匆匆上楼到了许日中的房间。许日中不承认有人来过房间,治贤只好又去查监控,却被告知监控出了故障。明明知道俊宰来过,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让治贤很是恼火。

  人鱼精疲力竭地回到家,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家已经有了深深的感情,而这一切都缘于俊宰的存在。她呆立在空空如也的家里,意识到自己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俊宰等人回到家后,泰武给了俊宰一个从许日中家电脑上拷文件的U盘,里面有许日中的遗书,泰武说自己在许家的金库里看到遗书已经被公证的证明。俊宰却说自己不相信父亲亲眼看过这份遗书,因为父亲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洪警官立刻猜到,许日中的眼疾与瑞熙前两任丈夫的眼疾是一样的。他责怪俊宰为什么不把许日中带出来,俊宰难过地说,父亲认定自己是诈骗犯,气氛当场变得尴尬起来。俊宰拿出从瑞熙房间带出的胶囊和微细针让洪警官带回去调查,又给大家看手机里拍下的摆在父亲家客厅里的鲜花。南斗认出那种花是黄草乌,又称“继母之毒”。洪警官想到,曾经在韩国和日本都发生过煮熟这种花害人的案件。洪警官答应俊宰将想办法取得搜查许日中家的许可。

  俊宰回到房间后,听到阁楼上放着很吵的音乐,他上阁楼却看到人鱼躺在床上。俊宰摸到人鱼冰冷的手,担心她不舒服,但人鱼却推他走开。人鱼不客气地对俊宰说,自己有些事情要想,但一想到自己的任何想法都能被俊宰听到,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俊宰紧张地问人鱼要想什么,人鱼不告诉他,只让他离自己远些。俊宰将人鱼搂在怀里感受她的心跳,确认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才放心地睡到了客厅。

  南斗奇怪俊宰到客厅睡觉,他帮俊宰分析,女人如果想一个人静静,就代表她知道了男人犯下的错,需要时间考虑怎么处置这个男人。俊宰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事情隐瞒了人鱼。

  第二天一早,俊宰戴着耳机放着声音很大的音乐,让人鱼放心不会再听到她的心声。俊宰的怪异举动引起了泰武和南斗的好奇。人鱼看着俊宰戴着耳机大声说话,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但她却什么话也不说。

  洪警官努力说服上司开搜查证,但遭到了拒绝,并且因为纵容俊宰私闯民宅受到了上司的斥责。洪警官说,从许家带出来的药是种安眠的药。上司却说,这种非法获得的证据不能成为呈堂物证。洪警官虽然生气,但他也知道上司的话是对的,他只好又和俊宰泰武一起去许日中家门口蹲守。

  洪警官告诉俊宰,自己将微细针拿给了许日中的主治医生看过,对方初步确认许日中的眼睛的确被那种针刺过,而且许日中必须尽快接受眼角膜移植手术。

  在许日中的家里,瑞熙发现了药的数量不对,立刻因为佣人放人进家而大发雷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通过窃听器传到了守在外面的俊宰和洪警官的耳朵里。俊宰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便请洪警官一天之内务必拿到搜查证,否则第二天自己无论采取什么手段都要回去救父亲。

  瑞熙端着药给许日中吃,许日中想起俊宰说的瑞熙的过去,便心存戒备,只让她将药放着。瑞熙第一次见许日中不当着自己的面吃药,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果然,躲在门外的她看到许日中将悄悄扔掉,心中终于开始紧张。

  宥兰去医院看望南部长,而南部长的恶梦不停。他梦见前世的自己躲在草垛后,却被长着南斗一样脸的人发现。

  南斗一直在想那段失踪的记忆,他在人鱼的房间里发现一缸珍珠,又通过偷听人鱼与俊宰的谈话,渐渐地推断出人鱼的身份。他去了海洋馆,冒充投资者打探美人鱼的情况。海洋馆的人说,如果有真的美人鱼,身值会达到上千亿。听到这里,南斗得意地笑了起来。

  人鱼将宥娜和乞丐朋友请到家里,向她们拥抱告别。与此同时,俊宰和泰武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诗雅的电话,诗雅要见俊宰。两人见面后,诗雅向俊宰告白,她说,自己感觉到了人鱼终有一天要离开俊宰,所以自己愿意等他。俊宰却一口回绝,让她不要等自己,因为人鱼根本不会走,即使人鱼走了,自己也会追随她到天涯海角。诗雅终于失望地流下了眼泪。

  在家门口,俊宰碰到了一直在等自己的治贤。俊宰像对待仇人一样出手打了治贤,治贤打不过他,便骂俊宰是骗子,父亲只有自己一个儿子。俊宰揪住治贤的衣服问他妈妈害父亲的事,被拆穿的治贤不再说话。俊宰警告治贤让他妈妈停手,自己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治贤大声说,他们进自己家的那天,人鱼来找自己拖延时间,并怒斥俊宰将守不住任何人。

  俊宰回家后,上了阁楼,关掉音乐。他要人鱼告诉自己原本不想说的话以及她为什么突然改变的原因。人鱼说,当自己在大海深处发现了那个玉镯时,原本以为只是偶然捡到的。然而当自己戴上玉镯后,一切又陷入轮回,自己费尽心思找俊宰原来都是命运的安排。她也知道了俊宰告诉自己那些前世长长久久地生活下去的话都是谎言,其实他们最后的结局是死亡。俊宰终于得知,人鱼在抹去马大荣记忆的同时知晓了他们前世的结局。人鱼自责不该来这里找俊宰,虽然自己并不后悔与俊宰在一起的时光,但她更害怕俊宰会因为自己死掉。但俊宰却坚定地认为前世的悲剧不会重演。他告诉人鱼,即使自己死去,她也要保持心脏跳动,因为自己爱她的心一直都在。

  另一边,伤心的诗雅流着泪一个人在K歌,接到电话赶到的泰武看到哭到崩溃的诗雅,竟然看得痴傻起来,他搂住诗雅,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蔓延。

  半夜,许日中醒来见瑞熙不在卧室,便摸着出了房间。此时,瑞熙正安排马大荣住在家里的地下室里,并让他平时以秘书的身份监视许日中,禁止他出门。他们的谈话被许日中和一直守成门口的洪警官听到。许日中轻轻地下了楼,听到了瑞熙因为马大荣记不起任何事情而着急大叫。许日中一紧张,脚下一滑发出声响,被瑞熙听到。瑞熙看到了躲在沙发后面的许日中,但并不揭穿。许日中回到房间,将手机关机并藏在床下。瑞熙端药进来,说自己晚上要出门一趟,要许日中按时吃药。当她问起许日中的手机时,许日中假装不知道。临走前,许日中问瑞熙,这么多年,她有没有真正爱过自己。瑞熙说自己无时无刻不爱他。许日中以为瑞熙离开,便再次扔药,只喝了水,但他只喝一口便发现水的味道不对,又放下杯子。这一切都被瑞熙看到。瑞熙出门后,给治贤打电话,约他去喝酒,但被治贤拒绝。许日中中了黄草乌的毒,难受的他挣扎着拿出手机给俊宰打电话,然而俊宰的手机在房间里,他并没有听到手机响。治贤赶回家,却看到马大荣正在收拾家里的黄乌草准备扔出去。治贤二话不说,直接上了楼找父亲。

  俊宰等人听到了洪警官带回来的监听录音,大家都猜不出瑞熙在跟谁说话,人鱼却心知肚明,她告诉大家,瑞熙说话的对象是失去记忆的马大荣。洪警官告诉俊宰搜查令第二天一早就能拿到手,俊宰心中一松。只有南斗意味深长地看着魂不守舍的人鱼。

  俊宰回到房间,听到手机上父亲的电话留言,父亲在留言中向俊宰承认自己错了,并表示非常后悔自己当年的行为。俊宰立刻感到事情不妙,便将人鱼拜托给了南斗后,匆匆赶往父亲家。然而,一切都晚了,当他到了门口时,救护车抬出了父亲的尸体,痛苦万分的俊宰在漫天风雪中长跪不起……

  蓝色大海的传说第18集剧情介绍

  治贤站在房门口,听着父亲给俊宰打电话。父亲向俊宰忏悔,让治贤心痛不已,这么多年来,他确实将许日中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但到头来,父亲最挂念的还是俊宰。想着,治贤流出了眼泪。他听到父亲电话掉在地上,便悄悄地走进房间。当他试探到父亲已经气绝,吓得转身就跑。但刚走到门口,他回身看到床头柜上的玻璃杯里还有半杯黄乌草水,便立刻将杯子刷洗干净,然后打电话叫救护车。

  警察进门后,许日中床头柜上的水已经被换成了白开水。治贤冷静地配合警察的询问,告知父亲死前生病的情况和母亲的去向。警察要求将许日中的尸体送到他平时治病的医院,当尸体被抬出家门时,俊宰赶到,却与父亲天人两隔。

  俊宰看到从家里出来的治贤,立刻冲上去将他打倒在地,嘴里大骂治贤和他母亲是杀人犯。在警察的面前,治贤任由俊宰打骂。这时,洪警官及时赶到制止了俊宰,他提醒俊宰冷静,查明事情的真相。

  人鱼在家里为俊宰担心,南斗却拉住她追问她如何得知马大荣失忆的事情。南斗问人鱼是谁,人鱼只说是南斗的朋友,南斗自然不会相信。两人对峙时,泰武进来通知两人去医院看俊宰。

  人鱼到了医院,看到坐在地上哭的俊宰,心疼地将他搂在怀里。俊宰在人鱼的肩上泣不成声,他要人鱼帮自己将有关父亲的记忆全部抹去,人鱼却说,无论什么样的记忆,都必须要保留,因为那是自己的父亲。俊宰痛苦地自责父亲因自己而死,自己本来应该可以接到父亲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原谅他了,并且一直以来都很爱他,但现在全部都没有机会了。

  瑞熙在治贤的陪同下到了医院,她歇斯底里地哭倒在地。看着哭晕的瑞熙被架进病房,洪警官和南斗都为她的演技而折服。

  接到消息的宥兰也赶到医院,对俊宰说自己曾经在医院里见过许日中,但他对自己视而不见。俊宰告诉妈妈,父亲因为眼角膜受伤而看不见。宥兰的心一下陷入了极度的难过之中。

  瑞熙在医院里打电话安排继承遗产的事情,她怕夜长梦多,挂掉电话就要治贤安排出院。治贤却直接问妈妈,父亲的死是不是与她有关。瑞熙坦然承认,但她叮嘱治贤无论如何都不要说出自己知道此事。

  同时住在这家医院的南部长还长久地沉浸在自己前世的梦中。那个拥有和南斗一样脸的男人是杨某家里新招来的武士朴武。因为朴武武艺超群,杨某便安排他辅佐自己的儿子。杨某的儿子正是今世的治贤。

  今世,治贤在医院的走廊上拦住了从洗手间出来的南斗,要求和他谈谈。治贤告诉南斗,自己查出南斗一直从事诈骗,而且他与俊宰只骗见不得光的钱不同,南斗诈骗的对象极其广泛。治贤要南斗听自己的话,否则将把他送进监狱。治贤要南斗除掉俊宰,南斗考虑到俊宰将是自己对人鱼下手的阻碍,所以一口答应。这两个前世便在一起狼狈为奸的人如今又勾搭在了一块儿。

  医生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许日中死于心脏突然衰竭,瑞熙松了一口气,而俊宰则表示不能接受,他提出要做尸检,立刻遭到了瑞熙的反对。瑞熙声泪俱下地当众控诉俊宰离开家的十年对父亲不闻不问,并质疑俊宰要求尸检是为了遗产。俊贤立刻接上说,俊宰前段时间回家找过父亲,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夺遗产。治贤向办此案的警察提出,自己作为长子,和母亲一样,不同意尸检。

  洪警官带人搜查许日中家,他问瑞熙是否认识姜治贤,瑞熙不答,只让他找自己的律师。警察在许家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但洪警官并不甘心,继续翻找着各个角落。瑞熙则去了葬礼的现场。

  宥兰来到灵堂祭奠前夫。瑞熙在洗手间里对着宥兰冷嘲热讽,说十多年不露面的宥兰母子现在出现分明就是冲着钱来的。宥兰狠狠地打了瑞熙一个耳光,质问她这个小偷是不是也想当主人。瑞熙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打宥兰,却被进来的人鱼一下抓住扬起的手。人鱼拉着瑞熙的手,将她逼到墙角,读取她的记忆,得知瑞熙加害许日中的全过程,并且还看到了在许家地下室里的马大荣。人鱼放开瑞熙的手,要瑞熙好好地记着自己做过的一切,说完便拉着宥兰离开。

  瑞熙不明白人鱼说话的意思,但还是觉得有些害怕,她面如死灰地从洗手间出来,立刻被前来服务的其他夫人们围住,此情此景被一边的珍珠看在眼里,心旦不是滋味。其实,珍珠在早上得知许日中去世的消息后,便开始与丈夫担心站错了队。而当她随着宥兰来到灵堂时,更是不敢正眼看瑞熙。现在她又发现,那天一起参加聚会聊瑞熙八卦的其他夫人都甘愿到葬礼上来服务,心中更是忐忑,盘算着自己是不是也要加入服务的人群中去。

  南斗试图劝说俊宰不要坚持尸检,而与治贤缓和关系,尽可能将属于他的遗产拿回来。俊宰完全不敢相信多年的兄弟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非常生气。南斗见劝不动俊宰,便起身离开。

  人鱼来找俊宰,告诉他自己看到瑞熙的记忆。俊宰为人鱼被入这场风波而感到抱歉,但人鱼却声称要守护俊宰。人鱼还跟俊宰说,自己在海中可以打败鲨鱼,这番话终于让俊宰的心情略有些好转。看到俊宰笑了,人鱼说,自己以后都要守护俊宰,让他笑。两人十指相扣,深情款款。

  俊宰和人鱼到了许家,洪警官遗憾地告诉俊宰,在这里找不到任何线索。人鱼想起在读取瑞熙记忆时,看到她到地下室里找马大荣。人鱼径直走进地下室,打开暗门,暗门后面的房间里有被丢弃的黄乌草,以及马大荣在墙上画的美人鱼的画。

  俊宰和洪警官等人赶到灵堂,将瑞熙当成杀人嫌疑犯带走。俊宰深深地看着父亲的遗像,人鱼走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将头靠在俊宰的肩上,想让许日中的在天之灵对俊宰放心。

  葬礼匆匆散场,泰武看到了诗雅,主动和她一起坐大巴送她回家。在车上,诗雅嫌吵,泰武便将自己的音乐耳机给诗雅戴上,自己则睡着靠在她的肩上。大巴到站,诗雅不忍心叫醒泰武,两人继续在大巴上一直坐下去。

  疲惫的俊宰和人鱼回到家躺在床上。人鱼说,马大荣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他竟然还记得美人鱼。说到这里,人鱼突然想起什么,对俊宰说,自己在读取马大荣记忆时,看到前世刺死他们的鱼叉并不是马大荣所投,而是另一个他们都很熟悉的人。

  瑞熙被抓后,律师告诉她,警方并没有掌握她加害许日中的直接证据,扣留她的时间也只有48小时,所以瑞熙完全可以保持缄默。洪警官果然从瑞熙的嘴里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答案。他告诉俊宰,如果一直问不出结果,警方将不能再扣押瑞熙。扣押时间到了,洪警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治贤将母亲接走。

  俊宰到了停车场准备开车出门,却被躲在暗处的南斗打晕。然而,这一幕却被在家里查看监控的泰武看到。听到泰武的惊叫,人鱼看到俊宰被害,便迅速和泰武追踪南斗。

  受伤的俊宰被南斗带到了一个废弃的车间里,瑞熙和治贤已经等在那里。俊宰万万想不到南斗会对自己下手,南斗却责怪俊宰爱上人鱼后就要甩掉自己,自己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南斗拿出为俊宰准备好的遗书,称人们将会知道俊宰是因为害死父亲愧疚而自杀。说完便给俊宰打了一针和黄乌草成份一样的乌头碱,让俊宰等死。

  瑞熙看到俊宰药性发作生不如死的样子,便让治贤和南斗先出去。她向俊宰坦承俊宰的父亲被自己所害,进而承认自己的前夫都是被自己用同一种手段害死。没想到,话音刚落,俊宰突然笑了起来,洪警官和其他警察在车间的各个角落走了出来,为还在发蒙的瑞熙戴上了手铐,俊宰更是将录下了瑞熙话的录音笔交给了洪警官。

  原来,早在治贤在找到南斗提出要联手后,南斗便将此事告诉了俊宰和洪警官。此后,南斗一直假装与治贤联手,并通过打晕俊宰的方式套取瑞熙害人的证据。

  瑞熙被警察拉出车间,警车同时赶到,治贤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南斗的当,他惊讶地看着俊宰没事人一样走出来,立刻陷入疯狂状态。治贤甩开押着他的警察,拔出一个警察腰间的手枪,对准俊宰。

  而此时赶到的人鱼看着这一幕,想起前世杀害自己的俊宰的正是杨某的儿子。如今历史重现,马大荣的儿子治贤又将死亡带到了俊宰的面前。人鱼义无反顾地扑到俊宰的身前,与此同时,治贤手中的枪响了……

网友对《蓝色大海的传说》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