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美味的童话海报

美味的童话

共3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美味的童话分集剧情

第17-18集


  美味的童话第17集剧情介绍

  当百惠去外场招呼金刀时,金刀问百惠:「你在织田旁边工作,到底有没有在注意织田的呼吸?」百惠纳闷,金刀给百惠一些建议,如果抓不到织田的节奏,要百惠试着配合织田的呼吸看看,呼吸协调的话,情绪和想法就会一致,多捉摸几次,就会抓到织田做事的流程,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样你才不会老是被他骂!

  百惠听了豁然开朗,立即尝试金刀提供的诀窍,百惠在厨房里,一边将脏的碗盘放置在水槽,一边观察织田的动作和吸气吐气,织田摆盘时百惠将洗好的餐盘摆上去;织田下另一锅,她很顺地递上辛香料;织田煎汉堡肉,要用盘盛起时,百惠已准备好面包接住,百惠认真的吸气吐气,跟随着织田的呼吸。百惠的呼吸搭配织田的动作,百惠几个动作都配合着织田的节奏,百惠拌色拉酱,感受身后织田翻炒饭的律动,几个动作都配合着织田的节奏,收过餐盘,摆盘装饰……百惠几个动作都配合着织田的节奏,织田也讶异百惠刻意的呼吸,百惠已经知道他接下来的每一个步骤,工作之余,还斜睨百惠。百惠在织田身边几个动作,越来越顺手,从烤箱拿出的东西还会避开织田,烤出来的东西光泽漂亮,连百惠也忍不住得意,两人有默契地微笑。

  织田手势叫百惠过去接手织田的一锅黄金汤,百惠微笑,脚步轻快的接手,但得意过头的百惠,却没专心顾着黄金汤,百惠偷偷观察着织田,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想到自己只希望这样远远看着他吗?虽然织田每天都在她的身边,百惠却有时候还是感觉失落,百惠期盼织田能多看她一眼,百惠就会因此而开心一整天,只要织田有些不理她或生气,百惠就难过得快要不能呼吸,哪怕是一起工作,都像是经历了人生最快乐的时光,陷入自我幻想的恋爱情境里,百惠带着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织田,织田也转过头来看着百惠,那一剎那间,百惠眼神哀怨,但织田的表情突然变的爆怒,织田冲过来,百惠吓了一跳!原来百惠的发呆疏忽,害的一锅成本极高的黄金汤,滚的冒泡,百惠这时候才回神看到他搅拌的一锅汤,已经因为蛋白被搅散,变成一锅蛋花汤,所有东西都散掉。一锅汤就这么毁了!织田爆怒把整锅汤倒掉,气的叫百惠滚出厨房,永远都别再进来!

  百惠难过的眼泪盈眶,但是织田一点也不怜惜还大骂:「不许哭!哭再多也挽回不了这锅汤!你最好不要进厨房了,免得我们生意做不下去!」,正当百惠被织田骂的尴尬无奈时,泪水扑漱漱的滴落了下来时,可欣正好走进Little Bear,感受到这个尴尬的状况,织田脱下厨师服,气的今晚决定早退,要河马进厨房接手!织田刚好迎向可欣:「怎么出院也不跟我说一声?」,织田表示要带可欣去庆祝,庆祝可欣出院!织田攀着可欣的肩膀,两人走出Little Bear,百惠望着两人走出去的身影,忍不住失望与失落着落泪。

  第二天餐厅里,百惠一个人,呆站着,拿着扫把动也不动,像是木头人一样,百惠回忆起自己煮坏一锅汤:「唉~也难怪师傅会生气了……我把黄金汤煮成了蛋花汤……进去道歉吧……也许师傅今天心情好,会原谅我……嗯!百惠加油!」。百惠在外场做打扫工作,看着在厨房里工作的织田,咬一咬嘴唇,鼓起勇气要进去道歉。百惠走进厨房,织田瞄一眼,看到是百惠进来,头抬都不抬,就骂百惠,没人叫他进厨房!百惠极力向织田道歉,承诺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了,但是却得不到织田的谅解,织田要百惠离开厨房工作,织田没叫百惠进厨房以前,百惠就只能在外场当招待。百惠想顶嘴,想说些什么,但织田的态度很硬,说百惠要是再顶嘴的话,就把百惠轰出去!织田再度回头不管百惠,继续做着开店前的准备,老板刚好走进餐厅,看到百惠在厨房,关心的走过来,河马在一旁,话都不敢讲,只有拉着百惠走出厨房,安慰百惠,要百惠耐心点,等织田的气消了再说!百惠无奈的点点头,勉强微笑。拿起扫把,继续扫地,但却依然心事重重。

  百惠难过,失神的做着外场的工作,百惠工作时想到,虽然内场与外场只隔着一道墙,但是百惠与织田相隔的不只是一道墙的距离,而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百惠感觉自己的心,我永远无法触及织田的心。河马温柔地安慰百惠,但还是无法激励百惠。

  百惠努力的在外场工作,河马有时候担心的看一眼百惠,织田对着外场喊,百惠赶紧冲过去要接盘子,但织田看都不看百惠一眼,放了就转身,百惠失望。

  由于织田一直没原谅百惠,百惠因此而没了食欲:「一个礼拜都过去了,师傅根本就不原谅我嘛!」。百惠在家站在体重机上秤体重,发现体重又降低了,平常想减肥,效率也没这么好,觉得应该要吃点什么才对,不然工作时昏倒,搞不好还会把热汤倒到客人的身上,这样一定会被织田师傅FIRE掉,百惠害怕的赶紧坐在餐桌前,面对泡面,拉了拉泡面,张开嘴,却怎么样也吃不下去,百惠无奈放下筷子。百惠想起织田对可欣的好,百惠伤心:「我喜欢师傅,而师傅喜欢的却是可欣……对师傅来说,我只是个不成材的徒弟而已!……算了,别再胡思乱想了!把一切都忘了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百惠把泡面丢在桌上,一口也没吃,窝回床上,但是,关了灯,黑暗中,百惠眼睛却还睁得大大的。

  百惠念兹在兹的都是织田,而又想起织田对可欣的体贴照料,百惠心里更难过。百惠体认到自己喜欢织田的心情,期待织田响应的心情落空了,百惠的心都揪在一起了,百惠警觉自己不能在忧郁下去,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百惠激励自己要打起精神,不能一昧的自怨自艾,百惠想要让织田师傅看到自己的努力,让织田原谅她。百惠努力说服自己,但还是无法解决自己食欲丧失的问题。百惠忍不住想:「唉~当吃东西变成一种义务时,这种人生也真够悲哀的了!」

  百惠在Little Bear门口,遇到糖糖姐,两人聊起所谓欲望的问题,糖糖姐说起自己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好想吃那种酸酸的,入口又带点回甘的东西,百惠忍不住想,「那种突然想吃什么的冲动,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不过是一个感觉、一个小小的欲望而已啊,没吃到应该也没关系吧……但为什么却控制了整个人的心思呢?「喜欢」也是这样吗?「喜欢」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期待对方响应的心情落空了,其实也没关系不是吗?……但为什么,我的心都揪在一起了……」百惠勉强想振奋精神,努力说服自己,既然无法成为织田的情人,但至少要当一个称职的徒弟,百惠想说至少要与织田维持师傅和徒弟的情谊,师徒之间,没有所谓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Little Bear的众人刚吃完员工餐,老板坐着看报纸,河马开始收拾大家的餐盘,百惠拿着抹布,正在擦桌子。织田从厨房走出来叫唤百惠,听见织田叫自己的名字,百惠心中一阵悸动,表情先是眼睛瞪大,发呆,然后慢慢的回过头来。百惠一开始脸红的响应,原来织田只是要百惠帮忙出去买店里要用的东西,跑腿而已,但听见织田叫自己,百惠还是因此而脸红开心。百惠拿好购物袋脱下围裙,准备出门,这时,可欣刚好进Little bear。百惠一边走出Little Bear,一边看着可欣走进Little Bear的背影,百惠的心情跌入谷底,沮丧的走出去。

  可欣和织田在店里喝咖啡聊天,可欣说爱慕尔的生意明显下滑,高桥想调整形象以及宣传方式,看来Little Bear的重新开幕给高桥一个重击,这一场比赛中是织田赢了。但织田根本没想要跟高桥比些什么,是高桥那家伙爱拿织田当对手,认为爱高桥的爱慕尔也才三个月,新餐厅开幕前三个月,生意都是不准的,接下来的这段期间才是一家店能不能继续生存下去的关键,织田认为以高桥的实力一定没问题的。可欣却有点泼冷水:「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他再怎么有能力,也得通过客人的严格考验!」织田望着窗外凝思,没多说什么。

  由于「爱慕尔」的背后出资老板是陆川琳的父亲陆老板,陆老板自然不会让自己投资的餐厅陷入危急,于是规划媒体宣传管道,推销爱慕尔与主厨高桥。

  爱慕尔餐厅内,摄影师打好了光、桌上还有几道看起来相当美味的料理,摄影师正在拍摄菜肴,而陆先生正在接受媒体的采访,看到高桥从厨房出来,就把接下来的访问交给主厨高桥先生,要高桥好好表现,高桥问今天怎么临时要采访?陆老板觉得菜好吃是很重要,但是,会吸引客人来用餐的原因,还是媒体在电视报纸上,替餐厅挂保证啊!陆老板拍拍高桥的肩膀,便抽着烟斗就一个人坐到角落观看采访状况。

  这时川琳带着红酒出现,带着搬货工人走进餐厅,看到正在采访,没看到爸爸坐在角落,川琳对待高桥的态度相当亲密,挨在高桥耳边讲话:「这是上次我们一起喝的2000年的Calvet Aetos,你说好喝,我就进了几箱卖卖看!等一下再一起喝一杯吧!」,高桥知道陆老板就坐在川琳身后,想提醒川琳,但陆老板其实已经观察到川琳对高桥的亲密,高桥故意大声的说等媒体采访完,就可以陪老板和大小姐喝一杯,庆祝一下!这时,川琳一听高桥叫自己大小姐,表情微微变化,先是一脸疑惑,然后想通了原来父亲在身后,川琳继续装镇定,微笑点头,然后从容的转身,果然看到陆老板坐在身后位置,装成一副乖女儿的模样,挨到爸爸身边打招呼后就带领工人往酒窖走去,陆老板脸色严肃,盯着高桥看!他已经感觉到,高桥跟他女儿关系不寻常。

  避开陆老老板的目光,高桥与川琳这对恋人到酒窖谈及餐厅的状况,生意是有点下滑,不过跟Little Bear没关系,因为客层并不相同,接下来才是爱慕尔能不能锁定这个区域的重要关键,菜单、酒单和餐点的价格与内容,都会有不小的更动。川琳担忧高桥担心生意下滑的问题,高桥认为这是一家餐厅应有的挑战,「适者生存」,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是被淘汰的那个,并要川琳等着看吧!川琳把爱慕尔视为两人共同的心血结晶,高桥要川琳相信他的能力,温柔安慰川琳。两人亲昵地交谈着,没发现陆老板正站在酒窖门口,亲眼证实了自己女儿与高桥的地下恋情,陆老板脸色严肃森冷。

  织田带着便当,与可欣一起到医院探望可欣的母亲,可欣的母亲见到织田的到来格外欣喜,可欣都觉得诧异:「好奇怪,我妈怎么会这么喜欢你?每次看到你都这么开心!该不会是把你认成是我爸吧?」织田靠近任母的面前,任母捧着织田的脸,就往脸颊上亲一个,可欣笑的严重:「我妈就是这样亲我爸的啦!」。可欣整理母亲的病床,捡起掉在地上母亲的画作,却是枯萎的花朵,可欣皱了眉头,可欣把画作捏成团,丢掉,也顺便把花瓶拿起来,拿去洗手间处理。

  织田打开便当盒,开始张罗任母的餐点,任母特别喜欢吃织田作的菜,任母在一旁像小孩子一样的没耐性,任母拿着汤匙等不及了,便当盒一开,就伸出汤匙往下挖,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任母一放进嘴巴里,就满脸笑容,满足的嚼着。这时可欣母亲得的主治医生-宋医生走进病房,看到任母狼吞虎咽的吃着,很讶异,发现今天任母精神很好,这算是少见。宋医生认为,是因为任妈妈心情这么好,是因为有喜欢的客人来访,宋医生兴味盎然的看着织田,织田听着宋医生如此说,转头看着任妈妈,若有所思!

  可欣和织田坐在疗养院的花园里,可欣伸个懒腰,然后深呼吸:「好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感觉了~那种接下来一切会很顺利的感觉,你有过吗?大概是我开心过头了,毕竟我太久没有看到我妈这么开心!」,可欣认定自己与织田虽然从小认识,但是失去联络后还可以再次相遇,对可欣来说这是很重要的缘分,而对任母来说,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因为收养织田的那四年的时候,可欣父亲还在可欣与母亲身边,看见织田,可欣的母亲就好像温习了那段丈夫还在身边的日子。可欣把织田的出现当作是一种拯救,拯救了可欣与母亲。可欣探问织田对百惠的想法:「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啊?没有喜欢的对象吗?」织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欣接着问:「百惠呢?她是个活泼的漂亮女生啊!」,织田回答:「她的确是个女生没错,不过我没把她当女人看ㄟ!谁叫她是个没用的徒弟!」,可欣听到织田亲自回答,终于抛开疑虑,正式提出想要与织田交往:「我喜欢你!」,织田诧异,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可欣:「从小我们就认识,可以再遇见你,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缘分!对我妈来说,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因为我爸当时还在我们身边,你的出现,拯救了我,也拯救了我妈」,可欣察觉织田的犹疑,于是要织田不必现在回答。面对可欣自信的微笑,织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陆老板找自己的女儿川琳相谈,说高桥的手艺很好,但并不代表承认高桥可以跟川琳交往,所以,陆老板希望川琳到爱慕尔除了用餐,其它事情不要跟高桥走太近,陆老板还威胁自己女儿川琳,要是川琳没照做的话,那爱慕尔有没有存在的必要,陆老板会仔细考虑,他也可以把爱慕尔当成是一次失败的投资,关掉这间餐厅。川琳震惊、难过,却不敢把这件事告诉高桥,因为在父亲的旨意下,自己已经注定不能与高桥在一起,但至少川琳想要保住两人共同创造的爱慕尔。

  金刀跑到Little Bear要向织田借百惠,织田想也没想就答应:「那正好!她在只会碍手碍脚,她不在我还比较顺手,你要就拿去用吧!」,金刀发现百惠在一旁一脸失望,才发现百惠被织田赶出厨房,金刀察觉两人得关系陷入危机。百惠见织田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出借,发现自己在织田心中可有可无,百惠落寞情绪更加低落。

  美味的童话第18集剧情介绍

  百惠到金刀婆婆家,看到金刀邀请了一屋子的食客,客厅里塞了几十个人一样,吵的要死,根本听不到完整句。百惠吓到,以为自己要独立作菜给这么多人吃,搞得百惠紧张不已而一时愣住,金刀看到就说:「你以为我跟织田借你来是干嘛的?可不是要你来吃喔!去倒酒来!」,百惠还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讶异,然后还是伸出手拿了空酒瓶,转身去倒酒:「这个臭老太婆,把我当成什么了?!一次伺候这么多人?想操死我吗?」百惠气愤的回头,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但看到金刀也只能低下头任人使唤:「顺便做点下酒小菜来!精致点,别丢人现眼啊!」,而金刀与这些人毫不客气地使唤百惠,让百惠疲于奔命。

  好在百惠进厨房时,发现原来高桥也在,百惠才知道金刀早已找高桥来负责今天的餐点,百惠才松了口气。百惠与高桥讨论着最适合食材的料理方式,高桥还同意就照百惠说的做,还认同这是对待新鲜食料的最好方式!过程中,高桥不时的体贴百惠,尽量不让百惠做容易受伤的事,百惠清洗蔬菜,回头看着高桥弄着危险的螃蟹:「高桥好体贴喔!在高桥的眼中,厨师有分男女吗?如果是师傅,他才不管我会不会被螃蟹割伤手呢!」百惠协助高桥作餐点,并且服务金刀邀来的客人,百惠和高桥的互动,合作无间。

  送餐点出去的百惠,看见高桥精心烹制的料理被这些客人毫不珍惜地糟蹋,一点也不懂得仔细品尝食物的美味,于是百惠自告奋勇地要教育这些客人如品尝美食。只见百惠坐在客人当中,开始细细品尝每一道菜,说出自己独到的见解,百惠的幸福吃法和赞叹,让旁边只顾着随意喝酒和吃东西的人也慢慢冷静下来,客人们这才知道每道菜里有这么多学问,然后开始安静的品尝餐点,忍不住互相讨论吃入口中的感觉。金刀望着百惠一眼,百惠对金刀微笑,稍后高桥送上主菜,客人正要批评高桥的菜色时,一旁的百惠又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哇!香甜苦辣的口感,同时在嘴巴里面化了开来,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味道?!」,其它客人一听,便忍不住切了点放在嘴里,吃到嘴里才知道食物的美味,客人们皆惊讶于味道是如此的有趣与神奇,百惠解释:「这就是法式料理啊!随着不同的客人、不同的环境与不同季节的食材,所变化出来最让人意想不到的美味!」客人吃的津津有味,忍不住跟高桥多多询问,金刀赞许、微笑着看着百惠。

  直到金刀送客时,百惠才知道原来这些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金刀婆婆是担心爱慕尔的生意,所以才安排了这次的晚餐,好替高桥的爱慕尔宣传一下口碑,毕竟他们都是属于爱慕尔的高消费客层!

  金刀同时称赞百惠:「百惠,看清楚这些人啊!明明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却不懂得享受人间最美好的事物,今天,是你帮这些老头子上了一堂课啊!就是你这张嘴,教他们除了花钱喂饱自己以外,还要懂得享受料理最重要的精髓!」,一旁的高桥也给百惠一个微笑,百惠也忍不住高兴,自己终于有点作用!

  由于百惠被金刀婆婆借走,Little Bear的厨房少了百惠就像少了生气,大家默默地做着手边的事,织田正在准备开店的食材,蔬果切一切放在一旁放好,切着切着,织田觉得闷,就放下刀子,不经抱怨起周围太安静了。而恰巧百惠回来,百惠蹦蹦跳跳的进到餐厅,但嗓门大的连厨房都听得到,一下子又点燃了厨房里的活力,织田又开始觉得实在是太吵了:「唉,现在耳根子不用清静了」。如此反复的织田,让河马觉得纳闷不已。

  在爱慕尔,高桥与川琳聊起金刀替他安排晚宴的事,成效不错,高桥有此感想:「太过拘泥不变的菜单,就无法展现出料理的风采了!料理,就是要能够随着时代潮流而改变,以推陈出新的花式法国料理,反应社会人心的想法,也给人百吃不厌的感觉!」。高桥对川琳谈起自己心目中理想,高桥梦想中的餐厅,会有从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客人,在好几个月以前就得预约订位。等到爱慕尔用餐时,能够悠闲的享受爱慕尔提供的料理和情调,并且觉得这几个月的等待,是值得的,川琳听了微笑,高桥接着说:「只是这梦想中的餐厅,需要的资金是相当庞大的,我现在还没有条件跟你爸爸谈,先让爱慕尔上轨道再说吧!」。川琳体会到爱慕尔对高桥的重要性,也知道高桥一定有能力逹成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觉得不能让高桥失去这间餐厅,于是川琳在心中,接受了父亲的提议,决定与高桥分手以保住爱慕尔。川琳告诉高桥说自己要跟别人结婚,高桥谈论梦想喜孜孜的表情,突然僵掉,川琳避开高桥的眼神,继续谎称高桥实在是太忙了,而自己也厌倦了配合高桥的时间约会,不顾高桥的讶异,川琳继续撒谎,说前一阵子,陆老板帮川琳安排相亲,但没想到和这个对象一见如故,彼此间能聊的事情比跟高桥能聊的还多,川琳说自己与高桥之间有难以跨越的差距的差距,于是提出分手,高桥伸出手抓住川琳,川琳没有反抗,只是哀伤的看着高桥。

  高桥震惊、激动、无法理解,但川琳心意已决,不容高桥分说,此时陆老板带着川琳的未婚夫到来,高桥看事情已经成定局,于是决定不再给川琳制造困扰,黯然强忍失恋的悲痛,装作一切无碍。高桥看到川琳的未婚夫是个一点也不懂品味的有钱人小孩,但他们的恋情本来就是地下恋情见不得光,高桥面对陆老板要求川琳的婚宴要办在爱慕尔,高桥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高桥只能漠然离开。

  在Little Bear的百惠失神的表情,发着呆,因为织田依旧不让她进厨房,对她不假颜色,百惠对此倍感精神压力,无法正常进食,但是为了不让四周的人担心她,百惠也依旧装得与平时无二样,强打精神。河马顺着百惠发呆的方向望去,看到百惠正在望着织田,河马忍不住噘起嘴吃醋!河马想耍宝想要逗百惠开心,百惠被河马逗笑,但依然不是真的开心。

  深夜,街道上人车稀少,百惠和河马两个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走过一个路灯,影子又多一重,一直追在河马和百惠的身后,百惠闷闷的没说什么,河马动脑筋,开始想话题,河马与百惠聊着其它的事:「我最近休假都有回家去帮忙耶!看到我阿爸和阿母两个人齐心努力的感觉,其实还不错!虽然每天都做一样的事,但是遇到的客人不同,其实还蛮好玩的!」,希望能分散百惠的注意力不要只是织田,百惠只是淡淡的附和着,河马又问百惠想开间什么样的店,如果能和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那就是很棒的事,但是百惠的话题还是会绕回织田身上,说起未来的理想,河马心中期望跟百惠一起经营一家店,但百惠却说最好是能够跟织田师傅一起开店,只要在织田旁边协助他,这样自己就不用烦恼。暗恋百惠的河马见百惠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织田身上,河马感到难过:「我是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开店,你竟然想跟师傅开店」,河马只好再想办法,就邀请百惠吃宵夜,百惠竟然一点兴趣也没有,河马竟然听到百惠说不想吃东西,就呆住,百惠自顾自的招手说晚安,就继续往前走,留下河马在原地,河马看着百惠的背影:「那个大胃王说,她不?想?吃东西?我有没有听错啊?」,河马知道百惠完全不正常了!

  由于百惠没有正常的进食,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终于上班的时候,百惠收拾餐桌,百惠努力的工作着,但环境的声音似乎慢慢扭曲变化,连织田叫百惠送菜的声音在百惠的世界里,似乎也扭曲变形。稍后,百惠拿着很重的空盘,猛起身,却觉得一阵晕眩,百惠深怕倒在客人面前,努力的支撑自己走到厨房,把手上的餐盘交给河马以后,就晕倒在地上,把众人吓一跳,织田看到脸色凝重。

  众人终于了解到,织田的不理不睬对百惠形成的伤害,老板看不过去,忍不住责备织田,觉得织田有责罚员工的权力,但也该有原谅别人的度量,都半个月过去了,百惠就是觉得织田一直都不原谅他,才会承受的这样大的身心压力,老板气织田真的太不懂体贴人,尤其百惠是女生,身体更是容易出状况。织田认为如果老是把她当成女生,又处处替她着想的话,百惠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厨师,在厨房里,没有男生和女生的差别,等到有一天她不是女生的时候,才会让她进厨房。河马气的提醒织田,说织田从来就没有把百惠当成是男生在教,一开始织田订的「三不规定」就是针对她是女生,织田嘴巴上故意欺负她、说要把她当成男生,那是因为织田总是意识到,百惠是个女的,河马简洁有力的话语,重重的打击到织田。从河马的口中,织田才知道百惠近期都没有正常饮食,织田默默的开始反省自己对百惠的态度。

  晚上,织田替百惠煮了「蔬菜奶油炖鸡」送到百惠家,但是当织田到百惠的租屋前,正想要按下电铃,却听到屋内传出一阵爆笑声,河马和百惠在屋子里哈哈大笑着,两个人聊着关于熟客的八卦。织田想一想,决定不打扰,于是把蔬菜奶油炖鸡放在门口便离开。

  河马替百惠丢垃圾时,发现百惠家门口有一锅东西,河马蹲下去,打开锅子一看,是炖鸡。河马想到什么,拿着垃圾便跑出去,刚好看到织田骑车扬长而去。

  河马顺手把垃圾丢进一旁垃圾集中处,回到百惠门口,盯着地上的炖锅,犹豫着,河马因为醋意,没把炖鸡带回屋内,河马关上门走进屋里,门缝中似乎可以看到一锅炖锅还在门外,言词中,忍不住探问起百惠对织田的感觉,百惠感觉织田对她只有师徒之间的关系而已,没有喜不喜欢,但是自己对织田却难以割舍。河马看在眼里,心中很不是滋味,忍不住抱怨,河马看得出来百惠对织田师傅的心意,只是织田根本就看不到你的优点,河马觉得织田一点也不值得百惠对他放感情,河马建议百惠放弃织田,河马的残酷话语,让百惠伤心难过,河马的话语,勾动百惠心中小小的秘密,百惠难过起来抽噎。

  隔天,百惠的心情依然难以平抚:「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的心情却还是跟昨晚一样难过,我知道这份感情太强求,应该要放弃……但是,我的心,却怎么样也舍不得……我总是默默的站在师傅旁边,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他,原本只是什么也不求的,等待着奇迹出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的这么软弱呢?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不能坦诚的看待自己的健康、工作和感情的话,恐怕我就会一蹶不振……爸爸如果知道我这么糟蹋自己,一定会失望的吧……嗯!我得赶快把自己拉回原来的生活步调!快点恢复成原本的我!」

  百惠想抛开感伤,振奋自己,于是强装朝气蓬勃的起床刷牙洗脸,却发现桌子上有一锅蔬菜奶油炖鸡,还以为是河马作给她吃的,百惠把整个锅子拿起来,放到炉子上要加热,桌上的锅子底下有张纸条,百惠没看到。百惠尝了味道,发现这锅菜并不是河马的味道,百惠一吃,一开始开心的表情,变成若有所思,百惠回头望向桌面,果然看到一张纸条:「百惠!早安~身体好些了吗?昨晚对不起,原本想帮你加油打气的,不过我想你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我,我也只能默默的当你的无声拉拉队了!桌上这锅炖鸡,是师傅放在门口的,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冷酷无情啦!早餐记得要吃喔!这样中午肚子就会开始饿了,你也可以慢慢恢复成大胃王的本性喔!感情的事情就别想太多了!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喔!希望你早日康复~」,百惠看到河马留下的字条后,才知道这锅菜真的是织田作给她吃的。百惠十分感动,认为就算织田不喜欢自己,但只要织田稍微对百惠好一点,百惠就觉得全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百惠决定要抛开一切重新出发,把握住任何一点点在师傅身边的时间就好了!

  早上,织田走进Little Bear,看到百惠独自在Little bear的餐厅,替木头家具上蜡,织田决定帮百惠一起打蜡,两人一起工作的默契,互相传递蜡油、一起搬动桌椅、丢抹布给对方接住,花了点功夫,终于大功告成。百惠下定主意只想待在织田师傅的身边,跟他一起工作,就像现在这样并肩工作下去,不论两人间的关系是恋人还是师徒,这些都不重要,百惠也希望不管十年后大家会在哪里、在做什么,但百惠相信Little Bear一定还会像现在这样,而且会越老越有味道。

  百惠建议织田把那道「蔬菜奶油炖鸡」加入到菜单中,这道菜很适合肠胃不好的人,连老年人和没胃口的人都吃得下。而织田虽然没直说,但简单的几句话:「你的身体好一点了吗?」、「嗯!好多了!」、「那就进厨房工作吧!」织田叫百惠进厨房,决定教百惠做「蔬菜奶油炖鸡」这道汤,织田突然回过头来看着百惠,百惠又紧张起来,织田:「厨房很危险!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要说……不然……总之……反正,就是要避免上次那样突然昏倒!知道吗?」,织田转身进去厨房,百惠看着织田的背影,知道织田在关心自己,百惠高兴的也蹦蹦跳跳的跑进厨房,言谈中,两人终于回到过往的合作关系。

  老板来Little Bear上班,看到百惠又能够进厨房工作,很替百惠高兴,百惠纳闷为什么小强和河马还没有来?老板才说「爱慕尔」今天要替陆老板女儿川琳办订婚宴,对象是大企业的公子,百惠讶异,因为她向来知道高桥与川琳间的恋情,没料到这件事会突然发生。

  百惠担忧高桥的心情,自告奋勇表示,自己也要去爱慕尔帮忙!

  爱慕尔厨房里,一片肃静,大家都在等着高桥的指示,小强、河马、B胖都来帮忙,厨队全员到齐。高桥宣布要替川琳作订婚喜宴,不管是谁搞砸了,就自动走路,今天也是高桥在爱慕尔主导的最后一餐,众人一阵骚动、听了傻眼,互相看着身边的人,一脸不可置信。Eric张开嘴似乎想讲什么,但看高桥立刻埋头工作的神态,Eric也说不出口,河马靠向Eric,眉毛挤出疑问句,脸撇一撇身后的高桥,Eric只是比个嘘在嘴唇前,然后耸肩,没有人知道,高桥为什么说是他主导的最后一餐?

网友对《美味的童话》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