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美味的童话海报

美味的童话

共3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美味的童话分集剧情

第27-28集


  美味的童话第27集剧情介绍

  高桥渐渐开始恢复,百惠练习百考试要的鸭肉盘,怎么摆菜肴都很难看,抱怨说要美观,还要吃得方便,这根本不可能嘛!

  高桥说一流餐厅的摆盘技巧,是着重于美观、方便食用性、外加好吃,这3项是评分的重点,百惠心里要有美丽的图案,才有美丽的摆盘,要百惠心中想100件最美丽的事物,变成一幅幅图画,。百惠100件很难找。高桥只是说一个不开心的人就很难找到,但心中充满爱的人,随便就可以看得到100件美丽的事物。

  高桥去医院看川琳,他的心情已经跟以前不一样。高桥想起多风曾跟自己说,生活不只是有一面而已,可以自己开创其它的面貌。高桥带着以前川琳带给餐厅的苹果烧酒,打开盖子,喝着。

  百惠想到自己心中第一名的美好事物就是织田,于是百惠跑去金刀家偷看织田。金刀发现百惠的形迹,却故意说有小偷。织田开始冲出去抓,两人抱住,在地上滚三圈。百惠睁着眼睛,在这天旋地转之间看着织田如此靠近的脸。百惠的视线在织田脸上飘移,不知该定在哪里,干脆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

  百惠在织田面前稍微有点脆弱,因为她很担心比赛,如果自己不是很好的厨师,百惠怕织田会瞧不起自己。织田感觉到,百惠是没有自信的,但是看见百惠来找自己,织田还是有些开心,织田想起不久前才与宋医生谈到爱情,织田也忍不住想,自己这样就是喜欢百惠的吗?金刀也发现了织田对百惠的情感,悄悄记在心里。金刀婆婆说要给百惠看一个提神醒脑的东西,往橱柜里搜着织田的照片,说参加比赛不是一开始资格审查要交照片吗?这个可是织田难得保留下来的清纯照,每次看到这张照片,作老妈的金刀就会有成就感。金刀抽出一张照片,织田赶紧抢走,百惠上前抢着要看,两个人打打闹闹。

  织田邀请百惠一起去吃一顿饭,送百惠自己用过的刀,要百惠能够面对自己的比赛,然后充满自信的去迎接比赛。不巧在同一间餐厅遇见可欣和辜见贤。

  辜见贤对可欣表达出爱慕,邀约可欣喝酒吃饭,辜见贤很清楚的说明自己的状况,也表示想知道真正的可欣!可欣心里却想着织田从来没有想要了解自己。辜见贤送可欣礼物。百惠和织田的聊天方式跟可欣和辜见贤的气氛,截然不同。织田边讲的时候也边发现,自己好像在百惠面前,总是能够畅所欲言。百惠以为织田已经发现喜欢自己,但织田只是避开来不去面对。织田去洗手间时,百惠刚好看到辜见贤和可欣从包厢出来。百惠装作和辜见贤初次见面!可欣看到百惠和织田一起用餐,想起织田老说不把百惠当女人看,就算亲自去织田问,他也不会承认,其实两个人一起在Little bear做事的时候,可欣就看得出来了,可欣气织田还骗自己说什么百惠只是徒弟,这下可欣觉得有被背叛的感觉。可欣当下决定要报复他们!

  可欣绝望之余,答应了辜见贤的交往,跟辜见贤上饭店,但可欣是绝望的。可欣起床后以为是只是玩玩,心情觉得爱情和工作以及梦想和店,通通都落空了,但辜见贤送了衣服礼物和自己的电话号码,显示出诚意。辜见贤的用心让可欣讶异。

  两个人在约会中,辜见贤还刻意跟可欣说,两人需要一前一后进入饭店,怕狗仔队拍到,这些都会影响他的商业形象。

  辜见贤没有放弃找百惠当行政主厨,在爱慕尔餐厅里等百惠下班,辜见贤跑去跟百惠解释,自己现在作的餐厅连锁,缺乏一个鲜明的标志,要推销一个整体概念庞大的餐厅印象,不如推销一个代表这个餐厅风格质感的形象,所以希望百惠可以来当我们的形象主厨。辜见贤向百惠表示以女性主厨为诉求的餐厅,可以给顾客除达一种软调温馨的感觉,不像传统大餐厅给人硬梆梆难以亲近的感觉,这种平价亲和的感觉正是辜见贤的连锁餐厅的诉求,需要一个代言人作为营销的形象,觉得百惠很适合,尤其百惠对料理很有见解与热诚,所以百惠成了辜见贤的第一人选。百惠觉得自己手艺不好。但是辜见贤还是极力想说服百惠,说形象主厨不一定要会作菜,这跟找明星代言商品一样,辜见贤知道百惠最近正在准备法式料理比赛,觉得成绩也不能太难看,要给百惠这次比赛评审的资料。百惠当下撕掉纸袋,辜见贤吓了一跳。辜见贤不明白,认为这是百惠的机会,很多人一辈子都等不到这样的机会!这次的连锁是餐饮业空前的大企画,会创造无限商机,只要一成功,这个经验就会在其它行业复制,会成为整个业界的效法对象。但是百惠与辜见贤的理念不同,百惠觉得这对任何专业厨师都是一种屈辱,自己不想作弊,也不想当什么形象主厨,开餐厅对百惠来说不是赚钱,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百惠严正拒绝离开辜见贤,甚至有些生气。

  辜见贤追出去要跟百惠道歉,要百惠先不要拒绝,甚至问百惠,难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吗?辜见贤要送百惠回家,但百惠不要,辜见贤说自己很愿意用所有的财富帮心爱的人追求梦想。百惠见辜见贤不想放手,两人拉扯得像是一对情侣十分依依不舍。两人没注意这些举动已经被狗仔对拍下。

  老板从医院走出来,得知自己的的血糖跟血压已经在危险数值里,医生甚至建议自己住院几天作更进一步的检查,老板手上拿着健康检查的单子,神情颓丧。老板走回Little Bear时,辜见贤正好来Little Bear表示自己是海洋企业的负责人,因为Little Bear是我们第一间谈的厂商,为了表现诚意,辜见贤想亲自跟老板谈一谈。劝老板把店卖给他,说这会让店更好,小强为了维护老爸跟辜见贤吵,但老板要小强不要闹,老板责怪小强,问你学作菜了吗?哪天来上班不是臭着一张脸,质疑小强真的有想接这间餐厅吗?老板骂小强从以前到现在,不曾真心关心过Little Bear。小强气到,冷冷不说话,瞪着自己父亲,走出Little Bear。老板看着小强临走前的怨恨眼神,叹了口气……老板请辜见贤先回去,说就算加盟后的Little Bear变得再好,也不是Little Bear了!

  梁海涛正走入自己家,突然被一股味道臭到,捏鼻皱眉。走入,见自己五个小孩缩在房子一角也正为气味所苦,捏鼻皱眉。梁海涛走入厨房,发现味道的来源是式小强正在炒的菜。而小强把醋当成酱油,放进锅子里,抱怨说这两种东西长得像兄弟一样,以为煮久一点酸味就会淡掉了。梁海强得知小强与父亲吵架。劝小强不要怪爸爸,这只是一时气话,说不定老板这样讲只是希望小强多在家里陪陪他,多关心他,他也很想知道你在作什么,想参与你的世界,你要跟他多说说话,开心剖肚地聊聊心里话。

  百惠从爱慕尔出发去比赛,临行前大家祝福,高桥特别以最美的事物是什么在临行前问百惠。想到滚动中师傅的脸,百惠羞红了脸,百惠坚持不说,支支吾吾,高桥若有所思。

  河马很认真的参加比赛,百惠在所有参赛者中,他是唯一的女生,百惠的心情紧张。老板和小强有去比赛会场帮忙加油,河马见老板来加油,问老板说Little Bear怎么办?老板说却回答说反正Little Bear生意也不好,少开一天也没差,河马与百惠的比较重要。而河马看见老板对自己的店这样冷淡,感觉不妙,说比完赛还要回店里开店做生意,中午不卖,晚上也可以营业。

  因为比赛的人很多,百惠与河马不同时段比赛,百惠没有办法在时间内完成,已经丧失比赛资格,但是还是允许百惠继续完成,吃了百惠的菜,觉得百惠做的菜是最合胃口的,没有矫情、没有过多的自信、也不试图给人惊奇,这是男人最怎么揣摩也作不出的料理,主审相信百惠未来会是个不错的女性主厨,但是碍于规定百惠还是因为没在时间内做完而被淘汰,百惠有点难过。

  百惠被淘汰,难过地回到金刀家,金刀婆婆去看医生家里只剩织田,百惠被织田拦住问比赛结果,得知百惠丧失资格,百惠当然被织田骂。织田骂说难道不知道料理没做完,等于没做料理。百惠心虚地说为什么想考厨师,百惠只是希望可以跟织田拉近距离,地位上稍微接近一点,或许不敢妄想有什么可能,但至少自己可以在比较接近织田的位置,看着织田!

  织田听到这话非常生气,织田希望百惠是自发性的有成为厨师的自觉。织田期待百惠成为一个成功的厨师。织田骂百惠说你以为你这样目的不明、动机不纯的人想当上厨师?你永远都不可能!在我眼里你只是这样半调子面对,跟我第一天见到的妳更糟!你这样甚至不是我愿意承认的徒弟。织田希望可以看到百惠的成长,或者百惠对自我能力的认定。但百惠以感情的角度表现自己难道没有了厨师的光环,也无法以女人的身份受到织田的关怀吗?织田要赶百惠,百惠不想移动,织田硬是把百惠拉起来推出去。

  百惠回家失神难过,陷入一种失神的状况,是世界都倒过来了,整个世界是倒了,一切都倒了,百惠低着头,眼泪一滴滴从无神的双眼里掉出来。耳边的声音像从远方传来,飘渺又模糊。百混看着四周的景物,景物缓缓退去颜色,变成一块块景片掉落,景片后是全然漆黑,所有景片掉完后只剩下百惠在一片黑中。…

  隔天早上,河马出门上班前,敲着隔壁百惠紧闭的房门,发现没有回应。河马把耳朵贴在百惠的门上,听见百惠微弱的声音,百惠说自己病了,河马信以为真,河马冲回自己房间,拿了感冒药塞进百惠的门下后赶去上班。房内,在河马塞进的感冒药旁,百惠躺在那里。百惠穿着前一天的衣服躺在地上两眼无神,一直流泪。

  可欣跟辜见贤交往,两人都是在饭店约会,辜见贤是个工作狂,可欣探问辜见贤家的状况,可欣表示想去辜见贤家看看,以及辜见贤是否想结婚的意愿。辜见贤觉得婚姻就是个筹码和工具,所以他会慎重选择可以协助自己的伴侣!可欣想与辜见贤分享自己的家庭秘密,说自己或许对结婚一直抱持着一分恐惧,因为自己的父母的婚姻并不美满,但是可欣还希望能有个人相知相守,作为一身一世的伴侣,而后可欣发现辜见贤已经累的沉沉睡去。

  熟客拿着八卦周刊到Little Bear,说百惠红了!飞上枝头要嫁入豪门当少奶奶,飞上枝头当凤凰,以后好吃的东西吃不完了。小强打开杂志里的内容看,河马与老板也凑过来看,里面正是之前百惠与辜见贤拉拉扯扯的照片,斗大的标题写着:直击!!远洋企业王子夜会美女主厨,批注那些拉扯照片,甚至还有车震图片,暧昧的句子配上模糊的画面,就像真的一样。河马越看越气愤,一把抢下杂志,冲了出去。

  河马跑到百惠的家门前,气冲冲地敲着门,但是百惠心情实在太低落,没有力气跟河马争论解释。河马认为自己开始不认识百惠,难道百惠真的是这样浮夸虚华的女人吗?河马劝百惠说为百惠师傅付出了这么多,不能现在这样谁便放弃啦!尤其现在师傅没跟可欣姐在一起啊!现在正是百惠的机会,织田师傅是个很慢热的人,时间久了才可以打动他,百惠是最了解师傅的人啊,除了百惠世界上没有其它人摸得熟师傅的怪脾气。但是河马用织田来的鼓励刺激百惠的招数在此时踢到铁板,因为百惠才刚被织田彻底否定,任何关于织田的事百惠都不想听,百惠把河马赶出,把自己房门关上,被拒于门外的河马看着百惠的房门愣住,然后渐渐开始气了起来,对着门内的百惠说就算不要是师傅,百惠也可以选自己啊!河马觉得再怎么样都比那个姓辜的好!埋怨百惠为什么从不正眼看自己?一直在百惠身边陪伴的人是自己,为什么随便冒出一个辜见贤就可以取代自己?河马发愿以后一定会成为大厨的!每天带百惠去吃好吃的!为什么你都不能等等我呢?但是门内的百惠一直没有回应,河马求说话啊,就算百惠说讨厌自己,河马都会高兴一点。

  门内,百惠背倚着门,身体缓缓下滑,坐倒门边。无神的眼睛滑出眼泪。侧倒在地,她见整个世界只有十公分这么扁。

  可欣与辜见贤在饭店里,看见一旁的高级珠宝店。可欣被闪亮亮的戒指所吸引,伫足观看。辜见贤表示愿意买给可欣,可欣特意想要戒指,想以次暗示辜见贤自己结婚的欲望,但是辜见贤却对结婚的事没有反应,最后可欣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戒指。辜见贤离去后,可欣一个人在餐饭店餐厅用餐,这时却看到周刊报导,可欣不悦,去找百惠兴师问罪,怒责百惠为什么自己每件事情妳都要插手!说已经有织田了,请百惠离开自己的生活范围,可欣真的不想再看见百惠!可欣感到自己的四周到处都是你百惠的影子,要百惠不要以为辜见贤是跟你认真的,说这个报导是他设计的,这是很好的宣传,连锁餐厅还没开张,名声就已经很响亮了!而且一毛钱都不用花。可欣离开后,百惠突然有强烈的无力感…

  在金刀家,这时织田也看见了杂志,织田把杂志丢进纸类回收箱,面无表情地走道院子里去修剪盆摘。不知情的金刀捡起杂志一看,脸色大变,又见到织田冷峻的表情,金刀劝织田说八卦只是用来调剂身心的,不要当真,要是织田有疑问的话,不如打电话去问百惠啊!织田考虑的许久,终于决定打电话给百惠。

  在百惠家,百惠手机电话响起,拿起一看,吓了一跳把手机一丢。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着打着师傅的名字。手机在桌上因来电震动着,渐渐震出捉桌缘,掉在地上,百惠不敢靠近手机,怕织田也是打来责骂她的。

  可欣把辜见贤约到自己家里来,作了一桌菜给辜见贤吃,对辜见贤逼婚,但是落空。辜见贤告诉可欣,婚姻对他来说只是利益结合,即使他结婚也不会想跟可欣分手。但可欣却以为辜见贤是因为百惠而不要她,质问辜见贤杂志的事,辜见贤对百惠的事只觉得烦,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想要被拍,现在就跟我出去走一圈,这星期的封面是这个女人,下个星期就是可欣!可欣这么能干,说不定还能跟杂志社对拆版税。可欣努力克制即将爆发的情绪,问辜见贤有没有爱过自己。辜见贤解释婚姻跟爱无关,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腐败的家庭受苦!辜见贤说从来没有把可欣当成结婚的对象。可欣失望透顶,赶走辜见贤后可欣就把自己封闭起来,精神状态渐渐失常,可欣冲进浴室,莲蓬头喷出冒着白烟的热水,冲刷着可欣的脸,可欣抓着自己的脸、肩、手臂、双腿、头发,可欣捉过的皮肤都变成红通通的,几乎流血,可欣茫然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幻觉中看见辜见贤把头靠在她肩上,正在亲吻她的脖子。可欣瞪大眼睛大为惊吓,抓着、拍着那块被辜见贤亲吻的肌肤,蹲在地上,紧紧抱住自己的脖子。压抑地发出呜呜声。浴室里传出可欣刺耳的尖叫声。

  老板去找辜见贤,表示自己愿意把餐厅加盟给辜见贤。

  邮差送来河马的入围通知书。开心不已的河马跑去找百惠讲,却发现无人应门,而百惠消失了,河马愣住,河马走入百惠房中,吓呆,发现屋子里除了大家具之外,小东西全空了…

  美味的童话第28集剧情介绍

  河马到Little Bear跟大家宣布百惠失踪的消息,织田这时也得到消息前来,大家想不出个所以然,河马万分自责,尤其得知百惠在比赛中丧失资格,自己还因为八卦杂志的事去怪罪她,河马觉得是自己害百惠失踪。织田说如果就这样受不了挫折而离开,就让她走吧!河马又想到说百惠会不会是去跟辜见贤在一起?想请织田问一下可欣,织田略有妒意,心生不满不愿去问。老店的市场帮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百惠事情的大家,也跟着因为河马在分区复赛中得到晋级,大家都很开心兴奋,织田肯定地恭喜河马。老板回来,心事重重地陪笑。正在大家高高兴兴,给河马打气时,老板此时竟然说,他就要跟辜见贤签约,成为连锁店,Little Bear的众人都讶异。

  河马沮丧,因为自己这么努力去准备比赛,为的就是想说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后,老板就会会安心把店交给自己,河马是一直在为了Little Bear努力,但是老板的决定让河马失望透顶,自己的餐厅里有自己的坚持,为每道菜花的心思、手工绝不是外面那些千篇一律的连锁店可以相比的,Little Bear不是其它餐厅的复制品啊!河马跟老板表态如果Little Bear要变成连锁,就要离开Little Bear,织田也劝老板。

  老板说出自己的身体不好,查出自己有严重糖尿病,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没了斗志,他自己思索着要怎么给这间店一个保障?要是这间店结束掉,那河马跟怎么办?小强的生活谁要负责?但只要变成加盟店,就算没有老板,生意还是可以照作,而且怎么能把这种朝不保夕的店交给河马呢?河马才刚通过比赛,还有更好的前途等着他,怎么可以绊住他。织田直说老板因为没有自信,最大的缺点就是自卑,加上老板往往判断不清、凡事采取观望的态度,从不立即做出果断的决定。虽然可以跟员工打成一片,却没有办法让人真正地给予信赖!Little Bear是老板的店,如果老板都不能保护这间餐厅,那没有人可以!河马勇敢的请老板将店交给他,请他安心的去医院养病。老板在犹豫之中下了决定,决心去好好养病!一旁小强从老爸开始说就一直默默听着,不发一语。

  老板在Little Bear的院子,小强慢慢靠近,小强怪老爸,身体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为什么都不跟自己说?老爸只是默默听着女儿发疯地哭诉与在乎,小强说你从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你才要知道?小强急哭,许久……老爸上前拥抱她,小强挣脱离开,父女俩不发一语僵持着,小强重重叹口气离开。

  织田把沮丧的小强带去金刀婆婆家,金刀婆婆煮东西给小强吃,吃什么只都说难吃,金刀很生气地跟织田说,这是第二次有人说我的菜难吃,上次是你这个王八蛋。织田跟金刀说百惠失踪的事与Little Bear发生的种种大事。

  织田去安慰小强,说自己也曾很厌恶美食,织田向百惠说起自己的往事。其实小时候的织田刚被金刀收养时,也都不吃金刀为他准备的美味料理,但是金刀还是每天做出丰盛的菜色诱惑小织田,一个晚上,小织田饿得受不了,想说偷喝一碗汤就好,没想到这碗汤勾起他旺盛的食欲,小织田找出冰箱理所有得菜来吃,这景象被醒来的金刀看见,小织田以为金刀要嘲笑他,把所有刚吃进去的食物催吐出来,这举动惹得金刀大怒,两人发生拉扯冲突,金刀教训小织田,表示小织田不体谅过他们的心情,她们身上已经一毛钱都没有了,还是希望带你吃一顿大餐?她们希望以后你回忆起她们,都是这一餐的美好回忆,没有人希望自己孩子恨父母,如果你不了解他们的用心,就没资格恨他们。小织田这时才对金刀婆婆打开心胸,其实小织田多希望没吃到那一餐美食,如果我没吃那顿大餐,那爸妈是不是就会不会离开?小织田已经想不起那顿饭是什么味道,只记得自己被遗弃的感觉。金刀说小织田品味不出你父母的用意,也不会去了解一到菜里的意涵,如果有个人,真心愿意为另外一个人,耗上一整天,只为了作一顿好吃的料理,这顿饭所投注的心意会多难以计算,只耽溺在自己情绪里的话,那小织田只会是一个自私的人。小织田感动领悟。

  小强败被织田小时候的故事感动,自己回想自己最喜欢的食物,竟是爸爸刚开Little Bear时所乱做的满汉十全大补饼……她突然好想吃。小强要求把所有剩菜包下。

  到了流浪汉的家,小强试着回想十全大补饼的做法,小强做大补饼来给流浪汉的小孩吃,小强却没陪着一起吃,躲在厨房哭泣,流浪汉回来后发现小强,小强扑到他的怀里,流浪汉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默默安慰……

  老板跟辜见贤道歉,不愿将经营权交出,辜见贤劝老板说现代商业就是会要牺牲一点点独特性,毕竟连锁店就是有整齐画一的包装,但是这可以创造出更大的商业利益啊!由中央厨房准备好所有的物料,这可以省掉多少时间、人力,辜见贤要老板不要太迂腐。老板,也大声抗议,问他的世界里,除了进步、现代、效率、财富、权力…,可有其它东西?像是老朋友?老经验?老地方?或是无所是事?或是……??就是一种每天会想去一个地方,跟一群人见见面,然后无所是事的感觉?辜见贤气得把老板轰出去。

  织田骑着车,在街上东张西望找着百惠,幻想着百惠可能就出现在下一个街角,但是遍寻不获。而河马每次回家或出门,都先去看隔壁百惠的住所,但是房子里仍是空无一人。

  织田回Little Bear帮忙,还是缺少百惠,厨房的让气氛有些尴尬。织田回Little Bear不当主厨坚持当河马的副手,河马让很紧张一直推却,这样的结果终于让织田失去了耐心,要河马想想自己曾说过要救Little Bear的豪语,就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才留不住百惠,让百惠消失,河马气得闷着做事,故意大声使唤织田,小强觉得好笑。

  高桥接到百惠的辞职电话,急着想问她在哪?百惠却不回答,只是一直道歉自己在爱慕尔旷职太久,在电话中百惠向高桥辞职,说想给自己好好思考的机会,之前不管是织田或是高桥你,都给百惠太多保护了,让她一直没有自己很认真面对自己要负的责任问题,织田是对的,如果自己的努力或是工作,时时刻刻都会想着别的目的或别的可能,那她永远都还会是那个没有离开过家的千金小姐。高桥劝百惠回来,但百惠却不响应,难过地挂上电话。挂上电话后的百惠消失在夜色之中。

  河马在百惠家门张望,期待百惠已经回到这个房间,但是每个期盼都是落空,河马感伤地望着屋子,每天也还着这分感伤上班。快到Little Bear的路上,河马还在沉思,却经过了一个连锁店即将开幕的现代施工围篱,河马退后一看,看见广告牌上的辜见贤大照片居中,穿着厨师服,手上端个高级料理,瘫坐在沙发上,神情挑逗迷人,文案上写着:你最慵懒的私人厨房……布兰榭,七月一日,邀您躺着共享早餐与阳光…… 河马整个人愣在当场。

  面对辜见贤的平价连锁餐厅布兰榭的即将在Little Bear附近开幕,小强、织田、河马、老板在Little Bear想办法,众人只能硬着头皮应战,河马说如果百惠在就好了,她鬼点子最多了,一提起失踪中的百惠,大家又陷入落寞。这时B胖来找小强谈,小强不想跟他说,大家说服小强跟B胖把话讲开,这样彼此才不会有遗憾。河马看着小强与B胖,疑惑B胖对小强这么好,为什么小强就是不肯接收B胖?老板说是对一个人好,就可以得到那个人的爱,这个是没有办法用投资报酬率来计算的,如果爱情可以用这种方式交换,那就不真爱了。老板的话虽然是指的B胖和小强,但是听在河马耳中,河马想到自己和百惠的关系,河马心有所感。

  Little Bear的生意下滑,来店里吃饭的客人三三两两,这时Little Bear还有一个新来的工读生,这个工读生做事轻忽马虎,织田指责这个工读生,没想到这个工读生反而更凶恶地回骂织田,还马上辞职走人。织田与河马落寞地想起热爱厨师这份工作的百惠,感觉更闷。

  织田在街上骑车寻找百惠,寻找的过程中他发现百惠对他越来越重要,织田最后在百惠家周围转圈圈。突然织田的行动电话响,织田以为是百惠,后来才知道是宋医师电话,宋表示很久没有可欣的消息,可否请织田去看一下可欣怎么了。

  织田到可欣家后,发现可欣已经呈现有些疯狂的状态,织田进可欣家后一愣,他踩到了满脚的泡泡,发现可欣家的地板上全是泡泡。家中摆饰也在大搬风,架子空空的,所有原本应该放在架子上的东西全堆栈在桌上,窗户紧闭,窗口边边的缝隙全被用卫生纸塞得密实。织田看向厨房,发现水槽里堆满着碗盘,水龙头没有关上,清水一直流出。织田一入内,可欣马上把门关上,抽出许多张卫生纸把门边的缝隙塞得密实。织田看着这样执着的可欣,有点吓到。

  可欣把自己锁在家里,反复地洗着锅碗瓢盆,但是却觉得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织田觉得可欣已经病入膏肓。织田看见可欣这个样子,心生不忍,于是自发地照顾可欣。织田拉开窗帘,撕掉贴在窗上的黑纸、拿掉塞在缝隙的卫生纸、开窗,阳光撒入,跪在地上洗净,擦干地上的肥皂。

  织田作菜给可欣吃,可欣吃织田的菜好像不一样,味道变了。 织田一楞,但这个情形他自己也发现了,但是无能为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一种身体跟心跟意志连不起来的感觉。织田更加察觉百惠的重要。而可欣已经把百惠当作敌人,在心中把百惠给妖魔化,可欣对织田说百惠有了织田后,还跟辜见贤在一起,百惠脚踏两条船,劈腿,这个女人很脏,她走过的地方都应该要消毒一下,但是每个男人都被她骗了,不要上百惠的当,百惠跟所有的男人要好处,只会利用人,很奸诈狡猾的,每个人都被她耍得团团转,可欣要织田赶快离开百惠。织田劝可欣不要对百惠的事太执着,而且百惠现在也失踪了。

  在织田的照料下,可欣的精神状态在织田在时好像已经好转,但是等织田一不在,可欣就会幻想自己织田一直在她身边,从来没有离开,可欣在自己的幻想中得到满足。

  织田根本无心工作,河马发现,跟师父聊天,河马说生意下滑,布兰榭一开,可能会更惨,跟本比不过对面的连锁店,面对可能发生的危机,河马十分紧张,想起自己曾经对百惠发誓说,要在百惠不在的时候守住Little Bear,不会让它变了样,现在不要说变样,是整个不见了。织田却说如果Little Bear关掉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劝河马说死撑只是让自己痛苦,如你真的那么喜欢Little Bear,就不要让Little Bear变成自己埋怨的对象。河马难过,织田要他趁此机会好好准备决赛。河马说出织田其实很需要百惠在身边,因为河马觉得百惠一失踪,大家都变得好没劲,尤其是师织田傅,之前百惠在的时候,织田骂起人来特别有精神,做起菜来特别好吃。

  织田又在街上闲晃骑车找百惠,突然下起大雨,织田只好就近进入一家阿婆照料的小面摊去吃面,织田觉得这真是一家很好吃的面,虽然是间不起眼的小面摊,用的是手工面条,口感超好,粗细适中,微微卷曲的面条可以吸附更多的肉酱,这个肉酱更不得了,把瘦肉肥肉煮得这样软烂,还有猪皮的胶质也在溶解在里头,包在面上芳香滑溜,面条很有嚼劲,于是又向老板加点卤蛋,织田幻想着如果百惠吃到的话会是什么表情,织田想到百惠形容这面陶醉的神情,也想到百惠会有怎样的的笑声。这时却突然听见百惠的笑声:「太幸运了!太幸运了!」,织田还以为是自己幻听,织田为自己的意乱情迷感觉不解,结果才发现这笑声是真的自后面传出,织田含着满嘴的面一征,这才当真,织田寻声去找,果真看见的寻觅已久的百惠,老板身旁站着百惠,百惠一身村姑样,正对手中的双黄蛋啧啧称奇:「点到这颗蛋的客人真幸运,可以吃到两颗蛋黄耶。」,这时,百惠因为切到一颗有双黄的卤蛋很开心,老板问百惠干脆自己留着吃算了,可是百惠却说:「这个是别人点的,别人的好运,还是还给人家好了。」切好鲁菜的百惠正想看是哪位客人点的,发现织田那桌的客人已经不见,桌上留下一百元。

  这桌留钱后就跑掉的客人正是织田,织田淋着雨站在旁边巷子,心里头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织田很感动也很开心他终于找到百惠了……织田高兴地拨电话,告诉河马,他骑车瞄到一个看起来好像是百惠的人,要河马去看看是不是?

  河马匆忙骑车来,雨已停,这时他还身穿雨衣,看到百惠,河马忘情地上前拥抱,百惠看见河马也惊奇地尖叫,这时阿婆以为河马是色狼,猛打,搞清误会后,两人深聊。路口的一角,织田躲着没让两人看见,织田看着两人相拥,自己低下头,转身离去。

  百惠对河马说起自己离家后的情况,当时周刊上报导百惠与企业小开辜见贤的绯闻,百惠觉得哪里都不安全,好像到哪都会有人来责怪她,想要到没人认识的地方躲起来,走出门之后,却发现没有地方可以去,只好漫无目的地一直走:「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需要一点东西填满,但是在原本的环境中,我找不到可以汲取的东西,所以想出来走走,出来之后就不知道怎么回去,就一直走下去」。走累了就坐,坐到忘了时间,而百惠坐在路边正好是阿婆摆摊的地方,百惠坐在那里,失神地从白天坐到黑夜,从面摊架好,开始准备营业,在厨房煮高汤、卤卤味、洗青菜、切香菜,等周妈把材料放到摊位上,发现百惠依然坐在门外的一角枯坐;下午已经没人来吃面了,阿婆翘着脚看报纸、听广播,百惠依然维持同一姿势坐在一角;晚上,客人陆续上门,阿婆又忙碌了起来,切卤蛋、下面,以致没有时间收晚空碗,后到的客人自动把空碗在桌上迭起。在阿婆面店生意特好的时段,百惠见到孱弱的阿婆用颤抖的手,把热的面端给客人,百惠看到迟缓地移动自己的身体,替周妈妈收碗,收到一边的水桶里,不言不语地出手帮忙,帮忙帮忙收碗盘、擦桌子。营业快结束,阿婆看百惠还在坐在那儿,给她一碗热面,百惠没说什么,接下来就吃,百惠看着冒着烟的汤面,上面还有一颗卤蛋,百惠缓缓吃了起来,接着开始加速吃着,一碗面被百惠一下子吃光,百惠起身把空碗丢入水桶,周妈妈又给她一碗汤面,百惠接下,又到一旁吃着,周妈妈又夹了一颗卤蛋放进百惠碗里,百惠继续吃。直到阿婆打烊,推车回去,推不太动,百惠帮忙推。接下来百惠就窝在阿婆家睡,帮阿婆照顾生意。因为一开始百惠都不说话,阿婆还以为他是哑巴。百惠了解到阿婆的背景,阿婆终身未结婚,顾一个摊子五十年如一日,阿婆却甘之如饴,一个人守着这个面摊快半个世纪,每天重复一样的动作,为顾客提供质量口味不变的汤面、小菜,她的生活单纯、却很满足,人可贵的事,是用最简单接的方式找出肯定自己生命的方法。百惠从老太太身上感受到生命的价值,包括感情也是,一定要先肯定自己,才能保有完整的自己!百惠在阿婆身上看见自己所欠缺的部分,羡慕起金刀婆婆、周妈妈,他们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而自己却一直攀附在别人的保护下,如果不能作自己的主人,就没有能力去爱人,只是个人云亦云的小跟班。

网友对《美味的童话》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