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美味的童话海报

美味的童话

共3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美味的童话分集剧情

第25-26集


  美味的童话第25集剧情介绍

  织田落寞走入Little Bear吃东西。百惠刚好下午帮忙完要离开,看到师傅进来,纳闷师傅怎么不在南特森林,织田说那边自然会有他们适合的人。百惠讶异,百惠问织田说是不是跟可欣分手啦?织田却表示两个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百惠心中是开心的,河马已经注意到百惠微笑的表情,表情很不是滋味。河马和小强不断的逼问织田,可欣之前不是与织田住在一起吗?百惠已经没有听进去了,心中满是最高亢的欢呼。

  在金刀家,百惠因为自心里反复想着织田的事而心神不宁,无法认真作料理。金刀婆婆见百惠根本没心思要参加比赛,要百惠要反过来思考,先决定未来人生要走的路,以后选择男人,才会轻而易举!连基础都打不稳的女人,只能吸引一些没用的男人而已!这样的恋爱,只会带来不安,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要嘛,就要谈那种「即使自己是一个人,也能够安心做任何事」的恋爱!绝对不能被男人和感情给牵着鼻子走!从金刀婆婆的教诲中,百惠自己知道她要好好的爱自己,这样才有足够的能力去爱别人!

  百惠回到爱慕尔,想起金刀婆婆的话,决定要让自己变得坚强,首先要在这场烹饪比赛中努力加油。多风与高桥对百惠解释这个烹饪比赛的意义,这个烹饪比赛是国际性的,对厨师而言,就像是演员心目中的金像奖、歌手向往的葛莱美奖!作家科学家一辈子所追求的诺贝尔奖!百惠这时体会到这场比赛的庞大艰难。

  老板又发现钱的短少,也发现小强的改变,小强常常一下班就离开店里。河马私下追问小强,小强不说,河马跟踪。而河马发现不仅是钱少了,连冰箱的食材也会离奇消失,老板要找小强问个清楚,这时小强听到老板叫,神色变的慌张往后院跑,翻墙离开。河马脱下围裙和帽子,也冲到后院,翻墙出去,河马决定跟踪小强。

  跟踪小强的河马发现小强去到一个破烂租屋处,随便乱煮一堆东西给一屋子的小孩吃,小强煮东西给一堆小孩子吃,像是小妈妈,后来一个男人回来,感谢小强又来煮东西给他全家吃。河马见小强与流浪汉的互动,感到讶异。河马知道小强已经喜欢流浪汉,而一直追求小强的B胖一点机会也没有。

  百惠与朋友一起聊天,说起织田最近恢复单身了,朋友鼓励百惠去告白。

  跟自己作的菜的合照,因为烹饪比赛的初审要交厨师与自己料理的照片。百惠拍照随着心情,所以表情多变。百惠穿着正式的厨师穿着,还戴着厨师高帽,百惠端着自己做的料理,站在某个干净的墙壁前,摄影师已经打好光,一边在提醒百惠做表情拍照。但百惠的心思并不在这里,百惠陷入幻想,百惠与织田是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幻想中的百惠,已经跟织田亲了起来。

  夜晚,爱慕尔打烊,餐厅大部分的灯已经关上,这时百惠犹豫着走到电话前面,犹豫着拿起话筒,犹豫着拨下号码,电话那一端的铃声开始响起,百惠不断的深呼吸,终于织田接起电话,百惠紧张万分,百惠鼓起勇气主动约织田一起去餐厅吃饭,没想到织田答应了,这是百惠第一次单独跟织田师傅上餐厅,没想到自己要跟织田师傅约会,百惠雀跃不已。

  百惠拉开衣厨,开始把衣服一件一件拿起来看,有的比在身上,有的丢回衣柜,一瞬间,床上也堆满了衣服,难以抉择要用哪种形象出现在织田面前,而且百惠每天跟油烟为伍,都忘了怎么穿才漂亮了。

  百惠与织田去试吃新的餐厅,两人的关系对彼此的感觉更加贴近,曾经分离过,再像朋友一样交往,心中又是另外一番滋味。百惠跟织田说自己在金刀那里听说了织田小时候的事情,听说织田在圣诞节时被抛弃在店里的事情,百惠表示听完故事时,他哭了,难过着寂寞的小男孩的心情。织田说起自己对于料理的想法,虽然在厨房里大吼大叫的,其实织田只是很单纯的想作料理给别人吃,当织田一心一意的专注在做菜时,好像也能接触到客人的心,想象他们吃的很幸福的样子。百惠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想法与织田一致,能够和师傅拥有气息相通的一瞬间,相同的感觉,百惠觉得这样的情境真的是很不简单!从过去的没有交集,到未来的不知道会怎么样,也只有在此时此刻,彼此才因为缘分而有更深的了解。

  两人用餐完毕走出餐厅,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分享对刚刚试吃的餐厅感想,百惠感觉现在能够跳脱徒弟的身份,跟师傅像朋友一样交往,是另一种不同的感觉啊!百惠确信自己更加喜欢织田师傅,但织田师傅现在能变的这么温柔,是不是因为跟可欣交往的关系呢?说不定,师傅跟可欣分手其实很难过,他只是想逃避不开心而已!百惠不禁揣测起织田的心情,心情起伏不定。

  百惠冲着要赶上公交车,差点被出租车撞,织田忍不住大声提醒,织田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会担心着百惠。加上一些织田对百惠的回忆场。织田察觉自己对百惠的在意,织田对百惠感情觉醒。

  可欣恳求织田回南特森林,织田表示两个人对于经营一个餐厅的看法不同,回去也只会发生摩擦,之前之所以愿意去帮南特森林,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受到可欣父母的照顾,织田以为自己的协助可以让可欣的妈妈更好转,让南特森林经营顺利,但织田发现自己错了,织田觉得自己在可欣身边,是会害了可欣,可欣只会越来越依赖他。可欣和织田的交涉不愉快结束。

  可欣不甘心,两人分开后还打几通电话要跟织田交涉,但织田采用逃避方式,关了手机。可欣的精神状态开始出现问题。

  百惠跟高桥聊起织田恢复单身的事情,之前可欣宣布两个人交往是可欣自己捏造的。高桥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建议百惠趁胜追击,不要再次错过织田,高桥鼓励百惠「告白」,百惠吓一跳,觉得告白是很困难的事情!而且织田师傅跟可欣才刚分手,自己就只想着跟师傅告白,一点也没有体谅到可欣和师傅的心情,这样好像太自私了点,高桥却说别故作清高,所谓的爱情,本来就是再自私不过的东西,你会想要占有对方、嫉妒所有跟你分享的人,甚至妄想知道对方的一切、试图改变他、完全忽略他的意愿,爱情是用美丽的风花雪月包装,但骨子里,其实是再现实不过的事!要是百惠无法面对现实,还要顾东顾西的,那就别说要谈恋爱,不如放弃织田!百惠想了想,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放弃织田,决定接受高桥的建议,向织田告白。

  百惠想找织田继续试吃,想增加相处的机会,但织田关机,百惠找不到织田,打电话去Little Bear问织田在不在那里,依然找不到织天问百惠只好找河马,河马答应与百惠一起去试吃。

  在Little Bear,河马与老板在厨房看到小强在柜台,又打开柜台收款机偷拿钱,河马与老板冲出厨房去追小强,老板大怒斥责小强,不听小强解释,小强被激怒,认为自己的父亲从来都不重视自己,自己做的好,父亲从来不称赞,做一点不好,父亲就发这么大的脾气,父亲这样让小强不想跟他说话,河马解围。小强跑了出去,河马去追小强,跟小强表明自己知道她的秘密,小强震惊,小强说出自己跟流浪汉认识的过程,之前小强曾经施舍过食物给流浪汉,但是她最气有人装可怜骗自己的爱心,于是那天他刻意跟了一下这个男人,发现他把所有食物带给全家人吃,是因为其中一个小孩生日,而这男人的小孩都跟他没有血缘关系,原来是流浪汉有善良的心,跟前妻认养很多小孩,前妻一死,家道中落,现在他家事业垮了,就算负债累累,就算他必须去工地做工,他也没有放弃这些小孩!……小强她很感动,原来,只要有爱,再简单的东西都可以很好吃,最重要的是大家有着共同信念在一起。小强说出自己想当社工的梦想,她只是想:她可能不会作好吃的东西,但她知道自己作的东西是给最需要的人吃,河马感动。

  但是河马脑海还是认为小强是喜欢上那个流浪汉,小强爱上老男人,结果还拿钱去倒贴小强,河马不知道该如何向老板说明,河马就想私下说服小强。河马因为说服小强,而在这同时与百惠的约会又将在即,河马挣扎了一下,还是放了百惠鸽子跑去向小强劝说。

  河马劝小强说B胖可能是有点胖,但是体重视可以瘦身减肥的,但年纪大太多的男人,就无法回复青春。河马希望小强放弃流浪汉,但是小强不接受。

  百惠独自在餐厅等河马,河马临时放鸽子,这时却来了个体面英俊的男人一屁股坐在百惠对面,男子开始向百惠自我介绍,原来这个男子是辜见贤,今天是来相亲的,而辜见贤误认百惠是相亲对象,等到辜见贤发现百惠不是相亲的对象,而真正的对象是隔壁桌没气质的丑女,辜见贤死也不想过去面对那场相亲便与百惠一起用餐,建议百惠朋友也还没来,多半是被放鸽子了!辜见贤说实在不忍心让女孩子在高级餐厅用餐,却是孤独一个人!不如趁这个缘分,一起享用午餐。百惠接受了辜见贤的建议。

  辜见贤与百惠聊了起来,知道百惠是厨师,百惠在聊硕自己离想中的餐厅时给辜见贤一个灵感,原来辜见贤不久的将来就要进军餐饮业,原本辜见贤的构想是要开大型餐厅,但是与百惠聊过后,百惠给辜见贤一些建议,认为法国料理一向就不是属于客层广的餐厅,南特森林的形象,也是主推有名的主厨料理。如果要开成连锁店,又希望客层广泛,那辜见贤应该锁定一般民众。而此时百惠平易近人的餐厅理想给了辜见贤一个很好的idea!

  河马冲去相约的地点,发现百惠跟辜见贤在一起聊天有说有笑,河马大为惊讶,河马心想,又多了一个竞争者来争取百惠。

  织田去Little Bear看看河马的状况,河马忙得要死,但心情很糟,因为老板跑去医院健康检查,河马表示之前还放百惠鸽子,织田心想原来百惠也有约河马到处去试吃,自己不是百惠为一会去邀约的对象。织田问河马是不是在跟百惠在约会。河马却说当自己迟到赶去赴约时,却发现百惠跟另外一个帅哥在吃饭。织田还会言不由衷地替河马打气,要河马多加加油,免得百惠被追走了。织田跟河马表示要搬回金刀家住,要找他要去金刀家。河马问那南特森林呢?织田就说不干了,河马问织田要不要回Little Bear当主厨,织田却表示这里已经是河马当家作主了,每个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织田刚搬回金刀家,在金刀家整理行李,金刀问织田对那个南特森林就真的不闻不问?这时电铃响起,可欣来拜访。可欣和金刀和织田,三人讨论南特森林的未来。金刀提醒织田南特森林没有你是撑不下去的。可欣不解织田可以在Little Bear这么久,为什么就是无法待在南特森林?……织田表示与其没有一个共同目标的人一起工作,我到宁可选择自己一个人,织田的话语中表示团体合作的重要,而南特森林并不是适合他的团体。可欣沮丧,说起百惠的坏话,说百惠的城府很深,虽然只有二流的厨艺,却很擅长笼络人心,老是装无辜好博取别人的信赖,像她那种富家女、温室里的小花,什么挫折也没遇过,也没有尝过不被爱的不安与痛苦,不论遇到谁,她都嘻皮笑脸的!可欣无法忍受织田对百惠的特别,无法忍受自己比百惠付出的还多,却还得不到织田平等的尊重!可欣赌气说织田真的不回来,可欣就让南特森林收掉!?织田却说自己不在意,要怎么处理是可欣的自由。可欣伤心,决定把南特森林卖掉。

  织田带了饭盒,到疗养院去找可欣得妈妈,织田坐在任妈妈的床前,看着任妈妈狼吞虎咽吃便当,织田准备泡茶时却看到床头柜子上任妈妈的素描本,织田翻看素描本,画里是好吃的菜、是回忆里的餐厅、是任妈妈跟任爸爸、小可欣和小织田。织田以为可欣得妈妈恢复记忆了,但任妈妈依然没有什么响应,只是对着织田傻笑。织田对可欣的母亲坦白,说自己没办法保护南特森林了!不过会常来看你的,也会带好吃的东西给你,织田希望可欣的母亲早点康复,因为可欣她需要母亲的爱。

  金刀问织田愿不愿意给百惠特训,织田表示可以,金刀和多风聊天,觉得织田变了,觉得织田比较愿意亲近人,不再是孤独一匹狼。金刀觉得织田的改变都是因为百惠。

  高桥和百惠来医院看川琳,高桥推着川琳在医院的院子里一起谈天。百惠趁高桥不在,问毫无反应的川琳问题,说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冲动想向织田告白,但还是不太敢。

  辜见贤是有大企业的负责人,现在正在企画进军餐饮业,辜见贤在跟可欣见面前,看精算报表。辜见贤赞美可欣的工作能力,对可欣展现出风度翩翩的形象。辜见贤恭维可欣说南特森林真的是你的店吗?爱慕尔也是你一手规划的吗?本来想说有这么多历练的人应该年纪不小了,没想到可欣却是如此貌美年轻。辜见贤显露对可欣的兴趣。辜见贤询问可欣,对于委托她作的餐厅企画有什么构想,可欣就表示在北中南的重要城市都会区开连锁大型餐厅。辜见贤却表示,他对原本这样的企画要推翻,他有新的想法,他要打平易近人的法式料理,把之前在之前餐厅听见百惠说的话说给可欣听,打算走平价的小餐厅,广设分店大量连锁,但辜见贤也表示他对南特森林还是相当有兴趣,还是希望能收购南特森林,辜见贤表示他有的是钱。

  织田老问请金刀打电话约百惠来受训了没,因为百惠要面对即将到来的烹饪比赛,织田认为百惠需要补习加强,但又不方便自己提出给她补习的要求,于是要金刀用金刀的名义去跟百惠说。金刀笑着说织田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鸡婆,是不是因为百惠很可爱?织田思考着百惠哪里可爱?织田化解尴尬,便打电话给河马一起来受训。

  织田蹲在田地里,正在拔萝卜或者挑菜摘菜,突然听到百惠的叫声,织田站起身,看但远处的百惠,趴在地上,东西倒了一地,百惠脸上压抑痛,爬起身拍拍身上,赶紧捡起东西,东张西望一下,然后开始哀嚎。织田忍不住笑了起来,想起金刀婆婆所说的百惠可爱的地方,织田终于认可。

  美味的童话第26集剧情介绍

  百惠到金刀家,河马也到,两人有些尴尬,因为织田要河马一起来特训。织田在田里,看到百惠可爱跌倒的桥段,的确因此觉得百惠一些小动作是可爱的,但后面还跟着一个河马。织田准备给两人特训。金刀觉得织田很傻,给他机会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找个电灯泡来?!

  特训中,织田会探问河马,百惠还有没有跟那个男人见面,显露出织田对百惠的感情世界发生兴趣。织田给百惠与河马汤汁的训练!从昆布汤开始训练要百惠分辨,泡过热水的昆布汤,不同的秒数,味道的差异在哪儿,。连续喝了好几种高汤,让百惠的舌头已经分辨不出味道了,织田表示每个师傅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差别就在味觉的不同。不能跟说谁才比较好,因为织田的味觉跟百惠、河马也不一样!只有自己才是决定料理是否好吃的关键人物。织田要要百惠记住刚才的一些纪录数值。毕竟百惠一上场可能脑袋空空,随便打翻个盘子、弄倒个盐巴,就会整个节奏大乱!这时候,能帮忙拉回水平的,就是这些数据了!

  百惠想试探看看师傅有没有在乎自己,所以耍白痴的假装被烫到,织田还没反应,河马就第一个拿了冰块冲过来抓住百惠的手来冰敷,百惠的如意算盘失效。而织田也在私下偷偷下河马探问百惠还有没有跟那个贵公子联络,河马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百惠接到辜见贤的电话,电话里辜见贤对百惠嘘寒问暖、有说有笑。河马在特训中看到百惠对辜见贤的电话,河马看着百惠讲电话的样子,忍不住眼红。河马觉得辜见贤跟百惠的关系还不错。

  可能真的会是个强劲的竞争对手,此时小强打电话给河马,河马因为心思都在百惠身上,对小强响应得很敷衍。

  夜晚,河马跟织田在在院子里喝啤酒,河马突然看到旁边一整个捆绑的杂志,金刀婆婆绑好,丢在院子门口,准备回收的杂志,河马像是看到什么的,走过去,硬是抽出最上面一本,看着杂志,河马表情像见到鬼,原来与百惠一起吃饭的就是杂志封面上的这个男人,两个人才知道看上百惠的是这一个家财万贯的男子,万分讶异。这时百惠来与两人一起聊天,织田与河马赶紧装没事。河马说说起小强的事情,百惠得知小强与流浪汉的事,表示说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难以抵挡的脆弱,当遇到这样的人,都会忍不住掉下去,河马好奇地问百惠的那个人是谁,有着什么样的特性?百惠口里所说的他(织田),是别人看不到的温暖,对人充满浓浓感情,却又不善言词。河马以为百惠所谓的他,就是是辜见贤,一旁不小心偷听到的织田以为是河马。而百惠在分析小强感情世界的时候,同时也想到自己对爱情的暧昧,师傅明明就在自己前,却无法向他吐露真心话,也不敢踏进他的世界!这样的百惠跟本就不是百惠,百惠催促自己快点下定决心告诉他吧!即使会受伤也无所谓,百惠不想让心情永远悬在半空,心情永远都落不了地!于是暗自下决心要向织田告白。

  白天,河马忍不住问织田对百惠的感情,河马同时也向织田表示,也许在百惠的心中,自己永远都比不上织田,但在河马的心中,他对百惠的这份感情没办法被压抑,也没办法等待,河马对织田宣告自己绝对是全世界最爱她的男人!他对百惠的情意绝对比任何人都真诚。织田忖思自己喜欢百惠的程度,有没有河马这么多?但织田却回答河马说百惠对自己应该只是单纯对师傅的崇拜,像是小学生暗恋老师一样。

  这时辜见贤却来到金刀家,带了一束花来找百惠,百惠友善迎接辜见贤。河马与织田傻眼。

  辜见贤来金刀家找百惠,在河马与织田面前带走百惠,河马与织田傻眼。

  百惠向辜见贤说起将来开店的梦想,希望自己的餐厅里不要有太多装饰,要有很大吧台,提供各种不同种类的地中海风格的家庭料理!菜色要每天换,让人吃不腻!价格合理,厨师可以跟客人打成一片。辜见贤马上一口答应要帮百惠开餐厅,百惠吓了一跳,深入交谈后才知道辜见贤是认真的,百惠随即拒绝辜见贤的资助。百惠觉得自己还没有开餐厅的能力,推却,况且百惠想靠自己的能力开餐厅,并不想一步登天,等到自己的实力得到肯定,百惠就会想出去闯闯看,就算只是摆路边摊,百惠也甘之如饴……辜见贤有表达对百惠的好感,但百惠拒绝,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辜见贤还是不放弃,对百惠说着浪漫的话语,说想投资百惠开店只是一个借口,自己一直会想起那天不小心遇到百惠的情景,如果不是这样的机缘,会有几成的机率认识彼此,人生的缘分真得是很奇妙,辜见贤表示希望那天相亲的对象是百惠。

  在厨艺特训时,织田对待百惠的态度严苛,而百惠百般忍耐,这让金刀不解,金刀问百惠怎么不反抗?怎么会被织田吃的死死的。百惠心想自己被吃的死死的,就是我遇到织田就没辄了!百惠决定要跟织田告白,反正告白完就会清楚了!百惠不想再心情忐忑的不安!百惠对于织田的爱意,让百惠酝酿着要跟织田告白。百惠趁特训的时候,找到机会单独跟织田告白,织田因为河马非常喜欢百惠,织田便拒绝了百惠,织田说自己从来没把百惠当作是女人看待,一开始,会觉得百惠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后来百惠又变成自己笨手笨脚的徒弟,长久相处下来,对百惠的感觉已经很难用喜欢或讨厌来判断了,劝百惠说跟自己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

  百惠伤心不已,说快乐也好,不快乐也好,这些百惠都不在乎,百惠只知道,跟织田在一起,百惠的心就会暖洋洋的。但是织田却说百惠跟其它人相处的时候会比较自在,不管是河马也好,白天来找的那个辜见贤也好。百惠伤心,以为这都是织田的拖词,伤心哭泣。织田也不忍看百惠伤心难过的模样,别开头去。百惠被拒绝,反问师傅是否是喜欢可欣的,织田说自己如果我们真的会在一起,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毕竟他与可欣自小熟识。织田觉得恋爱很麻烦,觉得有必要恋爱吗?或者有这么重要吗?织田不懂爱情为何物。

  百惠拒绝后的心情恍惚,情绪的不稳定地准备回家,百惠站着等公交车,公交车停,公交车走,百惠没上车,始终低着头。百惠走在路上,被走过身边的路人一撞,跌倒在地,忘了要站起来。

  终于回到自己家,百惠趴在床上,张着眼睛一动也不动,窗外蓝绿色的薄薄晨光渐渐照在她的脸上。门外传来河马敲门问候声,百惠也没有力气去回应,

  河马担忧百惠,发现百惠继续请假,下班回家后,发现百惠也没有吃东西。河马为了逗百惠开心,带她去吃地方小吃,在吃宵夜的时候,河马提议到比赛前,每天吃一个好吃的食物,百惠只要吃到好吃的东西就能抚慰心情,河马希望百惠在比赛前每天开开心心的!河马激励百惠说在比赛中拿到一个好成绩,这样才能让织田师傅刮目相看啊!要百惠就作给他看。百惠对河马充满感激,两人之间有可爱与甜蜜的感情,百惠心想或许被好人爱也可能是爱情的一种选项。

  辜见贤和可欣约在有情调的小酒馆见面,带了名贵的小礼物送给可欣,可欣告诉辜见贤表示答应卖南特森林给辜见贤,并且提出连锁店企画,可欣表示买新的店面重新装潢,重新建立客群,还不如收购一些已经在地方小有知名度,或者有固定客群的餐厅。可欣已经替辜见贤列出收购名单,辜见贤拿出名单一看,Little Bear就在其中。

  可欣约织田在南特森林谈,可欣暗示织田自己正在规划连锁餐厅,这种法式连锁餐厅开始以后,大型的餐厅大受影响,名厨支持的餐厅倒是还好,但小型的像是Little Bear这样的餐厅,冲击一定很大!可欣知道织田很重视Little Bear,可欣表示自己可以拯救Little Bear,让他不会受到这波连锁店的影响,但可欣开出的交换条件是要织田回到南特森林。感受到可欣占有自己的欲望越来越过火,织田不受胁迫于是拒绝。但是站在朋友的立场,织田还是提醒可欣要释放掉多余的压力,不要对一个目标太过执着。

  织田坐公交车时,正好看到百惠一个人在等路上,织田看见百惠时心情悸动,想起百惠的告白,于是想向前跟百惠谈谈,在让百惠发现自己前,百惠的注意力已经投注在刚刚到的河马身上。看到河马出现靠近百惠,织田的心情小小的嫉妒,反省到自己拒绝了百惠却还这么在意她。

  织田跟踪河马与百惠一小段路,但两人一下子就不见了,织田心想不见也好,于是转进一间风味小吃店吃东西。

  河马与百惠小吃店,两人聊天开心到没注意到织田就坐在角落。织田看到两个人的互动良好,像是两小无猜。织田心情有些坎坷,想说自己是拒绝百惠的人,百惠还这么开心,反而是自己觉得难过?织田等着河马百惠离开,等很久。河马百惠离开小吃店,织田才买单要走出店。没想到外面下大雨,百惠和河马因为躲雨,还在门口的屋檐等,百惠看到织田走出来,三个人挤在小小的屋檐。百惠尴尬,想起被织田拒绝,百惠眼眶似乎泛起泪水,织田看到百惠哀怨的神情,转身走向大雨中,将百惠抛在身后。河马安慰百惠,河马和织田对待百惠的方式不同。

  可欣去跟老板谈,不如变成连锁,好处还比较多。河马听了也吓一跳。老板对可欣的提议疑虑,可欣仔细说明,说加盟店是个很省事的经营方式,不能把这个想得跟快餐店一样,两者在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从材料、员工、管理、宣传,都是在他们规划的范围里,各自的店里可以保留自己独创的菜色,也可以保留原来的店名,所以就算变成了加盟店,也并不代表Little bear消失了,用『加盟』来壮大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老板还是没有答应,河马在一旁捏一把冷汗。老板有把这个提议放在心中,可欣走后,老板又想着加盟的事情,认为这样不但可以维持Little bear的现况,以后买原料跟设备也比较方便,要是哪一天自己要是病倒了,换个店长就好了,家人还是会有份收入。河马跟老板提出反对意见,说就算老板病了,自己也可以扛起这间店啊!Little Bear是有格调的餐厅,跟粗糙的快餐店是不一样的,如果想维持一家店,应该作的是选择好材料、留住有品味的顾客、给厨师成长空间、不惜成本累积经验,这样才有帮助!要是Little Bear变成加盟店的话,自己就辞职。

  河马到金刀家找织田讲Little Bear可欣提议要收购。河马在厨房里煮着家常菜,织田抱着胸坐在一旁听着河马的抱怨,织田要河马更有自信,如果要老板这种没自信的人相信你可以,你要趁这次烹饪比赛,拿到漂亮的成绩,让老板更认定你的能力,客人也会因此上门!河马问起织田,问Little bear对师傅的意义呢?织田说自己已经算是离职员工了,只能说惋惜吧!也没资格插手。

  织田从河马口中得知是可欣来提出加盟计划,织田想起之前可欣暗示自己和提出的条件,织田感觉需要跟可欣谈谈。

  爱慕尔里,百惠在比赛的前一天,百惠知道老板可能要加盟海洋企业,百惠十分关心Little Bear,Little bear的特色是充满家庭式的和乐,是一间像家一样的餐厅,百惠不想看到一道道像料理包的食物送到客人面前。河马在百惠面前提起织田对Little Bear被收购的态度,表示对织田的态度很失望。百惠替织田解释说,织田师傅也是会担心Little bear的,织田河马教过百惠说织田的话要反过来听。没资格插手就是说师傅不是不管,而是不能管。要是他觉得Little bear跟他无关的话,应该就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说什么惋惜了。百惠与河马把互相鼓励,期许两人可以在比赛中得到名次,就可以当Little Bear主厨,拯救餐厅。

  织田去找疗养院找可欣,想解决Little Bear的问题。织田询问,可欣表示母亲刚自杀,可欣濒临崩溃表示自己的母亲早就不存在了,这种人死掉算了,反正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只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根本不在乎会不会伤害到别人,他死了就算了!母亲搞自杀不过是要引起大家注意而已!可欣说自己受够了,大家都要她的注意和关心,那谁来关心他,谁来注意她?可欣表示织田也不管她,南特森林织田也不管!可欣表示自己很喜欢织田,一直在等织田的响应,但怎么都等不到。织田安慰可欣,表示南特森林如果是可欣父亲留下的负担,而不是可欣依赖的依归,那不如卖了!可欣要活出自己的路,而不是继承上一辈的痛苦。可欣看着跟自己长的神似的母亲,其实心里复杂苦涩。织田表示父母自杀是很残忍的事情,但人在有时候,的确是会希望自己消失,或者希望某个人消逝在这个世界上。

  可欣妈妈的主治医生──宋医生跟织田攀谈,织田表示可欣的精神状况需要协助。宋医生看出织田对感情的困惑,点醒织田什么是爱?医生询问有没有任何人,会让织田对于明天有所期待,或者感到活力充沛?医生询问织田对可欣的感觉,织田慢慢厘清,两人其实是因为家里的背景相似,所以才走近,织田感谢当年父母没有带走自己的生命。医生提醒织田不能再给可欣同情,要尽量跟可欣断干净,不要有牵连,如果继续让可欣依赖,会让她的状态更糟,可欣对织田有很深的依赖感,可能因为有太长的时间,可欣在感情上太过孤独,当她发现织田扶持她的时候,就把织田可以拯救她的人。可欣跟她的妈妈一样,都有逃避现实的倾向,要是织田继续协助她,陪在她身边,给她一线希望,只会让可欣相信虚构的世界总有一天会成真!宋医生察觉织田与可欣都是不懂得爱与被爱,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窥探自己的内心,不知道怎么撒娇、怎么沟通,很难去相信任何人…织田跟可欣简直就像是一对兄妹一样!为一不同的是,织田已经跨越了憎恨的牢笼,而可欣还深陷其中。

  可欣找辜见贤,签约卖南特森林,辜见贤表示对可欣充满爱意,辜见贤想追可欣,劝可欣多观察一下四周在乎你的人,就不会为了那种趾高气昂的厨师伤神了,而辜见贤希望自己可以当那个可欣最在乎的人。可欣对辜见贤态度好转。

网友对《美味的童话》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