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美味的童话海报

美味的童话

共30集
一键分享:
更多

美味的童话分集剧情

第23-24集


  美味的童话第23集剧情介绍

  在Little Bear,织田被可欣的话语影响,跟河马口角,织田挑起河马的心情,河马因为也被可欣的话语影响,因此表达了也想独当一面的心情。

  隔天,河马发现织田没有来Little Bear,河马打电话,织田说他不舒服,今天不上班,任性的要河马自己想办法!而其实是织田故意不来上班一天,让河马自己面对突发状况,以及考验他的能力。

  织田放自己一天假,于是跑去爱慕尔吃饭,百惠吓一跳,想说为什么织田会放下Little Bear?织田告诉百惠今天Little Bear河马当家,织田对百惠是关心的心态,说了一些关心百惠的话。但是两个人随即在料理的理念上办起嘴来,织田认为百惠就是感情用事,如果一个厨师这么容易被情绪牵着走的话,他手底下出的料理还有什么质量保证?有时候为了达成一个目标,在其它方面作牺牲是必要的。但百惠觉得如果一个人的情感不能得到满足,怎么可能作得出让人满意的料理!食物不是只有填饱肚子,更是一种沟通的过程,人们会在食物里得到温暖跟满足。织田觉得百惠是在取巧,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夫,就想着要用情感诉求都来掩饰,当然百惠可以耍可爱、卖温情,如果只想着这道菜是给家人吃的,那百惠永远不会!因为家人不会挑剔你的菜!织田想要自己的菜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好吃!不管是陌生人还是亲友都无可挑剔!

  百惠的心情不想面对织田,于是借故主动帮织田去Little Bear看看河马的状况。百惠走在前往Little Bear在路上,对于织田师傅愿意来爱慕尔看她,百惠还是觉得开心欣慰,百惠觉得自己每次看到织田还是心跳不已,觉得自己很不应该,织田已经有女友了!百惠提醒自己要努力压抑自己的感情。

  高桥跟织田两个人聊天。织田酸高桥说高桥是说还在请百惠帮他味道吗?问高桥要当永远一个请别人试味道的大厨吗?为什么每个人都要依赖别人生存,高桥依赖百惠,河马依赖织田,难道每个人都要依赖另外一个人才能存活。而高桥提醒织田,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依赖的关系,一个餐厅的成立,也不是一个人就能搞定。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问题,高桥认为自己的关卡可能是艰难了点,但是他会撑下去,而织田的心里一定也在依赖着什么,只是你没有去面对。

  百惠去Little Bear观察河马的状况,河马虽然有点不习惯一个人包办所有事情,但河马仍找到自己的节奏处理一切,这时又有可人在餐厅里吵闹,挑剔LittleBear的毛病,这时河马突然学着织田的气势,赶走无理取闹的客人,百惠看在眼里,觉得河马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河马听见百惠对自己的认可,于是对自己更有信心。

  这时在南特森林,餐厅经理把营运报表摊在可欣面前,可欣看得眉头深锁,但有想到这或许可以促使织田再次到南特森林来工作,因为织田对南特森林总是有分割舍不下的感情。于是可欣请金刀来南特森林吃饭,让金刀发现餐厅的菜色不佳,金刀自愿帮忙,让金刀出面去请织田到南特森林工作。

  可欣又到Little Bear跟老板聊天,说Little Bear有点浪费人才,织田的手艺这么厉害,还帮Little Bear训练像河马这么棒的厨师,一间店里放两个大厨实在是有点可惜,接下来应该让织田出去闯闯,老板也认同Little Bear不可能永远留住织田,织田的厨艺那么好,要一个身怀绝记的人每天作这样粗浅的工作,真的还蛮让人丧气的,要是织田想走的话,老板也不会阻止织田,也希望织田有更好的发展啊!两个人间的交情已经不是雇主跟员工,已经像是兄弟一样亲密。

  金刀把织田叫来,跟织田商量关于南特森林的状况,织田思考许久,加上为了让河马自立,织田表示他会去帮忙南特森林。

  Little Bear就像是一如往常的样子,织田和河马在厨房准备午餐要用的食材。小强在外场打扫整理,补充桌面上的胡椒粉和盐。老板刚泡好咖啡,自己喝了起来,在这时,织田走来向老板辞职,决定要去南特森林。老板受挫,心情沮丧,因为之前可欣的劝说,老板也觉得织田去南特森林工作,对未来的发展比较有帮助,于是老板虽然不舍,还是支持织田的决定。因为得到的消息南特森林经营陷入困境,没有好厨师去撑起餐厅,南特森林已经在存废之际,于是织田愿意前往协助,而织田也是要藉由这个机会考验自己,看自己对于开店的欲望与方向。老板因为可欣话语的影响,这时候也有觉悟,该是让织田走的时候。老板还自我解嘲,要织田答应他一件事情,就是以后织田拥有自己的餐厅时,绝对不能百店开在Little Bear附近。老板说决定替织田办一个欢送会。

  百惠走在商店街道上,夜深了,路上寥寥无人,这时百惠看到织田骑着摩托车,穿过前面的街道,百惠兴奋奔过去,奔到街口,却看到织田将摩托车停在转角路边,可欣正在街角等候,织田将安全帽交给可欣,可欣戴上安全帽,坐上摩托车,毫不犹豫的抱紧织田,看着两人扬长而去,百惠原本兴奋的脸,变的沮丧无神。

  织田与可欣在南特森林讨论着新菜单,可欣欣喜着织田即将到南特身林作为自己的支柱。

  百惠从河马口中得知织田即将离开Little Bear而去可欣的南特森林工作,百惠震惊不已,但对于河马终于可以当上主厨,百惠还是替河马高兴,而河马对自己能否撑起Little Bear感到焦虑紧张。

  织田的欢送会办得热闹非凡,不仅是员工与老板,许多常客也特地带着给织田的祝福前来,客人、员工、老板彼此深刻的情谊在此时坦现。百惠也来参与,由于织田一离开Little Bear,这样Little Bear的主厨就换河马担任,河马跃跃欲试,但也万分紧张惶恐,百惠感觉出河马对即将到来的明天很担心,百惠在欢送会时给河马打气加油,百惠说河马有自己擅长的特色味道,那是无法取代的。有了暗恋对象百惠的打气,河马终于鼓起勇气信心,百惠也允诺会回来Little Bear帮忙河马。

  欢送会后,织田和百惠送大家走,老板被小强带回家。百惠要半醉的河马先回去,自愿帮河马打烊收拾,毕竟明天以后河马就要自己一个人独当一面,早点休息以面对明天的考验。

  而百惠一个人留在Little Bear,想替河马设计有河马温和特质的菜单,这时,没想到原本已经回去的织田又回Little Bear,原来织田骑车又绕回来,是想回来帮忙打烊整理。百惠把河马设计的菜单给织田看,织田感受到百惠的成长,织田看着百惠站在厨房里穿着主厨服和主厨高帽,远远看起来,架势十足。织田表情先是欣赏,然后有点若有所思,织田称赞百惠说现在已经不能小看百惠了,百惠已经是个厨师,织田表示百惠去爱慕尔这一阵子,真的不太一样了。百惠对织田自己的成长都是因为织田,因为织田,百惠才有了自信心。当之前织田感冒失去味觉的时候,当你跟我说我可以去高桥身边时,是你一点一滴在建立我的信心,织田对于百惠的想法,愣住。

  织田要送百惠回家,两人在摩托车上,两个人都不讲话,织田本来要骑车了,回头看一下百惠没有抓住自己,百惠也在想,要不要抓住织田,织田转过头准备骑车,百惠想了一想,决定毫不保留地抓上去,拥抱。织田吓一跳,突然煞车,百惠也撞上去。两人微妙的互动。织田慢慢起步骑车,安静的吹着风,头发飘着,浪漫的骑车。

  天亮,河马第一个来Little Bear开门。河马迎接第一个在Little Bear当主厨的日子,接着河马在桌上发现百惠替他设计的菜单,上面细心的画着不太好看的图片,和仔细的文字说明。河马感到窝心,更加觉得活力百倍。百惠的信和菜单,让河马更有信心去迎接自己一个人独撑的Little Bear!

  百惠每天下午去Little Bear帮忙准备物料。在爱慕尔的休假日,也帮忙Little Bear的生意,深深感受两家店的气氛不同,Little Bear是好吃的家庭料理,客人大多会边用餐边闲聊,所以店里的气氛很热络,多半都是老主顾来用餐,很了解菜单上面有什么,点起菜来也迅速多了,再加上大家吃饭的速度快,客人也比爱慕尔多好几轮!百惠提醒河马,所谓的好的厨师,就是在日复一日同样的工作中,去芜存菁,磨练的越来越熟练,渐渐淘汰掉多余的动作。百惠告诉河马,要找到自己的节奏,迅速的完成工作。

  南特森林里,为了推销织田,可欣找了许多记者来拍摄织田在南特森林餐厅的每一个细节,在餐厅里工作的员工们都很害羞紧张,想在镜头前呈现最好的一面。惟独织田不想理记者,于是可欣巧妙化解尴尬,代为接受访问。

  有个流浪汉在Little Bear外张望,老板以为有客人,开心上前迎接,才发现是没钱消费的流浪汉,流浪汉梁海涛向老板问说有没有不要的食物,还是多的菜可以给他,老板表示抱歉说现在忙得很,可能没时间理会他,要他去问问别家,赶流浪汉走。小强好奇,拿些餐包与汉堡送给他,但小强对流浪汉施舍后又怕遇到假流浪汉,浪费了自己的善心,于是偷偷跟踪流浪汉,想看这个人是真的穷人,还是假装的骗子。熟客棒球队员们整队来支持河马,来Little Bear消费,吃饱喝足。

  但棒球队当天就拉肚子中毒,在棒球队厕所前排队,完全没有力气上场打球,高头大马的球员全去蹲厕所,拉肚子拉到虚脱。球队经理问他们吃了什么,他们想一想,觉得可能是在Little Bear吃东西有问题才会拉肚子的。棒球队员们全都上医院挂急诊。

  河马去医院了解状况,得知自己作的菜害大家大肠杆菌中毒,河马大受打击,看到整个棒球队在医院上吐下泄,河马沮丧万分,百惠得知消息到医院安慰河马。媒体包围中毒的棒球队员,SNG机器和各种麦克风都挤在经理和队员面前,询问各种问题。

  河马在Little Bear厨房,慌张的检查流理台上的食材,打开冰箱,捏一捏、摸一摸、闻一闻,不解是什么出了问题,这时卫生所稽查人员到来,请老板先停业一周,并且将厨房环境消毒干净。河马得知自己害得Little Bear被停业,万分讶异。

  老板、小强关上Little Bear的灯,走出店门口,在门口贴上一张纸条「Little Bear因故歇业一周,下周二开始照常营业,请旧雨新知继续支持指教」。两人颓丧的身影,走在路灯都点上的夜晚街道。而河马守在Little Bear的厨房,越想越颓丧,越想越气,气的双手搥着流理台,低下头。

  南特森林众厨师和可欣、织田在电视前面等,等着看南特森林上节目的新闻,却看到整批棒球队中毒的消息。织田表情严肃,眼神中几乎要放出火来。

  百惠在医院也看到南特森林的消息。百惠看到南特森林的消息,自然认得出来这是可欣的营销手法,要一步一步把织田推上料理界的顶峰,百惠自惭形秽,自己连在爱慕尔看见屏幕上的可欣与织田,心情也能像云霄飞车一样,百惠不知这样痛苦的单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真的只有可欣才能把师傅推向高峰,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哪里还有我存在的空间!觉得可欣和织田很搭配,可欣才能帮助织田。

  百惠和河马在厨房研究,他按照织田之前教的步骤,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河马觉得是不是自己没有办法独撑大局,信心尽失,百惠伸出手拍拍河马的肩膀,接着手就停留在河马背上,来回不停的抚摸。表现出有点亲密的安慰。正巧织田也进来Little Bear,织田见两人的亲昵,有些小小的嫉妒。

  河马认为自己害老板亏钱,必须要辞职,不然没办法原谅自己,织田听到河马说要辞职,生气责怪河马说才犯了点错就要辞职,这不是负责,这是逃避!!当一个厨师,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逃避!

  织田和河马、百惠站在Little Bear的厨房,河马低着头,百惠看着织田对河马教训,河马表示怎么样都想不透怎么会让客人食物中毒,出的菜都是在织田师傅身边还在时做的菜,每个流程也都是按照织田的料理方式,真的不知道哪里做错了?织田认为这是推托,连自己的东西做的好不好都不知道,怎么拿给客人吃?身为厨师,要比任何人都了解食材、要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每个动作会有什么结果!如果连哪里错了都不知道,要怎么避免下次不会再发生。织田与河马一几探究是在那个环节出了错,发现原来是河马很早就来Little Bear工作,因为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把有材料都先在一大早料理好,而食物放置过才会产生细菌,织田告诉河马,你事先准备这么多食材,提早来做出这些食物,实在太浪费体力,干嘛弄自己那么累?为什么不作一些你自己拿手的,很快就可以完成的事情!织田询问河马的制作流程,才发现原来是河马想要证明给大家看,他一个人也办得到。河马早到店里,就先水煮蛋(半熟的蛋),保存起来,搭配在色拉里,但因为放太久,滋生细菌,所以才会有棒球队员们食物中毒的事件发生。

  织田请大家去南特森林吃饭,河马难过不想去。

  织田带百惠进南特森林厨房去尝,跟百惠介绍自己的厨房,百惠感受到织田对很多东西的用心,照顾厨房像是照顾一个家,照顾料理像是照顾自己的小孩。不只是吃到织田的好手艺,还有接触到织田的心,透过料理让百惠与织田的心意相通。可欣看着织田带着百惠进来,心情马上陷入低潮,可欣的心情是防着百惠的,可欣来跟百惠讲话,说织田就像是蛰伏在深海里的蛟龙,每个厨师都怕他那未知的能力,他一开店就会给其它餐厅带来威胁,所以他这次离开Little Bear来到南特森林,让许多大餐厅都重新装潢、调整menu,全副武装准备对抗织田!但是百惠心中知道这不是织田要,织田只是纯粹要做出好吃的食物,让每个人都能自食物里获得感动。当百惠品尝着织田的手艺,食物的香味传到心中的那一刻,内心深处彷佛也随着香味飘荡起来,百惠就会忍不住想,这样的幸福只属于现在,不能预约也不能保留,等到香味过后,就只剩下余韵,却能够让回忆里多了那么点幸福味道。

  百惠品尝师傅的料理,感觉到一种家的味道,对家人的关心……幻想中,场景象是一个温暖的家,坐在小而温暖的厨房里,织田拿着茶壶,替百惠斟茶,织田与百惠对望着微笑,两人就像是新婚夫妇一样的幸福,织田的脸渐渐靠近,百惠也像是小媳妇一样的闭上眼睛等着被亲吻,百惠羞红了脸。

  百惠离去后,可欣听到织田教训其它厨师,小心被女厨师赶过去,织田的言语中不经意提到百惠的形象,让可欣吃味。可欣发现织田已经将百惠看待成一个厉害的厨师,刚刚织田要做菜给百惠吃,也是相当的紧张。可欣知道织田已经不把百惠当成承欢膝下的小狗了,织田已经经肯定了百惠的实力、开始平等的看待百惠,把她当成一个女人,而不再是个徒弟,可欣对此倍感危机。织田虽然在南特森林做事,但也纯粹只是事务上的协助,并没有接受可欣得感情。

  美味的童话第24集剧情介绍

  可欣到爱慕尔,高桥跟可欣聊天,高桥看出可欣对织田太过执着。劝可欣爱情这件事情,没办法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想逃都逃不了,但不是你的怎么强求不会成真的。但是可欣还是看不开,这时百惠回来,可欣以织田女友身份自居,要百惠不要去找织田。可欣认为自己要把织田推到这个世界的顶端,如果他还对Little Bear依依不舍,那只会拖累他而已,接下来的时间,织田是她的!百惠听不懂可欣的话,织田师傅的未来,跟我们是织田的徒,有什么关系?每次跟可欣讲话,百惠都会听不懂她在说什么?那是一种跟对方无法沟通的空虚感觉,但,百惠想着是不是因为可欣是师傅的女友,所以自己会可欣的话产生怀疑。

  高桥向百惠表示说自己觉得可欣变了,虽然她从前就是个防备心很强的女人,但是礼数一向很周到,不会给人难以亲近的感觉,再怎么能干精明,却也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但是……现在的她,彷佛把自己封闭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是织田让可欣变成这样的话,那织田就未免太差劲了,一个不能让女人有安全感的男人,根本就是废物!个人都希望心爱的人,能够安心自得的待在自己的身边,不会一天到晚提心吊胆!但是织田那家伙却一点也不懂这个道理!百惠替织田辩解说这不是织田的错,织田对感情都是这样粗枝大叶。

  河马爸因为看到新闻,知道消息到Little Bear发生食物中毒事件,于是来Little Bear找河马,看到门口贴着公休中。河马爸转而到河马家找河马,正好遇见从南特森林回来的百惠。百惠觉得河马应该是躲在Little Bear,不可能去其它地方,百惠突然担心河马会想不开,于是与河马的父亲一起去Little Bear找河马。

  河马爸跟百惠到Little Bear,两人从后门进入,发现河马一个人难过沮丧地坐在厨房一角。河马爸表示要河马回家继承老家的店,沮丧的河马又被父亲的言语打击到,河马情绪崩溃。河马的父亲然后说河马能力不足,不要妄想自己撑起一家店,还是乖乖回老家继承家业吧,河马爸用力拉着河马的手,河马挣脱不开,用两只手反抗父亲,父亲被反抗不爽,父亲开始扒河马的头,河马也用力踹父亲,两人扭打成一团。河马爸是粗人,想打河马,河马越来越闷,河马说难道你想要我当一个缩头乌龟?做一个受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河马爸爸说出自己最近渐渐老去,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老店生意也下滑,要河马回来,应该没有只有失败的担心了……河马很少看到脆弱的父亲,河马说出自己一直很胆小的秘密,但是现在,他却想好好面对失败,这或许是他给自己训练胆量的一个机会,河马说自己当然可以回去,但现在我是在谷底,逃回家也只是逃避,既然自己害了Little Bear,也要自己修正这个错误,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理解儿子想法后,父亲难过离开。

  百惠安慰河马,河马抱紧百惠,趁机要亲百惠。百惠原本以妈妈的姿态安慰河马,却被河马突如其来的吻,吓一跳。河马亲到百惠还害羞,之前完全没有发觉河马情意的百惠无法理解河马的举动。此时的河马向百惠告白。河马对百惠坦白说自己一直都很喜欢她。但是百惠完全没想到河马会这样,甚至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个的时候,河马说自己清楚百惠喜欢的是织田,但是自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吗?河马认为百惠应该可以体会自己的感觉才对啊!每次百惠跟河马哭诉师傅根本没注意过她一样,百惠也从来没有正视过河马啊,河马沮丧地表示或许就因为对手是师傅,百惠才看不到自己的努力,师傅什么都比我强,织田是料理天才,而河马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超越他,可是河马还是忍不住希望百惠可以把视线从师傅身上移开,回头看自己一眼,河马劝百惠说她对于织田师傅的感情是苦恋,师傅身边有可欣了。百惠自己除了织田师傅之外,没办法喜欢上别人,百惠委婉地拒绝河马,依然扮演着河马好友的角色,就是要河马振作,劝河马在Little Bear被卫生所停业的这段时间多加强自己的手艺。

  河马想去金刀婆婆那里混,拜托百惠帮忙说服,也许可以偷学什么武林秘籍。于是两人用一起去找金刀,恳求金刀婆婆的收留。金刀婆婆早就看出两个小鬼在搞什么鬼,所幸这阵子也无聊得发慌,有河马这个小孩来让金刀我蹂躏,金刀也就让河马留下。

  多风要百惠作新的菜,多风觉得百惠的菜越来越好。高桥试着尝百惠作的菜,发现自己的味觉正在康复。百惠向高桥恭喜,而两人说起金刀婆婆,高桥对百惠说出金刀婆婆人生经历,原来金刀婆婆家原先是开旅馆的,后来她把旅馆给卖了,改开了家餐厅,那是一间没有菜单的餐厅,金刀只想作给专心吃饭的人吃,对食物不尊重的客人,都会被她赶出门,但是金刀师傅的餐厅依然很多客人捧场,大家都仰慕她的手艺!这些并不能满足她,金刀师傅还开了烹饪教室,开始培养专业厨师,当然,要能忍受她那毫无道理可循的铁与血的教条,才有可能从金刀师傅底下出师!

  百惠一听,替河马的境遇觉得不妙。但是百惠自己却羡慕起金刀婆婆来,觉得金刀婆婆好有主见,因为对食材和料理的重视,所以想把这样的观念继续传给下一代,百惠马上把金刀婆婆视为偶像,也是百惠的梦想,百惠希望有一天可以像她那样,成为充满自信的女人!

  河马在金刀家学艺,这时金刀却要河马先抓猪、替她作家事、种菜,完全把河马当奴才使唤。

  后来金刀婆婆给河马人参与蜂蜜,金刀要河马作菜,几道都可以、作什么都无所谓。金刀给的食材都不合理,要河马用这些不合理的材料作出美味料理。金刀要河马找出不同食材的特性。河马渐渐受到启悟开示,手艺更加精进。

  高桥去医院,高兴的告诉川琳,他的味觉渐渐恢复,高桥还给川琳带来清汤。高桥对毫无知觉的川琳说着自己的感受,说光是看到热腾腾的蒸气,闻到鸡汤的香味,记忆中的味道就会充满味蕾,现在的高桥,是因为对美食的记忆,才能继续工作的!跟想念川琳一样,每次回想起川琳的笑容,高桥的心就甜甜的,觉得好幸福。

  金刀再给河马另外的食材,重复考试一样的挑战。最好的厨师是一定拿到什么食材就能够了解特性,能够变化出料理,厨师不是机器人,不是记住菜的步骤就行!金刀说这个星期天会有重要的客人要来,要河马作菜,而这个客人的说词,会决定你到底够不够格当个厨师!金刀严厉的眼神望着河马,河马一脸惶恐。

  金刀到南特森林,找织田。金刀要织田到金刀家去品尝河马的改变。

  河马找百惠来帮忙,因为河马不知道客人是谁,加上中毒事件后对自己更没信心。金刀看了很生气,觉得河马还真是扶不起的阿斗。金刀跟河马与百惠说,要他俩一人负责两道菜。后来才发现金刀请来的客人就是织田,百惠开,但一方面也觉得紧张,百惠好久没有做菜给他吃了,如果他说自己退步了怎么办?

  织田试吃两个徒弟的菜,开始评论。织田认为两个人都不及格,没有自己的特色。河马跟百惠都遭受打击。织田当着可欣的面跟百惠说,你的菜没有生命,你只是在模仿高桥的味道。而河马是模仿织田的味道,河马用了织田我擅长的食材,但又不希望我说但是抄袭我的味道,所以加上了生火腿,还包了面包粉煎……虽然从外表来说,这不是织田的感觉,但河马做菜的每个细节,和调味的方式,都是织田做菜的味道。金刀婆婆说乐谱就像是食谱一样,照着乐谱弹,每个人都弹得出一首曲子,但不见得每首乐曲都会有生命!照着食谱做出来的菜也一样,不会难吃,但却会少了一点味道。料理,是有生命的!高桥和织田的料理就是灌注生命与专注,所以拥有自己的特色,但百惠与河马两个的菜没有特色!百惠与河马还在摸索中。

  百惠与织田私下聊起可欣的事,怕织田这样突然跑回金刀家,来试吃自己做的菜,可欣会不高兴。织田忍不住对百惠说自己的确不懂可欣在想什么,织田已经试着去了解和配合了,但是可欣不懂自己要什么吧!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交集!百惠却对织田说觉得织田因为可欣而变的开朗很多,现在看起来也不会一脸凶巴巴的样子了!织田惊讶,在心底清楚明白,自己的改变不是因为可欣,而是百惠改变了他,但百惠对此却没有察觉。

  河马与百惠一起吃宵夜,两人互相勉励,自己要走自己的路,说不定有一天百惠会超过高桥,河马会超过师傅。

  在南特森林,可欣因为织田白天的行踪不明而质问织田,可欣要织田多花点心思在这里,毕竟你织田现在是南特森林的主厨,不再是河马和百惠的上司了!可欣要织田多想想自己的未来,只有你和南特森林才能成就的未来!但是织田却对可欣表示自己的未来是自己的事,跟可欣和南特森林都无关!要懂得给别人宽容,才能让自己的心自由!要可欣别把自己抓得太紧。

  河马回到老家,替家里解决短暂人手不够忙不过来的难题。河马心血来潮的帮忙,让妈妈很感动,河马发现家里可以有这么多客人,是因为家里的味道亘古不变,拥有自己特色,而且是独一无二永远被接受的味道。爸爸看着河马离去,什么都不说。河马跟爸爸说话,表示立场和决心。河马帮忙完就走了,这中间父亲始终没跟他说过话,但是这样默默地一起做事,还是可以看出父子间气息相通的默契。母亲要河马常回来帮忙。

  河马去棒球场跟棒球队员们道歉,并且请他们再去吃一次,但是棒球队员还是有点畏惧,不太能接受,即使队员们表面上都说好,但是河马看得出来大家还是有一点害怕。

  Little Bear解禁,终于再度开门,主厨还时是河马,河马这时已经找出经营Little Bear方式,就是找到自己的味道。而此时帮球队又再次上门光顾,觉得还是要支持Little Bear,河马感动不已。河马要开发新的客人,让客人接受新的味道。老板觉得河马作得很好,但他还欠缺了“信心”这个东西,老板要河马设定一个目标去努力,那这个目标就是两个月后的料理比赛,只要有公开比赛的肯定,河马才会有信心,就像之前渔港的料理大赛,他的胜利也让他有成就感好一阵子,他希望顾客以后只要想到Little bear,就会觉得是河马的料理。河马第一次听到老板的念头,觉得很讶异,还说之前的渔港料理比赛只是小比赛。小强鼓励河马,认为如果继续妄自菲薄下去,他就永远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厨。小强也想到自己一直在父亲的庇荫之下,应该也要为自己的未来立定目标了。

  河马去爱慕尔跟百惠提到料理比赛的事,多风和高桥也支持百惠去参加大型比赛,因为只有参与过大型比赛的厨师,才能算是真正的厨师。河马和百惠变成良性的竞争对手。

  在金刀婆婆家,B胖、Eric、查克、拳王、小强坐成一排,像是电视节目的裁判一样,评鉴着河马与百惠做的菜。大家一起研究着料理,向金刀偷学厨艺,金刀婆婆也大方地把自己的厨房出借,要小厨们有空就可以来这里练习厨艺。厨队偷来金刀婆婆的厨艺秘籍,想给即将参加烹饪比赛的河马、百惠增加功力,最后发现偷到的是金刀婆婆年轻时的相本。

  在金刀家的这段时间,B胖一直想向小强示好,希望小强当他女友,但小强一直不答应,有些蛛丝马迹显示出小强另外有交往的对象,B胖闷。

  小强偷钱,被河马看到,觉得奇怪,后来老板结算钱,发现短少,河马因为知道小强偷钱,所以佯称是自己拿去采购店内的物料,河马补上差额替小强隐瞒。

  百惠跟Eric去吃特别的料理,Eric问他为何不邀河马或织田?百惠的心情是矛盾的,百惠被可欣呛声、河马又向自己告白了。百惠觉得都不能约谁,好想念以前大家在Little Bear的时候,三个人每天吵吵闹闹的,感情很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百惠又想起了可欣与织田,羡慕起可欣,觉得可欣好幸福,每天都可以吃到织田师傅的料理,他们应该会彼此干杯,庆祝南特森林的生意好转、可欣还会切一点自己的料理,喂师傅吃,师傅会轻轻握住可欣的手,气氛正好的时候,师傅还会亲可欣,百惠幻想中看见织田与可欣愉快谈笑、亲昵的相处。

  可欣和织田在南特森林,打烊后的讨论会议,织田靠近可欣,只是要拿可欣旁边的菜单,可欣也失望织田不是要亲自己,织田拿了菜单便坐回自己的座位,然后边拿叉子,随性的吃起餐盘内的东西。而窗外,百惠偷偷躲在南特森林外,看着窗户内的两人互动。

  百惠发现料理对自己的重要,下定决心要参加比赛,不要放弃。多风跟百惠讲比赛的三关规定。第一关是资格审查,针对身份,要交两张照片,一个是菜的照片和厨师跟菜的合照。百惠第一次以厨师的架势呈献自己,要跟自己的菜肴拍合照。第二关是分北中南东四区,照比例选出人选,再到北部决赛。

  可欣跟织田提起有人对南特森林有兴趣,想要收购南特森林,可欣欣喜地表示这样就代表南特森林的运作不错,受人重视,这个时候他们更应该趁势追击,让更多人对南特森林拥有好的印象,凸显南特森林的优势,为了让客人更了解南特森林的菜单,应该要走出更清楚的方向啊,杂志部分,可欣会请有公信力的美食家用餐;电视媒体,就要上专门的美食节目,这样才能锁定族群!可欣向织田提出要让织田上电视的事情,织田不想杂志大肆宣传,然后自己应付不来,但可欣说织田不是想让自己的料理给一般人吃的吗?一般人只有在宴会或喜庆时,才会花钱到餐厅用餐的!他们跟美食家不同,一般人选择餐厅的标准,就是透过杂志和电视的报导啊!可欣只要挑几家媒体来试吃,他们一定会赞不绝口,并且替南特森林宣传!织田如果想让普通人,大众吃到他的料理,就得靠媒体。织田退让,愿意受访。

  可欣安排织田,去录像美食节目,但是这个节目搞笑的呈现方式像是把厨师当小丑,这让织田很不舒服。于是织田不愿配合,可欣强力要求织田做到节目效果,两人争执,后来织田又回到节目拍摄现场,导播叫态度冰冷的织田配合,拜托织田说话,但是织田对这种不切实际的宣传手法感到不耻,导播不礼貌的对待让织田不悦,织田打甩头就走,但是可欣却在这时埋怨他,可欣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帮织田安排,还买下这个节目一半的广告广告时段,为的就是向社会大众介绍织田,用媒体把织田塑造成为一个名牌,可欣的观念是不管任何消费形式都需要名牌,衣服要名牌、车子要名牌,吃的餐厅也要名牌!有这么多人愿意花大钱,消费高级餐厅,就是因为这是流行啊!如果南特森林不顺着潮流走,就会被淘汰的!织田的想法与可欣完全不同,织田表达自己的重点是:人家不要看到我的脸,就知道我的料理好吃,真正好吃的食物是不会被淘汰的!身为一个厨师,重点是他的料理,不是他的脸!织田跟可欣破裂。

网友对《美味的童话》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