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Rss订阅|网站地图
越狱第五季海报

越狱第五季

共9集
一键分享:
更多

越狱第五季分集剧情

越狱第五季分集剧情

第1-2集


  越狱第五季第1集剧情介绍

  T-bag从监狱释放的时候,收到了一封装有迈克尔照片的信件。T-bag把这封信件交给林肯,林肯半信半疑,他决定去纽约州找萨拉商量商量。

  T-bag突然接到了一个义肢研究中心的预约。义肢研究中心的惠特库姆医生告诉T-bag,要为他安装一个直接受大脑皮层控制的义肢,可以达到正常人的运动效果。而且T-bag不用为高昂的手术费发愁,因为他们收到一笔署名为“乌提斯”的匿名捐款,要求T-bag是第一个项目受益人。

  精明的T-bag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有坑,但还是抵挡不住拥有一个“真手”的诱惑,他决定冒险接受这个来历不明的帮助。

  林肯抵达纽约州,但他感觉到有人一直在跟踪他。萨拉已经重组家庭,她和现在的丈夫雅各布一起抚养着迈克尔的儿子——麦克。萨拉不相信迈克尔还活着。

  林肯偶然发现了那张照片上隐藏着"Ogygia"(奥杰吉亚)几个字母,奥杰吉亚正是也门的一座监狱。于是林肯亲自开棺验尸,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尸骨,只有迈克尔的衣服。林肯决心要找到迈克尔,但是却遇到神秘杀手,要置他于死。他急忙打电话给莎拉,不料另一个杀手已经到了莎拉家门口,警察这次赶来的挺及时,杀手只伤了莎拉丈夫雅各布。

  林肯告诉莎拉他要去也门,雅克布还在急救室抢救,莎拉也不可能离开麦克远赴也门寻找真相。林肯决定只身去奥杰吉亚监狱,救出被困的迈克尔。

  林肯找到了本杰明,本杰明已经皈依伊斯兰教。本杰明通过关系打听到奥杰吉亚监狱并没有叫迈克尔的。林肯发现迈克尔的资料全部被篡改了,好像是故意抹去迈克尔的过去。本杰明并不愿意和林肯一起去也门。

  T-bag经过再三考虑,他还是如约来做这个手术,术前他也再三强调不能全身麻醉。但是等手术醒来,他除了拥有了一只高智能的手,身体里似乎还被植入了芯片,芯片究竟能为他的人生带来什么,目前还未可知……

  就在林肯准备去也门的时候,苏克雷主动过来要帮助林肯一起去找迈克尔,但被林肯婉拒了。在机场,本杰明改变主意了,理由是他在也门有认识的人,而且参加过伊拉克战争对中东比较熟悉,就这样他和林肯去了也门,但这一切都被两个杀手监视着。

  两名杀手把林肯和本杰明的照片发给萨那的雇佣军,刚到也门,林肯和本杰明就遭到了攻击,后被赶来救援的希巴救出。在希巴的安排下,林肯可以探监,但必须拿他的美国护照做交易。林肯没想那么多,只想见到迈克尔,弄清真相。

  希巴和布鲁斯询问狱警,并没有迈克尔这个人。布鲁斯取出那张模糊的照片,狱警认出确有其人,不过他的名字是“卡尼尔·乌提斯”。希巴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翻脸,卡尼尔·乌提斯是隶属于ISIL一个危险的恐怖份子,希巴表示绝不会帮助这种人出狱。但林肯确信这个卡尼尔·乌提斯就是迈克尔,因为迈克尔衣服的标签上写的就是这个名字。

  监狱门的打开了,“卡尼尔·乌提斯”在铁栅栏的另一边慢慢走了过来,那正是迈克尔。迈克尔走近林肯,双手撑在铁栅栏上,露出双手掌心上新的纹身。本杰明在一旁用录像机拍摄,证明迈克尔仍活着。可让林肯没想到的是,铁栅栏那边的弟弟对他不理不睬,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是迈克尔。(快剧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越狱第五季第2集剧情介绍

  恐怖组织ISIL正逐渐向也门城市中心靠近,意图接管国家并建立一个激进的伊斯兰国。其领导人阿布·拉马尔于五年前被政府俘获,关押在奥杰吉亚监狱。因此ISIL的炮火在监狱周边响起,照亮夜色中的高墙。监狱内空气混浊,由于囚室紧张,不得不几个人挤在一间囚室里。迈克尔睡在床上,牢门外巡查的看守刚过,他就一跃而起,从同室囚友维普手里接过小扳手,手脚麻利的拧开天花板上铁栅的螺丝,钻进了通风管道。

  维普并没有犯罪,只因他的性取向为国家法律所不容,被判二十年徒刑。维普的父亲是个电气工程师,迈克尔曾与他约定在夜晚切断全城电源,这样迈克尔才能带着维普穿过漆黑的放风区,从缺口逃离监狱。但是迈克尔和维普每天晚上从通风管道爬到天台,都没有等到监狱大灯熄灭。已经过去了七天,眼看着ISIL越来越近。如果再无法越狱,一旦ISIL控制了监狱,维普就会死在极端穆斯林的手上。迈克尔想了想,只有向哥哥林肯求助。

  林肯和安德鲁就住在也门的一家旅馆内,他们已将拍摄的视频发给了莎拉。但迈克尔否认自己身份的行为,让他们一时捉摸不透。两人正在讨论着,林肯一眼督见房门与地板的缝隙里有个人影晃动。他一个箭步冲到门前,开门正看到一个小孩趴在门缝下,似乎在偷听。小孩见被发现,跳起来逃了出去。林肯紧追不舍,却还是在混乱的街道上失去了小孩的踪影。刚回到旅馆,就看到安德鲁手里拿着一只用纸折成的天鹅。

  纸天鹅被放在门前的踏脚垫上,看来小孩不是偷听,而是来送信。天鹅是迈克尔的标志,打开纸天鹅,里面用铅笔写着“找到光之酋长 我将重获自由”。这段文字分明就是迈克尔的笔迹,这让林肯的信心大增。可“光之酋长”是谁,成了一个难题。要解开这个谜题,只有去找希巴。

  刚到希巴家门外,两人就听到屋内希巴在劝父亲离开也门。因为希巴家为政府工作,ISIL占领城市后,势必成为被清洗的对象。只是逃离需要很多钱,希巴无力承担。希巴看到林肯进屋便心生反感,根本不想帮助这个“恐怖份子”的哥哥,但林肯手上的一叠美元让她改变了主意。

  希巴对“光之酋长”也毫无头绪。她以女生特有的仔细,发现一小块贴在纸上的纸条。掀开纸条,下面露出几排针孔。希巴数了一下,觉得应当是电话号码。拿起电话拨打过去,则转入了一个叫穆罕默德·埃尔·突尼斯的语音信箱。希巴知道穆罕默德是政府的电气工程部主任,三人开车到电气工程部,发现工作人员早已逃离。从留守的保安口中得知,穆罕默德一周前去郊区接女儿,就再没有回来。目前城外的郊区已被ISIL占领,一个女人带着两名美国人前往那里,无异于自寻死路。

  为了能和父亲离开,希巴只有帮助林肯和安德鲁找到穆罕默德。在通过政府军设置的哨卡后,三人一路开下去。沿途一片废墟,到处都是阿布·拉巴尔的画像。途中希巴还遇到了ISIL的检查站,站点负责人竟然还是以前的熟人雷扎。躲在后座毡布下林肯和安德鲁听出希巴和雷扎有过一段不愉快的交往,恐怕会因此坏事。突然政府军在附近展开攻势,三人才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检查站。

  可到了穆罕默德女儿家,希巴远远看到门口有ISIL的士兵把守。三人爬上围墙,从房顶进入屋内。一把刀从门帘后刺了出来,安德鲁眼明手快打落刀子。希巴认出袭击者就是要找的穆罕默德,袭击安德鲁只是误会。屋内传出的声响惊动了守卫,他们开始挨家挨户搜查。但穆罕默德执意不肯离开,因为他的女儿和几名女学生被关在对面的学校。ISIL不允许女人学习知识,所以穆罕默德很担心女儿会沦为恐怖组织的性奴。

  外面的搜查人员越来越近,学校与屋子之间还停着一辆ISIL的皮卡车。林肯决定冒险一试,安德鲁和希巴护送穆罕默德从房顶原路返回到车上,他则绕到皮卡边上打倒车上的司机,救出被关的人。两辆车顺利汇合,但恐怖份子也随后追来。另一辆皮卡上安装着重型机关枪,一枚枚九毫米子弹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希巴在前面带路,林肯开车紧随,尽量摆脱后面的追兵。终于能看到政府军的哨站,希巴一脚踩下了刹车。她知道,如果直冲哨站,会被当做自杀式炸弹,遭到政府军的火力攻击。她停下车,挥动手中的白布。政府军确认没有危险后,开始向紧追而来的第三辆车开枪。

  穆罕默德安全的回到了市中心,他一下车就激动的和女儿拥抱在一起。希巴看着这对父女,再看看勇敢营救了穆罕默德女儿和几名女学生的林肯,心中对他增添了几分好感。“光之酋长”已经找到,下面就是按既定计划,切断城市电源。

  就在林肯寻找“光之酋长”的时候,莎拉收到林肯发来的视频。她向国务院求助,没想到接待她的却是凯勒曼。直到现在,莎拉都不能确定凯勒曼是好是坏。不过从凯勒曼的态度来看,他并没有恶意,而且他已结婚生子,没有精力再去搞阴谋诡计。凯勒曼已做过调查,卡尼尔·乌提斯是名涉嫌谋杀中情局高级官员而被通缉的ISIL恐怖份子。让人想不通的是,中情局和联调局发布通缉令上的照片的的确确就是迈克尔。凯勒曼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智商极高的迈克尔自己策划了这些事情,至于目的,尚不明确。莎拉对这种天方夜谭似的说法毫无兴趣,转身就离开了凯勒曼的办公室。

  凯勒曼并没有介意莎拉的无礼,还向莎拉的邮箱里发送了官方的视频证据。视频里一名男子从供人休憩的林中小屋出来,迈克尔拿着手枪出现在他的背后。随后迈克尔开枪射杀男子,并转移尸体。之后中情局差点在也门机场抓到迈克尔或者叫卡尼尔·乌提斯,却被他逃走。从托运的行李上,中情局提取到了被害者的血迹。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才发出了国际通缉令。这让莎拉的心情很复杂,甚至还向丈夫雅各布寻求过意见。雅各布是个头脑敏捷的经济学家,在博弈论上颇有建树。他躺在病床上分析了迈克尔的行为和心理,觉得精于算计的迈克尔已走火入魔,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所以自导自演这出戏,并非不可能。

  雅克布的话让莎拉左右为难。从医院出来后赶到学校接麦克,可学生都走光了,都没见到麦克从教学楼里出来。她慌张的在校园里寻找,呼喊着麦克的名字。经过教学楼的转角,她看到麦克正瞧着另一个方向。孩子平安无事,莎拉总算定下了心。但麦克手里的纸玫瑰又让莎拉陷入了迷惑。这是刚才一个披萨外卖员送给麦克的,打开玫瑰,里面是迈克尔那熟悉的笔迹,写着“众生皆隐藏 风暴即将至”。

  迈克尔在等待林肯消息的同时,也没有坐以待毙,心里盘算着备用方案。同囚室里还有个名叫雅的韩国人,是个技术高超的黑客,同时也是皇后乐队的狂热粉丝。未入狱前,他黑入高额度账户,得到的钱除了购买豪车毒品,就是皇后乐队的各种藏品。不知雅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囚室里藏了部手机,每当犯瘾的时候就观看皇后乐队的MV。迈克尔的备用方案需要手机,要得到雅的手机并不容易。

  迈克尔用热水敷脸,假装高烧,向监狱看守求助。他的身份是与政府军作对的ISIL恐怖份子,自然少不了被看守嘲弄殴打。幸好在殴打完后,看守给了他两颗可以镇痛的仿吗啡药片。这两颗药对雅这样的瘾君子来说,可以用任何东西来换,包括手里那部手机。

  当天晚上,监狱里的灯闪了两下,随即又恢复正常。迈克尔和维普都明白这是事先约定的信号,24小时后就是切断全城电源的时候。但为时已晚,迈克尔已没有24个小时。今天是斋月的开始,为示宽恕,狱方会将被隔离在监狱深处的阿布·拉马尔以及他那些穷凶极恶的手下放出来,与其他牢房的穆斯林一同祈祷。只要阿布出现,被视为罪人的维普和外国人迈克尔就性命就不保。

  随着铁门的打开,阿布·拉马尔被手下簇拥着走了出来,慢慢走向迈克尔。当大家都以为迈克尔会成为第一个牺牲品时,阿布却热情的和迈克尔拥抱在一起,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打着对方的脊背。而且他们都没听到,阿布在迈克尔耳边低声讯问着逃走的时间,迈克尔的回答则是,就在明晚。

网友对《越狱第五季》的评论

电视剧排行榜